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本文由 。lw0。 首发傍晚的时候,欧阳从军营跑过来,边啃一个桃子,边铺开了一张地形图在喵喵楼前的石桌上。?乐?文?小说

    展昭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那密密麻麻的图纸,不解,“这什么?”

    其余众人也围过来。

    “青阳山的地图啊。”欧阳一挑眉。

    展昭愣了半天,张大了嘴,“哈?!青阳山不就是开封城西的一座小山包么?!”

    “对啊!”欧阳点头。

    “那山上这些圈是什么意思?”展昭一头雾水。“这山上的水坑啊?”

    欧阳望天翻了个白眼。

    邹良帮着回答,“机关呀。”

    ……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

    小四子一歪头,“机关?”

    欧阳点头,“嗯!”

    白玉堂不解,“哪里来的机关?”

    欧阳一摊手,“前几天陈老伯在这里,跟我说他在山上布了一千多个机关,不用浪费了,给我练兵玩儿。”

    展昭盯着他看了良久,问,“哪个陈老伯……”

    “你魔宫的机关王陈`午菜啊。”

    欧阳一句话,展昭倒抽了一口凉气,此时,展护卫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赵普搔了搔头,“陈午菜貌似不是魔宫第一机关王,而是天下第一的机关王吧……”

    “嗯。”欧阳笑嘻嘻点头,边在青阳山的外边画了一个圈,说,“我跟邹良还有话唠研究了半个多月了,就破掉了第一层的机关。”

    白玉堂好奇,“总共几层?”

    “说是有二十多层。”欧阳咧嘴。

    “二十?!”展昭调门都变了。

    “等一下……”白玉堂问,“那,那个什么鼠仙是怎么上去的?”

    众人都一愣,随后一起转脸看欧阳。

    欧阳一摊手,“反正我们几个试了半天没上去过。最多上到半山腰。”

    “难道是骗人的?”展昭问。

    “这个倒是不一定啊……”殷候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道,“那天小菜的确说他打赌输了,所以给青阳山弄了一座山的机关么?”

    天尊摸着下巴想心思,“也是哦,说是输给一个西域口音的人,还满不服气。”

    展昭欲哭无泪,陈午菜什么都好,机关最强,只可惜嗜赌成性且赌运极差,在魔宫的时候还好有他媳妇儿看着他,这几天跑来开封府玩了一趟,谁晓得输了一座山的机关给人家。

    殷候懒洋洋道,“也就一千来个机关么,你小时候又不是没破过……”

    “我才不要破那些个什么机关!”展昭抓着殷候晃来晃去,“我不管你去把他叫回来拆掉机关!”

    殷候无语地看着抓狂的外孙,“现在折返一趟魔宫明天中午也来不及啊……再说了小菜没准跟媳妇儿出门玩儿去了。”

    “一座山的机关要破多久?”赵普好奇问。

    殷候想了想,“以昭昭以前的记录来看,最快也要一宿多……”

    “那也就是说……”公孙仰起脸看了看天色,“要上山的话现在就要去了……”

    众人一起转脸望向展昭,展昭原地转了三圈之后一跺脚,冲出去了,留下咬牙切齿一句话,“猫爷要扒了那耗子精的皮!”

    白玉堂想跟他一起去,不过被殷候拦住了,道,“那些机关他从小玩到大,不会有事的,人多了反而麻烦。”

    “可是……”白玉还是有些担心。

    殷候指了指他身后,道,“你坐那个上去吧。”

    众人都一愣,随后唰啦一声回头,就见殷候指的是正在众人身后吃鱼的幺幺。

    幺幺见大家突然看自己,也一歪头,发出了“幺?”一声。

    众人盯着幺幺沉默了一会儿,一起回头看殷候。

    天尊托着下巴问,“那你刚才不让你家猫崽骑着龙去?”

    殷候端着杯子愣住了,良久,恍然大悟状,“对哦……”

    众人一起扶额,所以说殷候轻易不卖萌,卖起萌来就坑外孙……

    白玉堂带着幺幺走到门口往远处望……哪儿还有展昭的人影,就算现在追也来不及了,那猫估计已经进山了。

    幺幺站在白玉堂身边抖了抖翅膀,打哈欠。

    五爷抱着胳膊望着远处的青阳山走神。

    门里,赵普也走了出来,跟白玉堂说,“刚才影卫们来说,西域那几家的驿馆里正在庆祝,说这次赛猫大会大宋输定了。”

    白玉堂看赵普,“你准备怎么做?”

    “现在是怀疑还没证据证明就是他们搞的鬼。”赵普道,“要是有证据一定好好收拾他们。”

    白玉堂点了点头,“其实想证实也不是那么难的。”

    赵普看白玉堂,“你有法子?”

    白玉堂微微一笑,“也算是个法子吧。”

    ……

    晚些时候,赵普带着几个影卫到了辽国驿馆的院墙外。

    赵普对黑影使了个眼色。

    黑影一张嘴,“喵呜……”

    赭影和紫影掏掏耳朵,这是属于温和的猫咪叫声。

    随后黑影又张嘴,“喵……”

    紫影和赭影摸下巴小奶猫。

    “呜哇……”

    紫影和黑影皱眉凶猫。

    “斯哈啊!”

    紫影和赭影嘴角一抽被踩尾巴了……

    之后,黑影在辽国馆驿院墙上学着各个品种的猫叫了一轮,那动静简直惊天地泣鬼神。

    辽国馆驿的人满院子找,这哪儿来的猫啊!

    最后,那辽国使臣被吵得睡不着了,从房间里跑出来,吼,“哪里来的猫啊!”

    随从回禀,“大人,找不到在哪儿,估计是外边的野猫。”

    “还有野猫在外面?不都抓起来了么!”那辽国使臣一脸的不满,嘱咐贴身的侍卫,“要是再叫,就让人去通知抓猫队的,抓起来扔去青阳山!”

    说完,转身进屋了。

    赵普双眼就眯起来了,赭影和紫影都了然,“果然是他们搞鬼啊!”

    黑影问赵普,“那还叫不叫啦元帅?”

    “叫。”赵普点头。

    黑影刚想开口,赵普拦住他,道,“换一种叫声。”

    黑影歪着头看赵普,“你要哪种猫?”

    赵普想了想,道,“会吃人那种猫妖的叫声。”

    黑影一脸嫌弃,“嗓子会哑掉!”

    “怕什么。”赵普示意他叫,“哑了那书呆也能治好。”

    黑影摸了摸下巴觉得还蛮有道理,于是扯开嗓门,“哇啦!”

    黑影一嗓子还带点儿内力,惊得辽国驿馆所有人都蹦了起来。

    “矮马这是哪儿闹妖精啦?!”门口,几个负责守卫的皇城军走过来围观。

    黑影躲在屋顶上叫得那叫一个欢快,辽国驿馆里的人捂着耳朵到处跑。

    那使臣实在受不了了,嚷嚷,“赶紧!赶紧给我去把捉猫队的人都叫来!”

    ……

    屋顶上,赵普计谋得逞地一笑,对赭影和紫影打了个手势,那意思,抓住那些抓猫队的。

    赭影和紫影走了,黑影问赵普,“我呢?还叫么?”

    赵普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今晚叫一宿,我让白影炖一个月雪梨燕窝给你润嗓子。”

    黑影咧嘴一笑,赵普也闪了……当晚,整个辽过馆驿“猫叫声”此起彼伏一刻不断,那使臣在床上翻来覆去滚了一宿,滚到第二天大清早,只觉得耳边猫声不断,从此患上失眠并且问猫叫色变。

    赵普成功捕获“抓猫队”数十人,都是西域来的捕猎高手,他们交代说抓猫是听了一个人的指挥,而那个人全程都戴着一个老鼠脸的面具,有些西域口音,不过感觉又像是汉人装出来的。那些猫都是他们抓走的,抓住之后送到青阳山山脚下的一个草棚,放在笼子里,再去的时候那些猫已经被运走。

    白玉堂、赵普和霖夜火他们几个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觉得对方的意图大致还是了解了。

    青阳山附近布满了机关,连展昭上去都要一宿,那表示其他人上下困难。那么多猫,全部运上山感觉不太现实。如果展昭明天晌午上山,或者派上去其他人,都可能被困在机关阵里。对方的目的是拖住展昭不让他准时参加赛猫大会。

    “可现在的问题是。”公孙说,“展昭能赶去赛猫大会,却也未必能找到那些猫。”

    众人都点头。

    “那么多只猫。”白玉堂皱眉,“要藏在哪儿呢?”

    “而且猫会叫的啊。”赵普道,“藏在什么地方是它们叫也不会被发现的呢?”

    “会不会已经被杀了?”邹良一句话,众人都瞪他。

    邹良有些不解,就听身后有人哭鼻子,“大虎小虎真的死了么?!”

    邹良回头,才发现小四子就在他身后。

    “呃……”邹良赶紧摇头,“那个,应该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藏在哪儿了。”

    “猫也不是那么好藏的。”白玉堂道,“藏哪儿了呢?竟然逃不出来……”

    ……

    次日清晨,白玉堂一大早坐着幺幺到了青阳山山顶。展昭还没来,清阳观内空无一人,也没有猫,就桌上用木鱼压着一张纸条。白玉堂抽出纸条看了一眼,无奈摇头。

    纸条上嘲讽了展昭一番,还说那些猫都藏在开封城了,展昭既然那么懂猫,就自己想法子把那些猫找出来吧,如果找不到,那么猫迟早是要饿死的。落款还是那位大鼠仙。

    白玉堂叹了口气,拿着纸条走到了外边,就听到山边的林子里悉悉索索的响声。

    幺幺晃了晃尾巴,瞧着一片晃动的灌木,显然来的人它觉得熟悉。

    白玉堂伸手,从幺幺背上摘下挂着的水壶,打开了盖子。

    这时,就听到林中“哗啦”一声。

    灌木被撞开,一个红影窜了出来,落到地上,按着腰直喘气,身上都是树叶子,可不就是展昭么。

    展昭边喘边埋怨,“一千三百四一个,多了四十一个……呵……呵……”

    展护卫正喘,就看到眼前递过来一个水壶。

    展昭眨了眨眼,抬起头,只见白玉堂站在他眼前,拿着水壶。

    展护卫盯着他看了良久,一歪头,“你怎么……”

    白玉堂示意他看身后。

    展昭抬头,就见幺幺就在白玉堂后边扇翅膀,还对他晃尾巴。

    “呵……”展昭倒抽了口凉气,翻身躺地上了。

    将昨晚查到的事情告诉展昭之后,白玉堂蹲下,伸手将那张字条递给他。

    展昭看了一眼字条后,牙齿磨得咯吱响,一翻身坐起来,“猫爷非扒了那只耗子精的皮不可!”

    白玉堂点了点头,指了指天上的日头,“不过问题是,还有两个时辰就正午了。”说完,伸手。

    展昭无奈叹了口气,伸手抓着白玉的手站起来,望了望四周围,摸下巴,“那些抓猫队的说,他们把猫送到哪儿了?”

    “青阳山山脚下一个草棚。”白玉堂回答。

    “那个草棚我好像见过。”展昭说着,爬上幺幺的背,对白玉堂招了招手。

    ……

    幺幺飞下了青阳山,落到那个草棚附近。

    展昭到草棚里转了一圈,发现地上有一些凌乱的梅花脚印。

    “嗯……”展昭摸下巴。

    “怎么了?”白玉堂问。

    展昭突然问白玉堂,“你一次能抓几只猫?”

    白玉堂想了想,伸手抓了一下展昭的脖领子。

    展昭瞄了他一眼,“别闹。”

    “猫可不好抓。”白玉堂道,“而且抓住也也未必包得住,爪子厉着呢。”

    “所以说啊!”展昭点头,“马厩那只黑猫回来的时候身上有渔网,应该是从抓猫队手里逃走的。”

    白玉堂点头,“那些抓猫队的确试用网兜来兜猫。”

    “将猫装在兜子里然后来放到这里的笼子里……”展昭站起身围着那个草棚转来转去,“一笼子猫要带走怎么的也会引起人注意的,而且来来回回得多少趟,一次都没被发现简直是奇迹。”

    两人正说着,就见幺幺似乎是闻到了什么味道,晃了晃尾巴,伸爪子扒了两下地面,又到处闻,接着晃了晃尾巴,还发出了轻微的叫声。

    展昭眯眼,“幺幺认识大虎小虎和花狸狸的,跟花狸狸尤其好……它应该是闻到味道了。”

    “你的意思是,猫被藏在附近了?”白玉堂问,“要藏在哪儿竟然听不到声音。”

    展昭低头看了看幺幺正在扒拉的地面,“地底下?”

    白玉堂微一皱眉,去看了一眼那草棚里边石板铺成的地面,对展昭道,“地上还有猫咪的脚印表示笼子底下是空的,所以……”

    展昭一拍手,“我懂啦!陈伯这次不是做了一千三百四十一个机关,是一千三百四十二个!”说着,展昭四外找了起来。

    白玉堂回头看了看青阳山,“上边真的有一千三百四十一个机关?”

    “嗯。”展昭点头,“可好玩儿了,有空带你进去。”说着,展昭握住了支撑草棚的一根竹竿,用力一转……

    就听到“啪嗒”一声,草棚中间的两块石板像两扇门一样打开了,且不是往上而是往下……

    “猫就这么掉下去了?”白玉堂低头,朝着那黑洞洞的洞口往下看。

    展昭往下一跃。

    白玉堂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展昭,觉得地道还挺深的,不过猫的话……应该这么点高度掉下去不会有危险的吧,无论是哪只猫……

    白玉堂正想着,就见听到下边展昭喊,“玉堂!”

    “嗯?”白玉堂往下看,可惜下边太黑,什么都看不见。

    “去砍棵高点儿的树过来!”展昭朝着上防喊话。

    白玉堂立刻转身去身后的树林砍了一棵高高的松树过来。

    展昭道,“往下放。”

    白玉堂将树顺着洞口往下传,很快,下边展昭接住了树干,边对白玉堂喊,“玉堂,让一下!”

    白玉堂后退了几步,就听到下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传来了猫叫声。

    之后的动静让白玉堂也惊呆了。就见顺着树干一只一只的猫咪往上爬,什么品种的都有,上来了也不走,都围着幺幺蹲坐着,边叫边舔毛,竖着尾巴一个劲蹭幺幺。

    白玉堂帮着数,一转眼几百只就上来了,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上爬,整个空地上很快都是猫了。

    五爷正看呢,就感觉有什么东西蹭自己的小腿,低头一看……就见是一大一小两只虎纹小猫,脖子上还有一圈红色的绳结,是之前小四子给它们编的。

    白玉堂松了口气,大虎小虎没事啊,再找到那只胖狸花,小四子就不用哭鼻子了……

    大虎小虎围着白玉堂转来转去,边蹭边叫,显得十分亲昵。

    大概用了有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那些猫才全部爬了上来,白玉堂粗略一估,这里头有接近一千五百只猫。

    最后,白玉堂就见那棵树被拽了下去,展昭抱着一只胖猫一跃而上,将胖猫往地上一放。

    白玉堂一挑眉,可不就是那只胖得都走不动的狸花猫花狸狸!

    白玉堂松了口气,道,“都找到了就回去吧,正好赶上赛猫大会。”

    “等等!”展昭却是一把拽住白玉堂。

    白玉堂不解地看他。

    展昭伸手拿起自己的巨阙,认真对白玉堂道,“机会难得,有一件事我早就想做了!”

    白玉堂不解地看展昭。

    只见展昭握着巨阙走到了那一千五百只围着幺幺蹲坐在一起的猫咪跟前,缓缓地……抬起了抓着巨阙的手。

    白玉堂就看到那一千五百只猫连同幺幺一起,抬起头,盯着巨阙上挂着的剑穗。

    随后,就见展昭突然一挥手,剑穗从左边挥到了右边。

    那一千五百只猫咪连同幺幺一起一转头……从左边望向了右边。

    展昭又将剑穗挥道了左边,猫咪们和幺幺一起转向左边。

    展昭将剑穗在空中绕了个圈,猫儿们和幺幺一起仰着头绕了个圈……随后,展护卫愉快地挥动着剑穗逗起了猫,白五爷扶着额头,潇洒地靠着一棵树叹气……

    ……

    正午时分,赛猫大会在皇宫前的广场上开始了,西域各国的使臣来到比赛场地一看,发现展昭没在,都暗暗地笑了笑,当然了,这其中不包括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哈欠连天的辽国使者。

    赵祯亲自来主持比赛,开封城爱猫之人众多,好多人都来了,大家也都在找展昭,这里头的看客不少都是养了猫,然后猫咪失踪的,急切地期盼着展昭帮忙把爱猫找回来。

    赵祯落座之后,对陈公公点点头。

    陈公公宣读圣旨,交代了一下比赛规则,最后宣布比赛开始。

    各国开始争相展示自己的猫。

    猫的品种各异,拿出来比试的自然都是品相极好的,因此比长相赛不出谁最高,因此就到了训猫定胜负的时候。

    各国各自派出一个人来带领几只猫参赛。

    只是大宋这边展昭还没到。

    赵祯似乎有些为难,问南宫,“展昭还没到?”

    南宫无奈,“回禀皇上,展护卫找猫还未归来。”

    赵祯皱眉,看了看观战的文武百官,问,“各位爱卿,可有熟猫之人愿意代替展护卫参赛?”

    众臣子面面相觑,太师拿着个酒杯问包拯,“那些猫还没找到?”

    包大人也不同声色,喝着茶对他微微一笑,“等着看好戏。”

    太师接着喝酒,觉得刚才展出的猫里边有一只黑色长毛猫好生可爱,不知道能不能讨回去养在家里,让人在它脑门染个白月亮什么的,取名就叫小黑。

    “阿嚏……”一旁,包大人打了个喷嚏揉鼻子,就见庞太师正盯着远处一只白爪小黑猫坏笑。

    正在众臣犹豫之时,有一位官员起身上前说,“臣愿为皇上分忧!”

    群臣都好奇地望过去,就见走出来的一人,怎么说呢……长得贼眉鼠眼。

    赵祯微笑打量他。

    这位自告奋勇的官员姓吴,叫吴浩,今年三十岁。他其实并非是朝中官员,而是一个小小的饲官,皇宫中养了众多动物,他是负责给那些动物准备膳食的官员,品阶可能也就跟城门官差不多。今天因为赛猫,所以他允许进入赛场,出现在了赵祯的面前。

    赵祯微微地笑了笑,他还没说话,龙袍的袖子突然动了动。

    众人都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就见赵祯袖子盖着的地方,有一只胖乎乎的花狸猫,探出了头来,眯着眼睛瞧着站在不远处的吴浩。

    吴浩看到那只猫,也愣了,因为这猫太胖了脖子上有个红色绳结两片上嘴唇上还有两撇白胡子,所以他觉得眼熟。

    太师摸了摸下巴,问包拯,“那胖猫不是你开封府的么?”

    包大人倒是挺惊讶,“你认识花狸狸?”

    太师望天,“天下胖成这样的猫也不多,再说了我在开封府院子里打盹的时候用它做过两回枕头,它还抓破过老夫的官袍!”

    包大人喝茶,觉得花狸狸干的漂亮。

    ……

    花狸狸盯着吴浩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很凶地“斯哈”了一声,对着他呲牙。

    赵祯看了看南宫。

    南宫点头,命令侍卫,“将这个偷猫贼抓起来!”

    侍卫们答应一声上前。

    吴浩一惊,转身就跑……只是他刚刚跑到广场上,就看到大门口,展昭走了进来,展昭身后乌压压一片的猫。

    吴浩倒抽了一口冷气,那些猫都跟花狸狸似的“斯斯”呲着牙,朝他扑过去。

    瞬间,吴浩被猫群淹没。

    赵祯一挑眉,“嚯……”

    群臣都探身看热闹,边议论纷纷。

    “那就是那个老鼠仙人?”

    “不说西域口音么?”

    “装的吧。”

    “哎呀,那群猫是把他当成线团来挠了吧!”

    “呦!那不是我家阿花么!找见啦!我闺女昨儿个还哭呢!”

    赵普则是感慨,“这猫群的战斗力貌似不比狼群小啊。”

    欧阳和龙乔广都点头。

    邹良挑了挑眉,看了看身边霖夜火。

    火凤这会儿搂着哑巴正揉毛,边说,“喵果然是记仇的,还是汪老实厚道。”

    ……

    赵祯觉得再闹下去吴浩估计要散架了,就对展昭点了点头。

    展昭打了声口哨……猫群停下了攻势,这时,就听小四子喊了一声,“大虎小虎……”

    大虎小虎仰起头,朝着小四子奔过来。

    随着小四子的呼唤,丢了猫的主人们都开始叫自家猫咪的名字,小猫们各自投奔自家主人怀抱,很快,广场上就剩下了参加赛猫大回的那几只猫了。

    吴浩被抓得伤痕累累,瘫坐在地上。

    赵祯问他为何做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吴浩痛哭……他说出来的理由则是叫人啼笑皆非。

    原来这浩属老鼠,长得像老鼠又从小最喜欢老鼠,只是自从展昭来了之后开封城猫越来越多。吴浩最讨厌猫,心情一直很低落,再加上赵祯封了御猫,猫的地位一路飙升,开封爱猫的人也越来越多。所以吴浩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展昭,他暗中谋划了好久,终于实施了这次的计划,原本以为可以挫挫展昭和猫的锐气,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赵祯听着吴浩哭问他为什么封了御猫却不封御鼠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接收到了赵祯的目光之后立刻瞪了他一眼,皇上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五爷那眼神像是说你个不靠谱的皇帝要是敢给他封御鼠他就刺王杀驾了。

    虽然很想搅混水唯恐天下不乱,不过赵祯觉得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得罪白玉堂也没啥好处,于是咬咬牙,忍了……

    将吴浩带下去按罪论处,这边,西夏的使臣问赵祯,“皇上,赛猫大会还比不比啦?”

    其他几国使臣也觉得失望,本来挺好还以为计划通,没想到吴浩这么没用,最后还是被展昭找到了那些猫。

    八王爷看了看那几位使臣,道,“这是赛猫大会,几位都没猫了,怎么比?”

    那几个使臣一愣,瞧了瞧自家这边……发现刚刚还在的那些猫都不见了,抬起头再看……

    只见展昭坐在对面大宋阵营的一张椅子上,一手拿着个茶杯一手拿着巨阙,正晃剑穗呢……脚边所有参赛的猫都乖乖蹲坐在一起,仰着脸,转来转去瞧着那剑穗,那叫个听话。

    众使臣叹气没辙,大宋朝猫妖坐镇,比猫还是算了吧,完全没有胜算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第664章 【番外 猫的风波】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