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突发内讧】

    “嗯……”天尊看着白玉堂一脚将黒尸老怪踩在了脚下,忍不住摸了摸下巴,“啧啧。”

    殷候瞄了他一眼,“你干嘛?”

    天尊嫌弃脸看殷候,“玉堂被你家猫崽子带坏了!”

    殷候不太明白,不解,“哪儿带坏了。”

    “我家玉堂以前从来不踩人家脸的。”天尊一挑眉,“还有,之前他还骂人家‘放屁’”

    说着,又瞟了一旁正给小四子喂水的赵普,“那是被你带坏的。”

    众人仰起脸想了想——这个么……

    “我家玉堂以前可乖了。”天尊抱着胳膊,抱怨,“他以前可有礼貌了,揍人的时候从来不说话的,也不回嘴的直接开打,现在都会耍嘴皮子了。”

    众人嘴角抽了抽,二话不说就开打,这叫有礼貌?

    “切。”萧良抱着胳膊蹲在屋顶上,边剥栗子吃边瞧着被打翻在地的黒尸老怪,“我还当多厉害呢,原来是只弱鸡!”

    赵普看他,“你怎么过来了?”

    萧良不满,他刚刚要跟他们进酒楼,不过霖夜火把他“丢”过来了。

    陆天寒伸手拍了拍他脑袋,“小娃,不能只看表面,那老鬼可是当年的八怪之一,一百多岁的人了,自然不是弱鸡。”

    萧良有些惊讶,托着下巴仔细端详,“被打成这样了还不是弱鸡?”

    无沙蹲下教萧良,“小良子,当年的八怪都是坏人,不止坏,还卑鄙无耻。”

    “看得出来哦。”萧良点头,“都偷袭的,嫑脸!”

    “遇到高手,特别要提防的就是这种卑鄙无耻的。”殷候冷笑了一声,“不过那黒尸老怪要倒霉。”

    众人都看他。

    “玉堂有点老实。”殷候道,“老怪可能会想法子算计他。”

    “于是?”赵普不解,“他要小心什么?”

    殷候听到此处,只是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天尊摇了摇头,感慨,“我家玉堂就是人实在啊!”

    众人都有些想笑,继续看酒楼里的情况。

    ……

    白玉堂和展昭的到来,让酒楼里又热闹了一些。

    白玉堂一脚踩了黒尸老怪,就见那老头趴在地上不动弹了。

    对面,只听骷髅怪阴阳怪气地说,“哎呦……踩死人啦!”

    众人看了看她。

    就见丁戊很感兴趣地打量了一下白玉堂,“哦……难怪白道的越来越嚣张,原来有靠山。”

    白道众人也颇为无奈——靠山?靠谁?白玉堂向来不承认自己是天山派的,也不承担任何关于武林的责任,跟他师父天尊一样那么不靠谱。

    丁戊伸手擦了擦嘴角,跟流口水了似的,接着说,“啧啧,这中原的男子就是俊俏啊,瞧着眉毛这眼睛,连味儿都是香的。”

    展昭瞧了瞧她一张骷髅面具下边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上下左右端详白玉堂,眯眼睛——调戏他家耗子!

    白玉堂也没往心里去,反正他也被调戏惯了,倒是看了一眼地上僵直了不动的黒尸老怪,开口,“起来,装什么死,准备一会儿偷袭么?”

    ……

    众人都厌恶地看着地上的干枯老头,想起他刚才偷袭和欺负弱小的恶性,简直是江湖人的耻辱。

    片刻之后,就见地上的黒尸老怪忽然轻轻地动了动,背脊一鼓一鼓地抖了起来,还又发出了一阵闷闷的“呵呵呵”的声音。

    众人忍不住皱眉——这是他在笑?怎么比哭还难听!

    之后,就看到那黒尸老怪缓缓地蠕动了起来,身体里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似乎是全身的骨头都断了重新接回去似的。再配合他干瘪的干尸一样的身形,显得十分诡异。

    老怪伸出老树枯枝相仿的手,撑着自己的身体,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仰起身,骷髅一样的老脸从斗篷里露了出来。

    众人看到后都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这位是在地里埋了多少年?本来就很恐怖,现在一口牙掉了好几颗,更恐怖了。

    展昭默默地替那老头哀悼了一下——这老头完蛋了,白玉堂肯定嫌他脏。

    老怪仰起脸后,坏笑地看着白玉堂,边用沙哑的嗓音说着,“呵呵,原来是天尊的徒弟啊……真是溜光水滑……唔。”话没说完,白玉堂一脚又把他踩楼板里了,皱眉,心说——你看你那副尊荣,还是趴着吧。

    白道其他人都下意识地看了看天山派的人,那意思——白玉堂脾气还不小。

    王烙也抱着胳膊问陆峰,“师兄,太师叔祖不见一排日子,脾气见长啊。”

    陆峰也无奈,白玉堂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脏兮兮,那黒尸老怪跟从泥巴坑里爬出来似的那么个造型,白玉堂估计这会儿想从二楼把他踩到一楼去。

    黒尸老怪被白玉堂踩到地底之后,又不动弹了。

    可正当众人以为他老实了的时候,忽然,就见那老怪“猛地”一躬身,跟只虫子似的扑向白玉堂,“我尝尝天尊徒弟的滋味……唔。”

    只是他还没扑着白玉堂,脚下似乎一绊,“嘭”一声摔地上了,摔得还蛮惨。

    众人都纳闷,心说这老头怎么了?没人碰他啊,踩到衣服了?

    再低头仔细看,只见站在他身后的展昭虽然扭着脸东张西望的,但一只脚,正踩着那老头的后衣摆呢。

    众人嘴角抽了抽。

    殷候“噗”了一声。

    赵普也摇头,展昭这坏啊……

    黒尸老怪刚才光顾着偷袭了,哪儿想到衣服被展昭给踩住了,这一下可好,摔了个狗啃泥,鼻子都摔歪了。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

    展昭抬脚对着黒尸老怪的头“嘭嘭嘭”就是三脚。

    众人再看,老头脸都被踩进地板里去了,卡得那叫个实在。

    “唔……唔……”黒尸老怪这会儿也不装死了,双手按着地板拼命要往外拔自己的脸。

    这会儿从楼下看更精彩,酒楼掌柜的和伙计都仰着脸看着楼板——之间楼板上破了个洞,露出半张人不人鬼不鬼的脸来。

    展昭踩完了,对一旁尧子凌一指桌上的酒壶。

    尧子凌下意识将酒壶一扫……展昭接住后,就倒在了老怪的身上。

    “哎~~”老头不知道展昭在自己背上洒了什么,怎么湿漉漉凉冰冰。

    “别动哦!”展昭提醒老头,“火油来的。”

    老头身子就一僵。

    展昭坏笑,“你就怕火烧吧?乖乖趴着别动,动一动我就给你直接火化了,一会儿借那骷髅的棺材给你埋了!”

    老怪僵硬地趴在那里不敢动,心里纠结——他的确什么都不怕,就怕火烧。好容易活到一百多岁,在这儿被烧成灰可不划算。

    老怪还挺识时务的,真的趴着不动了。

    江湖人现在都知道展昭是殷候的外孙……黒尸老怪一想到这一点心里头就发毛,的确是像殷候啊,偷袭不到反而会被他弄死。

    展昭摆平了黒尸老怪,将酒壶放回桌上,顺便瞧白玉堂,那意思——对付这种坏蛋不可以太老实!

    白玉堂哭笑不得。

    一时间,峰回路转,刚才处于绝对劣势的江湖白道,因为白玉堂展昭的加入而立刻强势了起来。

    乾悦站起来,似乎是想打圆场,只是他话还没说出口,就听一旁的蛇老怪幽幽地开口,“展大人,不是魔宫的后人么?什么时候开始,魔宫也属于江湖白道了?”

    众人都下意识地看了看展昭。

    蛇老怪又看正蹲在栏杆上看热闹的霖夜火,“连西域火凤堂,也属于中原武林白道了么?”

    霖夜火瞧了瞧那骷髅怪,又瞧了瞧佘老头,一笑,“我和玄净大是是好友,我等着真相出来,帮他报仇呢。”

    骷髅怪看了霖夜火一眼,“报仇?”

    “那是。”霖夜火干笑了一声,“杀人偿命么,管你是黑道还是白道呢。”说着,跳了下来,溜溜达达到了一旁一张空着的桌子边坐下,邹良和夙青也进来了,坐在他身边。

    “火凤堂堂主要给朋友报仇。”骷髅怪瞧展昭,“那么魔宫的人呢?”

    展昭一笑,“我不是白道一边的。”

    佘老头笑了,“那展大人的意思是,不过问此事?”

    “过问啊。”展昭一摇头,伸手拍了拍白玉堂,“我是白玉堂这边的,你们欺负白道的可以,欺负他可不成。”说完,一转身,也到桌边坐着了。

    众人心中有数,展昭言下之意就是——爷就是替白玉堂站台的,怎么着?

    白玉堂淡淡一笑,也在天山派这边坐了。

    如今的情况,黑道有蛇老怪也好、骷髅怪也罢……白道可是有天山派、火凤堂和魔宫……实力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

    谈判这种事情,双方实力相当才能谈,像刚才那样,白道只能被黑道欺负。

    这会儿,黑道也没那么嚣张了。

    骷髅怪看了看还挺尸一样趴着的黒尸老怪,无奈翻了个白眼,走回去坐下。

    蛇老怪放下茶杯,看重新坐回去的那三个少林和尚,“你们想怎么谈?”

    少林寺三个和尚彼此对视了一眼,玄慧道,“很简单,既然我们各执一词,那就看看谁说的是真话吧!”

    “你要怎么证明?”骷髅怪笑问。

    “验尸。”玄慧简单明了地来了一句,“如果你方的两个人是我们少林寺打死的,必然身上能查出伤痕来证明是死于少林寺的功夫。如果不能证明,就表示你们在说谎。相反的,我方亦是如此。”

    乾悦看了看骷髅怪和佘老头。

    佘老头事不关己,骷髅怪因为戴着面具也看不出表情,裕暮迟就点了点头,“我觉得很公道,包大人既然在本地,不如就将这案子交给开封府处理。”

    白道众人点头,“有第三方的话,公正一些,也省的落人口实。”

    丁戊却是不屑地一笑,“展昭都说了他是白玉堂这边的了,开封府怎么可能公正?”

    展昭一听有人敢怀疑包大人的公正廉明,心里就窝火,只是他还没反击两句,就听白玉堂道,“你怀疑包大人的公正?那不如你提供个比他更公正的选择出来?”

    骷髅怪被白玉堂抢白了一句,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天底下的确说到公正众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包青天。

    展昭对白玉堂点头——耗子!讲得好!

    “那要当着我的面验尸才行!”丁戊考虑了一下,决定退一步。

    少林三位高僧都同意,于是,三人看展昭,“不知展大人,验尸一事何时可以进行?”

    展昭想,那要问问公孙……

    只是他还没回答,就听到楼梯上脚步声响。

    再看,公孙已经提着个药箱子上来了。

    刚才被打发去殷候他们那边的萧良也屁颠颠跟来了,准备亲自体验一下这种江湖气氛,霖夜火赶紧提溜这他到自己身边让他不准乱动,毕竟才几岁的娃,要是伤了回去不好跟萧统海交代。

    公孙走上了楼,就道,“现在就可以验尸。”

    展昭站起来介绍,“这位是开封府的师爷,神医公孙策。”

    公孙今时今日早就不是当年绍兴府那个隐居的无名神医了,如今他的大名早就传遍天下,世人都知道开封府的公孙策,是个妙手回春的神医。

    公孙放下药箱子,走到了玄净大师的尸体旁边。

    骷髅怪站起来,似乎是想走到公孙身边看,却听一个声音传来,“坐回去。”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不知何时,二楼窗户旁站了一个人,正是赵普。

    对面屋顶,欧阳和龙乔广无奈地看着赵普——公孙都去了,叫他不要去是不可能的了。

    小四子坐在天尊怀里,点头,“九九要好好保护爹爹。”

    公孙蹲下查看玄净的尸体。

    蛇老怪叫身后那个不言不语的弟子,“去给公孙先生打个下手。”

    那弟子点头,只是他刚迈出去一步,就听赵普幽幽地说,“敢靠近他,你就死。”

    那弟子抬头,就看到赵普抱着胳膊靠着二楼的窗台,两只眼色不同的眼珠子正盯着他看呢。

    蛇老怪干笑了一声,“怎么九王爷也是白道一边的么?”

    赵普一挑眉,“少给我来黑道白道这一套,闭上你的嘴好好坐着,不然就滚。”

    蛇老怪嘴角微微地抽搐了一下。

    白道都默默低头不说话——赵普都来了啊,不愧是九王爷,这气势。

    赵普跟来干嘛?他当然不是来耍狠的,只是不放心公孙而已。毕竟这里这么多江湖人,公孙又手无缚鸡之力的,万一碰着了呢?其实赵普也多虑,展昭和白玉堂可能不顾着公孙安危么?只是王爷就是心心念念挂着,总觉得自己亲自看着更安全些。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说来说去,其实面子最大的是公孙!

    众人等着公孙的验尸结果,却见公孙上上下下摸了摸玄净的尸体又按了按胸口,随后突然趴在玄净胸口似乎是在听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果然开封府的师爷高级一点么?没见过这么验尸的啊,通常验尸的不都是拿着刀子划肚皮的么?

    正疑惑,就听公孙喊了一声,“大和尚还活着呢!哪个说他死了!”

    众人一愣。

    玄远霍地就站了起来,“还活着?”

    众人面面相觑。

    裕暮迟也疑惑,“不是没气没心跳了么?”

    “他肺部膨胀挤住心脏了,脉搏虚弱但人还活着。”公孙边说,边翻开药箱子拿出了一把刀来,对着大和尚看着是有些微微鼓起的胸口猛地一刀扎下去。

    众人都一皱眉——别看是个书生,心狠手辣啊,下手这个毫不犹豫!

    随后就见公孙微微侧身,往外一把刀……噗一声。

    就看到大和尚的胸口出现了一道血柱,血水喷了出来。

    公孙打开针包就给和尚施针。

    此时楼上众人都有些乱,不解地彼此看了看——怎么原来没死?

    随着公孙几针下去,还有那喷射状的血渐渐变成了一小股,大和尚的胸口也瘪了下去,同时,就见和尚的嘴吐出了一口气……胸口开始缓缓地起伏。

    “师兄!”玄远激动地喊了起来。

    玄慧和玄虚拉住他,让他不要太激动从而影响公孙救治玄净。

    这变化有些突然。

    展昭和白玉堂也皱眉——怎么搞了半天,玄净大师原来没死啊?这群江湖人也太不靠谱了,连死没死都没弄明白就把人放棺材里了?那其他几个小和尚呢?不会也没死吧?

    白玉堂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陆峰和尧子凌。

    尧子凌摊手,那意思——我们也不知道。

    陆峰也听无奈——少林寺那几位哭哭啼啼说大和尚死了,他们总不好再去验一验是不是真的死透了。

    裕暮迟就在旁边,低声道,“尸体刚刚送来的时候我的确也验过,没心跳没呼吸。”

    “可能是涨水所以挤压住了心脉导致的吧。”展昭道,“大和尚内力深厚所以保住了性命。”

    众人都点了点头,也有这个可能。

    展昭伸手轻轻戳了戳白玉堂放在桌上的手背,对他使了个眼色,看了看不远处的乾悦。

    白玉堂明白展昭要表达什么——肺部很多血,导致淹死……这不就是乾老大和乾老二的死法么?

    公孙快速稳住了玄净的伤情,然后立刻去看其他几个小和尚还有黑帮的那两具尸体。

    只是最终,他还是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道,“来不及了,他们内力不如大和尚好,都已经救不活了。”

    “先生的意思是……”尧子凌问公孙,“这些人都是死于一种武功?”

    公孙点了点头,道,“确切地说是死于一个人之手,而且,那个人和杀死乾老大、乾老二的,是同一个人。”

    公孙的话说完,酒楼里瞬间沉默,随后一片哗然。

    黑白两道的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怎么会死于同一个人之手?

    乾悦站了起来,脸上神色变换,“公孙先生可验仔细了?”

    开封府众人眼皮子直跳——要死了,乾悦怎么什么都敢说。

    果然,就见公孙眼睛就眯起来了,“你敢怀疑我的医术?”

    乾悦让他吓了一跳,正议论纷纷的江湖人也瞬间鸦雀无声——杀气!

    展昭赶紧扯开话题,“公孙先生是绝对不会验错的,不然也不可能救活玄净大师。”

    赵普赶紧把公孙拉回到身边,以免他一会儿跳脚去踩那些江湖人,这书呆功夫没有脾气可不小。

    乾悦此时也顾不得其他许多,只是问,“这种功夫,是少林功夫?”

    少林寺三大高僧都摇头,“自然不是。”

    乾悦脸上的和善也不见了,转脸看骷髅怪丁戊,“丁掌门,你要不要解释一下?”

    丁戊愣了愣,再看,就见江湖黑道和白道的众人这会儿都在看着她。

    丁戊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们什么意思?你们以为是我杀了乾老大乾老二还有这帮秃驴和自己的门人?”

    “那究竟是还是不是呢?”

    一旁,蛇老怪凉丝丝地问她。

    丁戊一甩袖,“笑话!我跟乾门无冤无仇,干嘛要杀他们?还有少林寺的秃驴,要不是他们惹着我,怎么可能打起来!”

    “那就要问你了。”蛇老怪冷冷一笑,显然不是很相信丁戊的话,“说不定,是为了诅咒的事呢?”

    蛇老怪一提到“诅咒”两个,黑道众门派就都紧张了起来,一起望着丁戊,眼里带着些怀疑。

    展昭等人敏锐地察觉到——诅咒里头,似乎有些文章!

    白道众人则是面面相觑——黑道这是内讧了?

    骷髅怪见众人都怀疑自己,也恼怒,“混账!难道我还杀了自己的徒弟不成?”

    “如果杀两个徒弟就能洗清嫌疑,也难保你不会做啊,毕竟,骷髅老怪就是心狠手辣出名的。”

    这时,一直趴着装挺尸的黒尸老怪爬了起来。

    展昭瞄了他一眼。

    黒尸老怪一接触到展昭的眼神,赶紧就往一旁躲了躲——乖乖!这果然是殷候的外孙,那眼神……

    黒尸老怪颤颤巍巍爬起来,就有两个徒弟上来搀扶。

    骷髅怪瞪老头,“老鬼,你说什么?”

    黒尸怪干哑的声音响起,带着那么点怀疑的意思,“据我所知,江湖上的确有一种功夫,与此类似。”

    众人都看着他——什么功夫?

    这时,就听白玉堂忽然说,“锁骷功?”

    “呵呵。”蛇老怪笑了,“果然是天尊的徒弟。”

    “锁骷功是什么?”萧良好奇问身边的霖夜火。

    “锁骷功是当年骷髅老怪的绝技。功夫的特点就是用内力让人身体里的血液和水分全部进入到骨骼之间的关节里面。关节积水膨胀,人就不能动了……就好像是整副骷髅被锁住了一样,所以得名。

    “也是积水啊……”小良子摸了摸下巴,“感觉和这个让血积到肺部的功夫,有些像啊。”

    所谓一语点醒梦中人,众多江湖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的确是异曲同工,简直如出一辙!

    此时,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怀疑骷髅怪丁戊,而且不是一方怀疑她,而是黑白两道都怀疑她有什么居心。

    倒是展昭和白玉堂感觉——似乎有些奇怪!虽然证据指向丁戊,又过分明显,有些突兀。

    丁戊恼羞成怒,最后怒气都发到了公孙身上,伸手一指他,“是受谁指使你来诬陷我?!”

    公孙挺冤枉,心说谁知道你是谁啊,还冤枉你。

    丁戊上前一步似乎要为难公孙。

    紫影和赭影已经出现在公孙身前拦着他,两影卫就看着赵普不善的面色,心说你个骷髅啊,谁你都敢动啊?!

    “丁戊……”

    乾悦拦住了她的去路,少林寺几个和尚娿将丁戊的退路给堵了。

    此时江湖人眼里都有杀气——这个丁戊,面罩蒙面不肯示人,别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等一下。”

    就在这时,却听白玉堂开口,“案子既然交给开封府审了,她目前只是有嫌疑而已。”

    展昭也点头,“等罪证确凿了再讨论怎么惩罚吧,现在还早点。”

    “不行!”

    乾悦却摇头,“这是黑道内部事务!”

    “没错。”不少黑道的人都点头。

    展昭皱眉。

    相比起刚才黑白两道的纠纷,现在的情况,黑道其实更警惕。因为在他们看来,丁戊不止是打死少林和尚挑起了黑白两道的纷争,还有可能暗中搞鬼,要削弱黑道的实力——其心可诛。

    “黑道需要清理门户!”

    这时,不知道谁突然说了一句,于是,黑道众多门派都开始起哄,喊着——清理门户、清理门户……

    展昭和白玉堂觉得情势急转直下出乎预料,但也是十分的不妙!

    白玉堂想阻止,尧子凌轻轻一按他手背,对他摇摇头。

    白玉堂也知道,江湖事,特别是帮派内部事务,外人是无法插手的。

    正皱眉,却见展昭瞄了一眼他的手。

    白玉堂下意识地将手收了回来。

    过了一小会儿,展昭摸摸底,塞了快帕子过去。

    白玉堂无奈看展昭——猫儿,不要那么幼稚。

    展昭继续瞄着他的手。

    白玉堂只好拿着帕子擦了擦手。

    霖夜火托着下巴瞧着展昭,那意思——矮油!你醋劲还挺大!

    展昭搔了搔头下巴,仰脸望天——耗子给看不给碰!

    邹良端着茶杯见众人“眉来眼去”的,无语地指了指前面,提醒——你们先看看那边吧,照这趋势,骷髅怪今天事没法活着走出这酒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272突发内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