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吃过了早饭,众人在盘算下一步该怎么做。

    展昭见白玉堂食欲不错,自己胃口也就开了,于是吃得貌似有点多。本身这猫平日白玉堂是锦衣玉食地养着的,而且他虽然是吃货,吃得却也极挑剔。所以展护卫总觉得好像是有点撑,于是揉着肚子,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消食。

    小五跟在他后边,也在踱步,粘人得跟只猫似的,展昭真有些嫌弃它,伸手捏住他耳朵,“你说你哪儿有一点百兽之王的霸气?!”

    小五拿毛茸茸的大脑袋一个劲蹭他,就差叫几声“喵”了,展昭望天。

    正溜达呢,外头小福郜背着个包袱跑进来了,“殷大人。”

    展昭见他精神奕奕的,就笑,“回来啦?”

    “是啊!”福郜给展昭行了个礼,“奴才不在这几天殿下还好么?听说出了好大的事情,皇子直接换了一茬啊!”

    展昭也有些无奈,提醒他,“皇子换了,大概下人也换了,那几个皇子都不好相遇,你出入小心些,别跟他们呛着来。”

    福郜点头,笑道,“殷大人你人真好,我们这些做奴才的,小命就跟草芥差不多,很久没人对我们那么好了。”

    展昭见他将包袱放到桌上,就问,“你妹妹的喜事办好了?”

    “办好了!我妹妹嫁得可有面子了!”福郜点头,边左右看了看,凑到展昭耳边,低声说,“对了殷大人,奴才刚才上山的时候,听到了些事情。”

    展昭心说福郜真行啊,一回来就能打听到事情,就看他,“什么事?”

    福郜道,“我听到几个陌生的奴才在讨论太子爷。”

    展昭微微一愣,“讨论他什么?”

    “好像是说什么四皇子一早在这里受了气了,六皇子会来给他出气什么的。”福郜道。

    展昭摸着下巴,这时,见诹易带着几个侍卫走了进来。

    展昭就问他,“诹大人,现在重新排过之后,四皇子和六皇子是谁?”

    诹易想了想,道,“四皇子就是刚才上门闹事的轩辕琩,而六皇子是他的亲弟弟,轩辕珞。此二人都是原本的正宫皇后所生,四皇子本还是太子……但是皇后被皇上赐死之后,太子就被废黜了,他俩一直被发配到了南方做藩王。四皇子貌似有些骄纵也有些暴躁,但是他弟弟六皇子却是难得的文武全才,而且听说功夫相当的好。有西南小赵普之称……”

    “嚯。”展昭一挑眉,“真的假的?”

    诹易笑了笑,“但是他二人兄弟情深倒是真的,刚才殿下赶走了四皇子,若是六皇子知道,可能真的回来替他哥哥出头……”

    诹易的话还没说完,一个侍卫就跑了进来,回禀,“大人,六皇子轩辕珞和四皇子轩辕琩带着一支侍卫人马上来了。”

    诹易对展昭一挑眉,那意思——果然来了。

    展昭则是很感兴趣地摸着下巴——西南小赵普?要是让赵普听到就好玩了。

    ……

    “阿嚏!”

    黑风城里,赵普一个喷嚏打出来,将欧阳少征和小四子刚刚合力在沙盘上堆起来的一座城堡给吹塌了一个角。

    小四子捧着脸,“啊!”

    欧阳指着赵普,“赔钱!堆了一上午了!”

    赵普嘴角抽了抽,真想打欧阳一顿……不过鼻子怎么突然那么痒?

    正看一本拳谱的公孙自言自语,“不知道展兄和白兄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事……”

    ……

    而此时,太子府的门外,呼啦啦上来了几十人。

    为首两人,一个是早晨来过的轩辕琩,另一个,年纪二十四五,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一手提着一把长刀,昂首挺胸的,不过样子稍稍还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慢……

    展昭目测了一下——和赵普一点都不像!赵普比他帅而且第一眼看上去哪儿有那么缺心眼?这个一点不流氓喂!

    ……

    “阿嚏……”

    黑风城里,赵普打了第二个喷嚏。

    小四子心疼地看着刚刚修好又塌了一半的城堡,欧阳捋胳膊挽袖子要跟赵普拼了,被几个影卫拽住

    赵普捏着鼻子——好痒啊!

    公孙则是走到他身边眯着眼睛看他——是不是伤风了?

    ……

    轩辕珞和轩辕琩站在一起,的确能分出高下来,轩辕琩平凡很多,轩辕珞年少轻狂意气风发,很有些派头。展昭心里想,如果轩辕桀是个正常父亲的话,应该会很宠爱这个儿子吧?

    眼前的轩辕珞突然让展昭想起了之前方霸的儿子方俊,这爷俩逃过一劫不知道近况怎样了?

    说起来,展昭觉得轩辕桀这几个儿子里边,轩辕珞算是出类拔萃的一个了……当然了,轩辕珀也不错,按照年纪来看,他应该比他们都大,不知道拍第几位。另外,这些皇子都是在大皇子之前出生的,那么再重新排过之后,原先的大皇子轩辕琅,岂不是成了九皇子?

    “哦?”轩辕珞上下打量了一下展昭,随后就笑了,“听说新来的太子殿下长得不错,果真不赖么!如果当年白灵儿跟你很像,也难怪父皇对她迷恋了。”

    展昭嘴角抽了抽——那什么……果然人不可貌相啊!被叫做小赵普得唯一原因估计就是因为这点流氓腔调吧?啧……

    ……

    “啊……阿嚏!”

    赵普又一个震天那么响的喷嚏,直接打得桌面一震。

    正屏住气小心翼翼给城堡盖尖顶的小四子一个趔趄……趴城堡上了。

    而且估计是赵普的喷嚏太响了,打得小四子直接呆掉了,趴在沙盘上眨眼。

    欧阳蹦起来,不过还没等火麒麟开骂,公孙走过来抓着赵普的手腕子给他把脉——这绝对是伤风了啊!

    ……

    展昭正给那个轩辕珞相面,这时,房间的门打开,听到动静的白玉堂走了出来。

    诹易和福郜一起给他行礼,“殿下。”

    轩辕珞愣了愣,大概知道自己搞错了,抬头看白玉堂,一看就是一愣。

    白玉堂走下了台阶,走到展昭身边。

    展昭捂着嘴低声说了一句,“这个……传说中的西南小赵普。”

    白玉堂嘴角抽了抽,慢条斯理来了一句,“就别埋汰赵普了。”

    这话,对面众人也都听到了。

    轩辕珞眼神不善,冷笑看着白玉堂,“哦?原来你才是太子啊。”说着,一撇嘴,“长得也不怎么样么!”

    一旁,他亲兄弟瞧瞧他,那意思——你说这话不亏心啊?

    轩辕珞没好气,伸手一指白玉堂,“我知道你是太子,不过我要换回这府邸!我们就在下边一层,咱么换一间屋住。”

    白玉堂没搭理他,到一旁的石桌边坐下喝茶,福郜赶紧跑去给他倒茶。

    展昭觉得轩辕珞今天来的不是时候,白玉堂心情一般,刚刚好了些,别又被拱起火来。到时候那耗子尥蹶子不干了,直接一把火烧了浮图城,拉大队回映雪宫给他爹贺寿,那也是个事儿。

    于是,展昭一拱手,想做个和事老“二位皇子,太子只在此处暂住一个月,一个月后就会回中原,到时候二位搬过来也不迟。”

    轩辕珞愣了愣,“只住一个月?”

    轩辕琩也不解,“什么意思?只做一个月太子?”

    “你们在这儿吵什么呢?”

    这时,外头轩辕琅带着一队侍卫走了进来。

    展昭有些纳闷——怎么来了那么多人?

    白玉堂喝茶——好烦!

    轩辕珞和轩辕琩看了看轩辕琅,见他带着人马,样子也不善。

    轩辕珞冷笑了一声,“怎么?九皇帝来给太子殿下出头?”

    轩辕琅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几位皇兄初来乍到,还是小心些好,别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惹来杀身之祸,到时候莫怪我这做兄弟的没提醒过你们。”

    轩辕琅的确是听说轩辕珞找白玉堂麻烦来了。他知道白玉堂将府中的人都遣散了,身边就几个侍卫和一个殷十二,可别吃亏。轩辕琅倒也不是说突然对白玉堂有多少好感,不过他救了自己一命,再加上其他兄弟都死了,虽然和白玉堂认识不久,但也总有一种共过患难的感觉。

    轩辕琩皱眉,“我要安置我母后灵位,这宅子我一定要住!”

    白玉堂喝着茶,觉得倒是也行,联想到桌下那一排血字,估计这两个皇子与当年的皇后感情深厚。如果是他,也不喜欢别人动他娘的东西,更不能忍受别人住在他娘的屋子里,看在这俩二百五还挺孝顺的份上,想要宅子就让给他们吧。

    白玉堂刚想说话,就听轩辕珞突然很感兴趣地问展昭,“你是谁?”

    展昭微微一拱手,“在下是太子的侍卫,殷十二。”

    “哦……”轩辕珞点头,“你是北海人?”

    白玉堂微微皱眉。

    展昭笑了笑点头,心说这个六皇子还蛮健谈的么,性格比赵普好多了呀……

    ……

    “啊……”

    赵普仰起脸,鼻子就被公孙捏住了。

    赵普这个喷嚏没打出来,公孙拿着个罐子,打开放到他鼻子下边,“闻闻,是不是花粉或者粉尘闹的啊?没有伤风么。”

    这时候,小四子好容易回过神来了,爬起来,拍了拍胸口的沙子,看着彻底塌掉的城堡叹了口气。

    萧良凑过来,“槿儿,我们别堆城堡了,堆只小猪小兔子什么的吧?“

    小四子眼睛眯起来——小猪……小兔子……

    又拍了拍沙子,小四子刚转过身。

    赵普正闻了闻公孙递到鼻子下边的罐子,就感觉一股刺鼻的气味直接钻进了鼻子里,于是……九王爷仰起脸,来了一句惊天动地的,“哎呀嘿!”

    ……

    再看,小四子一屁股坐在沙堆上了。

    其他人也都傻眼了。

    大帐外的士兵们都听到了这个惊世骇俗的喷嚏。

    “嗨呀!元帅这喷嚏霸气了啊!”

    “就是啊!”

    “我头一次听人打喷嚏能打出‘啊呀嘿’这样的拍子。”

    “啧啧,大英雄就是不一样啊。”

    ……

    轩辕珞似乎对展昭很感兴趣,笑问,“你家太子待一个月就回中原了,你跟着他做侍卫有什么前途?我看你功夫好像不错的样子,长相我也喜欢,不如跟我吧?”

    展昭眨了眨眼,等明白过来这位仁兄在说什么之后,默默地瞄了一旁石桌边的白玉堂一眼——耗子!他撬你墙角!

    房间里,正在门后扒着门缝往外看热闹的天尊和殷候都忍不住赞叹——嚯呀!那轩辕珞有种啊!竟然当着白玉堂的面拐他家的猫,果然作死作死,人不作就不会死啊!

    轩辕琩有些不解地看看自己兄弟,那意思——我们来抢宅子的,你抢人家手下干嘛?

    轩辕珞抱着胳膊,看了看四周,跟白玉堂打商量,“那什么,我们兄弟俩有的是金山银山,不如这样,我要你的宅子和这个侍卫,你开个价,如何?”

    话没说完,就听身后有人说话,“西南小赵普?”

    轩辕珞一愣。

    展昭扶额。

    众人也都一惊……因为原本好好坐在石桌边的白玉堂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轩辕珞的身后。

    轩辕琩就感觉脑门一片冰凉,皱眉——之前他下山的时候,轩辕珀就警告过他,让他不要来惹白玉堂。一来他功夫很好,二来他脾气不好,最重要的是,他这几天应该心情很糟糕。轩辕琩还真没当回事,心说不就一个江湖人么,有什么了不起。可这会儿……他有些后悔了。

    轩辕珞也是后脖颈子一阵凉,他就纳闷——这白玉堂什么功夫?内劲这么寒!而且……他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自己身后,自己竟然完全没看清他是怎么过来的!

    轩辕珞往一旁撤开一步,皱眉看着白玉堂。

    就见白玉堂沉着脸,往前一步,冷冷看着他,“就算是真赵普,也不敢跟我说这番话。”

    轩辕珞咽了口唾沫……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只是白玉堂说话时带出来的内力把他压住了,他根本说不上话来——这人年纪轻轻,怎么那么高内力?

    房间里,天尊捧脸,“哇!先是被朋友出卖后室被人当面撬墙角,堂堂要起疯了!”

    殷候无语地看着天尊,“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那是啊,我家玉堂快二十年没发过那么大脾气了!”天尊认真点头。

    殷候就纳闷,“二十年前他跟谁发过这么大脾气?”

    “我呀。”天尊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趁他睡觉的时候给他穿了件花裙子……”

    殷候嘴角直抽。

    ……

    黑风城里,小四子抱着胳膊坐在沙堆上,撅着个嘴看着前方的赵普。

    赵普边揉着鼻子边去摸耳朵,问一旁正给他开药方的公孙,“书呆,为什么我耳朵那么烫?”

    公孙无奈地看了看他——不打仗没正经事干的时候,果然只是一个单纯的流氓!

    ……

    轩辕琩也意识到白玉堂似乎不是一般的高手,不是人多就能对付的——而且这人脾气比传闻里的还差啊!不想给就别给么,搞得跟要杀人似的。

    殷候摸着下巴,“喔唷。”

    天尊挑眉,“我就说吧,我家玉堂从小就这样,他喜欢的,别说抢了,惦记一下都不行。”

    白玉堂一手握着刀柄那意思要抽刀……刀还没出鞘,轩辕珞和轩辕琩就感觉到一股子寒意了。

    轩辕琅识相地往一旁退开了两步,省的殃及池鱼。

    “你……你想干嘛?”轩辕琩将轩辕珞拉了回来,问白玉堂。

    “你俩一座金山一座银山么。”白玉堂显然心情不好到极点,“正好,留着做坟头土……”

    只是,就在他抽刀的一刹那,刀柄被人抓住了。

    白玉堂皱眉回头。

    展昭眯眼看着他。

    两厢对视。

    白玉堂看展昭——干嘛?

    展昭眼睛又眯起一点点——问你才对!要疯啊你!

    白玉堂皱眉——不干了,回映雪宫,管他北海怎么折腾。

    展昭叹气,这耗子炸毛了……这里人多,没机会下手安慰他,通常这个时候顺顺毛就好了。

    ……

    正在展昭为难的时候,外头一个人走了进来。

    展昭抬眼一看,心说——好么!又来一个!

    只见匆匆赶来的是轩辕珀。

    轩辕珞和轩辕琩一看到他,都异口同声,“二哥……”

    展昭暗暗算了算——哦,原来轩辕珀能排到二皇子呢……

    “玉堂,误会……”轩辕珞进门就是一句。

    这回,轮到展昭不爽了——玉堂?你个卑鄙小人外加两面三刀的骗子啊,玉堂是你叫得么?!玉堂只有猫爷可以叫!

    展昭一来气,手就一送,随即就听“仓啷”一声。

    等名刀出鞘的余音渐渐散去……众人只感觉耳朵嗡嗡直响,以及白玉堂轻轻一扬手,长刀入鞘。

    轩辕琅下意识地摸了摸身上,还好……胳膊腿没少。

    众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之有轩辕珀无奈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拍了拍轩辕珞。

    轩辕珞明白过来,就感觉脑袋顶上一凉……随后听到“啪嗒”一声,低头看,自己的头盔一分为二,掉到了地上。

    轩辕琩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看自家兄弟的头,幸好,裂开的只是头盔,他兄弟皮肉没伤到。

    轩辕珞也傻眼了,刚才那一刀稍微深一点点的话,自己估计真的需要一堆坟头土……

    诹易和福郜对视了一眼,福郜好奇地看着诹易,那意思——太子爷今天怎么了?平日挺和气的啊,突然发这么大脾气?

    诹易也有些纳闷,隐隐觉得,白玉堂和轩辕珀之间似乎有什么仇怨或者嫌隙,当然了……白玉堂刚才走出来的时候其实心情尚可的,但轩辕珞口出狂言说要让殷十二做他的侍卫之后,整个气氛都变了。

    白玉堂收了刀,一拉展昭,转身回屋了。

    展昭跟着白玉堂进去,觉得当务之急是给这被触了逆鳞的耗子顺毛,边对诹易和福郜使了个眼色,那意思——送客吧。

    诹易上前,对众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轩辕琅皱眉,问轩辕琩,“他什么意思……”

    轩辕琩也不太明白,不过轩辕珀拉着两人往外走。

    “就这么走了显得怕了他似的。”轩辕珞不满。

    一旁轩辕琅说风凉话,“不走你也怕。”

    轩辕珞瞪了他一眼,就要转身回去找白玉堂再理论过。

    “够了。”轩辕珀瞪了两人一眼,“再去真的会送命。”

    “这里是北海皇城,我是皇子,他还真敢杀了我不成?”轩辕琩也觉得气不顺。

    轩辕珀也来气,“那你回去试试。”

    轩辕琩皱眉不说话了。

    “我说过多少次让你俩别惹白玉堂,你俩拿我的话当耳边风!”轩辕珀不满。

    轩辕珞和轩辕琩都皱眉低着头,也不回嘴。

    轩辕琅在一旁看得真切——原来,四皇子和六皇子都是听二皇子的啊。轩辕珞手里兵马不少,而轩辕琩原本又是太子的身份,可竟然连他俩都对轩辕珀言听计从。这位出了名老好人的二皇子……看来也有些实力么。

    就在众人准备下山的时候,山上传来了“当当当”的撞钟声,是轩辕桀宣召众人入宫的钟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242逆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