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徐三爷的船一路顺畅地到了陷空岛,早就有人在渡口迎接了,站在最前边的就是卢方,还有韩彰和蒋平,闵秀秀大着个肚子出入不方便,于是在屋子里等。

    徐庆拉着白玉堂第一个蹦下船。

    兄弟几人看见自家老弟,都有一种如隔三秋的感觉——这可算从开封府的人手里给抢回来了,被拐跑后就没回过家了。

    白玉堂身后浩浩荡荡跟下来了一大批。

    白玉堂给一一介绍,天尊和陷空岛众人都很熟,他在陷空岛上有自己的院子,辰星儿月牙儿熟门熟路帮着收拾去了,殷侯就住天尊院子里头。赵普公孙也有一个大院子,展昭本来跟他们一起的,不过邹良伤得比较重,腾出那间屋给他休养。蒋平说要给展昭再开个院子,白玉堂说不用那么麻烦,住他那儿就行了。

    四兄弟又一次认真地打量了一下展昭——白玉堂可没让别人住过自己的屋子!

    公孙跟着赵普他们回房间去,再给邹良处理一下伤口。其他人各有各忙,展昭顺手抱走了小四子,和殷侯天尊一起,参观白玉堂的院子。

    天尊在后边跟展昭说,“玉堂的院子可好玩儿了。”

    “好玩?”展昭好奇,“院子里有很多机关?”

    “这倒不是。”天尊说着,就感觉身背后有东西拱他,回头一看,只见是小五。小五背上还趴着那只小狐狸,这场面……

    “哈哈。”殷侯乐了,“这可不就是狐假虎威么……”

    “喵~”

    白玉堂一脚刚踏进院子,就有两团毛茸茸的东西上来蹭他,一只是纯白的白猫,另外一只是白爪的小黑猫。

    白玉堂让人将从霖夜火那儿弄来的三只小猫也放到了院子里,让五只猫自己玩儿。

    展昭还挺好奇,胳膊蹭了蹭白玉堂问他,“你不是老鼠么?怎么养了那么多猫的?”

    白玉堂淡淡一笑,伸手提起一只小猫,甩了两下,惹得小猫喵喵直叫,白玉堂又将小猫放回了地上,似乎挺开心。

    展昭无语——堂堂锦毛鼠,在家的兴趣是欺负小猫?

    进了院子一路往里走,展昭只想给白玉堂写个“服”字!这院子那叫一个白啊!沙地白的、花卉白的、墙壁白的、廊柱象牙白的,台阶汉白玉的……

    “你这么走不会踩个空摔沙地里么?”展昭一脸嫌弃地看白玉堂,“怎么都是白的!”

    白玉堂似乎还挺不满,看了看展昭,开口,“草和花叶子都是绿的,屋顶也不是白的……”

    展昭嘴角动了下,继续一脸嫌弃地找房间,“我住哪儿?”

    “不用找了,我院子里就一间房。”说着,白玉堂带着展昭他们穿过长长的白色走廊,到了一座小楼前边。

    出乎众人意料的,这小楼倒不是白色的,是和一棵参天的大树造在一起的,悬在半空中。

    “哎呀……”小四子仰着脸,看着树冠像伞盖一样打开,问,“这棵是什么树啊?好大好大!”

    “这棵叫红叶楠,等夏天会开火红色的花,花瓣会落满整个院子。”天尊笑眯眯,“那时候院子就不白了,好看得一塌糊涂!”

    展昭望了望那结构复杂又十分精致牢固的书屋,果然白玉堂对这方面很精通,够别致的啊。

    “上去坐吧。”白玉堂顺着一旁的木头楼梯上了书屋,众人都跟进去,没一会儿,月牙儿和辰星儿捧着点心和酒上来了。

    展昭在树屋里环绕了一圈,发现里边还有两层,下边一层是会客的,很宽敞。上边一层是卧室,大床……可以看星星和海景。

    展昭摸了摸下巴——这耗子太会享受了。

    “有大船。”小四子趴在窗边看海景,一眼看到了远处缓缓驶来的一艘火红色大船。

    展昭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不是火凤堂的船么?”

    白玉堂无奈,“往陷空岛来了么。”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他不是走了么,怎么又来了?

    只见火凤堂的船刚刚一靠岸,船头,一个红色的身影蹦跶了起来,正是霖夜火!也亏得他隔了大老远都能看到小楼里头的展昭和白玉堂。只见这位火凤堂的当家人,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边蹦跶边对白玉堂嚷嚷,“姓白的,咱俩还没完呢!夺猫大战还没结束,爷上陷空岛跟你抢猫来了!”

    白玉堂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展昭就觉得眼皮子直颤,心说——差点忘了这茬!

    卢方对霖夜火很客气,毕竟远到是客,而且他与柳寒星似乎早就认识,往里请众人。

    白玉堂有些纳闷,卢方还在西边准备了院子,似乎早就预料到霖夜火他们会来。

    “说起来,火凤堂的人为什么都来了中原?”殷侯问,“应该不会只是霖夜火来找人比武那么简单吧。”

    说话间,外头有人进来,是四爷蒋平。

    蒋平进了小楼就问白玉堂,“玉堂,一会儿要去哪儿吃饭?到芦苇荡去吃海鲜吧?有新捞上来的牡蛎和海刺猬,还有几只大花蟹。”

    白玉堂还没来得及答应,就见展昭抱着小四子,睁大了一对晶亮晶亮的眼睛瞧着他,那意思——牡蛎和海刺猬啊,大花蟹是什么蟹啊?

    白玉堂对蒋平点了点头,“好……”

    “我让老三打架子去,牡蛎烤着吃。”蒋平笑嘻嘻点头,边问天尊和殷侯,“老爷子喝点黄酒还是烧酒?”

    天尊和殷侯都眯起眼睛,“烧酒好些……”

    蒋平就乐滋滋要去准备,白玉堂叫住他,“四哥,霖夜火来陷空岛干嘛?”

    蒋平眨眨眼,“不说来跟你抢猫么?”

    白玉堂望天。

    蒋平也不逗他了,道,“大概半个月前,霖夜火就派人来给大哥送了封信,说想来拜会。”

    白玉堂微微一愣,“他们有交情?”

    “柳寒星和大哥早就认识,不过交情不算太深。”蒋平摇着一把小扇子,摸着一缕胡须,“不过信上写了,说有些事情想找我们帮忙,所以才来打扰,具体一会儿大哥会跟他们谈的吧。”

    白玉堂点了点头,虽然不确定什么事,但是松江府附近乃至海上这一片,基本都是陷空岛的管辖,江湖人来这里办事如果需要帮忙或者问一些消息,也都会来找卢方,不算怪事。

    安顿妥当后,众人都去了芦苇荡。

    芦苇荡里头搭了好大的烤架,上边一排一排都是牡蛎鲍鱼扇贝之类带壳的海货,新鲜烤出来,香气四溢。

    公孙正教辰星儿他们做特制的蘸料,月牙儿带着一群小丫头摆开了桌椅,热水温酒。

    此时小风阵阵,芦苇荡里白色的芦苇一片片浪花般摇曳……看得众人是心旷神怡。

    展昭等人坐下吃饭,卢方带着霖夜火他们也来了。

    霖夜火“蹭”一下,到了展昭身边坐下。

    展昭看看他。

    霖夜火四周围瞧了一圈,见赵普正抱着小四子吃海刺猬,公孙在和赵家军其他几人边吃边烤,就问,“那哑巴呢?”

    “你说邹良?”展昭捧着一个小胳膊粗细的螃蟹腿正在感慨生活的美好,听到霖夜火问,就说,“他用了药,睡着了。”

    “真没用!”霖夜火撇撇嘴,身边诸葛夫人给他递了个螃蟹腿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霖夜火蹦了起来,盯着那巨大的带刺的螃蟹腿,“长得好难看!”

    “这是螃蟹,你个没见过世面的土爪狸。”正掰一个扇贝的箫良无语地瞥了霖夜火一眼,边说,视线边往不远处小四子身上溜达。

    “你瞧了人家好几眼了。”

    箫良身后,桑犇逗他,“想找人玩儿就主动点。”

    箫良搔了搔下巴颏。

    这时,就见小四子跑过来了,手里拿着个小碗,里边有蘸料,还有几块黄色的海刺猬胆。

    “猫猫尝尝。”小四子端着小碗到了展昭身边,爬上凳子。

    展昭挑了好大一块蟹肉给他吃,又去夹了快海刺猬胆放到嘴里,随后一捂嘴,“唔!”

    “呛吧?”小四子笑眯眯问他。

    展昭捂着嘴一个劲点头——又呛又好吃!美味啊!

    “肉……”

    那边,霖夜火闭着眼睛吃了一块螃蟹肉之后,突然睁开眼睛,叼着筷子赞叹,“虽然长的好丑但是味道不赖。”

    “要不要试试海刺猬?”夙青放了个黑不溜秋全身刺的海刺猬到他眼前。

    霖夜火一捂嘴,“好丑!”

    “海参呢?”罗子牧觉得海参烧得不错,就端给霖夜火下酒。

    霖夜火看了一眼往后一仰从凳子上摔了下去,惨叫,“虫子!”

    箫良无视摔下去的霖夜火,挪了挪屁股到他的位置,挨着展昭……确切地说是挨着展昭身边的小四子。

    “我叫箫良,你叫什么?”箫良抓抓后脑勺,问小四子。

    小四子瞧了瞧箫良,回答,“我叫小四子。”

    “小四子一听就是小名儿!”箫良继续搔头,“我小名就叫小良子,你大名叫什么?”

    “叫公孙槿。”

    这时,公孙拿着一个大海螺走过来,给展昭,边跟箫良说。

    “哦……槿儿啊!”箫良叫了小四子一声。

    小四子愣了愣,随后面孔红扑扑——第一次有人酱紫叫!

    箫良瞧着小四子圆滚滚的脸蛋,自己面孔也红扑扑。

    身边众大人都觉得有趣——哟,俩小孩儿找到玩伴了,貌似还挺害羞。

    霖夜火从地上爬起来,翻上凳子坐着,见赵普也过来,拿着一个形状特怪异的蚌壳问蒋平这玩意儿怎么吃。

    霖夜火就说,“赵普,这小孩儿你要不要?”

    边说,边戳戳箫良。

    赵普拿着扇贝翻来翻去在手里把玩,看箫良。

    “你要就帮着带两天,让他跟那团子做个伴。”霖夜火用筷子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一只虾,虾动了动,惊得他赶紧收回筷子。

    小四子眯起眼睛——谁是团子!

    “你大老远跑陷空岛,究竟来干嘛的?”白玉堂实在忍不住了,问霖夜火。

    展昭这会儿什么都顾不上,吃的太多了,而且各种美味!没有嘴闲聊,只有空睁大了眼睛看霖夜火。听白玉堂问出想问的,就顺着意思点点头。

    众人都不禁感慨,展大人心真宽。

    “是有点事情。”霖夜火难得收起了玩闹的心思,问白玉堂,“松江府也闹狐狸精了是么?”

    “也?”众人一起抬头看他,那意思——之前有别的地方闹过么?

    “这狐狸精之前在西域就闹起来了。”诸葛音告诉众人,“我魔鬼城就出现了好几个死者,都说看到了一个白衣人,但是没看到狐狸。”

    “我们打听了一下,西域诸国都陆续有发生几起怪案,但是不久前那狐妖消失不见了,没想到沉寂了一段时间,听说出现在了松江府,跑得也够远的。”罗子牧道,“因为对方使用的杀人方法很像堂主的无风掌,所以西域一带有传言与我魔鬼城有关系。为了抓住那狐妖,我们才来的松江府。”

    展昭听到正经事了,也放下手里的螃蟹,端着酒杯清清嗓子,问,“你大老远跑来,是表示有线索了吧?”

    “嗯……”霖夜火说着,突然瞧了一旁的小四子一眼,问,“这团子是哪儿来的?”

    众人都一愣。

    小四子扁着嘴看霖夜火——团子前团子后的。

    不过没等小四子表达不满,箫良踹了霖夜火一脚,“你再叫声团子试试?你这麻杆儿,竹篙子!”

    霖夜火捂胸口,指着箫良,“你个小混蛋欺师灭祖……”

    “说正经的!”赵普将话题拉回来,边对箫良使了个眼色。

    箫良也不知道看到了没,叼着个螃蟹腿,一拉小四子的手,“槿儿,我们去吃烤牡蛎,我给你烤一个!”

    小四子笑眯眯点头,跟着箫良去芦苇塘边,和徐庆一起烤牡蛎吃。

    等俩小孩儿走了,公孙也坐下,道,“小四子是我在大漠捡到的。”

    “难怪了。”霖夜火点了点头,“没查过他的身世?”

    “和他的身世有关系?”赵普惊讶。

    殷侯微微皱眉,“那事情都快过去差不多一百年了吧,还有瓜葛和牵连?”

    “什么事情?”展昭好奇,之前小四子和自己一样能听到古怪的声音,这之后白玉堂和天尊似乎就有所隐瞒,难道这次的狐妖杀人案,和小四子的身世有关系?那小四子和公孙被人盯上,莫不是也因为这个原因?

    众人正讨论,就见韩彰打远处来了,手里提着个框,里边几尾新鲜的石斑。他先将鱼交给徐庆处理,边走过来,“听说了么?又有人死了。”

    “什么?”展昭皱眉,“又是狐妖杀人?”

    “这次有不同!”韩彰道,“郑通镖局晌午的时候出了事,总镖头郑老六死在床上了,他几个小妾说郑老六之前运镖走了一趟西域,回来之后整个人就怪里怪气。昨晚上不知道上哪儿花天酒地,喝得醉醺醺,带回了一个一身白衣的美女。今天到了晌午还没起床,丫鬟悄悄往屋里望了一眼,才发现他躺在地上。众人撞开门一看,人已经死了,估计是半夜死的,尸体都硬了,还有……他嘴边有一撮白色的狐毛!”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真这么邪门?

    “老郑死的时候,房门都是紧锁的。”韩彰还越说越玄乎,“他们府上的丫鬟说,当天夜里,她看到了一个白衣服的男人,瘦瘦高高的从院子里走过。她以为自己眼花了,那人一闪就没了踪影,不过丫鬟坚持说她看到那人身后有一条粗大的白色狐狸尾巴!”

    “她喝多了吧?”赵普怎么都不相信真有狐妖存在,“还有尾巴?”

    “她没喝多。”这时,夙青开口,“西域的命案里,也有人说看到长着狐狸尾巴的白衣人。”

    “我不明白。”公孙此时倒是并不太担心狐狸精的问题,而是奇怪为什么小四子回被卷入这次的事件当中,“这凶手跟小四子有什么关系么?”

    赵普也点头。

    “当然有关系了。”霖夜火用一根筷子敲着一只海螺,“那个团子,应该就是只小妖狐。”

    霖夜火的话说完,众人一片沉默,之后,就见紫影的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不可能!我戳过他屁股,没有尾巴冒出来!”

    诸葛音笑了,瞪霖夜火,“你怎么前言不搭后语的,说话说明白。“

    霖夜火搔了搔下巴,看了一眼远处正跟箫良有说有笑的小四子,“妖狐从来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狐狸精,更不是妖怪,而是一个族。”

    “族?”众人都一愣,“妖狐族?没听过啊。”

    天尊笑了笑,“非常神秘的部族,十分古老。”

    “之前小四子能听到的声音我也能听到。”展昭好奇问殷侯,“难道说我们也跟狐妖族有关系?”

    殷侯微微笑了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怎么了?”展昭看着自家外公的笑容。

    “你外公我的娘,也就是你太婆婆,就是妖狐族的。”殷侯说着,伸手掐了掐展昭的腮帮子,“知道妖狐都有个什么特点么?”

    “什么啊?”展昭好奇,莫非和小四子还有些血缘关系?

    “特别好看。”殷侯一挑眉,“你跟你太婆婆可像了!你小时候更加……”

    “哦!”展昭突然一拍手,“难怪那天天尊说你小时候跟小四子长得一模一样……”

    “咳咳。”殷侯被酒水呛了一口。

    众人都忍笑,想起那天天尊误闯寝宫,抱着小四子说他像殷侯的事儿了,原来这么回事……可能妖狐族小时候都长得团子似的。

    “如果妖狐族跟狐妖一点关系都没有。”赵普不解,“为什么不能说?”

    公孙点头,“是啊,为什么会有人打小四子的主意?”

    公孙问出口,天尊和殷侯的脸色也没刚才那么好看了,似乎有些为难。

    “有什么问题?”展昭问白玉堂。

    白玉堂微微一耸肩,“我也不是很清楚。”

    “其实都过了那么久了,不说也罢。”霖夜火摆了摆手,“也未必真跟妖狐族有关系,妖狐生性温和,绝对不是那种杀人害命的狐妖,恐怕是有人图谋不轨,别自乱阵脚中了圈套。”

    “鱼考好啦!”

    这时,那头徐庆喊了一嗓子,众人都过去吃鱼。

    公孙站在原地,有些担心地看着那头正被一群大人轮流喂鱼肉吃的小四子。

    “不用担心。”

    这时,赵普低声对公孙说,“就算那玩意儿真是狐狸精,也休想打小四子的主意。”

    公孙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赵普的承诺还是很可靠的。

    不远处,展昭拿着个大螃蟹腿轻轻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

    白玉堂回头,展昭拿蟹钳子指着他,“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白玉堂看了看不远处的天尊和殷侯。

    展昭眯起眼睛,蟹钳子指着白玉堂的鼻尖,“说不说?!”

    白玉堂想了想,压低声音,“等晚上没其他人了再告诉你。”

    展昭满意点点头,但莫名又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哪里不对……晚上没其他人……其他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110【妖狐之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