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在黑风城休整了几天之后,众人一起上路,按照之前跟陆雪儿的约定,赶赴映雪宫。

    马车浩浩荡荡北行,众人又聚集到了一起,而且也没什么艰辛任务在前方,所以都很放松。

    展昭靠在马车里,手里拿着一份卷宗正在看,肚皮上趴着小四子。

    小四子双手撑着马车的地板,肚皮趴在展昭肚皮上,正做俯卧撑呢,撅着个屁股看着有些滑稽,不过他倒是很认真在做。

    说起来,小四子干嘛要这么做呢?源于不久前发生的一个小插曲。

    赵普闲下来时,除了教萧良武功之外,还教他一些兵书战策,让他跟着公孙背一点经史子集,别整天想着练功。

    可小良子这性格跟个小狼崽似的,好动不好静,觉得学功夫有趣些,于是偷偷溜走练功不看兵书。

    于是,赵普跟小良子玩了一个小游戏……

    这是一个类似于实战的演练。

    赵普找了一座山坡,给了萧良一百人马,在坡下驻扎。自己带着二十人,在山坡上守着一个小帐篷。帐篷里有一个碗,碗里有水。萧良要做的是,想法子上山,拿到军帐里的那一碗水,而赵普可以再僵持的时候倒掉这碗水,反正小良子拿不到整碗水就算输。

    为了公平起见,赵普给萧良安排了殷候这一位大将军助阵,但前提是殷候不能自己想办法,要完全听从小良子的安排。换句话说,赵普要萧良用五倍于自己的兵力,上山夺一碗水。

    小良子在三天时间里,发起了至少三十次进攻,都没有成功拿到那碗水。

    于是,小良子输了比赛。为此,萧良还不服气,于是,赵普跟他打赌,两人换一换,让萧良带着一百精兵,再带着殷候到山上看着那碗水,自己带着二十人在山下驻扎,想法子弄到那碗水。

    不过这个赌有输赢,如果赵普做到了,萧良要认罚。

    小良子美滋滋答应了,觉得稳赢,他将那一百精兵安排在山坡上各个角落,将一座小山坡守得严严实实,又让殷候亲自坐在帐篷里端着那碗水,看赵普怎么抢。

    但是赵普才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用计偷到了那一碗水。

    小良子扁着嘴看着被忽悠了的殷候,当然了,决策还是自己的问题。

    殷候也无奈摊手——赵普小子太狡猾了!

    于是,萧良认罚。谁知赵普不止要罚萧良还要罚小四子,说这叫连带惩罚,要萧良记住这个教训,有些决定一旦做错了,不止自己要受惩罚,连朋友和亲人也会受牵连。

    虽然赵普的做法有些不较真了,但是公孙也没阻止,小四子也挺配合。

    于是,赵普让萧良做一万个俯卧撑,小四子做一千个。

    小良子一万个俯卧撑几天就做完了,可苦了小四子了……他平地做的话,努力了一天也就做了几个。

    公孙本来觉得让小四子锻炼锻炼也好……可在看着小四子颤巍巍做了三个就累得满头汗之后,公孙就开始拿眼白看赵普。不止公孙,一众影卫也咬着手帕拿眼白看赵普。

    赵普也有些后悔,他是没想到小四子也太没用了啊,还以为怎么的一天做一百个总是没问题的。

    可军令如山,这如何是好?

    幸好,展昭给想了个主意,让小四子趴在自己肚皮上做,早晨做三十个,中午三十个,晚上三十个,闲下来的时候再做十个,这样一天一百个,十天就一千个了。

    于是,才有了小四子趴在展昭肚子上做俯卧撑的这一幕。

    其实趴着做根本不累,小四子只需要动动胳膊,不过为了小良子,小四子还是做得很认真的。

    经过这次教训,特别是看到小四子辛苦地为自己做俯卧撑,小良子倒是转变了不少。他将赵普给他的所有兵书都看了,还开始背一些之前死也不肯背的经史子集。

    萧良其实不止身体条件好,脑子也是好使的,可能书中自有黄金屋吧,很快他就从书中读出了趣味来,于是每天都乖乖看书了,有不懂就问,人也没之前那么野了。

    霖夜火时常抱着胳膊点头,萧良这就叫活该啊!所谓一物降一物,以前这娃嘚瑟成啥样了,这回叫赵普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据说萧统海得知萧良每天都会看两个时辰的书不看不睡觉之后,激动得泪流满面,这野小子总算找到人能制得住他了啊!

    为此,公孙还很难得地夸了赵普两句,赵普最近的心情也是各种好。当然不是因为小良子听话了而好的,而是因为行路坐车很方便,小四子这两天都在展昭和白玉堂的马车里,他总也跟公孙单独一辆马车,那书呆没玩搂着他胳膊睡好像已经搂出习惯了喂!

    ……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呼……”

    小四子做完了中午的份,趴在展昭肚子上休息。

    展昭放下卷宗,伸手捏了捏他胳膊,“酸不酸啊?”

    小四子笑眯眯在展昭肚子上蹭了蹭,“不酸。”

    展昭揉了揉他脑袋。

    这时候,车帘一挑,白玉堂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个纸包,“猫儿,吃核桃么?”

    展昭眯起眼睛一笑,伸手接纸包,抓着两个拧开,挑出核桃仁来,往小四子嘴里塞了一个,又往白玉堂嘴里塞了一个,最后自己尝了尝,“嗯!好香!”

    “和一般的核桃味道不一样哦!”小四子也觉得特别。

    “刚才欧阳在分,貌似是波斯那边送过来的。”白玉堂帮两人剥核桃,“在走一会儿就到塎州府了,吃了中午饭再赶半天路,晚上就能到映雪宫了。”

    “哦……”展昭突然有些紧张的感觉,“这么快啊?”

    白玉堂好笑,“你怕什么?映雪宫很多好吃的。”

    展昭望天。

    小四子歇够了,就爬起来坐下,拿着一个核桃滚来滚去地玩,边问白玉堂,“白白,我们去吃你爹爹的生辰酒么?”

    白玉堂点了点头,“嗯。”

    小四子仰起脸,笑眯眯问,“白白家不住在陷空岛么?”

    “陷空岛是我平时住的地方,映雪宫是我爹娘住的地方。”

    “哦……”小四子点了点头,“那陷空岛的叔叔们也会去么?”

    白玉堂倒是打了个愣神,摸了摸下巴,“对哦……大哥他们应该会来的吧。”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问,“你爹多大年纪啊?”

    “四十六。”白玉堂回答。

    “哇,白白的爹爹好年轻!”小四子捧脸。

    白玉堂笑了笑。

    “嗯,跟我爹一样啊。”展昭摸着下巴点了点头,“可是……四十六岁又不是大寿,好隆重的感觉,每年都这样办么?”

    白玉堂摇了摇头,似乎也有些困惑,“没有过,每年都是我们自己给他小庆祝一下,我爹娘其实不是很喜欢热闹,有时候他俩过生辰都不叫我回去,他自己跑去天南海北玩一阵就算过了,这次真是第一次!”

    “四十六岁……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啊?”展昭认真问。

    白玉堂想了想,看了看他,似乎有什么话到了嘴边,又没说出来。

    “怎么了?”展昭问。

    白玉堂摸了摸下巴,“今年有带心上人回去算不算特殊啊?”

    “咳咳……”展昭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摸了摸红扑扑的耳朵。

    小四子笑眯眯看两人。

    说话间,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外面也传来了一些喧哗声。

    展昭撩开车窗的帘子往外看……就见已经进了塎州城。

    这塎州城地处北边,规模不大不过很热闹的感觉……商贾和旅人很多。

    小四子探头往外望,“哇……好多人呀。”

    白玉堂四外看了看,放下帘子,似乎有些不解。

    “怎么?”展昭这几天对白玉堂的表情变化似乎有些敏感。

    白玉堂笑了笑,道,“哦……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好像人特别多。”

    展昭不解。

    “塎州府平时来往的人的确不算多,挺清净的。”白玉堂道。

    这时候,马车缓缓停了下来,赭影撩起车帘,探头往里看,边问,“前面一家酒楼看着不错,王爷说下车休息一会儿,吃过中午饭再走。”

    白玉堂和展昭欣然同意,抱着小四子下马车。

    那一头,睡了一觉的公孙也下车了,边伸展筋骨,边过来抱小四子,萧良手上拿着一卷书,跑过来会他的槿儿。

    白玉堂仰起脸看了看酒楼的名字——云城酒楼。

    “呦!”

    还没等众人进门,客栈里迎出来了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人,“这不是少宫主白五爷么,这是给夏爷过寿来的吧?

    白玉堂对他点了点头,边跟众人介绍,“郭掌柜,云城客栈的掌柜。“

    众人都点头,原来是熟人。

    “几位贵客里边请啊。”郭掌柜很热情地往里边让众人,客栈不少伙计貌似都认识白玉堂,经过的都笑着给他行礼,“白五爷,好久没回来了啊。”

    白玉堂边点头,边注意到客栈里客人很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不少人都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打量。

    其实,这一份异样,不止白玉堂发现了,同行的其他人,也都发现了。

    除了公孙、庞煜他们这些不会功夫的,其与众人都有个不解的地方——怎么那么多武人?

    白玉堂微微皱眉,上了楼,找了个雅间一行人进去坐下,点菜的时候,不忘问掌柜,“怎么那么多人?”

    郭掌柜的似乎也很困惑,“不知道啊五爷,就这几天突然多起来的,而且还都是些练武功的。我这边靠近城北,人还不算多,城南都住满了,听说好多好多大门派,还有少林啊、天山啊什么的……不说,我们还以为是来给夏爷祝寿的呢?但是看着又不像,以前从来没有过。”

    白玉堂点了点头,等伙计走了,白玉堂就扶着额头。

    展昭又戳了戳他,“怎么了?”

    白玉堂也无奈,摇了摇头,“不清楚,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殷候走到窗边,看了看下边的人,又看探出半个身子,往远处望了一眼,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等他回过身的时候,微微皱着眉头,掐着手指头,似乎是在算什么数字。

    天尊和无沙都瞧见了。

    天尊笑话他,“怎么老鬼?要算一卦啊?”

    殷候看了看天尊笑得没心没肺的,也没心思逗他,而是问白玉堂,“你爹多大?”

    “四十六。”白玉堂心说今天怎么那么多人问他爹多大呢?

    “四十六岁做寿这么隆重啊?”庞太师也觉得纳闷。

    “四十六。”殷候算着,“今年是景佑三年……”

    众人都不解地看他——关年份什么事啊?

    “皇上乾兴元年继位……改年号天圣。”殷候自言自语,“天圣十年、明道两年……景佑现在是三年……也就是十五年。”

    众人都点头,赵祯别看年轻,可也当了十多年皇帝了,毕竟年幼就继位……不过殷候算这个来干嘛啊?

    众人都不解地看天尊,天尊见上了满桌子菜,才不管殷候想什么呢,伸筷子夹吃的,倒是无沙,摸了摸胖乎乎的下巴,微微皱眉……

    “建隆到乾兴是六十二年,升元年李昪登基直到建隆是正好二十三年。”殷候说着,看了天尊和无沙一眼——今年正好一百年……

    殷候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啪嗒”一声。

    无沙手里的勺子掉碗里了,惊讶地张大了嘴,“已经一百年了?!”

    众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两边——什么一百年啊?

    白玉堂不解地看天尊,就见不同于殷候和无沙的紧张,天尊还没心没肺地吃丸子呢。

    “哎。”无沙拍了拍他,“你倒是长点儿心吧!”

    天尊眨眨眼,不解,嚼着丸子歪头,“嗯?”

    白玉堂皱眉,问殷候,“这一百年有什么问题?”

    殷候见天尊又夹了个丸子塞进嘴里,无语,拍了他一记,“你今年几岁?”

    天尊嚼着丸子看白玉堂。

    白玉堂扶着额头,“一百二十几。”

    展昭点头,又看殷候,貌似他俩一样大的,就差了几个月的样子。

    “然后?”天尊又看殷候。

    其余众人是面面相觑,这几位老人家怎么这么纠结年纪啊?

    “你二十来岁的时候在这儿干过什么?”殷候和无沙无语地提醒天尊。

    天尊继续嚼丸子,歪着头,“二十岁来啊……”

    无沙无力,“你二十来岁的时候在屠云峰干了什么?!”

    “噗……”

    无沙话刚说完,天尊一口丸子,喷了白玉堂一身。

    白玉堂黑着脸,看着自己胸前的衣襟……这衣服没法要了。

    展昭边拿着帕子帮他擦,边不解地看三位老人,这又是有什么情况了?

    就见天尊擦了擦嘴,跑到窗口,爬上窗子往远处望,看了一眼,张大了嘴跳了下来,“哎呀!已经一百年了啊!乖乖……难怪陆雪儿那丫头要把我们都叫来了!”

    众人都跑到窗边,往远处看。

    就见北边,有一座奇高的山峰,高耸入云,山顶的形状就像是一把刀,刀还很锋利,云层飘动,有一种被刀砍碎的感觉,十分雄伟。

    “那座山好高啊!”赵普忍不住说,他见过的高山也不少,不过第一次见这么高的山峰。

    众人也不明白要看什么,倒是展昭留意到白玉堂——正惊讶地盯着那座山峰。

    殷候笑了笑,问白玉堂,“第一次看到吧?”

    “嗯……”白玉堂点了点头,满眼的惊讶。

    “什么第一次看到?”展昭好奇。

    “那座山叫屠云山,那座刀锋一样的山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屠云峰。”白玉堂道。

    “应该?”众人不解——白玉堂对自家附近的地名很不熟悉的样子么。

    “传说中的屠云峰而已。”白玉堂道,“我长这么大,今天是第一天看到屠云峰真正的样子!”

    众人都想不明白,以前都不看?

    “屠云峰是常年被云雾遮挡住的。”白玉堂见众人无法理解,就解释给他们听,“我、我爹娘,甚至我爷爷都没见过屠云峰真正的样子,因为据传说,那些笼罩屠云峰的云……一百年才散一次。”

    众人张大了嘴——一百年才散开一次?真的假的?

    “的确如此。”天尊点头。

    “那一百年前你在这儿干了什么?”众人都忍不住问天尊。

    天尊搔了搔脸。

    无沙道,“一百年前,天尊在屠云山上战群雄,打趴下了天下所有的门派,独上屠云峰,才得了天下第一的封号。”

    众人都一愣。

    白玉堂意外加惊讶地看着天尊——你年轻那会儿还有争名夺利的时候?

    “不过他打架可不是为了这天下第一的名头。”殷候笑了笑,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天尊无语,撇嘴很不爽快的样子。

    “为了什么啊?”展昭问。

    “因为银妖王和白月林两个骗他,说山上有好玩的把戏。”说着,殷候问天尊,“白月林当年不还让你带了样东西上去么?究竟是什么?”

    天尊想了想,又接着搔头,“呃……我记不清了,好像是个匣子。”

    “匣子里是什么?”殷候和无沙都好奇,“当年白月林神神秘秘的,江湖人还盛传是天下独一无二,耗尽了他几乎全部家产换来的至宝。”

    天尊苦想了半天,无奈一摊手——真不记得了!

    众人泄气——天尊这记性关键时刻一定不记得。

    白玉堂摆了摆手,示意什么东西倒是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爹娘会有什么麻烦?”

    三人对视了一眼,一起看白玉堂,“其实,你的麻烦应该更多点啊……”

    白玉堂一愣,随后望天——不是吧……又来?!

    展昭眉头也皱起来了,“不是吧……好容易从北海回来,给爹过个寿都不安心啊?”

    其实,展昭这话是帮着白玉堂说的,倒是白玉堂微微一挑眉,对展昭点头,表示满意——跟着叫爹就对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250云散峰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