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此时,大理寺的天牢里。

    包延和包福盯着眼前的几个菜,一碗米饭两个馒头还有一壶小酒发呆。

    包福戳了戳糖醋鱼,烧得可新鲜了!

    “啊!”

    包延刚刚拿起筷子,包福突然一惊一乍地叫了起来,惊得包延筷子都掉了,睁大了眼睛看他,“干嘛你?”

    “我知道了少爷!”包福哭丧着脸说,“人家不是说么,死前那餐饭最好了,是不是我们刚才顶撞了军爷要被杀头了?怎么办啊少爷,不如我们告诉他们老爷是……唔。”

    包福话没说完,包延扑过去一把捂住他嘴。

    “胡说什么你!”包延顺手敲他脑门,“开封治安属开封府管辖,大理寺是主管刑狱的,审案基本是督办,要和刑部共审,它判的一切案子还要丞相过目。”

    包福揉了揉脑门,歪头“然后呢……”

    包延瞪他,掐着他耳朵,“你忘了丞相是谁啊?你个小笨蛋!”

    包福愣了愣,抓脑袋,“对哦!”

    包延往他碗里夹了一筷子菜,“赶紧吃饭!”

    说着,两人都吃起饭来。毕竟年纪也不大,俩半大小孩儿,吃着吃着就开始讨论菜味道不错啊!尤其糖醋鱼烧得这么像太白居的呢?殊不知就是从太白居买来的。

    庞煜靠着草堆瞧着两人,有些想乐,这什么情况?俩傻帽么?

    包延嚼着拍黄瓜,看到庞煜躺在草垛上看着他们,就问,“你吃么?”

    庞煜一耸肩,“不饿,我过会儿再吃。”

    “哦。”包延点点头,他从小接受他娘教导,食不言寝不语,于是乖乖接着吃饭。

    “你俩犯什么事了?”庞煜好奇,能进大理寺的基本都是重犯,这俩少年一个书呆子加一个小书童,能干什么坏事?而且还和自己关在一起,有些奇怪。

    “不知道。”包延一脸郁闷地摇头,放下饭碗,“途中看到两支人马在城外大打出手,我不过和一位军爷理论了几句,就被抓了。”

    庞煜更纳闷了,“跟人冲撞了几句就关进来了?你叫什么?”

    “我叫包延,他是包福,你呢?”包延问,“你怎么进来的?”

    庞煜叹了口气,“我叫庞煜,我也什么都没干,不过就要被叛杀人罪,等着一个月后问斩。”

    包延倒是意外——因为庞煜看着像个纨绔子弟不过不像是穷凶极恶,会杀人?

    包福赶紧拽住自家少爷,那意思——杀人犯哦!要小心。

    包延想了想,突然皱着眉头看庞煜,“等下,你叫庞煜?刚才那个公公叫你小侯爷……”

    说到这儿,包延突然倒抽了一口凉气,“你是小螃蟹?!”

    庞煜嘴角抽了抽,随后一转身,继续睡觉,屁股对着包延。

    包延眨眨眼,一旁小包福拽了拽他袖子,“少爷你怎么一见面就给人家取绰号?”

    包延倒是也觉得直接叫出来是有点失礼——虽然外人都这么说,皇朝有个大奸臣是太师庞吉,他的儿子安乐侯庞煜是个不学无术的小螃蟹。

    还是那句话,包延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觉得毕竟都是些传闻,也没亲眼见过,就以讹传讹不太好,另外……庞煜说他是冤狱,包延倒也相信!这大理寺貌似是不太靠谱的!

    于是,包延夹了几筷子菜,抱着饭碗拿着筷子到了庞煜身边坐下,问他,“他们怎么冤枉你了?”

    庞煜瞧了他一眼,无奈,“你问来干嘛?”

    “你要是冤枉的,就给你申冤啊!”包延挑出鱼骨头,“你去开封府申冤了没有?”

    庞煜听到开封府,似乎心情好了些,“倒是说了等包大人回来再审我的案子……不过他跟我爹不对付,谁知道会不会帮我……”

    庞煜本是随口说一句,包延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包大人自然是公正廉明的!”说完,连饭都不吃了,将饭碗放下,“你说说,他们怎么冤枉你了?!”

    庞煜见包延这么激动,还纳闷,“你那么激动干嘛?对了,你也姓包,你该不会是……”说着,庞煜乐了,“哈哈,不可能不可能!”

    包延眉头都皱起来了,“什么不可能?”

    “哦……包大人怎么可能有你这么白的儿子。”庞煜说着,噗嗤一声,“不过老包的娘子应该也挺黑的,儿子一定是个小煤球……哎呀!”

    庞煜正自个儿乐呢,突然,包延扑上去就掐他脖子,“你敢说我是小煤球,你这小螃蟹!”

    “我哪儿有说你,我说的是包大人的儿子!”庞煜觉得莫名其妙,这书生怎么脾气这么暴躁?

    可包延更来气了,“打的就是你,你这小螃蟹,我娘可白了!叫你胡说八道!”

    庞煜挨了半天打,突然搔了搔头,问,“你刚才说什么?你真是包大人的儿子?!”

    包延斜着眼睛瞧庞煜,他倒是不怕庞煜误会他承父荫什么的,因为要论靠爹爹的大饭桶,谁都比不上庞煜!

    “你不是小侯爷么。”包延打得庞煜满脑袋包,觉得庞煜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不解,“谁诬陷你?”

    庞煜坐起来,看端起饭碗继续吃饭的包延,“你相信我是被冤枉的?”

    “不是相信你。”包延咽下嘴里的饭,补充,“是给你申冤的机会!”

    庞煜嘴角抽了抽,问包延,“还有饭菜没有?”

    “还有馒头和菜呢。”包福吃完了正收拾东西,见庞煜想吃,就将菜碟端过去。

    庞煜拿着筷子夹醋熘肚片就馒头吃,边跟包延细说那天的遭遇,以及之后方家怪异的举动。

    包延听了,倒是也有些纳闷——方家人图什么呢?真想为方俊讨回公道更应该秉公办理,不然杀错人岂不是让凶手逍遥法外?这样子,倒好像是只想庞煜死……

    ……

    展昭跑去大理寺,问了大理寺卿,牢房里那位公子犯了什么罪,为何跟庞煜关在一起。

    大理寺卿见是展昭,也不隐瞒,将八王爷交代的事情说了一遍。

    展昭一听就明白了,八王爷又花肚皮了,不过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于是展昭请大理寺卿多加照顾包延,就走了。

    倒是大理寺卿一头雾水——那是包大人的儿子?好白!

    展昭都来了大理寺了,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于是和白玉堂一起暗中潜入了挺尸的院子。

    方俊的尸体被收藏在大理寺的地下冰窖里,不是轻功好就能进入的。

    展昭蹲在暗中观察了一下地形,皱眉,问身边的白玉堂,“怎么进去?”

    白玉堂一挑眉,“最好是我二哥在,挖地道进去!”

    展昭摸了摸下巴,“貌似有点难度……”

    “四围都有看守。”白玉堂提醒展昭,而且风格不太像是皇城的守卫。

    展昭皱眉,“这方霸怎么一股子想谋朝篡位的感觉?他真的有这底气啊?不怕赵普剁了他?”

    白玉堂干笑了一声,“人家有鬼将么,估计不怕。”

    展昭望天。

    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展昭戳了戳白玉堂,“想个法子进去!你鬼主意多!”

    白玉堂倒是有些受宠若惊,“谁鬼主意多?”

    “你是老鼠!”展昭正色,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老鼠……”

    白玉堂见展昭托着下巴眯着眼睛,一脸——我有鬼主意了的样子,就问,“想到办法了?”

    展昭对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低头悄悄说。

    白玉堂无奈,“这里就我们两个……”

    展昭继续勾手指。

    白玉堂无奈只好耳朵凑过去。

    “去抓几只老鼠来!”展昭认真说。

    白玉堂皱眉,看他,随后摇头啊摇头。

    “去啊。”展昭推推他,“你不是锦毛鼠么?”

    白玉堂一脸嫌弃,“你还是御猫呢,抓老鼠本来就是你的事!”

    展昭无奈,“那你在这儿等我。”说完,一闪没影了。

    白玉堂哭笑不得,同时也有些好奇,展昭抓耗子干什么?

    没一会儿,展昭回来了,手里提着个黑色的布袋子,就听到里边“吱吱喳喳”很闹腾。

    白玉堂下意识地往一旁挪开了一些。

    展昭眯着眼睛对他招手——过来!

    白玉堂犹豫半晌,稍微往他身边挪了挪,警惕地看着那袋子。

    展昭将袋子给他,“抓住!”

    白玉堂的眼睛睁到前所未有的那么大,惊骇地盯着展昭,那眼神像是在说——绝不!死也不!

    展昭无语,白玉堂什么都好,就是这爱干净的毛病简直无药可救。

    “就帮拿一会儿!”展昭那样子像是要伸手掏别的东西。

    白玉堂冷静地道,“你要拿什么?我帮你拿!你抓紧袋子!”

    展昭望天,“我腰包里。”

    白玉堂伸手打开展昭的腰包,有些不解地抬头看展昭,就见展昭的腰包里放着个油纸包,里边有抹了猪油的馒头……一股油腻腻的味道。

    白玉堂郁闷地看展昭,“你想干嘛?”

    展昭微微一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白玉堂更无语了。

    正这时,就听到大理寺的前院突然热闹了起来,没一会儿,一大群丫鬟婆子走了进来,开始扫尘。

    很快,有几个侍卫落到了他们眼前。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那是方霸安排的人马吧?

    “你们是干嘛的?”几个侍卫不解地问那些拿着抹布笤帚的女人们。

    “我们是扫尘的。”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特别霸气的胖阿姨走上来,“最近开封闹耗子,各个府衙都是我们打扫和放药的,王府、开封府都打扫过了,这会儿轮到大理寺了!“

    白玉堂不解地问展昭,“她们是谁?你找来的?”

    “那是!”展昭一挑眉,“那个胖阿姨是开封菜市场卖鱼的王阿姨,其他的都是她找来帮忙的菜刀帮的各大帮助!”

    白玉堂嘴角抽了抽,“菜刀帮?”

    “那是,不了解了吧?”展昭笑嘻嘻,“还有烧火棍教和擀面杖派。”

    白玉堂哭笑不得,“你是盟主吧?”

    展昭一个劲摇头,“盟主自然是厨房大娘!我是盟宠,你要不要入银子做大老板?”

    白玉堂突然想糊展昭一脸猪油,不知道他会不会跟猫咪似的,舔爪子洗脸……还盟宠……

    ……

    “闹耗子?”几个兵将似乎不太相信。

    “唉,我说小哥!”王阿姨还挺泼辣,瞪几个侍卫,“我们撒药扫尘可是受的皇命,怎么你大理寺比开封府和八王府还难进啊?”

    几个侍卫皱眉。

    这时候,展昭见差不多了,就悄悄将馒头小块儿扔进了院子里……随后一抖那袋子,将耗子放了进去……

    “哎呀!”

    这时,一个扫地大婶眼尖,一指,“看呐!耗子!”

    “赶紧!”王阿姨和另外一个胖阿姨一把推开侍卫,“你们大理寺和开封府一样,都有囤尸体的地方,那地方最招耗子了!开封府这几天没人,前天我们打扫的时候,停尸房里两具尸体都被耗子啃得没人样了!”

    几个侍卫都一惊,彼此对视了一眼……他们也知道,方霸最忌讳的就是方俊的尸体出什么问题。万一过几天从地窖里抬出去的尸体被老鼠啃了,那他们几个必死无疑啊。

    “赶紧撒药!”几个侍卫吩咐赶紧动手。

    那些妇人们就开始打扫和撒药了。

    侍卫将地窖的门打开,有几个妇人就用鸡毛掸子赶他们,“哎呀,你们碍手碍脚的,都闪边去,小心沾上耗子药!”

    几个侍卫无奈退到一旁……院子里乱糟糟的。

    几个侍卫晕头转向了一会儿,就见王阿姨和另外一个胖阿姨准备下地窖,便叮嘱,“手脚快点!”

    “知道啦!”两个阿姨下了地窖,再看……展昭和白玉堂已经到地窖里了。

    原来,展昭的目的就是制造混乱。他和白玉堂轻功都极好,只要院子里一乱,他俩瞅准时机趁乱进入地窖,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那大婶对展昭使了个眼色,示意——你们赶紧,我给你们望风,边说,边顺手接过了展昭手里还剩下的小半袋老鼠。

    展昭和白玉堂赶紧到了存放方俊尸体的冰棺前边。

    方俊的尸体平静地躺在冰棺里。

    展昭扫了一眼——难怪方霸要心疼死了,方俊的确一表人才,而且高大威猛,谁儿子养那么大,死了都要疼死!

    白玉堂观察了一下尸体,表面上并无问题,就看展昭,那意思——早知道把公孙带来了,哪怕带上小四子也有帮助。

    展昭示意自己有招,从后腰拔出了一根筷子长短的小竹筒来。

    打开竹筒,展昭从里边抽出了一根又细又长的银针,这是临行前公孙给他的,让他万一有机会看到方俊的尸体,将这根针插到方俊的肝脏。

    展昭大致找到了位置,将银针插了进去……等再□,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银针,变成了黑子色!

    这根银针是公孙用草药淬炼过的,能试毒。银针刺入肝脏如果不变色,说明死者没中毒,如果变色,那肯定中毒了!而究竟中的是何种毒,就要视乎银针所变的颜色,这也是公孙要判断的事情了。

    展昭将银针放回竹筒,随后收好,对那两个把门的阿姨点了点头。

    那两人就将袋中的耗子一放,喊着就追出去了,“哎呀!果然有耗子,要咬尸体了!”

    “什么?!”几个侍卫一惊,赶紧冲进来……

    此时,展昭和白玉堂正贴着地窖的顶部,从侍卫头顶掠过,随后随着两个胖阿姨出了洞口。

    展昭和白玉堂用轻功,借两位阿姨丰满的身躯遮挡住自己……嗖一阵风过,跑了个无影无踪,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两个侍卫到地窖仔细检查了方俊的尸体,发现无恙才松了口气,上了地面,就见耗子药都撒好了,几个婆子咋咋呼呼准备去第二家。

    侍卫将地窖的入口锁上,抬头询问负责监视的几个侍卫。

    那几个都摇头表示并无异样,众人才放心,继续看守。

    ……

    离了大理寺,白玉堂忍不住伸手拍展昭的肩头,“猫儿,真够机灵的!这种招都想得出来。”

    展昭笑眯眯点头,“过奖过奖,老鼠给提的醒么。”

    这时,一个身影落到两人附近。

    展昭认出来,是晚他们一些到的多罗。

    “查得怎样?”多罗刚到就询问展昭和白玉堂。

    展昭将结果跟他讲了一下,多罗点头,回复八王爷去了。

    白玉堂问展昭,“接着呢?我们去哪儿?”

    展昭想了想,“我对方霸还是有一点点好奇。”

    “这么巧啊。”白玉堂微微一笑,“我也有。”

    “那就去见见这位金刀王爷。”展昭说着,就要往城门外走。

    “怎么见?”白玉堂拉住展昭。

    “唉,这么老实呢。”展昭伸手一拽白玉堂的袖子,“我是开封府的官差,他儿子死在开封了,我自然要调查调查!咱们去看看这老头是真的死了儿子气糊涂了,还是有什么别的事隐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124【猫谋鼠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