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卫宏这一下摔得结实摔得措手不及也摔得很丢人。

    他堂堂木刀门的门主,刀盟三大高手之一,就这么被摔了个四脚朝天,而且还毫无察觉毫无还手之力。

    他仰起脸,只看到头顶的天空,还有飞起的白色衣摆,第一反应就是——这料子貌似不错啊!

    小四子仰起脸,看到了身边突然出现的一个很高的人,反正比他爹爹要高。

    虽然之前没见过面,但小四子认得那衣服的料子,还有衣袖外边的手,是刚才给银子的手哦,好看的手!

    小四子盯着那只手发呆,这次手上还拿着东西,长长的一根,用一块白色的绸子裹着,不知道是不是棍子,白色的绸子上边还用银线绣着一条长长的蛇,另外还有一个方形的东西,装在一个小包袱里边。

    小四子盯着发呆。

    地上的卫宏这时候像是醒过神来了,而飘在半空中的白色衣摆也落了回去,可以看清楚站在身边的是个挺拔瘦高的白衣男子,站姿各种潇洒。

    “喂!”卫宏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懊恼,喊了一嗓子。

    这一嗓子可吓着了正发呆的小四子,他本能地就往前一步,扒住白色的衣摆,顺便藏到后边。

    展昭从房顶上下来了,却没走近前,现在的画面实在是有些意思。

    眼前一片白,挺刺眼的,好几百人披麻戴孝还站了队,白色的素缟原本应该感觉到的是悲伤,却因为江湖人的戾气而只能叫人感觉到愤怒。

    不过凡事都讲究个对比,与这边愤怒的白相比较起来,刚才这从天而降的白,却就叫人觉得赏心悦目。

    首先,这一身白白得名贵,也很有品味很考究,其次,穿这一身白的人太抢眼了。

    展昭摸着下巴观察这白衣人,虽然没见过,但觉得这张脸,应该就是配那个名字的,好合称!

    他之前听过无数夸张的描述,但亲眼所见,还是觉得惊艳。

    微微摇了摇头,展昭暗叹,名不虚传!

    庞太师和包拯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看到那卫宏鲁莽,差点伤到一个小孩儿。就在他要推到没推到那胖娃娃的刹那,突然一个白衣人落到了他身边,抬手抓着他胳膊抡圆了像摔鱼一样将卫宏摔了个四脚朝天。

    庞吉低声就问包拯,“哎,黑子,这谁啊?”

    包拯摸了摸胡须,这白衣人看着年岁和展昭差不多,身量也差不多,相貌好得叫人惊讶。世间这等美男子也算少见的了。他第一次见展昭的时候,就觉得展昭相貌出众,不过展昭是叫人看了很舒服的好看,温润适度,怎么看怎么顺溜,怎么看怎么灵。而眼前这位白衣人么……好看得有些刺眼。

    作为一个男人,这白衣人虽然样貌出色,但毫无脂粉之气,相反的,略显瘦削的脸五官极美却也锐利,与展昭的温和比起来,这人好看得有些嚣张。另外,表情也太严肃了点,不是说他凶悍,而是冷淡,冰块似的。

    这白衣人给人感觉生人勿近,但现在那个胖乎乎又很可爱的小娃娃正抱着他的腿躲在他身后,两厢加在一起,画面怎么形容呢……

    “噗。”

    展昭看着看着,忍不住就笑了一声。

    白衣人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也在打量他。

    展昭和他对视了片刻后,挑起嘴角,给了他一个笑容,灿烂无比。

    白衣人似乎是愣了愣,大概没想到展昭会对他笑,又或者,展昭的笑容太特别,他从未曾见过这样的笑容,开朗又和煦,像是冬日午后的阳光。

    这时候,卫宏也站起来了。

    众人的彼此打量其实也都只在一瞬间发生,卫宏的怒火当然没有消散,他也没看清楚那白衣人是谁,只知道被暗算了。

    为了颜面,他飞起一脚就踹向身边的白衣人。

    白衣人并没有躲开,也没有动。

    “等等,等等……”

    就在这众人都不知该如何反应的空档,展昭伸出两只手,挡住了怒气冲冲的卫宏,也挡住了白衣人抬高了大概三寸的,拿着长长布条的手。

    当然了……谁都没看到展昭是怎么过来的,正如谁都没看到白衣人是怎么出现的一样。

    庞太师揉揉眼睛,问包拯,“黑子,这年头的江湖人都会飞……”

    包拯虽然不会武功,但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也知道,展昭究竟是什么级别的高手。

    他刚收展昭在身边的时候,就知道这人武功极高,但高到什么程度他没什么概念,直到有一次,赵祯贴身的侍卫,有大内第一高手之称的南宫纪告诉他,“江湖上,就年轻一辈来说,能跟展昭相匹敌的可能只有一个白玉堂。”

    包拯当时好奇问了南宫纪一声,“你打得过展昭么?”

    南宫摇了摇头,“当然打不过。”

    包拯摸了摸胡须,所谓的真人不露相么,那么眼前这个白衣人,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锦毛鼠白玉堂?之前也有耳闻,白玉堂最大的特征就是长得帅,还是帅得很刺眼的类型,看着很符合。

    白衣人收回手,似乎不太喜欢与人接近,看了看展昭。

    展昭也收回手,笑眯眯跟他说,“不要那么严肃么,吓坏小朋友。”

    白衣人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后还躲着的小四子。

    展昭观察到他的神情,其中细微的变化,让展昭的笑意浓了几分,果然江湖传言不可尽信,不是什么无情罗刹,骨子里还是个好人。

    “小四子。”

    这时候,公孙可算跑到了,他连毛驴都顾不上了,扔了缰绳冲过来一把抱住小四子。

    卫宏本怒气冲冲,没想到被展昭阻止,总觉得一口恶气出不来,开口,“展昭,你闪开……”

    “卫宏。”

    一直一言不发的刀行风终于是开了口,“要多些展大人,救了你的命。”

    卫宏一皱眉。

    展昭含笑看刀行风。

    幸好,刀行风气度不怎么样,也不算太明白事理,不过还知道天高地厚,功夫看起来也不错,起码他知道白玉堂的功夫比卫宏好了不是一点半点,也知道刚才只要白玉堂出刀,卫宏的命就难保。

    所谓高手就是这么回事,跟下棋似的,知道自己要输了,表示你还不算太弱,怕就怕明明要输了,还不知道对方有多强,那就可怜了,很容易死得不明不白。

    公孙抱着吓呆了的小四子,边拍背边安慰。

    小四子搂着公孙的脖子把脑袋藏在他肩膀和脖子之间,就闷着不出声了,不过没哭,看来并没有吓坏掉。

    公孙转过脸跟白衣人说谢谢,看清楚长相后,倒是愣了愣,开口,“诶?你不是白玉堂么?”

    展昭脑中先是闪过一句——果然!随后又惊讶,这书生认识白玉堂?

    而白玉堂的名字,也让身边披麻戴孝的刀盟众人眉间一紧。

    卫宏看了刀行风一眼,此时,刀行风正眯着眼睛打量这白衣人。

    白玉堂人送外号锦毛鼠,因为他是陷空岛五鼠中最小的一个。

    陷空岛五叔名震一方,除了武艺高强身怀绝技之外,生意做得也很大,介于商人与武人之间。

    这五鼠各个秉性古怪,陷空岛势力庞大,雄霸松江府一代的水域,富甲天下。

    老大卢方是经商奇才。

    老二韩彰通天彻地还善挖地道,精通造船。

    老三徐庆天生神力。

    老四蒋平聪明绝顶,水性惊人。

    这四人还出了名的疼弟弟,将个比他们小了很多岁的五弟锦毛鼠白玉堂宠得上天入地的,才会性格如此乖张。

    刀行风看到白玉堂一身比金子还贵的白衣,还有那举手投足间一股贵公子的考究和贵气,就知道传闻绝对不假。而他手中用上等白绸裹着的,应该就是那把有名的云中刀。

    刀行风不禁感慨,同样名动天下,相比起这位公子哥儿来,展昭看着顺眼多了,起码还给人个笑脸。

    白玉堂转过脸,看了一看公孙,似乎也想起了他是谁。

    双手微拱,轻微地一躬身,“公孙先生。”

    展昭张嘴——好有礼貌!

    众人面面相觑。

    包拯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彬彬有礼,有家教。”

    庞吉嘴角抽了抽,心说——废话,看人家那一身行头就知道是富贵人家子弟。

    他家里夫人又多,什么衣服值钱什么料子名贵他最清楚。这位白玉堂不止富贵还很有品位,真不像个江湖人,他若是在开封遇到,还会觉得是不是哪家的小王爷。

    公孙拍着小四子笑着对白玉堂点头,“好久不见了,你大哥大嫂好么?”

    白玉堂点头,声音淡却也温和平缓,“很好,多谢挂念。”

    “小四子啊,别怕了,这个哥哥你小时候见过的啊。”公孙拍拍小四子的小屁股。

    小四子仰起脸,回头瞧了白玉堂一眼,又搂住公孙的脖子遮去半张脸,心里却是想——哗,这个哥哥好好看,和刚才认识的展展一样好看!

    公孙戳戳他屁股,“不记得啦?三年前见过的啊。”

    小四子眨眼——三年前他几岁来着?

    原来,三年前,陷空岛主卢方突然得了怪病,百药难医。

    白玉堂的大嫂闵秀秀乃是药王之女,本身就医术惊人,但是也无力回天,眼看着卢方身体一天天虚弱奄奄一息,众人都急得团团转。

    期间,有个老郎中告诉闵秀秀,可以带卢方去绍兴静园找一位公孙先生,这先生年纪不大,但是医术惊人,人称阎王敌,如果他都说没救,那就真的要准备后事了。

    当时,卢方已经快挺不住了,白玉堂背着卢方日行千里赶到静园求医。

    公孙虽然是名医,但不过问江湖事也不过问庙堂事,只专心行医,有病就医毫无架子,也不讲钱,立刻就给卢方医治。

    那年小四子估计才一岁多些,还路都不稳,团子似的一个。

    卢方病得甚重,公孙用了小半个月才将他治好。这小半个月,白玉堂一直守在静园里等候,因为公孙不能分心,所以他还帮忙照顾了团子一样的小四子小半个月,直到卢方奇迹般康复。

    至此之后,卢方和闵秀秀常去探望公孙,不过白玉堂没去过,但对这位年轻的神医他印象深刻,也十分尊敬。没想到眼前这个娃娃,就是当年那个不会哭只会傻笑的团子……

    “原来你就是白玉堂。”卫宏打断这边叙旧,“你杀我断刀门满门,这帐就江湖了吧,怎么样?约个地方咱们单对单!”

    白玉堂看了他一眼。

    “听闻,断刀门之前有人冲撞了白少侠?”刀行风开口,看来,他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白少侠似乎有习惯,一看不顺眼就斩尽杀绝,不知道江湖传闻是真是假?”

    白玉堂沉默片刻,开口,似乎觉得很无聊,“我看不顺眼很多人,每一个都要灭门那岂不是很忙?”

    展昭抿着嘴,腮帮子用力忍耐不要笑。

    “打更的更夫看到当夜有个白衣人从断刀门出来。”卫宏问白玉堂,“你又这时候在刀斧镇出现,太巧了吧。”

    白玉堂微微皱眉,有些不耐烦,“你们也穿着白衣,也这么巧在刀斧镇出现。”

    展昭觉得腮帮子有一点点酸。

    “白玉堂,你别狡辩,谁不知道江湖上用苗刀的只有你……”

    白玉堂眉头又皱起了几分,“你怎么那么啰嗦,声音又难听。”

    展昭伸手按了按腮帮子。

    “白玉堂,你……”卫宏觉得今天不顺透顶,白玉堂一出现就让自己丢尽脸,这人性格怎么这么讨厌。

    刀行风微微一摆手阻止卫宏,开口,“白少侠,可有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白玉堂似乎极不喜欢说话,看着刀盟的人也不怎么顺眼,就对眼前正按着腮帮子的展昭说,“我是路过,你们继续吧。”说完,转身对公孙礼貌地点了点头,“告辞,下次登门拜访。”

    展昭用力忍笑,这个人好有趣,对公孙的态度和对刀盟的完全不同。

    公孙点头,“好的。”边跟小四子说,“跟白哥哥说再见。”

    小四子对着白玉堂摆了摆手。

    白玉堂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确定,的确是当年那只团子没错!于是转身匆匆走。

    展昭看出来……白玉堂似乎有什么急事,怎么他来刀斧镇,不是因为最近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都说他有嫌疑的断刀门灭门案?

    “慢着!”

    卫宏上前一步拦住白玉堂,“你有重大嫌疑不能走!把话说清楚。”

    白玉堂眼神微寒。

    展昭摆手,“降降火,不要冲动。”

    白玉堂看展昭,似乎觉得很意外,这南侠展昭的性格真是出人意料的——活泼……

    耐着性子,白玉堂回头看刀行风,“如果真是断刀门有人惹了我让我要杀人来泄愤,我会直接杀你,不会跟小喽啰计较。”

    众人听了白玉堂的话怎么觉得有些耳熟,都刷拉一声望着展昭,那意思——你俩串通好的不成?

    展昭望天——果然!

    “白玉堂,今天你话不说明白,休想走!”卫宏拦住白玉堂,刀盟的其他人也抽刀。

    白玉堂不悦,展昭都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气了。

    “唉。”

    可就在这时候,刀行风突然一摆手,拦住手下,看包拯,“包大人,你不是说要调查案件给我刀盟一个交代么?如今嫌疑人就在此,你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脱吧?“

    包拯微微一愣。

    庞吉在后头咧嘴——哎呀,这个刀行风是个狠角色啊!

    刀行风笑了一声,“还请展大人,拦住这位嫌疑人。”

    展昭眨眨眼,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包拯咳嗽一声,知道这是刀行风的计谋,展昭如果和白玉堂打起来,说不定会搞到两败俱伤。

    可是,包拯向来公正廉明秉公执法,白玉堂的确有嫌疑,应该留下来配合调查,起码要自证清白……

    “展大人。”

    卫宏冷笑了一声催促展昭,“还不拿人?”

    展昭摸着下巴,似乎很为难。

    白玉堂也没动,不过那神态,下一步应该就要继续走人了。

    就在众人不知下一步会如何发展的时候,只见展昭突然伸手,一把抱过小四子。

    众人都愣了。

    白玉堂就看到展昭抱着小四子站在自己面前,抓着小四子胖乎乎的小手对着他招了招,“小四子,叫白哥哥留下来吃饭。”

    ……

    小四子眨眨眼,回头瞧展昭。

    展昭认真说,“说呀,不说的话,我要跟他打架了。”

    “啊?”小四子一惊,“要打架啊?”

    展昭点头,“是啊,打得人仰马翻头破血流。”

    小四子伸手抓住白玉堂的衣袖,“那白白留下来吃饭吧?”

    白玉堂尴尬地看着小四子。

    小四子晃了晃他的衣袖,“不要打架么,吃个饭吧!”

    白玉堂看展昭,眼神中有一抹尴尬。

    展昭笑着点头,那意思——咱俩打一架没什么,不过这样打起来叫人看笑话不合算是不是?

    白玉堂沉默片刻,点头,“可以。”

    展昭回头,对包拯眨眼睛——搞定!

    庞吉忍不住赞叹——人才啊!

    “不过……”

    展昭听白玉堂还有下文,回头看他。

    就见白玉堂伸手将小四子提过去交给了公孙,对展昭微微一扬眉,“先打,输的请客。”

    展昭微微一愣后,心领神会地点头,“好……”

    “好”字音一落,他一抬手,身后的卫宏没躲开,不偏不倚正被展昭的手肘击中,捂着鼻子,鼻血都下来了。

    “哎呀,不要意思……”展昭回头赶紧道歉。

    “来了。”白玉堂说了一声,展昭就听脑后生风,一闪身避开,往上一跃,一个翻转落到了刀盟的人群里边。

    白玉堂嘴角微微挑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追了进去……

    庞吉抱着胳膊看热闹,这展昭和白玉堂打架,怎么尽往外飞刀盟的人?

    刀行风一张脸都气白了,他的一帮手下乱作一团,各个都被展昭无意击中,每一个都打中鼻梁,准得不能再准了。

    包拯冷笑一声,谁说展昭没脾气。

    庞吉突然戳戳包拯的胳膊,指了指人群里边上下翻飞连看都几乎看不清楚的一红一白两个身影,“他俩好像打得还挺开心的啊。”

    包拯皱眉,“这你也看得出来?”

    ……

    公孙抱着小四子,见一团乱,赶紧牵着小毛驴躲到一旁的酒楼阳台下边,和围观群众一起看热闹。

    小四子都看呆了,“两片云喔!”

    在他们上方,二楼的阳台上,坐着个紫衣人,单手握着酒杯托着下巴,看的专注。

    良久,才幽幽开口,“原来你真的会笑。”

    手中的杯子上,突然就出现了细细的一道裂纹,酒水顺着手指滴下,砸向地面,碎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4【白与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