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展昭坐在桌边,托着下巴盯着桌上的螃蟹发呆,正这时,窗户被推开……窗户外面进来了一个白影。

    展昭眼睛就是一亮。

    白玉堂走到桌边,放下一个小盒子,里头是螃蟹的蘸料,刚才走得太匆忙忘了拿了。

    白玉堂心说这猫吃螃蟹没醋那不是要跳脚了么,于是给他送来了。

    展昭拽住白玉堂的袖子不让他走了。

    白玉堂只好坐下,陪展昭吃螃蟹。其实白玉堂刚才出了门也觉得没地方去,再找个客栈吧……空荡荡的一人住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回去看那只猫吃螃蟹。

    于是,两人一起拆一个大螃蟹。

    展昭还惊奇呢,“这螃蟹这么大啊!比陷空岛那种大螃蟹还要大!”

    白玉堂也点头,倒了杯酒在一旁喝着,顺便看窗外楼下的动静。

    展昭问白玉堂,“刚才情况怎么样?”

    白玉堂大致跟他说了一下。

    展昭嚼着螃蟹皱着眉,“嗯……”

    “怎么?”白玉堂问。

    “没,他现在全城那么搜你,你觉得会不会有危险?”展昭问。

    “这个倒是不怕。”白玉堂无所谓,“我发现北海穿白衣服的人特别多,应该问不出多少线索。而且你有没有注意到,很多街上走的人都是低着头。”

    “哦。”展昭点点头,道,“我刚才比武的时候问了,原来北海的百姓分等级的,那些低着头的都是属于贱民那一级。”

    “贱民?”白玉堂皱眉,听着觉得有些刺耳。

    展昭叹了口气,“北海帝轩辕桀真的是很残暴,他把百姓分成了三六九等,其中不会功夫、没有资产、还有一些身有残疾、没有子女、总之,就是身无长物的普通百姓,都划归为贱民。”

    白玉堂摇头,“那他们为什么那么匆忙?”

    “贱民如果在街上被贵族或者官员打死了是没人管的,所以他们都尽量不惹别人,不引人注意。还有,他们赶着赚钱,因为只要赚到一定数量的金钱,交了赋税和脱籍费用,就能摆脱贱民的身份。”展昭说着。

    白玉堂望天,“这损招是什么人想出来的?不就是变相多收些钱么?”

    展昭点了点头,“没钱的话,会功夫也可以,只要能在每年的地方武试中赢下三场比赛,就能脱掉贱民籍,所以北海人都崇尚武功,毕竟,练武比赚钱要容易。”

    白玉堂对轩辕桀简直反感到极点。

    “据说西北海郡是最好的了,其他的地方更加惨。”展昭往白玉堂嘴里塞了两筷子蟹肉,“这皇帝,杀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只可惜听闻他那几位皇子更是有过之无不及,我听了一圈,大家对轩辕珀的确算是最认同的一个了。可惜听说轩辕桀不喜欢他,因为他太仁慈。”

    白玉堂点了点头,随后很不解地问展昭,“猫儿,你觉不觉得他的内力很有问题?“

    “是哦!”展昭也说出心中困惑,“他的内力受情绪起伏影像好大,好似本身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力。”

    白玉堂摸了摸下巴,“感觉,这内力好像不是他自己练来的,更像是别人给他的。”

    “我也有这种感觉,会不会跟他当年在山里的遭遇有关系?”展昭正问着,忽然,就听到楼下一阵喧哗。

    “会不会查上来了?”展昭紧张。

    白玉堂示意他接着吃,自己从窗户出去了。

    没一会儿,有伙计敲门,“客官。”

    展昭赶忙螃蟹藏了,擦擦嘴,说了声,“进来。”

    房门打开。

    几个军兵打扮的男人在门口张望了一下,问,“就你一个人?”

    展昭点头。

    伙计拿账本给军兵看,的确只有殷十二一个名字在上边。

    其实展昭和白玉堂所住的酒楼就是轩辕珀的地方,伙计都是轩辕珀安排的,也没什么其他的客人。

    几个官兵拿着画像进来,跟展昭比对了一下,发现不像,于是收了画像,又注意到了桌上放着的一块红色的牌子。

    “哦?原来是进了二十名的武生啊。”几个军兵的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对展昭也高看了一眼,客客气气就出去了。

    伙计帮忙关上门。

    展昭托着脸看着螃蟹——又没胃口了。

    这时,窗户一开,白玉堂又回来了。

    展昭心情立马“呼啦”一下子,好了,“你还没走啊?”

    白玉堂到桌边坐下,一笑,“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展昭点头给他倒酒,“这倒是,他们都查过一遍了,自然不会查第二次。”

    展昭心情很好地和白玉堂分了一只螃蟹吃,另外一只留给天尊和殷侯。

    两人在房间里窝了一下午,很快天都快黑了,外边的军兵还在寻找。

    展昭皱眉,问白玉堂,“他们这样都找不到你,你明天怎么再跟轩辕桀偶遇呢?会不会太刻意引人怀疑?”

    白玉堂摇了摇头,“我今天跟伙计说了,我想买一张雪松琴……他可能会在琴行埋伏着。”

    “哦……”展昭点头,“然后你准备去琴行弹那段琴谱?”

    白玉堂想了下,还是摇了摇头,“看情况吧,随机应变。”

    展昭似乎又想问些什么,不过欲言又止的样子。

    白玉堂凑过去看他,“怎么了?”

    展昭手指头转着杯子,嘀嘀咕咕地说,“他轩辕桀记忆里面的是白灵儿又不是他儿子。”

    “然后呢?”白玉堂似乎没明白。

    展昭瞄着白玉堂,“那他万一拿你当白灵儿了没当儿子怎么办?”

    白玉堂愣了愣,随后笑着摇头,“这个倒是不会。”

    展昭微微一挑眉,“真的?”

    “嗯。”白玉堂点头,“他看我的神情的确是在看儿子的感觉。”

    “你确定?”展昭问,“你向来还挺迟钝的……”

    “这方面迟钝的是你。”白玉堂敲了敲他脑门,“你自己才是,明天比武小心点,还有啊,别沾花惹草。”

    展昭眉头都皱起来了,“你才是沾花惹草的那个!”

    白玉堂一戳他下巴,“我不是沾花惹草,我是沾猫惹猪……”

    话没说完,展昭就差点把桌子掀了,铺上去揉他,“你再敢说我是猪!”

    “展小猪……”

    “要你的命!”

    这时,殷侯和天尊刚回来,在窗户口蹲着,就看到里边两人各种翻滚。

    “哎呀。”天尊摇头,“这么大了打架还是小孩子腔调。”

    殷侯一挑眉,“这哪儿是打架,这叫情趣!”

    两人进屋,果然还没吃饭呢,展昭和白玉堂也不闹腾了,捧出大螃蟹孝敬两人。

    “嚯!”天尊一看那螃蟹就蹦了起来,“这是螃蟹帮派的头头么?!”

    “是好大!”殷侯也没见过这么大的螃蟹。

    白玉堂和展昭负责帮两人拆蟹,边将下午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内力外泄?”殷侯摸着下巴,“内力这么不稳定么?受情绪起伏影响?”

    白玉堂和展昭都摇头表示不清楚。

    展昭就问二人,“你们不是找无沙大和尚问了么,有线索么?”

    殷侯望天,“大和尚跑了。”

    展昭和白玉堂不解。

    “他跑去他徒弟的火凤堂了,说是过一阵子才回黑风城,然后赵普和李元昊还有耶律齐他们商谈过北海的事情了,赵普说拉了两家下水,他俩要是想看好戏就先淹死他俩。”

    展昭和白玉堂哭笑不得——果然,没人能占赵普的便宜。

    “然后小四子想你俩呢。”天尊说着,拿出两个盒子来给展昭和白玉堂。

    两人打开一看,就见里头两个圆滚滚的糯米点心,一只白色的胖老鼠和一只白色的胖猫。

    “他下午没人陪,和黑风城的厨房大娘玩了一下午,做了好些点心,这俩是给你们的。”天尊说。

    “没人陪这么可怜啊?”展昭有些想念小四子圆滚滚的面团脸了,这段时间赵普和公孙肯定很忙,然后小良子也不在,小四子估计该寂寞了吧。

    “轩辕桀对你那么大反应啊?”天尊问白玉堂。

    白玉堂点了点头,“算是吧。”

    殷侯抱着胳膊,“你要小心,如果他没法掌控自己的内力,表示他其实是被自己的内力掌控着。”

    白玉堂和展昭愣了愣,皱眉看二人,“这么说,其实不是他入魔,而是他的功夫就是魔,他是被他的内力操控从而变成了今天这样一个暴君?”

    天尊和殷侯点了点头,但同时,两人突然“啊!”了一声。

    展昭和白玉堂被他俩吓了一跳,看着两人——什么情况?

    “这轩辕桀可能练了狂魔内力了。”天尊道。

    展昭和白玉堂歪着头,表示——没听过,什么狂魔内力?

    “这内力已经绝迹了,你俩没听过也正常,但是当年那可是在江湖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的。”天尊摇着头,“我就说熟悉,现在看是越看越像的。”

    “狂魔内力其实不是一种内力,而是一种毒。”殷侯道,“还是一种邪毒。”

    展昭和白玉堂接着听。

    “想当年,江湖上出了一位相当厉害的人物,内力奇高,因为此人有些痴呆又有些癫狂,所以人称狂魔。”殷侯道,“他的年岁比我和天尊都大,是和妖王一个年代的人。“

    展昭和白玉堂皱眉——这么早啊。

    “狂魔本身不疯,只是个普通的武林高手。但是一次在山里闭关练功到您关键时刻的时候,被一条毒蛇咬中,毒液随着狂魔自身的内力运转到全身筋络,导致他走火入魔,谁知道他竟然武功大成,内力高到了某种境界,但人却疯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有些无语,该怎么说呢——悲剧了。

    “狂魔的内力相当的不稳定,受到狂魔的情绪影响,而最麻烦的是,这种内力,不会死!”天尊一挑眉。

    “内力不会死?”展昭没听明白,“是说练了狂魔内力的人不会死?”

    “不是。”殷侯摇头,“是内力不死。”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表示不理解。

    “狂魔疯魔之后,下山到处伤人,他时而清醒时而不清醒,最后他怕自己再滥杀无辜,于是躲到了深山自尽。”殷侯道。

    展昭和白玉堂托着下巴——那也算个好人啊。

    “可是他死前,被一只蝙蝠咬了。”天尊道,“那蝙蝠后来又咬了一口路过的樵夫……于是,那樵夫突然变成了武艺高强,但失心疯的高手。”

    展昭和白玉堂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内力会传染啊?”

    “是完全传递给了那个樵夫,后来那只蝙蝠也死了。”天尊道,“当年的大神捕彻查这件事情的时候,发现了那只蝙蝠,蝙蝠内脏石化,十分的诡异。”

    “那后来呢?”白玉堂追问。

    “后来那樵夫回家之后,先将欺负他的村中地痞杀了,最后滥杀无辜,为祸武林。”天尊托着下巴,“说起来,炼成狂魔内力的人,大多很残暴。”

    “还不止他一个?”展昭好奇。

    天尊和殷侯都点头,“后来樵夫被一个高手打死了,但是内力却传到了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根据大神捕的调查,樵夫死后,尸体被乌鸦啄食,之后中招的是一个山中的猎人,他似乎是被狂躁的乌鸦啄伤了,且乌鸦有石化的迹象。”

    展昭和白玉堂面面相觑,“那等于是一种毒,而不是内力在传播。”

    天尊和殷侯点头,“但更奇怪的是,在这种传递过程之中,炼成狂魔内力的人武功越来越高,而且内力也越来越稳定。”

    “因为越来越纯正么?”白玉堂问。

    天尊和殷侯点头。

    “我们听说狂魔内力最后一次出现的时候,狂魔已经变成了一位死囚,貌似是老鼠咬伤了他造成了他的神功盖世。他越狱之后,杀当年的仇敌,最后被武林各大门派追赶,一直跑到了山里。等大家找到他的尸体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被狼啃得只剩下一副骸骨了。

    展昭和白玉堂面面相觑,最后问,“那是在哪座山?”

    天尊和殷侯摇了摇头,“没有仔细研究过,不过……应该是在西北边关的山里。”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地点吻合。

    “当年轩辕桀会不会是被那只狼咬了?”展昭问。

    “有可能!”天尊和殷侯点头。

    “那为什么他没疯?”白玉堂好奇。

    天尊笑了,“当年最后一个狂魔死,我和老鬼还很年轻呢,这事情发生了快有□十年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愣,“轩辕桀那事情,也就是二十年前……”

    “于是。”殷侯摸着下巴,“当中空了几乎六十年。”

    “狼没法活过六十年的吧。”展昭道,“而且它们又生活在荒无人烟的深山里。”

    “可能传宗接代了。”白玉堂道,“那只咬了狂魔的狼产仔之后,讲内力传给了狼崽,就这么传了几代之后,那内力稳定了,毒性也减弱了,于是……”

    “这的确是值得研究的问题啊。”天尊点头,“如果真是如此,那可谓是奇缘了!”

    “可惜奇缘没造成什么奇迹,而是害了北海千千万万的百姓。”白玉堂摇了摇头。

    展昭也皱眉,“这么说起来,轩辕桀可比一般的暴君不可控得多,他是在受自己的内力支配。”

    天尊和殷侯也有些担心地看着白玉堂——接近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

    此时,赵普的军营里。

    公孙调配好了打仗需要的大量药物,出门却找不到小四子了,跑到赵普的中军帐,就见赵普正看地图。

    赵普抬头,看到公孙一脸着急,就对他招了招手。

    公孙跑进去,赵普指了指自己的腿。

    公孙凑过去一看,就见小四子裹着条羊毛的披风,趴在赵普腿上睡着了。

    赵普将一盒子点心递给公孙,“儿子给你做得。”

    公孙捧着点心,坐在一旁,边吃边看小四子。

    “怎么样了?”公孙吃完点心,问赵普。

    “嗯,紫影他们去查探了一趟,北海军兵整肃,战斗力看来很强。”赵普道,“得小心应付。”

    这时,外头欧阳少征跑了进来,“元……”

    他的“帅”字还没出口,赵普和公孙一起对他,“嘘!”

    欧阳少征赶忙压低声音,道,“有人想见你。”

    赵普不解,“什么人?”

    “一个北海的。”欧阳少征道,“自称叫荀越白。”

    赵普愣了愣,摸着下巴想了一下,摇头,“我不认识这么个人。”

    “他说就传个话,你可能会见他。”欧阳少征一摊手。

    “传什么话?”赵普似乎提起了一些兴趣。

    “他说他想跟你合作,刺杀轩辕桀。”欧阳少征笑眯眯问,“见不见?”

    赵普也笑了,问,“你看着他像蒋干和还是像黄盖?”

    “都不像。”欧阳少征摇了摇头,“倒像个卖草鞋的。”

    “呵。”公孙也忍不住笑了一声,像刘备么?

    这时,小四子醒了,一眼看到公孙回来了,立刻扑过去,“爹爹。”

    公孙拍着他,哄他继续睡。

    赵普对欧阳道,“让他进来吧。”

    欧阳点了点头。

    公孙问赵普,“会不会是北海派来的奸细?”

    “有可能。”赵普道,“有可能是诈降的,不过也有可能是来求帮忙的。”

    “帮忙?”公孙好奇。

    “轩辕桀残暴无道,自古有□之处就有抵抗。”赵普道,“太过残暴的结果就是树敌太多众叛亲离。北海居民不会为了他的野心而甘愿做他的武器的,一旦打起仗来死的北海人更多,关键是就算轩辕桀打赢了,北海人也没好日子过。万一打输了,他们是挑起战争的一方,可能会被报复或者奴役,因此,难免会有人动了造反的心。”

    公孙看赵普,“你准备和他合作么?”

    “看情况。”赵普微微一挑眉,“有时候造反上去的也未必就是好的,说不定还不如轩辕珀……”

    “他为何不就近去求西夏或者大辽,而是来找你?”公孙疑惑。

    赵普笑了,摇摇头,“你这书呆别看平时精明,其实也是个老实人。”

    公孙不解。

    “西夏和辽离北海近,他们是接壤的,那两家都主张将北海分裂成几个小国,说这样他们就翻不起风浪来了。”赵普说。

    公孙点头,“是这么回事啊。”

    “当然不是这么回事。”赵普一笑,“辽和西夏不敢跟我斗,可敢跟北海斗,万一北海四分五裂成了小国,不用多久就会被那两国吞并。到时候我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而且这两家都不是善茬,辽王屠杀外族有先例,北海的百姓可能从此沦为奴隶,成为西夏和辽的金库,北海百姓一辈子都为这两国创造财富,自己永远翻不了身。我就不同了,我主张保留北海最大的利益和最强的兵力,这样可以制衡西夏和辽,反正北海与我大宋不接壤,他们三家实力差不多就得死磕,倒时候都得讨好我,对我有好处。”

    公孙忍不住笑了笑,摇头——赵普这老谋深算的。

    这时,门外也传来了一个人的说话声,“九王爷,果然足智多谋。”

    公孙明白,赵普这话就是说给进来这人听的。

    他抬起头,只见一个相貌平凡的中年汉子站在门口。

    欧阳带着他一起进来,那人站到中军帐内,对赵普行了个礼,“荀越白,见过九王爷。”

    赵普看了看他,道,“你有什么把握,能杀了轩辕桀?”

    荀越白道,“我门有很多人,准备了很多年,潜伏在皇宫内外。”

    “哦?”赵普微微一挑眉。

    “我们的亲人都是死于轩辕桀之手。”荀越白道,“所以,只要能杀了他,我们愿意做一切事。”

    赵普点了点头,“那你来找我干嘛?”

    “轩辕桀有妖兵护国,不知道九王爷,知不知道?”荀越白问。

    “妖兵?”赵普笑了,“有点意思啊,详细说说……”

    ……

    北海郡王府内。

    轩辕珀跪在轩辕桀眼前回话。

    “没找到?”轩辕桀沉下脸,“你个郡王怎么当的?找个人都找不到?”

    “皇兄,你也是太纵容你的百姓。”一旁轩辕珏边擦手中的宝剑,边对着轩辕珀说风凉话,“百姓都不怕你那怎么行啊?要让他们不敢收留外地人的法子可多了去了。”

    轩辕珀无力,心说白玉堂啊白玉堂,你这招欲擒故纵可要了我的命了,简直无妄之灾。

    一旁,国师袁明替轩辕珀求情,道,“皇上,那人武功很高,若是他有心要躲起来,的确是很难找到。”

    轩辕桀皱眉。

    这时,槐宓走了进来,到轩辕桀耳边低声说,“皇上,我问了那掌柜的,据说那位公子提起过,他来北海是为了买一张雪松琴。

    轩辕珀楞了良久,忽然笑了,他点头,“原来如此,你去将兵马都撤走。“

    “是。”槐宓下去办事。

    轩辕桀吩咐轩辕珀,“派人守住城门,任何人不得出入。”

    “是。”轩辕珀赶紧出去了,心说,你让人走人也不走。

    轩辕珏好奇地问轩辕珀,“父皇你要找谁啊?”

    轩辕桀不说话,独自出神。

    “父皇……”

    轩辕珏话没说完,突然接收到轩辕桀一到冷冰冰的目光。

    轩辕珏一惊,他虽然得宠,不过轩辕桀喜怒无常,他也不敢造次,赶紧告退,跑了出去。

    等人都走了。

    轩辕桀忽然伸手,抓住虚空,似乎是拉着谁的手,“灵儿……灵儿我找到玉儿了!你刚才看到了没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215内力之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