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童大宝那二愣子,突然被展昭带走,公孙拿出小刀割开他手指头,放了点血出来,闹得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公孙拿了瓶瓶罐罐捣鼓半天,跟展昭和白玉堂说,“推测没错,童大宝的血,的确可以解醉心花的毒。”

    展昭听后皱眉,“果然如此,一个人的血能救多少人?看来桃花娘娘只留下童大宝一个解药,她想杀害的人不少。”

    “之后呢?”白玉堂问展昭,“现在对方觉得赵普死了,赵元佐也进了宫,估计是来最后试探的,换句话说,可能很快就要动手了。”

    “我们要看准时机,童大宝可能是个关键,一旦早了或者迟了,都有可能被对方看出破绽,功亏一篑!”展昭见白玉堂抱着胳膊低着头,胳膊肘轻轻一碰他,“想到什么鬼主意了?”

    白玉堂淡淡一笑,“你又知道是鬼主意?没准是好主意呢。”

    展昭见他得意,凑过去,“什么主意?”

    白玉堂低头,在他耳边低低的声音说了几句。

    展昭摸着下巴抬起头,“这招……损了点,不过倒是可行。”

    “什么损了点?”

    无所事事被“关禁闭”的赵普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还抱着用来“解闷”的小四子。

    小四子睁大了一双眼睛好奇看看展昭又看看白玉堂。

    赵普刚才抱着小四子跟公孙捣乱,公孙推开他的样子特别爷们,还说了句,“去,一边儿哄孩子去,别添乱。”

    影卫们都在一旁偷笑。

    展昭和白玉堂瞅着赵普那样子,抱着小四子个娃娃,还真有点奶爹的样子。

    ……

    “咳咳。”展昭咳嗽了一声,跟赵普又说了一遍。

    赵普嘴角挑起,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好计!”

    说完,见展昭和白玉堂挑眉,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还不够损!”

    展昭和白玉堂皱眉,“还要更损?”

    赵普一笑,“当然!”

    ……

    放下开封府众人各自去筹备不提,且说皇宫内。

    散了朝后,赵祯匆匆往后院来,他一路走,一路觉得今天貌似不太对劲。

    怎么说呢?那几个经常跟着他的大内高手今天看起来怎么那么精神呢?一个两个昂首挺胸,比平日更威武自信。

    赵祯有些摸不着头脑,其实他不知道,殷侯闲了一上午,上御花园拿了瓶御酒喝,一喝还喝开心了,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给那十几个大内高手一人指点了一句……于是那群高手脱胎换骨了。

    赵祯步入御花园,就见一张软榻上,殷侯盘腿坐着,单手托着下巴,正逗着蹲在扶手上一只白猫。

    这只猫是刚生出来的小猫,爹娘是庞妃养的,波斯送来的,纯白长毛,一只眼睛蓝色一只眼睛绿色,腿短身短,大尾巴跟个鸡毛掸子似的,性格温顺又粘人,特别特别可爱。小猫几个月前刚刚生下来,总共三只,这只最胆大,其他两只都在窝里,就这只已经到处跑了。

    这会儿,就见殷侯手里拿着几根下酒的鱼丝儿,正逗它呢。

    那小猫坐在他跟前,脑袋一直蹭他手心,尤其乖顺。

    赵祯愣了半晌——殷侯的大名他自然听过,魔宫的名头更是如雷贯耳。所谓的魔宫,简单的说,就是聚集了当世三百个最坏、但是武功又最高的魔头的地方。而群魔之首,就是眼前这位殷侯。

    只是殷侯逗小猫的样子一点不凶恶,倒是和平日懒洋洋的展昭有几分相似,不愧是祖孙俩么……

    赵祯笑问殷侯,“这小猫似乎与前辈有缘,不如带走?”

    殷侯一笑,“那敢情好啊,我拿开封府养去,展昭一定喜欢。”

    赵祯觉得好笑,小四子一定喜欢才对吧,果然是做外公的,无论展昭已经长成如何的英雄豪侠,在外公眼里还是个要用小猫哄的小孩儿。

    赵祯倒是有些羡慕,所以说还是普通人家好啊,亲戚和睦,不像皇家,亲戚手足还要自相残杀。

    “皇上。”

    这时,外头庞吉和包拯跑了进来,边对赵祯打眼色——来了!

    赵祯微微皱眉,比想象中来得早,突然袭击?

    想了想,赵祯走到殷侯身边,道,“前辈,我在隔壁的院子会客。”

    殷侯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赵祯虽然贵为一国之君,但是在殷侯和天尊面前,一次“朕”都没用过,都是好平常地用一声“我”来自称,很是尊敬。

    赵祯于是到别院去了,庞吉和包拯也跟上。

    两人刚走,另一个人走了进来,看到殷侯,似乎愣了愣。

    能在皇宫内院自由出入的人不多,这位是其中一位——八王爷。

    八王爷看到殷侯后,脸上的愁容稍微散了些,似乎收拾心情,过来给殷侯浅浅一礼。

    殷侯嘴角挑了挑,算是打了招呼了。

    那白猫从殷侯膝盖上跳了下去,到八王身边,蹭他的脚腕子,样子十分亲密。

    八王在殷侯对面的一张石头凳子上坐下了,伸手抱起那白猫,边揉毛,边发呆。

    隔壁,有公公的通传声,“江陵牧求见。”

    殷侯打了个哈欠,八王好奇地听,隔壁院子说话的声音这里听得特别清楚。

    没一会儿,就听到脚步声,来的是一个人。

    殷侯对八王爷一挑眉,那意思——一个人来的,就不用担心了。

    八王点了点头。

    殷侯眯着眼睛看他,总觉得他像是有什么担忧。

    那头,赵祯和包拯还有庞吉显然是被赵元佐的突然来访“惊”着了,赵祯跟他客气了两句,却难掩眼中的“愁容”。

    “皇叔怎么来了?”赵祯好奇问。

    “哦。”赵元佐微微一笑,“皇上,老臣来会一位故友,然后……知道皇城可能出了事,所里来看看。”

    赵祯一愣,佯装不解,“皇城出了何事?”

    “呵呵。”赵元佐淡淡一笑,摆手,“皇上,恕老臣唐突之罪,老臣此次会来,就表示有十成把握。”

    赵祯微微皱眉。

    庞吉笑问,“老王爷,您是不是糊涂啦?皇上面前,可不能乱说话啊!”

    赵元佐想了想,笑问,“老太师,可还记得孙旺此人?”

    庞吉一愣。

    包拯皱眉,“王爷,为什么突然想到孙旺此人?”

    “这次约我来开封喝茶的,就是孙旺了。”赵元佐见三人表情,摇了摇头,“不是十万火急,孙旺也不会来找我……皇上,孙旺推算,将有大灾祸降临,因为我大宋的护国星暗淡了。”

    众人都一皱眉。

    赵元佐小声问,“可是,九王爷出了事?”

    庞吉和包拯对视了一眼,下意识地一起看赵祯。

    这俩老头戏份交得很足,强自镇定地又难掩焦急。

    而此时……隔壁的殷侯突然站起来,跑到墙边,扒着墙头张望了一眼。

    随后,殷侯微微一笑,回来接着坐下喝茶。

    八王爷不太明白,凑够去小声问,“老爷子,你看什么?”

    “哦……之前昭跟我夸口说赵祯是多好个皇帝,我想看看,这小子比不比的上赵普。”

    八王爷嘴角抽了抽,对殷侯摆手——这里是皇宫啊,这么大逆不道的话都说得出来真是……

    “那么结果呢?”八王突然好奇殷侯对赵祯的看法。

    “结果啊……”殷侯托和下巴想了想,一笑,“其实赵普是真不适合做皇帝。”

    八王见殷侯突然换了个话题,有些不解地看他,“为何啊?我泽岚虽然不想称帝,可他绝对有做个好皇帝的资质。”

    殷侯失笑,“不是人好或者能干就能当皇帝的,功夫好、气度好甚至长得帅都没有用。”

    “那什么有用?”八王问。

    殷侯冷笑了一声,“自古皇帝都一样,要坐稳个江山,就要心狠手辣。”

    八王微愣,摇头,“老爷子是不是说错人了,皇上出了名的宅心仁厚。”

    “那是因为满朝文武够精明,没人往刀刃上撞而已。”殷侯一扁嘴,“可也难保有没长眼的,看到棺材了还当饭盒。”

    八王被殷侯打的比方逗乐了,倒是也想看看,赵祯此时什么表情……

    赵祯此时什么表情?没表情!

    赵祯听了赵元佐的话后,就开始盯着他看,这一没表情,胜过有表情。

    包拯和庞吉也一时间摸不着赵祯在想些什么。

    赵元佐更加摸不着了……不过所谓无声胜有声,既然赵祯给你一片空白,那么聪明人当然自己会往里边填东西。

    真正的聪明人往往把对手想得很聪明,于是……赵祯的空白在赵元佐的眼里,成了算计。

    而事实上,赵祯也的确是在算计,只是他算计的绝对不是赵元佐所想的事。

    赵普是赵祯的至亲,从小玩到大的玩伴,更是他手中大宋江山的定海针,赵普的存在庇佑着千万大宋子民、震慑无数虎视眈眈的外族。赵元佐既然扯出了孙旺,就表示他的确与此案有关系……一个汉人,还是赵氏子孙,竟然加害赵普。

    赵祯脸上没表情,心里却在笑——老匹夫,你死期不远,朕非宰了你不可!

    ……

    八王突然很认真问殷侯,“你真的觉得皇上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殷侯歪头看着八王,“据我对赵家人的了解,你和赵普应该是捡来的。”

    八王爷愣住,“你……认识其他赵家人?”

    殷侯摸了摸鼻子,淡淡道,“要不是为了这天下太平,我才懒得救赵氏子孙,那老鬼更加不会。”

    八王盯着殷侯看了良久,“莫非,传说是真的?”

    殷侯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碰了碰嘴唇,“这传说知道的人可不多,王爷还是保守秘密较好。”

    “果然……”八王爷忧心忡忡看着殷侯,“你与天尊,真的不打算再追究当年?”

    “该死的人都死了,就剩下我和那老鬼,追究来干什么?”殷侯无所谓,“他都看开了,我有什么看不开。不过你最好保守秘密,我不想给两个小的添麻烦……”

    八王爷点头,又不忘提醒一句,“阁下,可别忘了今日承诺,不再追究。”

    殷侯挑起嘴角冷笑,“你以为我也姓赵?会做出尔反尔的反复小人?”

    八王被殷侯抢白了一句,面上也有些挂不住,不过显见得,脸色是好了很多。

    ……

    开封府的院子里。

    赵普在桌上弄了一大堆沙子,摆了个开封府的地形图出来,到处插小棋。

    小四子觉得好玩,站在凳子上看,一旁展昭和白玉堂背着手站着,低头看。

    他们眼前,月牙儿和辰星儿带着几个手巧的丫鬟,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皮兜,还有针线,正缝着什么。

    天尊刚才小睡了一会儿,觉得肚饿跑出来瞧瞧,就看到这景象。

    “这是干嘛呢?”天尊走到石头凳子上一坐,月牙儿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跑去拿了把梳子来,给天尊梳了梳头发。

    月牙儿最喜欢干的就是这事儿,天尊的头发一乱,她都跑去给梳,顺便感慨一下银白色长发什么的太带感了!天尊看着辰星儿和月牙儿两个丫头长大,说拿来当孙女都嫌小,不过俩丫头的确乖巧,且一个滚圆一个瘦不拉几的,站一起挺有趣。

    白玉堂每次看到天尊梳头都很感慨……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他会年纪轻轻就一头银丝?

    “你们打算干什么?”天尊好奇,歪着头问展昭的样子很是天真,一点不像个老江湖,倒像是个有赤子之心的年轻人。

    “给童大宝做身衣裳。”展昭笑眯眯回答,语气中不自觉带出几分温和,像是一贯哄着小四子说话的调门。

    白玉堂看着两人对话,展昭顺手给殷侯倒杯茶递过去,顺便问他饿不饿的样子……实在太顺眼!

    天尊边喝茶边看丫鬟们做手工活,还跟展昭说想吃生煎包子,没等展昭开口,包福已经跑去买了。

    这时,外头几个影卫进来,抬着几个大羊皮袋子,“王爷,你要的狗血。”

    赵普咧着嘴,笑得特别坏。

    展昭和白玉堂摇头,赵普一旦被关就会想着法子折腾人,跟黑枭似的,关在马厩里就欺负其他的马,顺便踹断几块木栏。

    小四子四外看了看,“我爹爹嘞?”

    “先生去龙图阁了!”一个丫鬟伸手一指远处的龙图阁,“刚才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就跑过去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带着小四子一起去看。

    就见龙图阁的大门开着,公孙站在梯子上,正翻看一份卷宗,显然这卷宗是从上层的书架上拿出来的,似乎还积了挺多灰,公孙边看,边用袖子蒙着口鼻。

    “爹爹!”小四子跑进去,扒着梯子仰起脸看他。

    公孙看到三人,对展昭和白玉堂招招手。

    两人赶紧走进去,看来他是有发现了。

    “发现什么了?”展昭仰脸问公孙。

    “我之前整理卷宗的时候,记得看到过一些。”公孙将几卷卷宗交给展昭,自己爬下梯子。

    刚踩到最后一档的时候脚一滑,小四子赶紧扑住,不过公孙虽然瘦,也不是小四子能抱得住的,于是双双往后一仰。

    展昭和白玉堂眼疾脚快……伸手不方便,只得一人一脚,一个勾住小四子的后背,一个勾住公孙的背,配合倒是默契。

    赵普大喇喇跑进龙图阁,就看到这样一幅诡异的场景,“你们这练的是什么功夫?”

    公孙扶着梯子站直了,伸手去扶小四子,边说,“这卷宗上记载了一些怪事,可能跟我们的案子有联系。”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打开卷宗,仔细看……

    就见这是一卷从黔贵一带送来的案卷,记载着一宗奇案。

    说是一个山村的村民,种植一种红花,红花的花蜜有剧毒,能迷惑人心。当地村民居住在深山老林,经常用这些毒花来毒害附近城镇的居民。中毒者大多会受人控制,失去自己的意识……

    这个山村的村民用这种毒药行凶了上百年,上下总共三四代人,后来整个县城的人,几乎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受他们控制。终于,有个游方的郎中途经此地发现了问题,到上一级衙门报官,官员派来调查的捕快都有去无回,于是,朝廷派兵清剿。

    这是大概四十年前的事情了,村民使用毒花的传统大概可以追溯到前朝。

    后来那些村民利用被控制的百姓与朝廷兵马大战起来,竟然不落下风。

    那个游方郎中告诉带兵的将领,百姓是、中了奇毒,需要解毒才行。那郎中假装成被控制的百姓,进入到那个神秘山村,摘到了一朵红花,回家之后发现毒花毒性强烈。奇怪的是城中百姓中毒了,但是当地村民自己却没事。郎中有混入山村观察了几天,发现当地人是因为常年用红花附近生长的桃花来泡茶喝,并且用桃木煮饭才能避免中毒。郎中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原来这些红花,必须和桃花一起种植,靠的全是桃花来供给。

    郎中将一些花木带回了军营,这时候,发生了怪事,就是那些百姓突然不抵抗了,大有放官兵进城的架势。

    大将军原本想带兵进城,但是被郎中阻止……总觉得事有蹊跷。

    后来郎中想起,他暗探的时候,发现村民似乎囤积了很多的酒水,大酒缸排满了桃林的四周围。想到这里,他拿酒水试了一下,酒浇在桃花之上,桃花木上,竟然开出了大片大片的红花,而且奇香无比。四周围的人都有一种晕眩的醉酒之感。

    郎中大惊,原来村民是准备用这毒计,用酒水泼洒桃花木,使红花大片盛开,让所有被引进了成的官兵都闻到有毒的花粉而中毒。一旦这些士兵中毒就会被控制,村民就能拥有更强大的人马……一旦这样下去,可能整个江山都被他们用这几朵小小的红花给颠覆了。

    那郎中后来想了个损招,让兵马用火箭远远攻打山村……带着火油的火箭点燃了整片桃花林,红花都烧没了,桃木燃烧后的烟雾成了解药,城中百姓也都醒来。

    ……

    将卷宗看完。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看公孙,“莫非,这些红花就是醉心花的真正由来?”

    公孙一笑,“看那些士兵的中毒症状,就跟喝醉了似的,中毒后,心神被人控制。”

    说话间,白福跑了进来,递给公孙一本册子,“先生,您要的古医书。”

    白玉堂有些纳闷地看白福——什么古医书?

    白福眨眨眼,“少爷,不是你让我找的么?”

    白玉堂更不解了。

    公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十万火急,白福比开封府的衙役还能干呢。”

    “是么?”展昭眯着眼睛看公孙,那意思——公孙啊,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

    公孙闷闷一乐,小声对展昭使眼色——人家有钱啊!

    展昭会意,立刻点头——不用白不用!也不算是外人!

    “桃木郎中?”赵普看了看书名儿,好笑,“什么桃木郎中?”

    “这郎中是个歪医,不过很传奇,我根据这卷龙图案卷上记载的线索推断了下,貌似那个游方的郎中就是他,所以请白福去古卷斋,买了这本书来。

    白玉堂算是明白了,对白福一点头,那意思——做得好!

    白福乐呵呵走了。

    公孙迅速地翻了一遍书,最终微微一笑,给众人看,“瞧!”

    众人凑过去一看,只见里边真的记载了这段红花奇案,与龙图卷上的不同,这本医术上还加了桃木郎中的几句话。大致意思是说:医无止境、毒也没有止境,这次的奇遇,让他将自己改名为桃木,为的就是记住这次,继续行医救人,以免心术不正的人,将医术变成祸国殃民的邪术。在最后,桃木郎中给这种诡异的小红花,取名为——索命醉心花!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67【索命醉心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