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赵普扛着刀追那黑衣人而去,黑衣人轻功极佳,但是赵普追得更紧,几个影卫路又熟,三窜两蹦,紫影和赭影就抄到前边去了。爱玩爱看就来 。。

    那黑衣人最终被堵在了郊外的一处废弃练兵场里。

    终于,他双脚落地,站稳了抬眼看前边落下来挡住去路的四个影卫,又回头,身后赵普到了。

    赵普挑眉打量了一下那个黑衣人,微微地愣了愣。

    赵普为什么会吃惊,因为这人眼熟!

    赵普记性极好,他确定这个人自己不认识但是绝对在哪儿见过!在哪儿呢?

    赵普正琢磨,却听对方开口,略带怨恨地说,“又是你。”

    赵普眨了眨眼——又是?

    “呵呵,二十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碍事啊。”

    被他这句话一提醒,赵普忽然猛地想了起来……二十年前,宫中有一次行刺事件,当时所有的侍卫都涌去保护皇帝,但是一个黑衣、戴着半张面具的刺客却突袭赵祯。

    当时赵祯还小,但是够机灵,一直跟着他的南宫也鬼灵精,两人往床下一钻……这么巧赵普进宫找赵祯,就看到一个黑衣人往床下捞赵祯呢,被南宫的剑扫得没地儿下手,正准备拆床板。

    赵普当时也不大,七八岁,不过自从学会走路就没人能拦得住的赵普可不是好惹的,一见有人打他侄儿的主意,上前就踹。

    赵普最近是跟开封府的人混久了学好了,特别小四子在,总想着不要太缺德,想当年他胡来着呢。一看对方人高马大,立马先拿起放在桌下的尿盆飞了过去,因为速度快力道猛,对方也没看明白是什么,本能地一回头……抬手一挡但还是被泼了一脸。这么巧赵祯刚刚尿过,那一泡童子尿给那黑衣刺客洗了个脸。

    黑衣人猛地站起来,要伸手去擦脸的时候,赵普都到跟前了,抬脚对着他要害就踹,黑衣人没提防一个小孩儿会有这种内力,于是被踹了出去。

    赵普将黑衣人揍了出去,南宫立刻拉着赵祯跑,顺便求援。

    大内侍卫很快就来了,那黑衣人吃了赵普的亏,又抓不住这小孩儿,最后只好逃走。

    赵普还要追呢,惊得一群侍卫们喊着“小祖宗”,一起扑上去才把他拉住。

    当时那人戴着半张鬼面的面具,只能看到半张脸,所以赵普只记得那鬼面具,人样子都快忘了。但见过毕竟是见过,这会儿看起来眼熟,原来是老对头。

    那黑衣人当年也就三四十岁,这会儿看着四五十岁,比实际年龄看着要小,可见功夫之高。

    他当然认得赵普,这少年两只眼睛眼色不一样的,而且站姿嚣张,跟小时候一模一样,只不过长大了真心魁梧不少。

    黑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赵普,心中暗恨,当年为什么没杀了他呢?留下后患无穷,幼虎成年之后要抓就麻烦了,当年失手没杀掉赵祯,还懊悔呢,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最大的损失其实是没有收拾掉赵普,以至于让他成了今天守住赵祯江山稳固的关键。

    黑衣人从身后抽出了一把短刀来,拿在手中,双手交叠,微微弓起身,抬眼看着赵普,“收拾了你也是一样,晚了二十年而已。”

    影卫们都皱眉,除了这人说话难听之外,还有他的兵刃。

    赵普的刀太大,他的刀太小,离远了打根本碰不到,可是如果近身战,赵普会吃亏。

    赵普则是笑了一声,伸手将新亭候扔给了紫影。

    黑衣人一愣,不解地看赵普,难道准备赤手空拳打么?

    赵普伸手,到怀里掏东西。

    几个影卫面面相觑——难不成要用那个?

    就见赵普掏出了一对黑色的皮子一样的东西来,一片一片似乎是什么鳞纹。

    赵普抖了抖,那两张皮子就跟袖套似的,九王爷就开始没形象地戴袖套。

    影卫们扶额……他们王爷甚少用这兵刃,估计是因为戴上去的动作实在太挫了,一点不帅气。

    赵普将两只“袖套”戴好了,前边还有五个窟窿,正好套进手指头里。

    黑衣人皱眉看着赵普,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戴起来不是很好看……”赵普说着,突然一甩手……随着他一甩手的动作。那袖套一样的皮子忽然张开,变成了金属状,完全贴服在手臂和手背上,鳞片的位置竖了起来,刀片一样一片片张开,赵普一笑,“不过用起来可好看着呢!”

    黑衣人盯着赵普的手看,似乎很不解。

    “你以为老子只会用马刀?”赵普冷笑一声,“二十年前能把你揍趴下,现在也一样。”

    远处屋顶上,依然看着院中赵祯和公孙的殷候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托着下巴摇头——自己用剑,天尊用刀,世人却不知道老疯子夭长天用的是什么兵刃。赵普的斩马刀是最适合沙场的,却不适合江湖……介于夭长天的身份,当年的白鬼王风天长也善用斩马刀,然而……夭长天毕竟是武林至尊,沙场上的大将军和武林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光靠一把斩马刀,夭长天怎么可能在江湖立足。

    殷候托着腮帮子在屋顶靠了,摇摇头——夭长天之所以被称为白鬼王,其实是百鬼王的谐音。他最擅长的功夫,是百鬼拳……赵普是他唯一的徒弟,连兵法都教了,怎么可能不教看家本领。

    正想着,院子里就有一些骚动。

    就听八子不知为何激动了起来,都围着那老太太问什么,“娘,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殷候微微皱眉,看着那群激动的年轻人,淡淡地叹了口气,想起妖王当年的一句叹息——我们这些老不死的,要害死多少年轻人才罢休呢?

    正想着,殷候忽然感觉到了一阵不太安定的内力在朝这里靠近,微微一挑眉,同时,就听到“轰”一声巨响传来。

    殷候抬起头……远处,赵普让韩彰转移到一座空宅地下的轰天雷都爆炸了……那座宅子被炸了个粉粉碎,瓦砾塌了一地。

    开封百姓们最近可能都习惯了,前阵子天尊拆太学、之后又一帮人把太白居给拆了,这会儿一座空宅子爆炸根本就不是事儿啊!

    不过这巨响声也惊到了院中人。

    几人都有些紧张。

    老三跃上屋顶往远处望,边对下边的人喊,“没事,可能有一所宅子塌了……”

    老三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也不免犯嘀咕,怎么会突然炸了。

    她正站在屋顶发呆,却看到院子里几个兄弟都目瞪口呆看着她的方向。

    老三微微不解,心说他们看什么。

    正疑惑,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这些轰天雷,本来是藏在你们宅子地下的。”

    老三一愣,赶忙转回头……就见身后靠着一个人,一身黑衣,打着哈欠。

    老三后退了一步,心中惊骇……她竟然完全没发现此人就在自己身后。

    “刚才彻地鼠韩彰把你们地底下的轰天雷都挖走了,赵普觉得对方可能是想杀人灭口,所以没动引信的位置,但是将轰天雷转移到了不远处一所空宅下边。”殷候慢悠悠说,“对方本来是想射死那老太太杀人灭口,不过可惜没成功,然后……发现了更有价值的暗杀对象。”殷候说着,瞧了赵祯一眼,心说这皇帝也是个猴儿精!刚才明明坐在门口隐蔽的位置,但是第一支箭射向老太太之后,他故意走了出来,对方千方百计想杀的就是他,自然挡不住这诱惑,第二箭就冲着赵祯去了。赵普说得没错,只要对方看到赵祯,一定会引爆那些轰天雷,这八子本来就是棋子,能一起炸死,不是死得其所么?

    殷候扫了一眼众人后,对赵祯道,“唉,别玩了,回宫了,大批杀手正在过来。”

    赵祯搔搔头——酱紫啊。

    殷候话刚说完,南宫纪带着几个影卫到了屋顶上,抬手将那两个被五花大绑,负责监视的黑衣人扔到了院子里。

    那两人滚到小八脚边。

    小八低头看了看那两个黑衣人,良久,问,“我们不是一起的么?”

    其中一个黑衣人对着众人喊,“他就是赵祯!是大宋皇帝!快杀了他!”

    八人都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赵祯。

    赵祯掏了掏耳朵,见众人目光,也有些尴尬,摆了摆手,“那什么,有什么事情不如先治病再说?”

    吴梅转眼看公孙。

    公孙点头,“找个安全的地方,然后我需要药材。”

    “去皇宫吧。”赵祯道,“那里安全点。”

    南宫微微皱眉,看赵祯,那意思——这八子带进皇宫不要紧么?

    “快杀了他!”那黑衣人喊了起来,“你们想背叛海神和陌大人……呜。”

    那人话没说完,小八忽然抬脚,一脚,踩中了他面门,这一脚力度之大,以至于那人的脸直接被踩得凹了进去,闷哼一声被踩进了地里。

    小八那一脚,地面忽然产生了裂缝,随后裂开……地面以下出现了好多坑道,里边还有零星一些已经被拆掉的轰天雷残留。

    老三还呆站在屋顶上,看着地面裂开之后下边藏轰天雷的坑道,这些地道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八族列岛上很多,都是陌大人的手下挖的,他们小时候就躲在这些坑道里,像老鼠一样长大。戴上面具,每一天就是练功,身体练到疼痛难忍,目的只有一个,报仇……然而,就这样熬过了那么多年,今天突然被告知,所有一切都是骗局。

    这时,有影卫来报告赵祯,“皇上请先行撤离,有大批杀手正在赶来,都携带着火药。”

    赵祯微微一挑眉,南宫就有些紧张。

    殷候看了看身旁那个一脸茫然的姑娘,皱眉,这种活了二所多年,走过人生最美好的季节,回头却发现自己一直都是在欺骗中浪费生命助纣为虐,种种不甘都写在了依然天真的脸上。殷候叹了口气,摇头。

    另外一个黑衣人大概此时也觉察出了八子已经动摇,赶忙道,“陌大人的天火队来了!你们想将功折罪就和天火队一起杀掉赵祯……”

    他话没说完,就听武宿突然大吼了一声,他庞大的身躯猛地一脚踩地面,一掌将石桌都拍碎了。

    公孙赶忙抱起小四子躲开。

    武宿脑子不好用,此时他蛮劲也上来了,大吼,“我们到底是哪边的?谁告诉我怎么做才是对的啊!”

    ……

    剩下七子都去看吴梅。

    吴梅此时除了苍老和无奈之外,给不出任何表情应对自己的这些孩子,或者说,说出真相之后,她已经无法再以一个娘的身份对八人说些什么了。如果利用他们的人都有罪的话,那她也是罪魁祸首里的一人,是个骗子。

    武宿正发蛮,就听赵祯道,“别喊了。”

    武宿突然停下来,回头看赵祯。

    黑面具的人也看赵祯,“你是大宋皇帝……于是你也是来骗我们的么?”

    赵祯笑了,道,“不瞒你说,今天是朕头一遭体会了一把交朋友是什么感觉……”说着,赵祯又看了看众人,“你们也是吧?”

    八人都不说话。

    “你们不用站在哪一边。”赵祯对要催促他离开的南宫纪一摆手,示意他别打断自己,接着道,“不用站在朕这边,也不用站在什么大人那一边,你们的命是属于你们自己的,站在自己这边就可以了。”

    “自己这边”武宿不解,“什么意思……”

    “你觉得,什么是对的,就去做,什么是错的,就不要做。”赵祯道,“或者说,你认为什么是善的,就去保护,什么是恶的,就去对抗,就这么简单。不论你们是聪明还是蠢,这世上从来都有很多骗子,只有你自己不会骗你自己,知道这一点就可以了。如果这点都做不到,不用别人来利用你,你也只是工具而已,没有区别!”

    赵祯的话说完,四周的屋顶上突然出现了大批的黑衣人,手里都拿着火药,引线已经点燃,正嘶嘶地响着。

    “保护皇上!”南宫一句话,赵祯却是又一摆手,“怕什么,殷候在这儿呢,谁伤得了朕,坐下喝茶。”

    赵祯的话说完,就听到屋顶上殷候哈哈大笑。

    八子看着走到桌边坐下的赵祯对自己招手,也有些不知所措。

    “趁这个机会,好好看一看。”赵祯伸手指了指屋顶上的殷候,“岛外的世界更大,有的是比你们心中的神,更接近神明的人物存在。无论是心还是眼,都睁开来,好好看清楚这个世界。”

    赵祯话音刚落,空中爆炸声四起,黑衣人全部飞了出去,却没有一颗轰天雷落到院子里,院中八子目瞪口呆看着。

    而同样飞出去的,还有跟赵普交战的那个黑衣人。

    九王爷双手一甩,护肘上的黑金鳞片全部展开,仔细看才发现,每一张鳞片上,都有一张不一样的鬼面。

    再看那黑衣人,都看不清长相了,满身的血,倒地不起,全身筋骨都快被赵普打断了,这过程也未免太痛苦了。

    影卫们摇头,赵普是真拿人家当沙包那么打啊……

    这时,远处马蹄声起,就见欧阳少征带着皇城军杀到了,手中兵铁棍一指那黑衣人,对赵普一撇嘴,“龙乔广那边都准备好了,船队马上了!”

    赵普一挑眉,收了袖套,转身带着影卫们走了。

    欧阳笑嘻嘻用棍子捅了捅地上那血葫芦,“嚯哟,你这是作大死啊!赵普都多久没用那刺猬袖套揍人了。”说着,对皇城军一招手,一群士兵上去绑人。

    这时,远处空中爆炸声四起。

    欧阳望天,“这就不能歇会儿么!”说完,带着皇城军赶往别院。

    那一头,公孙正抱着小四子仰着脸看殷候神速收拾那些杀手,突然眼前黑影一晃。

    公孙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赵普搂着他和小四子就窜出院子去了。

    “唉!”公孙急了,“这是干嘛?我还给那些人治病呢!”

    “治什么病啊,一时半会儿又死不了,爷带你去打个仗回来再治也不迟!很快的!”说完,带着公孙和小四子直奔码头。

    码头上,三声炮响。

    龙乔广站在水军战船的船头,下令,“!”

    赵普带着公孙父子落到了船尾的位置,就见码头附近好多百姓出来送他们,有几个扯着嗓子喊,“九王爷!这次又去收拾谁啊?”

    赵普微微笑了笑,“爷去灭海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第505章 起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