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欧阳少征一听又要他去气方霸,觉得倒是也不错,于是骑着疯丫头,带着几千精兵,到了陡坡前。

    往下一望,欧阳少征有些倒胃口……这满地的牛羊啊,他在这儿练嗓子正合着一句“对牛弹琴”,不对,确切地说,是“对牛骂街”。

    展昭和白玉堂纯粹是来观摩的,站在山坡上往下望,下边残破的军营加上遍地的牛羊,方霸也是一时糊涂,好好个有功之臣落到这般田地。

    公孙抱着小四子也跟着赵普来了,他觉得方霸的两个儿子,一个方俊一个方武,都有性命之忧,方俊理论上应该还中着假死的毒呢,按理来说他倒是最好救活的,最危险的是方俊,他起死回生的时间太短了,几乎是刚死没多久就活过来了,这也表示他做活死人的时间也撑不了多久,第一个死的,就会是他。

    赵普嘱咐欧阳少征,最好能骂醒方霸,这老头死倔死倔的不听劝,狠狠骂一顿最好骂得他吐血,说不定倒是能清醒过来。

    欧阳少征打了个哈欠,先喝口酒饮饮嗓,边找——方霸在哪儿呢?

    而此时,方霸等人都在帐篷内躲着,如今被赵普围困在了这么个盆地里,进退两难。

    “唉……”方霸长叹一声,“赵普不愧为用兵的奇才,只要稍微不慎让他嗅着了一点味儿,立刻就可能导致崩盘,还是太大意了啊。

    另外,方霸也感慨赵家军训练有素,特别是那三元大将实在是骁勇善战,赵普用人得当啊!再加上展昭等武林高手的协助,表示赵普有能人相助,甚得人心。

    “爹,让孩儿带着人马杀出去!”方武一句话,说的方霸无奈看了他一眼,都不忍心骂他了。

    “唉……”方霸再一次叹气。

    方才也皱眉,“真没想到赵普会先发制人。

    “赵普暂且不说。“方武困惑地问,“说起来,这些牲口是怎么回事?鬼使不是说,要派十万鬼兵来增援我们,怎么弄了那么多牲口出来?”

    方霸也有些不解,总觉得,似乎有些蹊跷。

    正这时,就听到外边传来了喊话的声音,“方霸,老方头,出来叙叙旧呗~”

    众人一听这声音就是一皱眉——欧阳少征!

    方霸脸铁青,不知道欧阳少征又要说出什么难听话来了。

    果然,就听欧阳懒洋洋,借着内力往外送话,“老方头,别以为躲在牲口群里爷就认不出你来了,你虽然长了张驴脸但是驴比你英俊,赶紧出来唉!爷爷介绍母驴给你认识。”

    方霸气的直喘,虽然他久未征战但好歹是个将军,被欧阳这么一说,显见得他贪生怕死,宁可混在牛羊之中都不敢出去迎战似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武将就讲究一个气节,方霸一拍桌子,“嚯”地站了起来,“来啊!点齐人马!”

    方武赶紧出去召集人马,可是回来之后,尴尬地回禀,“爹,我们还剩下五十几个部下。”

    “什么?!”方霸大吃了一惊,“怎么会……之前带出来的几千人马呢?”

    “在混乱中都投降了吧。”方才无奈地说,“其实他们本也不想打仗,一看到赵普的人马,吓得站都站不稳。”

    方霸皱眉。

    “爹,要不然我们请求支援吧?”方武问,“我们还有几万人马在鬼将那儿呢!他还有十万鬼兵,到时候一起杀过来,赵普再厉害也没用啊!”

    方才抬头看方霸。

    方霸似乎有些犹豫,“嗯……可是鬼将大人说时机未到。”

    “哎呀,还要等什么时机啊!”方武一挥手,“再等下去赵普就要将我等生擒啦!”

    “这……”方霸想着心思,忽然注意到……

    “咦?”方霸抓住方武的手,“你的手怎么了?”

    再看,就见方武的左手变成了黑紫色,似乎是坏死了,而右手也有大片的黑色淤痕。

    “这什么啊?”方武搓了搓手,搓开了一个口子,却是没有流血,像是烧伤了一样。

    “你不疼么?”方霸担心。

    方武不解,“不疼啊……一点感觉都没有。”

    方霸心中更是觉得可疑——不是说,起死回生之术没问题么?为什么身体似乎出现了坏死?

    “方霸,缩头乌龟。”欧阳少征半死不活又嚣张的声音,跟针扎的似的直刺方霸的痛处,“不是吧你,真的不敢出来啊?你以后别叫方霸了,叫方王八吧!话说,你那几个儿子是你亲生的不?”

    展昭帮忙公孙抱着小四子,好让他看的更清楚些。

    小四子扁着嘴问展昭,“欧欧好坏好流氓。”

    展昭哭笑不得,小四子也知道欧阳少征耍流氓啊。

    白玉堂观察着下方的军帐,“方霸孤立无援,似乎是被当成了弃子。”

    众人都点头,当局者迷,方霸怎么就看不透呢?!

    “老方头?”欧阳打着哈欠,跟召唤牲口似的,“啧啧啧,到爷爷这里来啊。”

    “可恶啊!”方霸一脚踹翻了桌子,“那个欧阳少征,为何如此讨厌!”

    方武也生气,“爹,让我出去,跟他大战三百合!保着您突围!”

    方才还是比较冷静的,就他们那点人,出去还不是送死?!

    “爹,不如……”

    “不用说了!”方霸拿起关刀。“老夫征战沙场多年,到了这把年纪,宁可战死也不会临阵退缩,你们兄弟俩先走,我去与赵普拼了!”说完,出门,跨马提刀,带着那可怜的五十来个兵将,到了阵前,仰起脸,看着山坡上的欧阳少征。

    方才和方武自然不会丢下他们的爹自己先跑,也跟了上来。

    “欧阳少征,你个小儿修要满口胡言,有种你就下来,受老夫一刀!”方霸指着坡上欧阳少征开骂。

    欧阳和疯丫头此时的动作挺统一,都是歪着头,瞧着山下暴跳如雷的方霸。

    身后不少人也在看,小四子被展昭抱着,伸出小手点了一下,张大了嘴回头看展昭,“猫猫,他只有五十二个兵喔。”

    白玉堂更正,“是五十三个。”

    小四子眨眨眼,决定再数一遍。

    “啊哈哈哈哈……”欧阳少征忽然哈哈大笑,边笑还边拍疯丫头的脑袋,闹得疯丫头直甩鬃毛。

    “方霸,你看看你那点人,你这是打仗还是迎亲啊?噗哈哈哈。”欧阳被方霸那点残兵败将逗乐了。

    众人一听,也的确像,这些士兵大多挂了彩,身上挂着红跟戴着红绸似的,这么五十来人,可不就是出来迎亲的么,也亏得欧阳少征能想出来,这缺德的。“

    方霸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指着欧阳少征,“你……你下来!”

    欧阳乐了,“你上来才对。”

    “我今日宁可横刀自刎,也不会投降,你让赵普死了这条心吧!”

    “那你死啊。”欧阳突然一挑眉,原本笑嘻嘻的娃娃脸上变成了鄙夷的神情,居高临下看着方霸,“你这活了八十岁的老饭桶,害死了自己的儿子不说,还要害死五万个士兵?你死不死都是遗臭万年的份。”

    方霸脸苍白。

    众人都是第一次看到欧阳这么阴沉的脸,他平时骂人都是嘲讽型,不过这会儿好像变风格了。

    小四子搂住展昭的脖子,“欧欧好严肃喔。”

    展昭拍了拍他屁股,问一旁龙乔广,“没见过欧阳这样子……”

    “特殊技能。”龙乔广一摊手,“欧阳这个人,特别善于观察别人的弱点,嘴仗可不比动刀动枪差。我们打仗的时候,对方将领被欧阳骂了一顿后羞愤自刎的,那是多了去了。”

    众人都张大了嘴——真是神技!

    欧阳少征阴森森看着方霸,“刚才收拾你残兵败将的时候我点了一下,总共你带了三千多人,死了一千多个,另外一千多个更惨,被活捉,跟着你造反,落了个要满门抄斩的罪名。算一下每个人家里就当是父母妻儿五口人吧,你一下就害死了一万五千个无辜的人。”,

    展昭搔搔头,问白玉堂,“死了那么多人么?”

    白玉堂摇了摇头,“大概是诈方霸的。”

    龙乔广点头,“是的,那些士兵都投降了,几乎没死人,至于满门抄斩更是没影的事情,皇上登基以来就几乎没什么满门抄斩的事情发生,他不喜欢这个。”

    “方霸此时情绪激动,难辨是非,欧阳少征知道他糊涂,所以是在利用他的糊涂吧。”公孙摸着下巴,“攻心为上啊,欧阳骂人也不是单纯在骂脏话而已,真是个可怕的流氓。”

    众人哭笑不得——大宋第一先锋官,是个可怕的流氓……

    公孙补充了一句,“不过也对,什么元帅带什么先锋官。”

    “阿嚏。”一旁的赵普一个喷嚏,丢脸啊!军营奇葩太多了。

    “再说你那五万兵马。”欧阳对方霸的编排显然刚刚开始,他就跟竹筒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往外蹦话戳方霸的心窝子,“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你他娘跟随的那个鬼将是个骗子还是个疯子,下毒害了你儿子不说还准备学传说里的鬼将,让那五万个将士跟他一起归西做鬼兵。这一下又死了五万个。不管是怎么死的,造反就是造反,那五万人家属二十五万也是死罪。就算皇上宅心仁厚饶恕那些人,但苟且活下来的二十几万家属都会唾骂你。谁害死了他们的亲人?他们的爹、他们的儿子、他们的兄弟,谁害得他们妻离子散,从此以后都抬不起头做人?是你个八十多岁的饭桶方霸!你方家世世代代都要背负着五万条人命和几十万、几百万人的唾骂活下去!你的孙子,孙子的孙子,世世代代都会遭人唾弃,因为什么?不是因为别人不仁慈,是因为他们有你这个爹,你这个爷爷,你这个祖宗。你说你活那么长命干什么?你身边留那么多兵马干什么?你都一把骨头了,又那么饭桶那么蠢,早死一天晚死一天什么区别?可你那些士兵呢?他们大的二三十小的才十五六,你猜你下了地狱那些亡魂会把你们父子几个叉挑油锅不?拿钉子钉你们万世你们都没法翻身?以后你的子孙后代都得改名字,都羞为你的后代,你的分头立的是无字碑,你们家方圆十里都没人会再姓方,因为你就是他们的耻辱!所有人的耻辱!”

    众人默默替方霸默哀一下,这老头没法活下去了。

    不过,欧阳还没说完呢,那样子简直邪恶到极点,众人感慨,欧阳对敌人真是一点都不带留情的。

    “方霸,你那个鬼使已经被我们抓住了,人家给你下了几年的毒了,还有你儿子方俊,本来是不用死的,他现在还活着呢,不过是中了假死的毒而已。所谓的借尸还魂是给他们用解药加另一种毒药,另一种毒药才是真正要人命的东西!你们都被骗了,你也看到那个什么李重进李筠的下场了,一点就着啊,人就跟个油灯差不多,不信你放把火点点你家那个比你还蠢的老二试试,看看他会不会立刻灰飞烟灭!就算不死也没关系,他活不了多久,因为他现在已经是个活死人了。“

    再看方霸,就见他面如死灰,欧阳少征的话反反复复在耳边重复着,他方霸害死了那么多人,要遗臭万年了……思前想后,特别是看到身边方武手上的伤,他就是活死人……原来死而复生根本就是个骗局?先给儿子用假死的药,再让他们死而复生变成活死人!如果这样一想,就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被骗了,原来一切都只是个骗局。

    “他好像动摇了。”展昭问白玉堂。

    白玉堂干笑了一声,“那是,磐石都要被说哭了。”

    公孙点头,“老头没活头了,欧阳把他讲成遗臭万年的千古罪人了。”

    赵普接着打哈欠,“赶紧问他那些兵将在哪儿!”

    方霸仰起脸,怔愣地看着欧阳少征,“我……”

    “老匹夫,想救你儿子么?”欧阳少征挑着眉看他,“无论是方俊还是方武,只要你投诚,就救你儿子!”

    “我儿……还有救?”方霸仰起脸。

    欧阳看了一眼身旁,公孙走上来,点头,“有救!”

    “我……”方霸犹豫起来。

    “方霸。”这时,赵普走了上来,“你那五万士兵在哪儿?如果他们是跟那个叫傀空的在一起,那就真的危险了!你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吧?”

    方霸左思右想,最终抬起头,“他们在……啊……”

    就在方霸终于松口打算告诉赵普那些兵将藏在哪儿的时候,突然……一口血吐了出来。

    众人都一愣,被眼前场面闹了个措手不及。

    就见方霸低头看了看,只见自己的肋下,在盔甲的缝隙间,有一杆银色的枪尖扎了出来。他看着那熟悉的枪尖,有些不敢置信地回头看了一眼。

    就见他的儿子方才手中的银枪,已经刺穿了他肋下。

    “你……才儿……”方霸此时脑中只闪过一句话——三儿忤逆……报应啊!

    “爹!”方武大吃一惊,举刀就向方才砍去。

    方才一抽手,闪到一旁,从怀中掏出火折子。

    方武要靠近,方霸用最后力气举起关刀一挡他,“别靠近火!”

    方武愣在当场。

    方才冷笑一声,“二哥,我劝你别过来,不然你会和李重进李筠他们一样,被烧成一捧灰烬。”

    “你为什么这么做,他是你爹!”方武怒吼。

    “爹?他什么时候公平对待过我们,他的一切都是要留给方俊的,我们不过是给方俊铺路的牺牲品而已!”

    “你……”方武皱眉。

    山坡上,众人都无语,搞了半天……可能方才是和傀空合作的那个人,因为傀空要完完全全骗到方霸,还有给众兄弟下毒,最好在方家有个内应,而方才也中毒,完全是为了掩人耳目洗清嫌疑。

    “三子忤逆么……”白玉堂冷声道,“还真是报应不爽。”

    “爹!”

    此时,方霸已经重伤摔下了马,方武赶紧过去接住。

    可怜方霸八十多岁了,被自己的儿子刺了一枪,一激怒,现在只剩下一口气,奄奄一息。

    方武扶着他爹,满眼血红,“方才!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哈哈哈。”方才一拨马,“你和这老头子一起死吧,至于让方家光宗耀祖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吧!”

    说完,他一抽马缰绳,往营盘后方就跑,同时,回手将那个火折子掷向了方武。

    不过火折子带着火星飞向方武的时候,突然前方红影一晃,展昭挡在了方武眼前,一把接住了火折子,掐灭。

    方才已经纵马跑出很远,展昭要追,但是一个人拦住了他。

    展昭回头,就见是赵普。

    赵普一挑眉,“他如果和鬼将是一伙的,跟着他就好。”

    说话间,邹良已经带着影卫追了上去。

    展昭点点头。

    被赵普一起带下来的公孙给方霸把脉,皱眉,“老头要不行了,我的箱……”

    话没说完,白玉堂已经抱着提着小药箱的小四子下来了。

    几个影卫将方霸抬进了帐篷里,公孙抢救他的性命。

    方武急得团团转。

    赵普就问他,“你知不知道那五万兵马在哪儿?”

    方武摇头,“大哥带着兵马去找鬼将,我不知道在哪儿,爹没告诉我,三弟……可能知道。”

    说着,他直叹气,没想到三弟要置他于死地,兄弟一场竟然如此狠心,真是可悲可叹。

    众人注意到,方武的手、脖子、脸上已经出现了黑色的斑纹,那种斑应该是腐烂的伤痕,方武虽然还活着,但正如公孙预料的,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活死人,并且正在急速消耗着生命,随时可能死去!

    “两边都要撑不住了!”公孙现在满手血,一指旁边的床铺,对方武道,“你也躺下!”

    “啊?”方武不解。

    欧阳少征一脚将他踹到床上,“不想死的就躺下,蠢材!”

    这时,外边去跟踪方才的邹良回来,低声跟赵普说,“王爷,方才不见了。”

    “什么?”赵普不解,“为什么会不见?”

    “他冲进牲口群后就不见了。”邹良道,“我怀疑牲口群下边的地面有机关,他的马还在,得把牲口都赶开才能找。”

    赵普想了想,“那就赶么。”

    邹良皱了皱眉头,欧阳少征提醒他,“好几万只牛羊呢,怎么赶啊?”

    “这个么……”

    赵普正想着,展昭和白玉堂突然异口同声,“有办法。”

    众人都一愣,望着两人。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展昭坏坏一笑,跑出去对着山坡打了声口哨。

    随着展昭的口哨声,就感觉山坡上的战马突然都有些紧张,随后,欧阳少征那几千骑兵刷拉一声闪到了两边。

    黑枭和疯丫头本来站在坡上看热闹的,不过这会儿回头一瞧,默默往旁边挪开了一点点,让出了个空档。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震天的虎啸声。

    众人抬头看。

    就见小五踱着步走到了山坡边,往下瞧了一眼。

    展昭对它打了个手势。

    小五突然仰起头,虎啸了起来。

    再看那些牛羊,有些羊咩直接就趴在了地上,牛群则是开始大乱。

    小五叫了几声,震得整个山林的鸟儿都扑腾着翅膀飞上了半天,林子里鸦雀无声,所有动物都多了起来。小五突然跃出了陡坡,对着山下跑了过去。

    再看牛羊群,疯了一样往林子里跑了进去。

    别看这些牛羊平时呆呆的反应慢,但是这会儿比兔子跑得还快,一只两只都躲在树后面瞧着空地上踱步的小五。

    殷侯跟着小五下来,身旁天尊点头,“小五总算是有点百兽之王的样子了啊。”

    殷侯拍了拍小五的脑袋,“虚张声势而已,不就一只大猫。”

    小五也不争气地拿大脑袋蹭殷侯的腿,觉得殷侯哈帅哈帅。

    等牛羊一散开,众人很快在空地上找到了一个小山包一样的地方,斜后方有一个能供一人进入的山洞,难怪刚才方才只是一身软甲,原来早就想好了要开溜。

    影卫们下到了洞里,沿着黑漆漆的地道一直走,还带着几条狗一起。

    出了山洞,发现是在一个山坡上,于是就发信号。

    赵普留下一部分士兵在此处安营,保护公孙救方霸父子,另外的人,一起去追击方才。

    方才既然是徒步跑的,那就好追了。

    赵普军中的军犬训练有素,一路追寻着方才的气味找过去,跑向了开封远郊的深山。

    欧阳少征比较熟悉地形,皱着眉,“那边有瀑布还有水潭,瀑布旁边倒是有个山谷,但是地势很险要,五万人不是小数目,这么行军,一旦跌进山谷,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或者说,对方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些士兵摔下山谷去。”赵普沉着脸色。

    这时,邹良跑了回来,指了指前方,“狗停下来了,瀑布下边有军营。”

    众人对视了一眼,都悄悄到了山上观瞧。果然……一处山壁下面是瀑布,瀑布旁边有很大一个水潭,水潭边的大片空地上都驻扎了军营帐篷。旁边应该还有山洞,山洞里估计也有一部分士兵。但是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就是山崖,山崖下边是山谷,而且都是碎石谷,一旦摔下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不是能打仗的地方!”赵普皱眉,“擒贼先擒王,先做掉带头那个傀空,再救这些士兵。”

    “傀空是我门下,本来就应该我去清理门户。”殷侯道,“我去吧。”

    “唉!”

    殷侯还没来得及下去,展昭突然伸手一拦他,“不准!”

    殷侯眯着眼睛瞧自家外孙。

    蓝狐狸说,“我去!”

    红九娘拽住她,“我去!”

    叶紫婵拽住她俩,“我去!”

    殷侯皱眉,“哎呀,你们闹什么?”

    三个姑娘扁嘴。

    天尊抱着胳膊在一旁看热闹。

    展昭对众人摆摆手,“我去好了。”

    殷侯微微皱眉,“傀空武功极高强……”

    展昭一挑眉,“怕我会输?”

    “呃……”殷侯摸了摸下巴,“这个么。”

    天尊戳戳他,“你跟着去不就好了,就跟我平时似的,让年轻人对一下强敌好锻炼锻炼,大不了等他们不行了再帮忙么。”

    白玉堂默默地看了天尊一眼,心说你除了会找麻烦什么时候帮过忙了啊?

    殷侯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展昭,道,“傀空最大的本事就是模仿各种人,各种功夫,甚至连内力都学得很像,你有把握赢他?”

    展昭笑得带几分狡黠,“这样才好玩儿么。”说完,纵身一跃,跟只鹞子似的,滑向了下方的瀑布。

    白玉堂也跟了下去。

    天尊撅个嘴,“玉堂跟下去都不跟我打个招呼。”

    殷侯斜着眼睛看天尊,“你这是吃的哪门子飞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天尊扭脸看一旁。

    殷侯一拽他,飞下去帮忙了。

    赵普带着欧阳少征和一小撮官兵,寻找适合的山路,去引那些被困的兵马上山。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案子还有最后一章【老妖战小魔】就完结了,下一个案子是《火凤迷局》霖夜火来中原其实是有目的的,他有一个从小困扰到大的心结,也是他每逢雨天都闷闷不乐的原因。下一个案子就是讲众人帮他破解这个谜团的~~另外,几对都会有感情上的进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141【忤逆之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