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展昭一夜“好梦”,心满意足起床,正吃早饭……外头王朝马汉就跑进来了。

    开封府这四大护卫边往里跑,边喊,“展大人!”

    展昭眨了眨眼……不负众望地,四大护卫喊了出来,“出事啦!”

    正吃早饭的其他人欣慰地点了点头。

    展昭嚼着一根油条,看着四人。

    公孙边给小四子盛粥边好奇,“出什么事了?”

    “出人命了!”四大护卫再一次不负众望。

    展昭一手抓着油条,一手拽住白玉堂的手,去查命案了。

    小四子也抓了一根油条,去拿了小药箱。

    公孙对他敲了敲粥碗。

    小四子一把抓住公孙的手腕子,说了一句,“男子汉大丈夫,事业为重!”说完,拖着他爹走了。

    在座众人愣了片刻之后,一起转脸看正认真吃面的赵普。

    九王爷嚼着面不解地看众人——干嘛?大爷早就事业有成了,吃早饭更加重要!

    小良子端着粥碗跑去追小四子去了,众人看接着吃面的赵普。

    赵普不满——看屁啊!

    龙乔广摇头——你还不如你徒弟懂事,活该单身一辈子!

    欧阳呼噜呼噜喝了碗粥,跑去看看出什么人命了,用不用出动皇城军。

    另一边,房门打开……刚刚起床的霖夜火边揉脖子边往外走,“哎呀,落枕!”

    邹良上去抬手就敲。

    霖夜火一把捂住脖子,警惕地看他,“干嘛你?”

    邹良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属老虎。”

    霖夜火眨眨眼,“你不是属狗么?看着像啊……”

    邹良嘴角一抽,属什么还能看出来?

    “再说了你属什么关我屁事?!”霖夜火捂着脖子。

    一旁,正吃早饭的包延跟霖夜火说,“有个民间的偏方,说是落枕的话,找个属老虎的敲一下就好了。”

    霖夜火张大了嘴,“有这种事?”

    众人都点头。

    “喔!”霖夜火撒手,伸长了白白一截脖子,让邹良敲。

    邹良给他敲了两下,霖夜火扭了扭脖子,眨眨眼,“唉?好像是好了点哈……”

    邹良挑挑眉,走到桌边坐下。

    霖夜火揉着脖子坐下问展昭他们还没起啊?

    龙乔广说出了命案所以查案去了。

    “啧啧,这一大早的就出人命案子啊。”霖夜火直撇嘴,“说起来,最近开封晚上的狗叫的比平时勤啊!”

    众人都看霖夜火。

    赵普摸了摸下巴……霖夜火乃是超级狗痴,开封城满大街的狗他基本都认识,平日出个门办点事要是没准时回来,不用问,一定是跟哪条狗碰上看对眼了,正玩儿呢。因此霖夜火说的最近晚上狗叫的比平日勤这一点,还是相当可信的……狗晚上叫大多是因为听到了平时听不到的响动,一两条狗叫可以理解,好多狗都叫……那就有些反常了。

    众人吃完了早饭,也出了开封府,想去找找展昭他们……看哪儿出了命案。

    展昭他们并不难找,就在城北一条巷子里,巷子口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些人,衙役们阻挡着人群。

    赵普等人从王朝马汉把守的那一侧走进去,就见巷子口,白玉堂正背对着巷子,站在上风口透气,展昭抱着胳膊靠着墙,就在白玉堂背后,正看着巷子里头。

    巷子里,小四子端着个小药箱,公孙正蹲在一旁验尸。

    而再看一眼那尸体,众人抽了口冷气……只见巷子里,“跪着”一具无头尸……那无头尸的前方,摆着一个金色的盆……还是个歪盆。

    霖夜火一蹦,“哇!”

    众人都走过去看,就见歪金盆里,一颗人头,那人头看起来有些年岁了,一脸的灰白胡子都被血染红了,双目圆睁,那叫个死不瞑目。

    赵普歪着头看了一会儿,问,“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龙乔广眯眼仔细看了看,“这是高河寨的人吧?那天跑出别院来就站我对面的几个老头里的一个。”

    “那不就是扁盛的徒弟么?”霖夜火问,“这岁数应该是辈分很高的弟子吧?”

    “他叫钱通乾。”白玉堂道。

    众人都好奇,“钱铜钱这么好的名字啊?”

    白玉堂也懒得跟这群人逗闷子,道,“钱通乾是扁盛最早收的四大弟子里的老三,人称金指钱,功夫很好,他练的硬功,铜头铁骨,平时以金爪为武器……”说着,伸手一指钱通乾垂在身体两侧的手。

    众人顺着白玉堂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钱通乾的手指上,都戴着金色的指套……

    “他的手看起来为什么这么不自然?”庞煜纳闷。

    小四子仰起脸说,“他的十根指骨都断了呢!”

    小侯爷一呲牙,听着怎么那么疼呢?

    “是跟内力比他强很多的人对了一掌造成的。”展昭道,“钱通乾功夫很高,被人废了双手踢断腿骨,无还手之力地跪在地上,然后再被人一刀枭首。

    赵普皱眉,“罪典上的金盆枭首?”

    公孙点了点头,捧起那颗人头看了看,摇头,“凶手刀很快!手段残忍,以及……”

    众人都看公孙。

    公孙指了指钱通乾的尸体,道,“我有个想法,你们扯开他后背的衣襟我看看他的背部!”

    展昭扯开了钱通乾后背的衣服,众人往他背上一看,都露出了惊讶神色来……只见他背上,有一个青紫的脚印!

    “这是……”展昭看着那个脚印,发现比一般人的要小,是个少年,或者身体较小的女人。

    “凶手在枭首的时候踩了他的背……所以用的是短刀?”白玉堂问。

    “不错!”公孙点点头,以及这种手法相当的眼熟,不觉得么?

    众人都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跟杀死扁青的是同一个人?”霖夜火问。

    众人都点头。

    展昭眯着眼睛看钱通乾的手里有没有请帖之类的东西。

    ……

    正这时,人群外传来了喧闹的声音。

    展昭伸手搔了搔下巴颏,一旁霖夜火抱着胳膊问他,“是不是高河寨的来了?”

    展昭苦笑——听着气势像。

    白玉堂皱眉,高河寨死了两个人了……

    果然,就见人群被扒拉开,高河寨几个弟子冲了进来。

    衙役们要拦,展昭怕那些江湖人悲愤交加伤了衙役,就对开封府的人摆了摆手。

    衙役们让开了一条路。

    就见三个老头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些后辈。

    龙乔广和欧阳瞄了一眼——那三个老头那天和钱通乾站在一起的,估计是同辈。

    果然,就见一个老头扑上去看钱通乾的尸体,“三哥!”

    公孙手示意他不要碰尸体。

    那老头此时双眼血红,见公孙拿着把竹刀,小四子托这个小药箱站在一旁,吼了起来,“你们这群官府的别碰我三哥尸体……”

    赵普抬手一护公孙和小四子,本来以他的性格,这老头气势汹汹吼了公孙和小四子,赵普估计能一脚踹他出去。不过九王爷自己也重兄弟情义,倒是能体谅他看到兄弟惨死的心情,因此留了些情面,这老头伤心倒也不像是装的……

    这三个老头加上钱通乾,就是高河寨辈分最高的四个弟子。

    老大陈默在江湖上都是前辈,他拦住同样悲愤的老二,问展昭,“展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展昭指了指巷子对面,道,“那里有一家早点铺子,住着一对老头老太,他们家的狗从今天天不亮的时候就开始狂吠。天亮后,老头打开门,狗就跑出来了……他跟进来一看,发现了这场面,就报了官,我们刚到。”

    陈默皱眉,“可恶!是谁如此狠毒害死我三弟?!”

    “你们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展昭问。

    陈默皱眉,“昨晚分开的时候。”

    白玉堂不解,“分开?”

    陈默“啧”了一声,似乎是有什么不好说。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不解。

    这时候,人群外又进来了几个人,是扁方瑞还有白木天他们……高河寨的几个主要人物都来了。

    白木天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微微一挑眉,那意思像是问——怎么回事?

    白玉堂摇了摇头,示意他不清楚。

    陈默看到扁方瑞来了,就去安慰两个师弟,扁方瑞到了展昭身边。

    展昭问他,“你高河寨高手如云,应该不会有人进别院将他抓来这里吧?于是他大晚上出门办事么?是不是约了什么人?”

    扁方瑞看了看左右,指了指一旁,示意展昭借一步说话。

    一旁霖夜火让出个角落的空位来。

    展昭和扁方瑞往里走了走。

    扁方瑞低声说,“昨天我们所有人都不在高河寨。”

    展昭不解地看他——你们大晚上的,集体出来吃宵夜么?

    扁方瑞皱着眉头道,“不瞒你说……我爹失踪两天了。”

    展昭一愣,“啊?”

    白玉堂和霖夜火就在一旁听着,也对视了一眼——扁方瑞的意思是……扁盛失踪了?

    赵家军几人也纳闷——那金盆洗手还洗不洗啦?

    “他没说去哪儿么?”展昭问。

    扁方瑞摇头,“前天早晨我们起床就发现他不见了,就留下张纸条让我们摆个通天擂,结果闹出一场风波。可到了昨晚他还没回来……我爹从来不会这么不声不响就消失不见,他出门总会有个交代,所以昨晚上我们分散到开封城里找他。”

    “你们找了一宿?”霖夜火问。

    扁方瑞摇头,“我们昨天找到后半夜才回到别院,没有发现线索……但是钱师兄没有回去。”

    展昭皱眉,“哦……”

    扁方瑞道,“师兄开封城里有几个朋友,我们也没太多想,以为他找朋友去了……谁知道……”

    “昨晚我就说来找找三弟,你非说他不会出事是去找朋友了!”

    对面,四大弟子里的老二岳明天似乎对扁方瑞十分不满,“要不是你拦着我没准我还能救师弟!”

    陈默拍了拍兄弟,让他别说了。

    再看两边……显然,四大弟子那边的门下和扁方瑞这边的门下也有点水火不容的意思。

    展昭看得出来……这里头应该是两派!四大弟子一派、扁方瑞这边一派。两派都要争寨主的位子,钱通乾死了对扁方瑞这一派有利,因此难免四大弟子那边会有所怀疑,两边的矛盾似乎是激化了。

    白玉堂也皱眉——偏偏扁盛还不见了,难不成老头是故意要留下烂摊子让弟子斗个你死我活抢寨主之位?这也未免太不靠谱了吧。

    霖夜火身为西域第一大派的掌门,摸着下巴案子欣慰——本来以为自己能算得上是最不靠谱的掌门,可是跟扁盛比起来,人家毕竟老前辈啊!简直离谱。

    赵普问,“扁盛功夫那么高……想要悄无声息地带走他几乎是不可能的吧?”

    白玉堂摇头。

    展昭和霖夜火也一个劲晃脑袋——扁盛功夫跟陆天寒差不多,就算是殷候和天尊出马也不可能无声无息地带走白玉堂的外公!除非天尊殷候联手……俩老神仙联手恶作剧绑陆天寒倒是真有可能,可扁盛……他们又不熟,谁高兴费这功夫。

    白玉堂看了看白木天。

    白木天没事人一样跟他对视。

    白玉堂示意他看看那歪金盆——你要是知道什么就说,人命关天!

    白木天对白玉堂笑了笑——金丝灵呢?有了金丝灵,我就告诉你。

    白玉堂皱眉,不再跟他多废话。

    展昭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轻轻地摸了摸下巴,突然问扁方瑞,“你爹手里是不是有金丝灵?”

    展昭话一出,白玉堂倒是也有些意外。

    赵普和霖夜火都摸下巴。

    公孙和小四子仰着脸,双眼那叫个亮。

    白木天无奈看白玉堂,那意思——你还真什么都不瞒着他啊?

    白玉堂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要瞒他?明显我跟他比跟你熟。

    白木天叹气。

    扁方瑞愣了愣,随后点点头,“呃……是有。”

    公孙和小四子睁大了眼睛,“能看看么?”

    扁方瑞回答,“我爹都随身带的,他年纪大了,不瞒各位,因为他年轻的时候练功太狠了,所以这些年身体不是太好,金丝灵带在身上对他身体好。”

    “他不拿来吃么?”展昭好奇。

    “要到他真的身体不行内力开始消散的时候才会吃。”扁方瑞道,“我爹这些年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比较注意调理,可能不会有内力消散的那一天。再说了,金丝灵能续命不过是一个传说,谁也没试过,我爹说能不吃还是不吃好,万一吃死了呢。”

    公孙和小四子都点头啊点头——的确药性不明,光听传说没有用啊,能研究下就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第687章 【晨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