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如今,困扰众人的除了诡异的面人复活之外,还有复活面人的目的,可以说是越想越担心。

    果然,这事情第二天就街知巷闻了,很多百姓都在问——死了的人能复活?这是为什么?

    可的确那天有人看到方武了,方武死了又活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接近傍晚,皇宫里。

    赵祯坐在书房的书桌上,手里捧着个汤盅,正在吃人参炖乌骨鸡。最近御膳房炖了好多补品给庞妃补身子,庞妃吃不完,总让人端好多来给赵祯,其实是庞妃变着法儿喂赵祯吃补品……于是,用小四子的话说,“最近龙龙胖了。”

    赵普走进书房,就看到赵祯跟小时候似的,坐在桌子上,边看放在腿上的折子,边吃东西。

    赵普笑了笑,“胃口不错么。”

    赵祯叼着个鸡腿笑得挺没心没肺,“趁活着的时候多吃点,别哪天埋地里了还被人挖出来,就没得吃了。”

    赵普哭笑不得,走到桌边,见桌上还有食盒,打开看,里边有一笼燕窝人参糕,立马顺进袖子里。

    赵祯嚼着鸡肉眯着眼瞧他,“九叔,你怎么顺我的燕窝糕?朕要拿来进补的,朕最近虚啊。”

    赵普撇嘴,“我才虚呢,我刚跟几个死鬼打了一仗。”

    赵祯一脸不相信地瞧着他,“你会吃燕窝糕?你从来不吃甜腻腻的东西,而且你向来看不起点心!”

    赵普边看食盒下一层还有没有好东西,边斜他,“我哪里看不起点心过?”

    “你从小到大都说,点心是娘们和书生吃的东西,大丈夫要吃肉!”赵祯说着,凑过去问赵普,“那你这燕窝糕是拿去给娘们吃的还是给书生吃的?”

    赵普嘴角抽了抽,“我拿去给小四子和小良子吃。”

    “这么小的小孩儿吃燕窝鹿茸?”赵祯见赵普又顺走了一盅鹿茸杞子鲍鱼粥,更不信了,“公孙肯让小四子吃这个才怪了……嗯……”说着,赵祯停顿了一下,“说起来,不会是拿给公孙吃的吧?”

    赵普眼皮子直跳,撇嘴,“我拿给那书呆吃干嘛?”

    “哦,那可惜了。”赵祯拿着牙签剔牙,“朕最近看公孙先生似乎清减了些,特地让御膳房给他做了几样药膳,想让你带去呢。”

    赵普听后一挑眉。

    “说起来,你找朕干嘛来了?”赵祯好奇。

    “哦,就跟你说声我让乔广在皇宫附近埋伏了些人,你也让南宫注意下最近的守卫,特别是庞妃和太后那里。”赵普说着,拿了个虾球扔嘴里,边嚼边往外走,“我还会让老贺派点兵马过来,淮南那边方霸的老底要抄掉。”

    赵祯点头,看着赵普出了院子就往西边御膳房走,笑着摇头——口不对心!

    ……

    开封府里,展昭站在仵作房门口,靠着门框往里看。

    公孙眼前不是之前那些面粉团子,而是一个笼子,里边有一只死掉的白老鼠。

    公孙摆弄着一些药粉,似乎是在调配什么药方子,小四子和箫良都好奇地坐在一旁看。

    霖夜火从院子外边跑进来,一眼瞅见展昭了,就过来,“展小猫!”

    展昭眯着眼睛回头瞧他,到了嘴边的“霖火鸡”又咽回去了,想想还是算了,做人要厚道。

    “那白耗子呢?”霖夜火四周围看,发现就这几个人。

    展昭摸了摸下巴,“外公刚才跟天尊上街喝下午茶,回来的时候外公看了个热闹,回头天尊就丢了,他俩这会儿找去了。

    霖夜火无奈,“天尊又丢了啊?”

    展昭点点头,“你要是闲着就也帮忙去找找呗。”

    霖夜火一笑,凑到展昭身边,“哎呀,正巧白玉堂不在,咱俩出去偷个情怎么样?”

    话刚说完,小四子和箫良一起抬头看过来,歪头——偷情?

    霖夜火立马接收到公孙一道凛冽的目光——不准教坏我家孩儿!

    霖夜火笑嘻嘻用胳膊肘碰了碰展昭,“咱俩去吃一顿?”

    ……

    “看到你吃货都想绝食。”

    霖夜火的话刚说完,还没得到展昭的答复,就听到身后一个凉冰冰的声音传来——不过貌似不是白玉堂的。

    回头看,就见带着两条大狗的邹良正走进院子,貌似是听到了,白了霖夜火一眼。

    霖夜火眯着眼睛,“哑巴,你什么意思?!”

    邹良到了他跟前,继续白他,“问哑巴什么意思,你说你二么!”

    霖夜火气急,捋胳膊挽袖子,展昭见又要打起来了,赶紧换个话题,问邹良,“哪儿来的狗啊?”

    “军营养的。”

    邹良说话间,小四子和箫良已经跑出来了,站在门边扒着门框看那两条大狗。

    那两条大狗长得有些接近狼,威风凛凛的,坐在邹良身边一动不动,见小四子和箫良打量自己,就也歪着头瞧两个小孩儿,目光很和善,显见得是喜欢人的,性格温顺。

    “好精神的狗啊!”展昭蹲下摸狗头。

    两只大狗对他摇尾巴,看来是感受到展昭和邹良关系友好,所以被归到了朋友一类。

    霖夜火眨了眨眼,仰起脸,似乎有些不自在,“还是猫好些!狗什么的……不可爱!”

    小四子正摸大狗的脖子,听到霖夜火的话,仰起脸惊讶地看他,“小霖子你竟然不喜欢狗啊?狗那么乖!”

    霖夜火揉了揉鼻子,似乎不是很自在,仰脸,“不喜欢!”

    这时,一条大狗凑过去,闻了闻霖夜火的裤腿,随后对着他摇尾巴,发出“呜呜”的声音。

    霖夜火低头,盯着那条狗看。

    两厢对视。

    箫良嘴角抽了抽,“别忍了……”

    话音刚落,霖夜火扑过去搂住那条大狗的脖子,“啊!果然还是狗最可爱!狼狗什么的乖死了,猫咪什么的最烦了!”

    展昭倒是笑了——原来霖夜火是个狗痴,难怪平时喜欢跟只小狗似的蹲着。

    霖夜火和大狗抱着互蹭,邹良无语地看着——目测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小四子问箫良,“小良子,小霖子好喜欢狗狗么?”

    箫良点头,“那是,火凤堂不知道养了多少狗,谁要是吃狗肉让他看见了那算完了!而且他喜欢大狗!”

    小四子摸着下巴,“看不出来喔?我还以为他喜欢猫。”

    箫良撇嘴,“拉倒吧,他一点都不喜欢猫,要不是要跟白玉堂比高下,他才不会养猫呢。他跟我爹关系那么好,就是他因为喜欢狼王堡的棋子和徽章。”

    小四子张着嘴——酱紫啊。

    展昭抱着胳膊在一旁感慨——其实霖夜火性格也挺别扭。

    邹良望了望天,伸手拍拍霖夜火,“唉,放开你兄弟!”

    霖夜火正抱着一条大狗呢,仰起脸看他——没听见,说啥?

    邹良伸手摸了摸下巴,转开脸看一旁——刚才霖夜火仰起脸的样子,真像只小狗。

    箫良眯着眼睛瞧着邹良——笑了!

    小四子也点头——邹邹竟然笑了!

    展昭也惊讶——真的笑了!

    “嚯,你还有笑的时候?”

    这时,龙乔广跑了进来,搭着邹良的肩膀,“找到元帅没?弄了那么多条狗来他要干嘛?”

    展昭不解,“很多条?”

    “是啊,元帅让找了五百条军犬来。”龙乔广道,“这五百只是从边关送过来的,坐了小半个月马车了,你看肥的!”

    “赵普找那么多狗来干嘛?”公孙不解,这时,外头传来一阵狗叫声,此起彼伏的。

    展昭等人出去看了一眼……好么!开封府门口浩浩荡荡五百只大狗,整齐地坐着,每只狗身边都有个将校拽着狗绳儿。这会儿,这几百只狗正对着远处一个目标叫唤。

    展昭等人望过去,只见白玉堂和殷侯已经把天尊给找到了,天尊手里拿着几个画卷看着挺满足的样子,白玉堂拽着他袖子,估计怕他又丢了。

    这会儿,那群狗不是冲着白玉堂他们叫,而是冲着白玉堂他们身边的小五。

    小五被白玉堂带出去找天尊了,多亏了它才那么快找着。

    白玉堂和殷侯找到天尊的时候,他正坐在路边一块上马石上,有两个小混混正说要请他吃饭,天尊还挺认真在考虑。

    白玉堂望天——这几个混子他见展昭修理过,是开封街面上的小流氓,常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要是看到美人就上前搭讪,老实的就调戏几下,呆的就直接拐走……他们那样子,貌似是拐天尊呢。

    这俩小混混前阵子在开封混得挺好,开封府的人都不在,他们最怕的展昭也不再,在街上干点坏事儿也不怕被抓。

    不过最近众人都回来了,他们也不好做买卖,都没饭辙了。

    正巧,两人上街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捡,就见一个一头银发,漂亮得神仙一样的男子站在原地转圈,似乎是迷路了。

    两个混子一商量,觉得这个估计是个外乡人,看他斯斯文文的应该是个书生,一头银发说不定还是外族呢,哎呀,这么好看肯定能买个好价钱。

    于是两人上前问天尊是不是迷路了,说能带他回家,天尊还挺开心,心说开封府果然满地都是好人呀!

    正说话间,两个混子就听身后有人咳嗽了一声,回头一看……吓一激灵——白玉堂!

    认识展昭的人自然认识白玉堂,两个小混混都下意识地咽唾沫,心说——完了完了!被展昭抓住最多打一顿,被白玉堂抓住说不定宰了!

    “哎呀,玉堂!”天尊蹦起来,“为师想买个笔洗,到处都没有好的店铺。”

    白玉堂望天,心说你买笔洗干嘛?不出两天就摔坏了。

    再看那两个小混混,张大了嘴跟被吓着的蛤蟆似的——为师?这是白玉堂的师父?

    “这两个小兄弟人很好啊!”天尊笑眯眯跟白玉堂说,“为师迷路了他们说要带路喔!”

    白玉堂微微挑眉,冷眼看着那两人,“哦?”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两个小混混说完赶紧跑。

    天尊还跟两人挥手告别,白玉堂无奈地拖着他就走,一路往回走天尊还不老实,差点丢了两次,后来白玉堂给他买了两幅古画,他才算老实了,说要回家临摹,还是要笔洗。

    到了开封府门口,这阵仗倒是让几人吓了一跳。

    小五本来欢天喜地跑在前边,刚一拐弯,跟那群狗打了个照面。

    狗群估计也是难得看见老虎,就对着小五狂吠。

    小五默默躲到了白玉堂身后——好汉不吃眼前亏!

    天尊也躲到白玉堂身后——好多狗!

    这时,就见开封府里邹良走出来,打了声口哨。

    狗群立刻安静下来,集体蹲着,仰着脸看邹良。

    说来巧了,赵普也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个大食盒,边皱眉问龙乔广,“都带这儿来干嘛?分头找去。“

    龙乔广点头,就分派人手,带着狗,朝着四面八方去了。

    白玉堂此时也进门了,就问展昭,“怎么了?”

    展昭摊手,他也刚刚看到狗。

    赵普翻身下马,道,“方霸没回秦淮,探子跟到半路跟丢了,老子怀疑他在哪个山卡拉里眯着呢,让狗找找去,另外……”赵普左右看了看,“咦?那书呆呢?”

    “爹爹刚才还在呢。”小四子和箫良往回跑。

    白玉堂到展昭身边,晃了晃手里的食盒,“饿不饿?”

    展昭一脸嫌弃地看白玉堂——你怎么总是买吃的给我,搞得我像个吃货一样。

    白玉堂心说你本来就是吃货,“四哥托人捎来的螃蟹,刚蒸好。”

    展昭抱过食盒,“哎呀,正好有些饿。”于是和白玉堂转身进去了。

    殷侯抱着胳膊气闷地在门口站着,天尊拽住他袖子,“哎呀,你赶紧进门,别一会儿丢了!”

    殷侯恶狠狠白他。

    众人都去了仵作房叫公孙,赵普将食盒交给了丫鬟们,让她们在院子里准备吃晚饭。

    赵祯很够意思,知道这阵子开封府众人都累,做了一大桌的宴席都是大补的,让赵普拿了回来。

    等众人走到仵作房,迎面正遇上公孙提着个笼子往外跑呢,奇怪的的是,刚才明明是死了的那只大白鼠,竟然活着。

    “诶?”众人颇好奇,看着那只老鼠。

    展昭皱眉,“奇怪啊,刚刚明明被你毒死了!”

    白玉堂则是纠结——干嘛非要拿白老鼠来试呢?黑老鼠没有么?

    公孙一脸兴奋问众人,“你们看看是不是活的?是不是还活得好好地?”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的确!

    公孙对展昭努努嘴,“把它的头砍下来。”

    “呵……”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赵普伸手摸公孙脑门,“你是不是饿了?今天异常凶残。”

    展昭嘴角直抽,“干嘛啊?好不容易活过来了!”

    “哎呀,一会儿我给它立个碑成么?”公孙道,“就差这最后一步了,砍它脑袋!”

    展昭一个劲摇头,那意思——下不去手!

    “你人都能砍,老鼠怕什么!”公孙着急。

    展昭眯眼,嘟囔了一句,“这老鼠是白的。”

    公孙无奈,看赵普,那意思——砍了它!

    赵普嘴角抽了抽,“书呆,你这是玩什么?”

    “哎呀,你们倒是谁给我把这耗子的头砍……了。”公孙话没说完,就听到“呛”一声……

    再看,那耗子身首异处,随后,笼子往两边分开,白玉堂收刀入鞘,快准狠,耗子应该一点痛都没感受到就去了。

    展昭嘴角抽了抽,回头看白玉堂。

    白玉堂一摊手——自我了断!

    公孙拿出一把夹子,又拿出火折子,从老鼠的腔子里,夹出了一张纸来,放到火上一烧,随后……刺啦一声,黄纸烧没了。

    众人都微微皱眉,想到了之前几个面团人的死法。

    “哇!”

    这时,霖夜火突然叫了一声,伸手指着那只身首异处的老鼠。

    就见那老鼠忽然像是干裂了的面粉人似的,塌陷,变成粉末。

    公孙微微一笑,对众人一挑眉。

    围观的众人都有些傻眼。

    “如果我刚才点火烧,那只耗子也会和燕飞一样,燃烧并且惨叫!”公孙说着,叹口气,“不过那样太残忍,犯不上。”说着,双手合十对那老鼠拜了拜,“血咒面人的谜团解开了,多谢你啦,抱歉抱歉,一会儿给你念断往生咒,让你来世投好胎。”

    展昭又惊又喜,拽着公孙,“先生,你怎么做到的?”

    公孙淡淡一笑,刚想说,一旁赵普打断,“等下!”

    众人都看他。

    赵普指了指偏院的位置,“吃饭,边吃边说。”

    众人也都有些饿了,就往偏院去。

    公孙被赵普拽去一旁的水井边。

    公孙眨眨眼,看着打水给自己洗手的赵普。

    赵普皱眉,“你看你这胳膊跟竹签子差不多都没小四子粗了,你几天没好好吃饭了?”

    公孙让他抓着双手洗啊洗,倒是意外——赵普下手挺轻的么,他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呢?

    小四子凑到跟前,仰着脸看赵普给公孙洗手,嘴角都往上翘起来了。

    箫良在后边捧着脸,“铁汉柔情……哎呀!”话没说完,被霖夜火踩地上了,“你哪儿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说法?”

    展昭正准备上前头吃饭,白玉堂抓住他。

    展昭瞧他。

    白玉堂伸手指了指水井,“你也去洗手!”

    展昭伸出双手,“干净的!”

    “你刚才抓耗子没?”白玉堂问?

    展昭摇头,边伸手过去掐了白玉堂的手一把,“这样算不算?”

    白玉堂无语,又问,“那你摸狗了没?”

    “呃……”展昭望天,“这个么……”

    白玉堂一指水井,嫌弃,“去洗!”

    展昭眯着眼睛盯着他瞧了一会儿,突然伸出双手,顺着他的面颊摸了一把,随后,窜去洗手了。

    于是,水井边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赵普给公孙洗手。

    小四子仰着脸看着赵普给公孙洗手。

    展昭洗手。

    白玉堂洗脸。

    展昭将洗手的水顺着正低头洗脸的白玉堂的脖子滴进了衣领里。

    白玉堂扯开领口洗脖子。

    展昭眯着眼睛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催他,“快点!领子扣好!”

    更远处的院门口,殷侯抱着胳膊叹气。

    天尊上包大人的书房找笔洗未果,路过看到他,“你干嘛一脸吃醋的样?”

    殷侯瞥了他一眼,不满——我外孙眼里只有你徒弟!

    天尊摸着下巴还研究呢,“呀?我家玉堂为什么在洗脸?”

    终于,该洗的都洗干净了,赵普顺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来,打开,塞了一块到公孙嘴里。

    公孙嚼了嚼,一股人参燕窝味道,倒是甜甜的很好吃,回过神来,手里也被塞了一块,拿着低头看。

    就见赵普蹲着,拿着个食盒,里边有白色的糕点,给小四子和箫良,“来,吃一块!”

    公孙不解——赵普的耳朵怎么那么红啊?上火么?

    小四子和箫良伸手拿,公孙正感慨,这人参燕窝糕做得蛮好吃……

    “啊!”再一次回过神的公孙扑过去抢盒子。

    小四子和箫良都没抓着点心,不解地看着公孙。

    公孙瞪眼,“小孩子不准吃人参!”

    赵普“咳嗽”了一声站起来,抱着胳膊,“哎呀,差点忘了,那书呆你一个人都吃了吧!”说完,招呼众人去前院。

    展昭和白玉堂忍着笑——赵普意外的腼腆啊,不就是想让公孙吃点人参燕窝补一补么,一番好意干嘛跟做贼似的。

    公孙捧着盒子被赵普拽走,小四子乐呵呵跟在后边,哎呦!他爹嘴里那块糕看着都好甜呀!

    ……

    回到前院,酒菜已经摆上了,由于都是补品,所以小孩子不太适合吃,正好有陷空岛来的蒸螃蟹,红九娘和蓝狐狸就一人一个抱着小四子和箫良,给两人剥螃蟹吃。

    叶紫婵不解地问公孙,“公孙先生,你是怎么做到这面人血咒的?”

    公孙淡淡一笑,“紫姨说得一点都不错,那些个什么面人血咒、起死回生,都是骗人的!”

    包拯摸着胡须,“先生说得有理!怪力乱神太过离奇,不可信。”

    包延都顾不上吃了,一脸佩服,“先生,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一开始,方武就没死!他是假死!”公孙道。

    “什么?”众人吃惊。

    “可是方武在开封府的仵作房停尸了一晚呢,确实没气了。”欧阳少征不解,“你还验了头发,说是毒死的。”

    “问题就在这毒上边!”公孙道,“方霸之所以哪么忌讳方俊的尸体被破坏,就是因为有人告诉他,尸体不完整,人就不能复活了!”

    “可这复活,跟咒术没关系?”展昭似乎明白了公孙的意思,“方武和方俊是中了同一种毒,这种毒其实是假死的药,能让人假死,而通过解药,能让人复活!”

    公孙点头,“聪明!我刚才用白鼠做的就是这个试验。”

    “可为什么又会变成面团?而且是符咒取出,被烧之后?”白玉堂问。

    “这就是关键!”公孙道,“其实那张咒符并非是真正的咒符,而是解药!”

    “咒符就是解药?”众人惊讶。

    公孙点头,“这咒符里不止有解药,还有毒药!”

    展昭眼睛一转,“能让人变成面粉团子的药?”

    公孙点头,“机灵!”

    众人也无语——展昭正经跟个猫儿似的,机灵鬼,一点就透。

    “这种毒药叫见风烬。”公孙道,“其实是一种机关常用的药。”

    白玉堂微一挑眉,“这药是有,常常涂在重要信函上,只要将信件看完后在风中一抖,就会变成灰烬。”

    公孙点头,“就是这个东西。”

    “这东西通常都是用来传些机密文件。”赵普倒是也知道,“看完信件,只要稍一见风,就会变成灰烬,毁灭证据。”

    “其实具体的操作过程很简单!”公孙道,“首先,下这种毒!”公孙说着,取出一个小瓶,“这是我根据方武和方俊头发里检查出来的毒药做的,慢性药,多服用几次……人立刻会产生中毒症状,就好像跟人过招的时候突然死了……其实,是进入假死状态!”

    众人都点头。

    “等人假死之后,将尸体的背部左上方,心脏的位置,皮肤切开,将这一片特制的‘符咒’放到体内。”公孙解释,“这符咒的一半,是解假死的解药、一半是见风烬,解药和见风烬一起,顺着血液,缓缓流遍全身!这个过程中,咒符也会随着血脉的律动而一点点往上,最后停留在腔子附近。”

    众人皱眉——原来如此,解毒同时也伴着下毒!

    “解药将假死的人复活,然而同时,毒药也在他们体内随着血液的流动而一点一点侵蚀身体,那几个人,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不会流血、没有痛觉的活死人,他们本身就活不了多久!”

    “因为不知道痛,不知道难受,所以会力大无比!”欧阳也明白过来了。

    白玉堂点头,“骨头受到腐蚀,所以身体轻了很多,身轻如燕的感觉!”

    公孙接着点头,满意众人的理解能力,“红姨火烧燕飞,惨叫的其实是燕飞本身。因为见风烬早就布满了他全身,所以他一旦着火,身体就和那些书信一样,化成灰了……骨头还残留,因为被侵蚀过而且毒液在血液皮肉里边,没有完全侵蚀骨头,根据中毒的时间长短,骨头的损毁程度也各异!”

    众人都连连点头——原来如此!

    “而黄石海他们,被砍成几段之后,因为身体没有知觉,所以只剩下头还是会动!看起来很诡异。”公孙道,“而将符咒挑出腔子,用火烧化……这不过是一个假象而已!挑出符咒,就算不点燃,光是等一会儿,尸体也会塌陷变成灰烬的!这和书信是一个原理!腔子只要被切开,灰飞烟灭只需要等一会儿”

    众人这会儿算是彻底明白了。

    “那方俊是……”展昭问,“有人挖走了他的咒符?”

    公孙点头,“我觉得应该是有人想方俊死,不想他复活,而至于咒符有没有被植入,这个两说,说不定根本就是用来骗方霸的一个幌子!让他以为是开封府的人破坏了尸体,导致他儿子无法复活,而方武却复活了,更让他深信不疑,恨死大宋朝……可能方霸本身并不知道符咒的真实秘密!”

    “这么说。”白玉堂问,“如果给方俊的尸体服用解毒药,他还能活过来?”

    公孙点头,“可能,不过也要看情况,如果他们没保存好尸体或者埋了,那就难办了。”

    包拯皱眉,“要化解方霸的戾气,只有救活方俊,才能让他醒悟!”

    “可惜打错已经铸成。”赵普摇头,“老头的话你们也听到了,除了被蒙蔽之外,他自己也不是没野心。”

    众人都点头,不过也松了口气——谜团终于解开了,不用再被面团困扰了。

    “起死回生的李重进、李筠、黄石海、燕飞、没谱和尚,应该都是假冒的……”殷侯喝着茶,道。

    展昭点头,“他们脸上身上应该是有面粉做的面具和一些特征,很特别的面粉易容术,所以才会打架的时候往下掉面粉屑!”

    “面粉易容比别的易容好。如果是人皮面具,尸体塌了面具还在,一眼就看出是易假的!可面粉不同啊,和灰烬一样是变成了粉块……高明啊!”霖夜火点头。

    “对方只是找到了黄石海、没谱和尚他们的兵器,并且内力武功接近,可能专门练过,制造出起死回生的假象来打这一仗,真正目的是为了最后利用假的柴荣来抢夺天下!”赵普冷笑了一声,伸手捏了捏公孙的下巴,“不过对方如意算盘打尽、机关也算尽,肯定没算到我这儿有个天下第一的神医!破解了他们处心积虑准备的完美计划。”

    公孙斜着眼睛看他。

    赵普只好讪讪放开手。

    公孙低头吃饭,他的任务完成了,最后破案还是打仗,就是其他人的事了。想到这里大概是心情好了,就往赵普碗里夹了筷子菜。

    赵普睁大了眼睛看着,小四子也睁大了眼睛——呀!爹爹是不是夹错了?可是自己离开公孙好远,明显不是夹错哦!

    赵普也低头吃饭,心情超级好……

    包延激动得拍手,他也被这难题困扰得好几夜都睡不着,如今终于真相大白了!公孙俨然已经成了他偶像!而且包延觉得公孙这个目标比他爹包青天要接近,起码公孙跟自己一样白啊!

    包拯问赵普——九王爷,接下来……

    赵普一挑眉,显得很轻松“最麻烦的谜题既然解开了,之后就好办了,包相不用担心!”

    包拯也笑着点头——甚好!

    展昭啃着螃蟹,就听白玉堂凑过来低声说,“猫,风头都被抢光了。”

    展昭睁大了一双眼睛看他,那意思像是说——是呀?怎么办?再这样下去没有存在感了。

    白玉堂给他夹了一筷子菜——没事,好歹你也是开封萌宠,不怕,下次打仗收了柴荣,将这风头抢回来,让赵祯封你个天下第一萌宠!

    展昭也不知道明白没明白白玉堂的“眉目传情”,反正知道这耗子一定没说豪华……

    只是展护卫万没想到,白玉堂这回好的不灵坏的灵,几天后,他还真是出了个大大的风头。只是这风头,可是给展护卫惹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气得他誓要白玉堂请他吃一世的大餐,都不能补偿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136【萌宠的危机意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