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展昭一跃上山,就看到前方一个人影,与其说是人影,不如说是残影,因为那身影正在迅速变成透明,随后消失。爱玩爱看就来

    展昭“啧”了一声,自己速度已经很快,但是那人的轻功很高人也太过狡猾,稍晚了一步。

    等展昭追到山顶,放眼望去,这座山的后山是大片的伐木林,林子里的树木都是附近村庄众的,十分密集。

    展昭站在山顶仔细辨认,但已经看不到人了,而且山林地势高,风也大,特别是风吹树海的声音,完全掩盖了人的气息。

    这时,随着那枚响箭,白玉堂也到了。

    “猫儿。”

    展昭无奈一耸肩。

    白玉堂也皱眉,对方看来相当小心,偷袭的时候已经选好了退路。

    白玉堂知道展昭不甘心,但是这种情况换了谁都没办法,于是拍了拍他肩膀。

    展昭皱着眉头,这人不管是不是林淼,心肠歹毒就错不了,今天若不是他们碰巧赶上,没准真的会被他偷袭得手。那两辆马车里都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小祸叔必定伤心难过。

    正这时,又有人上山。

    展昭和白玉堂回头看,就见右将军跑上来了。

    龙乔广上来就问,“出什么事了?”

    展昭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龙乔广皱眉,“这么狠?”

    “小祸叔知道了?”展昭问。

    龙乔广耸了耸肩,“大概吧……师父让我来看的。”

    “现在不知道出手的是不是林淼。”展昭皱眉,“开封城那么大,不知道他躲在哪里。”

    听到展昭的话,吴一祸倒是微微地愣了愣,随后,下意识地看不远处……

    他们此时所站的这个山头,离昨晚吴一祸跑去看夜景的那个有小庙的山头不远,一眼,还能望到对面山头上那座庙呢,考虑到两座山之间的距离,如果林淼真的想偷袭,那简直是太方便了。

    展昭皱眉低头正想心思,白玉堂却是注意到了龙乔广似乎欲言又止,就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展昭听到这话,抬头,看白玉堂,就见他看着龙乔广呢,就也转过脸。

    龙乔广歪着头呲牙——这个,要不要说呢?按理来说师父也没让他不能说,可是他昨晚一个人来的,说了好不好呢?可万一那林淼真那么坏下黑手,说了是有好处的,师父会不会生气呢?要不然回去问问他?

    展昭和白玉堂就见龙乔广抓耳挠腮,有些无语,这人可能连思维都比较啰嗦……

    白玉堂道,“你知道什么就说吧,有什么不能说的小祸叔也不会让你来。”

    龙乔广眯着眼睛看白玉堂,“这样啊……”

    展昭催他,“赶紧说!”

    右将军无奈,就将昨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展昭微微一愣,和白玉堂同时回头,望向远处那座小庙。

    想了想,展昭就要过去。

    白玉堂拉住他。

    龙乔广也道,“这无凭无据的,人就破庙里一个老头,你去了又能怎么样他?”

    “谁要怎么样他?”展昭嫌弃脸,“我就去看看他长什么样子!你们不想去看看?”

    白玉堂和龙乔广对视了一眼——嗯……倒是,起码知道那小子什么模样!

    于是,三人火速下山。

    到了山下,就看到一个白头发的小姑娘慢悠悠地溜达过来……与其说是溜达来的,不如说她是飘过来的。

    展昭无力,“婆婆,大白天的人那么多,你这么走会吓着人的。”

    白玉堂和龙乔广也点头表示同意——远处看就跟个小鬼魂在飘似的,幸好路上没人,不然非吓死不可。

    黑水婆婆捂着嘴“嚯嚯”了两声,道,“刚才小游送了两车老头老太太来,我来瞧瞧有没有热闹凑。”

    展昭和白玉堂倒是松了口气,人安全被天尊送回开封府了,那就好了。

    “偷袭的人抓到了么?”黑水婆婆看了看左右,问展昭。

    展昭无奈摇了摇头,不过指了指远处的小庙,“小祸叔好像知道林淼在那里。”

    “哦……”黑水婆婆轻轻点了点头,那双琉璃石一样的红色眼眸里闪过了一丝了然,展昭等人也很难从她眼神里揣摩出情绪和想法来,因为婆婆的眼眸有些类似蛇目,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全没有感情的双眼。

    “你们是想去山上?”黑水婆婆问。

    展昭点点头。

    “我也去。”婆婆似乎还挺感兴趣,就要往前走。

    展昭跑上几步,走在她身边,还挺纳闷,“太姨婆你今天不睡觉啊?”

    “刚睡醒,星星还没醒。”黑水婆婆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锦盒来,打开给展昭看,就见星白链蜷成了一个圆盘,睡得正熟。

    白玉堂和龙乔广想想倒也是,蛇到了冬天可不就冬眠了么,难怪最近黑水婆婆一天要睡□□个时辰,偶尔出来溜一圈,也是时不时打哈欠。

    往前走了一阵,黑水婆婆突然对身边的白玉堂伸手。

    白玉堂不解,看着她。

    婆婆仰着脸,瞄了他的手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白玉堂倒是看到过很多回,黑水婆婆牵天尊的手走路的,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看起来就一个小孩儿,于是就也伸手。

    还没碰到黑水婆婆的手,白玉堂就感觉到一股炙热的内劲。

    一旁,展昭提醒,“小心烫啊。”

    在展昭提醒的同时,白玉堂已经在手上运上了极寒的内力……

    握住了白玉堂的手,黑水婆婆微微地笑了笑,双脚又不着地了,慢慢飘着。

    龙乔广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位婆婆实在是太诡异了。

    展昭也走上来了几步,伸手给婆婆,抓着她的另一只手,和白玉堂一起带着她上山。

    右将军抱着胳膊在后边瞧着,就见黑水婆婆脚下的冰雪都融化了,上山的路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水印。

    往前跑了几步,龙乔广走到白玉堂身边,问黑水婆婆,“太姨婆,你也认识林淼么?”

    黑水婆婆点了点头,“有点印象,大概见过几次,当时还是小毛孩,病包一叫他小三水他脸就会黑,挺逗的。”

    “你说你刚才有看到残影?”黑水婆婆问展昭。

    “嗯,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展昭回答。

    “的确很快。”白玉堂也点头,他比展昭只晚了一点,但是他却没看到那个影子。

    “也多亏你快,能看到那个残影。”黑水婆婆幽幽地说,“林淼也会这种轻功?”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难道不成,里头还有玄机?

    小山不高,众人很快到了山顶。

    此时山门开着,两个小和尚正在门口扫雪,看到来人,忙打稽首。

    还是那句话,开封府几乎人人都认识展昭,这俩小和尚也不例外,都跟展昭问好。

    展昭点点头,问他俩,常住在庙里的一个林姓老头,在么?

    一个小和尚指了指后山,道,“我刚才看到林老爷子坐在后山的石头上发呆。”

    众人别过了两个小和尚,往后山去。

    小庙不大,绕到后边路也不远……走过一条窄窄的过道,眼前就是视野开阔的后山,正如小和尚所言……此时,后山的山石上,背对众人坐着个老头。

    从背影看,此人身材瘦高,一头灰白的长发,随着风轻轻地摆动着。

    老头手中拿着一把破弓,目视着远方的农田,发着呆。

    展昭等人并没有刻意隐藏气息,脚踩积雪也声音不轻,但是老头根本没回头,只是自顾自望着远方。

    而此时,吸引展昭等人注意力的,还有老头手里的那张破弓……这弓似乎是被火烧过,残破不堪,感觉一拽就会断。

    展昭下意识地去看了看黑水婆婆。

    黑水婆婆的视线也停留在那张破弓上,双眼微微地眯起来了一些,若有所思。

    “咳咳。”龙乔广咳嗽了一声。

    良久,就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这么冷的天还出来走动?果然年纪大了都睡不着了么?”

    黑水婆婆轻轻掩住嘴,笑了一声,“嗯哼。”

    白玉堂和龙乔广都挑眉——呦?这回不是“嚯嚯”笑,变成“嗯哼”了啊。

    终于,那老头站了起来,顺手,捡起了脚边的一根拐杖,拄着,缓缓回过身,看身后的众人。

    展昭微微皱眉——拐杖?

    白玉堂和龙乔广也都意外——眼前的是一个年迈的老者,满脸皱纹、练眼神都是苍老而浑浊,皮肤颜色苍白灰败。

    展昭、白玉堂和龙乔广对于这位传说中的“林淼”都充满了好奇,本想记住他的样貌。可是此时面对面,对他的印象却只有两个字——苍老!除了那明显的岁月痕迹之外,这老头面容、眼神、嘴角、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老!老得超过实际年龄的感觉。

    “小三水。”黑水婆婆开口,“你都成老三水啦。”

    林淼看了黑水婆婆良久,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果然是蛇妖……”

    展昭皱眉。

    黑水婆婆却是不恼,对展昭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在意,似乎这个“蛇妖”的称呼里,还有段什么故事。

    黑水婆婆又打了个哈欠,“小三水,你没气死病包哦,倒是把他给气好了。”

    林淼听到这里,也是失笑,“是啊,为什么他好了呢?”

    “他好了……也就是说气他已经没用了。”展昭看林淼,“刚才在官道偷袭车队的人是你么?”

    林淼淡淡笑了笑,“展大人何出此言啊?老朽不过是个风烛残年,连走路都要靠拐杖的老头,有什么本事去袭击什么车队?”

    展昭微微皱眉。

    因为林淼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内力高得吓人。

    “金家的案子,你有参与报仇?”展昭问他,“金良他们的箭术是你教的?”

    老头拄着拐杖慢悠悠往回走,道,“善恶到头终有报,报应迟早是会来的。”

    黑水婆婆走到刚才老头坐的那块石头上,也去坐下,往远处眺望,“喔,风景不错。”

    老头走到展昭他们身边,道,“这世上还有很多像金家那样的冤案没破呢,展大人这么有空,不如去多多破案。”

    众人听着林淼说话的语气带着点促狭,那样子,也并非被仇恨冲昏头脑的人。

    龙乔广想了想,凑上去问他,“唉,我说。”

    老头看了龙乔广一眼,视线,落在了他背着的那一张重弓上,随后抬眼,又打量了一下龙乔广,微微皱眉,眼里露出困惑的神情来。

    看到他这个表情,黑水婆婆又捂嘴忍笑。

    龙乔广嘴角则是直抽,老头这表情分明就是在说——幽莲哪根筋有问题看中了这么个徒弟?

    就在林淼要进山门回庙里的时候,白玉堂突然开口问,“你是不是,快死了?”

    展昭拽拽白玉堂衣袖,那意思——耗子,不能这样啊。

    可白玉堂显然不是说笑,而是在认真称述一个事实。

    黑水婆婆抬起头,看林淼。

    林淼终于是停下了脚步,回头问白玉堂,“你怎么知道?”

    白玉堂道,“你看着比实际年龄要老,但是内功又很高。我师父说过,内力有几道坎,练到一定境界之后,过得去就生过不去就死。年纪越大,内功越高的人要越来越年轻才能长寿,如果内力越高但是人却越来越老,这表示功夫已经练到极限不能再练了,再练会死的很快,你眼里已经没有光了……不出半年,你就会死。”

    展昭和龙乔广都忍不住皱眉——难怪,看起来老得不像话了。

    同时,展昭和龙乔广又突然想到那天吴一祸曾经问金良,林淼是不是“满脸褶子”了,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小三水还活着啊”,那时候的眼神,有喜亦有悲,大家都觉得他可能是想起了过去,有些感慨。可如今想想……吴一祸应该当时就知道了,林淼命不久矣。

    林淼笑了笑,“天尊不愧是银妖王带大的,对徒弟这么狠心。”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什么?

    老头找了块石头坐下,道,“无沙和殷候都不会把这个法子告诉自己的传人,知道教了你这些后,结果会怎样么?”

    展昭和龙乔广心中一动——对啊!天尊他们年纪都大了,这等于是告诉了白玉堂一个方法,判断他们什么时候会死……

    该怎么说呢,长辈年纪大了,后辈当然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是明知道那一天迟早会来,做后辈的却通常不会去多想这些事。如果长辈死之前大半年就能判断出来,那等于之后是算着日子一天一天陪他等死。可如果完全不知道这个法子,那么突然有一天,老人家就走了……

    这两种离别方式,选哪一个?显然,天尊帮白玉堂选了第一个,而殷候他们,则是替展昭他们,选了第二个。

    两种不同的选择,两种不同的疼爱方式,结果是造就了白玉堂的冷静潇洒、展昭的无忧无虑。

    这是一种微妙的差别,天尊传达给白玉堂的是——不要逃避!而殷候传达给展昭的则是——逃避一下,没关系。

    然而事实却是相反,天尊自己的人生选择逃避、殷候却选择面对,两人的一生都不算顺遂,各有各的悲苦。可见,两人也深切地知道自己的悲苦源自哪里,所以在养育孩子长大的时候,刻意地教了他们不要重蹈自己覆辙的方法,避免他们也遭遇相同的不幸。

    林淼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展昭和白玉堂却突然十分触动,两人同时感觉到了自己的幸运——他们是被用心养育长大的,这是一种深深的羁绊,这种羁绊会伴随人一生,发生于过去,决定着未来。他们如今的强大,与其说是来自血统、不如说是来自于这份厚爱。

    林淼慢悠悠地转过脸,目光扫过展昭、白玉堂和龙乔广,最后望向远方的良田,用没有温度的声音说了一句,“夺去这份羁绊的人,不可原谅。”

    展昭和白玉堂微微皱眉,所以林淼才那么恨吴一祸,以及……他会为金家两个孩子复仇,看来也是这个原因。

    “你们谁治好他的,看看能不能想法子把我也治好。”林淼说着,进山门,只留下一句,“不然,死前我会跟他做个了断。”

    话音落下,“嘭”一声,山门也关上了。

    这一记重重的关门声,将沉浸在思索中的展昭和白玉堂给震醒了,两人都听到了林淼最后的那句话,于是……一起转回头,看抱着胳膊在后头傻眼的龙乔广。

    右将军“啧啧”直摇头,感慨,“哎呀,这位高难度。”

    展昭和白玉堂也没想到见林淼一面之后的结果会是这样,于是都去看黑水婆婆。

    不过此时,黑水婆婆正轻轻摸着下巴道,自言自语道,“喔,看来袭击车队的不是小三水哦,有人想浑水摸鱼吧。”

    展昭和白玉堂也有同感——的确!

    “所以病包只让徒弟来看看,自己却没来啊。”黑水婆婆幽幽飘起来,“有点意思。”

    ……

    而此时,靶场里。

    去给吴一祸换了暖手炉跑回来的辰星儿却看到躺椅上空空的,四外看——没人!

    这时,月牙儿也跑来了,手里拿着个茶叶罐子。

    “人呢?”辰星儿捧着暖炉问。

    月牙儿也不解,“咦?刚才还说想喝龙井让我去买。”

    两人整个军营找吴一祸,但病书生却是不见踪影,军营里的士兵们也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白玉堂和展昭还有龙乔广带着黑水婆婆一起赶下山,刚走到城门附近,就感觉一阵寒风刺骨……

    原本已经停下来的雪花,突然又飘了起来。

    白玉堂伸手接住一片雪花,说,“我娘来了。”

    同时,展昭也仰起脸,就见远处城门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跟着点头,“我娘也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第582章 【羁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