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众人进入大帐,赵普手里正拿着本兵书,一看到白玉堂进来,将书往桌上一丢,乐了,“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白玉堂和展昭都暗暗吐槽——赵普,演得一手好戏啊,恶心死了!

    赵普也有些尴尬,说实话,他和白玉堂的确是好兄弟,不过他俩都不是热情的人,就算真的好几年没见,再见面也不可能热情成这样……恶心巴拉的。

    赵普走出来迎白玉堂。

    大皇子是第一次见赵普,忍不住再叹服一次——赵普果然有大英雄的气概啊,威武霸气。两只眼睛果然眼色不一样啊……有点吓人。

    白玉堂和赵普假惺惺寒暄了几句。

    赵普就看大皇子。

    白玉堂道,“他是北海大皇子……”

    大皇子和赵普都在那儿等,不过白玉堂明显不知道这大皇子究竟叫什么,所以有些尴尬。

    大皇子无奈,敢情搞了半天,白玉堂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啊……

    无奈,大皇子只好跟赵普拱了拱手,道,“轩辕琅。”

    展昭和白玉堂这才记住了——原来这大皇子叫轩辕琅啊。

    轩辕琅跟赵普大致说了一下,自己受北海皇帝旨意,和白玉堂来调查冰河冻尸的案子。

    赵普点了点头,又问白玉堂,“白兄为何在北海?”

    白玉堂无奈,“一言难尽,改天再跟你详谈。”

    赵普点头,也不多问了。

    之后,白玉堂又跟众人介绍了一下展昭,当然了,介绍的名字是殷十二。

    众人都点头跟展昭说幸会。

    赵普道,“我联系了一下狼王堡,要去冰河调查,借助狼王堡之力是最方便,我们明日启程。”

    白玉堂和轩辕琅都没什么意见。

    轩辕琅就问赵普,“九王爷,我临出门前,父皇千叮万嘱,让我好好学习赵家军的操演之法,不知道能不能参观一下军营?”

    按理来说,北海和大宋并非敌国,两家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再加上北海和大宋中间夹着西夏和大辽,因此两家也算是有共同的敌人,所以算是友国。而且北海向来贫弱,到目前为止,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地与大宋为敌。所以,赵普明面而上自然不会表现得防备一手的样子……不过么,还是那句话,赵普是有些恶趣味的。

    “欧阳。”赵普把欧阳少征叫来,“带二皇子去军营转转。”

    “好。”欧阳笑眯眯、笑眯眯……就带着轩辕琅出去了。

    轩辕琅还纳闷呢,哎呀,久闻火麒麟大名,原来那么和气啊。

    在场其他人可知道,欧阳少征笑得都快往外冒坏水了,而且刚才赵普对他使了个眼色。

    赵普对欧阳少征使什么眼色?他是让他试试这北海大皇子,是人才还是蠢材,要是蠢材么,吓唬吓唬他。

    欧阳少征从小跟赵普混大的,赵普那点坏心眼他清楚得很,自然点头照做。

    等欧阳带着人出去了,赵普走了出来,一直坐在元帅案后边的小四子也冒头了,左看看右看看,没有陌生人了哦……

    这时,好久没见小四子的小五凑过来,用大脑袋狠狠蹭起了小四子。

    小四子被他蹭得咯咯笑,刚搂住小五,就被展昭抱起来了,“小四子,想我没?”

    小四子看到展昭,先是本能地笑得甜甜,但立马想起了公孙的嘱咐,捂着嘴,“摇头,不认识你。”

    “呵……”展昭倒抽了口凉气——小四子竟然不认识他了!

    赵普摸了摸小四子的脑袋,“这里没外人,没事。”

    “猫猫!”小四子立刻搂住展昭。

    展昭抱住他蹭啊蹭,吓死了,还以为被忘记了……好久没见了,先蹭下仙气,存着以后用。

    赵普问白玉堂,“这大皇子怎么单独把你留这儿了也不提防的?轩辕桀不是派他来监视你的?”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将这几天在北海的经历大致跟赵普说了一下。

    赵普听着都新鲜,“我就说看着跟个饭桶似的,还以为大智若愚深藏不露呢,敢情真是饭桶啊?

    白玉堂也无奈点了点头。

    这时,外头帘子一挑,殷候走进来了,身后跟着终于不用戴斗笠的天尊。

    “外公!”展昭有一阵子没见殷候了,这几天也想念,赶紧过去搂个胳膊。

    殷候一进门展昭就凑上来叫人了,他自然开心。

    众人问赵普,下一步怎么办。

    赵普显然早有准备,“北海兵马的失踪别看表面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不过其实是个大问题。我们正好去一趟,顺道调查清楚。另外,从狼王堡里有一座高山,那山上可以观看北海的全境。”

    说着,赵普从书案里边摸出了两个远镜来,“这是临行前皇上给我的,用这个,应该可以比较清晰地从山上看到北海的情况。除非他抛了个坑吧士兵都藏坑里了,不然的话,轩辕桀屯兵在哪儿,我一眼就能找见!而刨坑,是不可能的!”

    众人都心知肚明,北海全国都是冻土,要开凿地洞相当困难,更何况是要藏那么多人的大洞。

    众人都点头——的确是个好法子。

    之后,赵普安排了一下人手,殷候和天尊最好别一起去,能留下一个人在军营,以备不测,最后就决定让殷候留下。天尊一扁嘴,“那我这次去不戴斗笠了!”

    众人都好奇问他,“戴什么斗笠?”

    “哦……”展昭刚想给解释一下,天尊一把捂住他嘴巴,“不准说!”

    展昭睁大了眼睛看天尊,其他人也纳闷,怎么了这是?

    天尊白了一旁好奇的殷候一眼,让殷候老鬼知道自己假扮成陆雪儿,还不叫他做一世笑柄?打死也不让他晓得!

    殷候就觉得有趣——天尊这是瞒了些什么吧?还挺紧张。

    除了天尊之外,赵普要亲自去查看地形,所以和展昭白玉堂他们一起去,其他人他就不带了,留在这里协助贺一航,守住黑风城。反正邹良在狼王堡了,可以接应他。另外公孙要调查冰河里的尸体,他也要带去,小四子自然也要去了,可以放在狼王堡和萧良作伴,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

    等吃饭的时候,参观了赵普军营的轩辕琅回来了,这会儿再看大皇子的面色,好么……小脸刷白!双眼都没什么神采了,估计是被欧阳少征唬楞了。

    公孙小声问赵普,“他眼睛里一点精光都没有,可见是个功夫不好的,这种是不是能偷袭得手的?”

    赵普乐了,点头小声在公孙耳边说,“那可不,这样的,一偷袭一个准。”

    公孙笑得开心,看着他乐。

    在场众人都一脸困惑地看着这两人的相处模式……咦?怎么好像气氛有一点点不同了呢?

    小四子仰着脸在后头看得真切——哇!原来教练功真的有用喔!九九好样的!

    展昭和白玉堂也好奇,怎么几天不见,原先的乌眼鸡,三句就开吵的冤家,突然就相濡以沫了呢?这大有比翼双飞的架势啊……

    轩辕琅进门后,擦了擦汗,对赵普拱了拱手,“王……王爷的兵马实在是骁勇善战,大……大开眼界!”

    众人都看着欧阳少征,那意思——你怎么唬他了?说话都结巴了!

    欧阳少征一挑眉——这是个草包,吓死都容易啊!

    等掌灯时候,白玉堂和展昭去客房休息,赵普亲自送去,其实是去见包大人和庞太师。众人对轩辕桀的行为非常的费解,这种时候,可能请教这二位,尤其是庞太师,会有些收获。

    而轩辕琅跟着挺碍事的,于是,下午龙乔广和欧阳少征两人拽着他喝酒,将他灌了个酩酊大醉。

    说来也有趣,这轩辕琅虽然野心不小脑子不好,也没什么才干,但心眼还是挺直的。欧阳少征和龙乔广两个用赵普的话说奸得都冒油了,给他一哄二骗三忽悠,直接把轩辕琅给忽悠住了。轩辕琅觉得自己和这两人太投缘了,于是一顿酒合成好兄弟了,还顺道把知道的关于北海的所有秘密都讲了一遍,果真饭桶中的饭桶。

    赵普跟着白玉堂和展昭去见太师和包大人,边走边也有些想不通,“轩辕琅也算北海众多皇子之中最被看好会继承王位的一个,可看他的态度,他似乎并不知道他爹扩展疆土、控制西夏和辽国皇室,准备攻打大宋的事情啊!”

    展昭和白玉堂点头,“的确,皇城之中一点异样都没有,而且我们也没找到任何的兵马或者相关的蛛丝马迹。”

    “那就奇了怪了啊!”赵普百思不解,“那轩辕珀怎么就说他爹要夺天下?“

    “会不会是轩辕珀自己想篡位,所以骗我们帮忙?”公孙想了想,又摇头,“不对啊,李元昊和辽王分明也跟你通信了。”

    “唯一可能的就是轩辕桀根本不打算告诉他那几个儿子。”展昭道,“我在皇城里观察了一下那十个皇子,论智慧谋略和远见,轩辕珀的确比他们高太多太多了!皇城里那几个皇子,轩辕桀是当宠物或者牲畜那么养着的,全无智慧可言!”

    公孙和赵普对视了一眼,公孙怀里的小四子不解问公孙,“爹爹,为什么把儿子当宠物养?”

    公孙看了看小四子,叹气,“只有一个解释。”

    “什么啊?”小四子好奇。

    “轩辕桀根本不爱他的几个儿子。”公孙随后摇了摇头,“我觉得,这根本就是在毁那几个皇子,已经不是不爱了……而是类似于恨的感觉。这轩辕桀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

    等众人到了客房,包大人和太师也吃完了饭,正坐院子里边喝茶边等他们呢。

    展昭好久没见包大人了,自然想念,过去行礼请安。

    这二位朝廷大员在开封日理万机,到了军营倒是突然清闲了,尤其包大人,有些无所事事,整天盼着展昭他们赶紧回来能带去点消息。实在显得没事干,包大人只好翻阅那一大堆的龙图案卷,至于他在找什么,太师也不太清楚,他忙着想念他的外孙女呢。

    包大人看卷宗看得时常双眉深锁,太师就笑话他劳碌命,不过幸好有包延和庞煜陪伴左右,俩老头没那么闷,还能享享天伦。

    展昭和白玉堂将心中疑惑一讲。

    包大人摸着胡须想了一会儿,就看庞太师,“你有什么看法?”

    太师也觉得十分的诡异,“这不合情理啊……你们确定轩辕桀他人是清醒的么?是不是年纪太大或者年轻的时候遭受打击,失心疯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下意识看公孙,“他平时看着挺正常的啊,有可能疯得这么独特么?”

    公孙想了想,“这个么,除非……”

    “除非什么?”赵普着急,“别卖关子!”

    “嗯……有一种病症,叫妄想之症,不知道你们听过没有?”公孙问。

    众人面面相觑,都摇头。

    “嗯……和失心疯其实有些像,但又有关键的不同,就是他人本身是正常的,但是就幻想出一些不存在的的东西来,打乱他的思维和行为,他自己却不知道!”公孙道,“我以前处理过一起这样的病患,那个人原本一家三口,有媳妇儿有孩子。但是一次意外的火灾,他自己受了重伤,媳妇儿孩子都死了,等他伤好清醒过来之后,他好像变了一个人!”

    众人都看公孙,想了想——似乎和轩辕桀的情况有些类似哦!

    “那个人吧,他一天到晚跑衙门,说那场火是有人放的,不是油灯打翻了意外着起来的。”公孙道。

    包大人好奇,“他有何凭证么?”

    “他说他媳妇儿儿子告诉他的!”公孙回答。

    众人面面相觑,“不说媳妇儿儿子死了么?”

    公孙点头。

    庞太师就问,“难道是托梦?”

    公孙摇了摇头,“在衙门里,县官问他的时候,他一手抓着虚空,让他媳妇儿说话,一手又抓着虚空,让他儿子说话……然后问县官,听到没?他们说了,他们是亲眼看见的!”

    众人都皱眉,“这……”

    庞煜搓了搓鸡皮疙瘩,“怪瘆人的啊!”

    “他是疯了么?”赵普问。

    “可他平时任何事情都清楚!一切行为正常,但就是坚持说他孩子和老婆在身边,平日走路都手牵手,没事还在院子里推一个空荡荡的秋千跟他儿子玩儿。”

    众人都皱眉,觉得有些诡异同时又有些可怜。

    “该不会是他老婆孩子的鬼魂?”庞煜一惊。

    包延踹他,“哎!怪力乱神!”

    包大人摸了摸胡须,“是否是他思念妻儿太甚,所以凭空臆造出来的两个人,一起生活?”

    公孙点头,“我也这样认为,后来我接触到一些,也是类似的病人。他们的一切都正常,只是某一点比较怪异,会凭空创造一些东西或者人出来,所以我就管这种病叫妄想之症,道目前为止还无药可医。”

    白玉堂皱眉,“轩辕桀也有虚空拉着什么叫灵儿!”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诶?”庞太师忽然说,“如果说,灵儿还活着,就是轩辕桀创造出来的,活在自己幻想之中的那个灵儿。”

    众人都看着他。

    “但是他们的儿子却没了!”庞太师道,“然后灵儿还受了万般折磨,和轩辕桀一起回到宫中……女人么,看到他后宫佳丽还子孙满堂,自然嫉妒了!北海不是一直没有皇后么?而且轩辕桀喜怒无常,滥杀妃子又不善待子女,这不像是暴君所谓,更像后宫之中有个善妒弄权的皇后!轩辕桀又十分听她的话,而且不知不觉中,在受她的影响?”

    众人都看着太师,这想法……虽然听着有些离奇,但仔细想想,也似乎有点道理啊,难道轩辕桀真的是因为妄想之症,才会性情大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233妄想之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