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天山派的内部比武还挺热闹的,气氛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紧张,主要原因是十大高手折损了几元,有几个又没在,剩下的无心争斗,倒是一班徒子徒孙切磋得很开心。

    陆峰为人向来和气,见这次天山派遭受重创,希望大家能团结振兴天山派,莫要跟往年似的,搞得同门之间你死我活。

    来观礼的除了一些陆峰的熟人,天山派的故交,就是几个大门派的使者。少林等大门派都派了人来,不过是例行的,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也许有厉害角色,但是也没跟上天山,至于原因,陆峰大致知道,不想惹麻烦上身吧,不帮倒忙,当然也不会帮正忙。毕竟天山派若是倒了,对他们几家还是有好处的。

    上午的比试气氛和和睦,但到了接近晌午的时候,就有几个山下守候的小徒弟匆匆跑上来,在陆峰耳边耳语了几句。

    陆峰面色就是一沉,此时,头顶有一道阴影划过,挡住了一处阳光,还传来尖锐的鹤鸣声。

    天山派众人抬头观看……头顶两只仙鹤展翅飞过,好些人都头一次见这么大、这么近的仙鹤,纷纷仰着脸观看。

    白玉堂站在山门之上,看到那两只仙鹤,也有些吃惊……为什么会有仙鹤?

    展昭刚跑到半山腰,想上山门,不过后脖领子被人抓住了,回头看——果然,能抓住他后脖领子的也只有殷侯了。

    看着山坡上浩浩荡荡上山的人群,展昭忍不住问殷侯,“那些什么人啊?”

    殷侯打了个哈欠,伸手指了指走在前边一个中年,胡子拉碴的大胖子,“那个胖子,是长东派的长老薛长东。”

    “长东派?”展昭惊得张大了嘴,“那不是西域的派别么?而且隐退江湖多年,薛长东今年也有些年纪了吧?”

    殷侯又指了指旁边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那个比骷髅就多一层皮的呢,是煌门的煌飞天。”

    展昭眼睛瞪溜圆,“他还活着么?”

    “这小子人称百足之虫,切碎了都活得回来的。”殷侯冷笑了一声,又指了指跟在两人身后的一个红衣服女人,“那个女人呢,禄福楼的禄三娘。跟在后边那个书生,是司空寨的司马空。”

    展昭张着嘴半天,“这四大门派不是已经退出江湖了么?这几个应该都年纪一大把了吧……”

    “比我和天尊小点。”殷侯摸了摸下巴,对展昭摆摆手,“这四个都不是正主,那只小白耗子鬼灵精,除了有些呆之外像足天尊十成十,估计能摆平这四个。”

    展昭皱眉,“这四个不说武林泰斗也是武林败类里边的泰斗了,白玉堂一次能摆平四个那也忒厉害了吧,你有没有把握啊?”

    殷侯看着他笑,“我今早才看见他一眼而已,反正看那个谱和天尊挺像,估计没问题吧。”

    “等下。”展昭想起来,“你刚才说他们四个不是正主,那正主是哪个啊?”

    殷侯伸手指了指上边盘旋的两只仙鹤,开口问展昭,“空鹤谷听过没?”

    展昭微微一愣,随即惊诧,“空鹤谷……那个万宗归一遁无形,劈空一掌定乾坤的空鹤老人?”

    殷侯淡淡一笑,“白玉堂小子命还不错,正巧我溜达过来了,不然的话,今天他可危险了。”

    展昭皱眉,“空鹤老人不是早就死了么,怎么还活着?”

    “这帮孙子不是死了,是之前叫天尊教训了,受了重伤所以躲起来养伤就养了三四十年,这会儿知道天尊不在,跑来撒野来了。”殷侯抱着胳膊啧啧摇头,“所以我说那老鬼么,性格太恶劣了,一天到晚得罪人,到后来都要师债徒偿,让白玉堂个后辈对付那么多老鬼头。”

    “他们就不怕天尊突然回来啊?”展昭好奇。

    “空鹤那老头比较清楚,天尊这几天铁定是没空的。”殷侯抱着胳膊歪着头想,“哎呀,难怪他给我写了那么封奇怪的信了,原来是让我来帮他宝贝徒弟的。”

    “什么信?”展昭好奇。

    “咳咳。”殷侯咳嗽了一声,“没……”

    展昭眯眼——看样子就知道有,隐瞒什么呢!

    “别管那么多了。”殷侯指了指前方站在山门之上背手站立,低头看着山下行过的大队人马的白玉堂,“啧,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跟那老鬼一样喜欢摆造型,这头发换成白的从背影看那个像啊!”

    展昭推他,“说重点!”

    殷侯委委屈屈捂着自己肩膀,“你……你为个外人推外公。”

    展昭急啊,扑上去掐他,“你说不说!”

    殷侯无奈,也不跟他说笑了,“你先去,和白玉堂一起顶住那四个老头,我看看你最近功夫长进没有。”

    展昭倒不是不愿意,他是真心想帮忙,“可是这毕竟是天山派的事,我是个外人么,要是帮忙,他会不会不高兴?”

    “你哪儿是外人啊,自己人。”殷侯撇嘴。

    展昭睁大眼睛,“自己人?”

    “呃……”殷侯忽然摸了摸下巴,似乎有所隐瞒,眼内还滑过一丝莫名的笑意,看得展昭摸不着头脑。

    “咳咳。”殷侯说着立刻就咳嗽了一声,“你俩不好兄弟么。”

    “这倒是。”展昭点点头,“还蛮投缘的,白玉堂人品正直功夫又好,心思缜密还很聪明,人还很冷静……”

    “行了行了。”殷侯听不下去了,摆摆手,“赶紧去帮忙吧,你俩联手摆平那四个老头,至于鹤空……留给我玩会儿。”

    展昭眉头挑起来多高,“你要出手啊……万一让人知道你身份怎么办?”

    “身份怎么样?”殷侯一挑眉,“你表哥展大猫么!”

    展昭深吸一口气,忍耐!

    “你外公我自有分寸,去吧去吧。”殷侯推着展昭,“赶紧,白玉堂一个人顶不住。”

    “你刚才又说他能顶住。”展昭皱眉,怎么没个准的?

    “他功夫上顶得住,嘴上不一定顶得住。”殷侯摇头,“这小子闷葫芦似的,一点没有天尊的毒舌啊,打架这种事,除了手头上分上下,嘴上也不能吃亏。”

    展昭皱眉,“那刚才应该把欧阳叫上来,骂人我不在行啊,你也知道,我从小就是老实孩子。”

    殷侯抬手就给他后脑勺上来了一下,“你老实那就没老实孩子了!”

    展昭捂着后脑勺一跃……跟只鹞子似的就滑向远端了。

    殷侯挑挑眉,“别输了给我丢脸啊!”

    展昭伸手摆阿摆——怎么可能!

    殷侯站在后边见展昭走远了,回头,就见赵普带着人真的到碧水潭去了。

    殷侯微微一笑,转身,跟展昭差不多的动作……飞下了山。

    远处一棵树上。

    辰星儿推了推月牙儿,“那个和展大人在一起的帅叔叔是谁?”

    月牙儿正低头看着地形图,随口答了一句,“再帅能有少主帅?”

    “不一样喔!”辰星儿小声说,“感觉和天尊好像哦!”

    “啊?”月牙儿猛地抬头,一直张望,“哪里?有天尊那么帅么?我最爱帅大叔了。”

    辰星儿望天,拽拽她,“这次来了好多高手,少主一个人会不会有危险啊?”

    月牙儿想了想,“机关再多加两重吧?”

    辰星儿点点头,“对方人那么多,我们多加点机关,不过一会儿要去跟九王爷说一声,以免伤到自己人。”

    “好!”

    两个丫头就各自忙去了。

    再说赵普。

    真的带了大网和五百衙役到了碧水潭边。

    刚放下大网,就感觉身后有人拍了一下他肩膀。

    欧阳少征一愣……本能地要一把拽开赵普,两个影卫更是紧张地脸色一变——因为他们根本没看到有人靠近,也没感觉到有异样的气息,但是赵普身边已经站了个人,而且还拍了赵普的肩膀。

    赵普倒是很轻松,对三人一摆手,回头笑呵呵看殷侯,“表哥兄,都弄好了。”

    殷侯见赵普对着自己笑,也笑了笑,“九王爷,果然是聪明人。”

    赵普笑得更痞气,抱着拳对殷侯晃了晃,“过奖过奖,久仰久仰。”

    抱着小四子来看热闹的公孙有些纳闷,赵普貌似对这位詹寅特别客气……

    众人布置好了渔网,殷侯突然就溜达到了碧水潭瀑布下边的一块突出岩石上,卷起袖子,伸手到水里,在岩石的石壁上轻轻地拍打了几下,边叫了一声,“阿地。”

    中人面面相觑,只见睡眠忽然就冒出来了一串气泡。

    殷侯笑了,拍着水面,连续地呼唤,“阿地阿地,是我呀。”

    过了一会儿,就见一个圆滚滚的脑袋突然冒了出来。

    小四子一捧脸——好圆好大!

    随后,水面划开了长长的波纹,擦着渔网的边沿,有一个巨大的圆盘状物体,朝着殷侯游过来。

    殷侯伸手拍了拍它脑袋,随着那东西渐渐浮上来,中人看到了高耸起来的带棱角的龟壳,还有昂起的圆脑袋,以及勾形的嘴。

    “哇!”小四子开心了,“好大个龟龟!”

    说起来,这乌龟也的确是够大的,赵普目测了一下,这得有七八头水牛那么大吧……什么龟啊。

    欧阳少征了然了,“上次网住的估计就是它了吧,难怪死活背不上来了,原来这么巨大。”

    公孙也忍不住赞叹,“这是个赑屃啊,说它是龟太失礼了。”

    小四子挣扎着下来要去看乌龟,公孙有些不放心,不过还是被他挣脱了。

    殷侯瞧见小四子跑过来,伸手把他提起来放在了那大乌龟背上。

    小四子伸手摸龟壳,就看到龟壳上边还刻着字呢,一首小诗——我是天尊,你是地尊,天大地大,唯我独尊。

    字迹还有些稚气,却是十分的清晰写得也豪迈,仿佛已经经历了很多年一般,基本上已经长在龟壳里边了。

    “谁刻上去的呀?”小四子好奇。

    “天尊刻上去的。”殷侯微微一笑,“一百年前的事了。”

    “哇!”小四子掰着手指头算一百年是有多久。

    殷侯就逗他,“这乌龟叫地尊,天尊喊他老地,所以这厮是天尊他兄弟。”

    众人听后,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原来兄弟是这么来的,老地和老弟谐音啊,这天尊够没谱的,跟只乌龟称兄道弟……

    小四子在乌龟背上欢腾了,那乌龟也不动弹,就是昂着头让殷侯摸,跟老朋友叙旧似的。从它遍布全身的苍老皱着以及眼中那一份淡定可以看出,这乌龟少说几百年的年纪了,可以说已经成精了吧。

    公孙忍不住就问赵普,“詹寅究竟是什么人啊?为什么好像和天尊很熟的样子?”

    赵普抱着胳膊,“总之是高人啊。”

    小四子摸着乌龟壳,在乌龟背上转圈,摸着摸着,被他摸到一个圆圆的东西,在乌龟壳的尾部,浸在水里。他伸手抓了一把,被拔了出来,他还往后一屁股坐在了乌龟壳上,举着手里圆形的一片发呆。

    赵普和公孙看见了,都走了过去。

    公孙接过那一片类似鳞片的青色薄片看了看,惊讶,这不是之前被误认为鳞刀的盘丝转么?怎么会在龟壳上边?

    赵普接过来看了看,皱眉,“会不会是上次割破渔网那个……留下来的?”

    “如果是有意割破渔网放走乌龟,为什么要留下一片盘丝转?”公孙不这么认为,边凑过去看那乌龟的背脊,皱眉,“旁边还有一条缝呢!”

    赵普等人过去一看,发现乌龟背上有两条缝,也就是说应该有两片盘丝转插在上边才对。

    “莫非上次我们渔网捞上来的那一片,就是本该同样插在龟壳里的?”公孙自言自语,“也不是有人放走了乌龟,而是乌龟自己挣扎的时候,背上的盘丝转锋利处,正好割破了渔网,所以渔网才会那样破得不规则。”

    赵普点头,“也有可能,就是不知道这盘丝转是什么时候插进龟壳里的。”说着,他看了看殷侯。

    殷侯没说话也没打岔,都不知道他听没听到,只是默默地摸着乌□,一人一龟,似乎正在进行某种交流,有些滑稽。

    将小四子抱回来,赵普见四周围士兵都布置好了,就问天尊,“表哥兄,我们去看看热闹?”

    殷侯打趣,“听说你们这儿有个会骂人的?”

    众人沉默片刻,一起指着欧阳少征。

    欧阳撇嘴。

    “我不方便露面,你们去看吧。”说完,殷侯一晃……没影了。

    紫影等人异口同声赞叹,“高人啊……”

    公孙也点头,“简直深不可测。”

    小四子可不管什么高人不高人,顾着跟那只缓缓潜下水去的大乌龟摆手,边嚷嚷,“地地下次见……”

    说完,公孙就掐他,“那才不是你弟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34【天尊地尊,唯我独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