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展昭晃晃悠悠到了翠湖附近,此时天色已晚,翠湖岸边好多人在散步,还有些老头聚在一起下棋聊天,很是热闹。

    展昭摇了摇头,替跟来的白玉堂和那几个八卦的闲人惋惜……如果说白木天约在什么月黑风高的僻静小巷,那偷听还容易些。可约在了这嘈杂的闹市,要偷听就难了。

    展昭沿着岸边走了几步,看到了不远处一座小桥边,白木天正站在那里喂鱼。他手里拿着个干馒头,靠着身旁一棵垂柳,面无表情地盯着湖面,洒下捏碎的馒头屑。

    展昭走了过去。

    白木天回头看看他,将手里剩下的半个馒头扔到了湖里,拍了拍手上的碎屑,对他点点头。

    湖里,一群锦鲤围拢到一起,争相咬那半个馒头。

    展昭问他,“有什么事不能去开封府说?”

    白木天微微笑了笑,“刚才找了你麻烦,我怕进不去开封府的门,玉堂会踹我出来。”

    展昭呵呵了两声,也没多说什么,等着他说。

    “我知道是谁杀了扁方瑞。”白木天开口就是直截了当。

    展昭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点点头,还是没说话。

    白木天有些疑惑地看展昭,“你不问么?”

    “问什么?”展昭反问。

    “问凶手是谁,或者我为什么知道?”

    展昭皱了皱眉,“你约我来不就是说这个的么?”

    白木天笑了笑,“倒也是。”

    展昭走到一旁的一张石凳子上坐下,问,“我比较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不告诉玉堂而告诉我……既然知道他生你的气,你不想挽救一下亲情?”

    白木天让展昭逗乐了,走到石桌另一边的凳子上坐下,道,“我们之间本来也没什么亲情,补不补都那样了。”

    展昭点了点头,“那你说吧,谁杀了扁方瑞。”

    白木天陈默了片刻,道,“寨主。”

    展昭倒是惊讶,“扁盛?”

    “扁青也是他杀的。”白木天道。

    “证据呢?”展昭问。

    白木天摇了摇头,“没有。”

    展昭托着下巴看他,“扁盛现在失踪,音讯全无,你没有证据,我很难相信你。”

    白木天却是摇了摇头,“你不需要证据,所谓抓贼抓赃,你只要在他下一次杀人之前,抓住他就可以死了!”

    展昭皱眉,“他还要杀谁?”

    白木天想了想,“我猜可能是陈默……或者是我。”

    展昭不解,“杀完亲生儿子之后杀徒弟?扁盛是疯了?”

    “没准他的确是疯了。”白木天道,“或者说,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谁知道呢?”

    展昭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表情,“说详细点。”

    白木天点了点头,跟展昭详细说了起来……

    远处,白玉堂靠在一棵大树后边已经放弃去听了。

    他对面一棵树后,霖夜火连树皮都挠掉了也没听着一丁点儿……因为附近几个下棋的老头实在太能说了,另一边还有个练快板的,后边还有个凉亭里坐了一波喝茶的,一个老头扯着嗓门正说书呢。霖夜火听了半天,展昭和白木天说的什么一句没听见,反倒是灌了满耳朵的“刘备关羽赵子龙”。

    白玉堂看了看身后的赵普。

    赵普也表示无奈。

    三人最后都回头看,想问问殷候和天尊有没有听到……可回过头才发现俩老头不见了,仔细一找,俩老头正端着杯茶剥着花生,在凉亭里听说书先生讲三国呢。。

    三人无奈,只能继续等。

    白玉堂很在意地看了看远处还在“聊”着的展昭和白木天,他总觉得莫名有些闹心,希望这次“会谈”快点结束。

    突然霖夜火推了他一下。

    白玉堂回头。

    霖夜火直跺脚,“你家那只背后灵呢!”

    白玉堂也猛然想起来了,可以让鲛鲛去听!

    可是白玉堂回头看了一眼,鲛鲛躲在旁边的一棵树干后边。

    白玉堂示意他去听听他们说什么。

    鲛鲛却摇了摇头。

    赵普和霖夜火都看不到鲛鲛,不明白白玉堂是把他派过去了还是没有。

    白玉堂则是疑惑地看着鲛鲛——这是鲛鲛第一次违背他的意愿,还是说……他摇头不代表他不想去,而是他不能去?

    白玉堂皱眉,回想起之前白木天看鲛鲛的那种眼神——难道他真的能看见鲛鲛?怎么可能?!

    ……

    翠湖边的柳树下,展昭听完了白木天的描述,皱眉看着他,“你确定疯的是扁盛不是你?”

    白木天笑了笑,“还是那句话,眼见为实,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确定一下。”

    展昭点点头。

    白木天站起身。

    展昭觉得他说完了,就也决定走了。

    “你有没有看过那本恶典?”白木天突然问。

    展昭想了想,“大致看了些。”

    “没有仔细看过么?”白木天问。

    展昭不解,“为什么要仔细看?”

    “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局限在哪里。”白木天淡淡道,“有时候你觉得自己是哪种人,可问题是,你并不是。”

    展昭点点头,也不知道是觉得有理还是敷衍了事,他换了个话题,问,“玉堂说你知道扁盛当年的事情?”

    白木天笑了笑,“我的条件还是没变,拿金丝灵来换。”

    “可你已经告诉我凶手是扁盛了。”展昭道。

    “今时不同往日。”白木天摇头,“扁方瑞已经死了,我估计在高河寨也呆不久了……扁盛杀了扁方瑞,我才发现他彻底没救了,所以靠我自己要拿到金丝灵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没准连小命都保不住,所以只能靠你们了。”

    展昭站了起来,拍拍衣摆,转身准备走。

    刚走出几步,就听白木天问,“你会一直留在开封府?”

    展昭微微一愣,回头,“不然去哪儿?”

    “不觉得无聊么?”白木天问。

    “行走江湖也很无聊。”展昭道。

    白木天点头,“的确,干什么都太无聊。”

    展昭一摆手,“你也可以退出江湖,回家种地。”

    白木天干笑了一声,“有什么线索,我会再联系你的。”

    说完,白木天转身走了。

    展昭皱眉看着他走远,仔细寻思了一下,这小子这次来除了讲了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之外,大概就是告诉了自己两件事,一,好好看恶典这本书。二,问自己觉不觉得无聊。

    展昭抱着胳膊看着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半个馒头已经被鱼群吞食了,再抬起头,白木天也已经离开了。

    身后响起脚步声。

    展昭没回头,白玉堂走到了他身边。

    两人略站了一会儿,几乎是同时转脸看对方。

    白玉堂看着展昭,只是眼神询问——谈得怎么样。

    展昭伸手轻轻一拍白玉堂的肩膀,“你叔叔婶婶当年就不该收养他。”

    白玉堂皱了皱眉头,“他是坏人?”

    展昭听着白玉堂嘴里问出的这个“小四子式”的,简单明了的问题,也同样简单明了地回答,“他大概连人都不算。”

    白玉堂一愣,看着展昭。

    展昭突然伸手一指湖面。

    白玉堂顺着展昭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岸边的湖面上,突然浮起了大片大片的死鱼。

    此时,岸边也有人注意到了河里翻肚皮的死鱼,叫了起来,两边来了许多人围观。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

    展昭也在看他,两相对视,此时都是疑惑重重。

    霖夜火看着河里的死鱼直皱眉,“罪过啊,一下子死了那么多。”

    赵普伸手拍了拍前边的展昭,问,“那小子跟你说了什么?”

    展昭示意——回去再说。

    四人往回走……而此时,原本在凉亭喝茶听书的殷候和天尊,则是已经不见了踪影。

    白玉堂看了看还放在桌上的茶杯,觉得俩老爷子应该是发现了些什么。

    ……

    远处的某个屋顶上,夭长天站在那里,望着走远的白木天。

    这时,天尊和殷候落到了他身边。

    两人同时转眼去看夭长天,就见此时……夭长天两边嘴角翘得老高,笑得一口牙都露出来了。

    殷候问,“怎么样?”

    夭长天一撩眼皮子,“嗯?”

    天尊抱着胳膊站在另一边,“当年真正遇到过的只有你吧,他像是得病的么?”

    “呵呵呵……”夭长天边笑边点着头,“没错……”

    “这病已经没有了啊……他怎么会得?”天尊惊讶不已。

    “会不会是上一辈传下来的?”殷候问。

    夭长天摇头啊摇头,“不会……那些得病的都烧成灰了,连渣都没剩下。”

    “那是怎么回事?”殷候不解。

    “没准是天意呢?”夭长天笑得幸灾乐祸,“想当年这病也不是谁造出来的对不对?就跟疫病似的,突然就蔓延开来了,天灾么。”

    天尊和殷候对视了一眼,一起伸手,抓住夭长天两边的衣领子。

    “喂喂!”夭长天不满,“你俩干嘛?想打架啊?”

    “就你知道详情,回去告诉小的们听!”殷候和天尊不顾他反抗,抓着他就往回走了。

    夭长天一路挣扎,“干嘛告诉他们,这样多有趣……天下大乱才好玩儿么……哎呀……死丫头!”

    殷候和天尊瞧了一眼捂着心口的夭长天,心说——活该啊你!

    ……

    展昭等人回到开封府,进了院子,就坐下谈刚才白木天跟展昭说的事情。

    展昭告诉众人,白木天说,扁盛才是这次案子的真正凶手。

    众人都觉得奇怪,坐下听展昭详细说。

    事情倒是也不复杂,据说扁盛一直都有收藏恶典与罪典,平时经常会拿出来看。

    而从十年前开始,扁盛练功出现了开始无法聚集内力的情况。

    在座不少高手,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公孙则是不解,“无法聚集内力说明什么?”

    “说明他大限将至了。”赵普解释道,“他与天尊殷候情况不同,武功不是自然而然形成,而是强行练上去,所以随着年纪增长身体衰弱,他渐渐无法承受自己的内力……一旦内力无法凝聚,最后就会开始逆向流出。”

    “那是相当危险的!”展昭道,“一旦内力开始逆流,身体很快就会垮掉,内力少于原先一半的时候,死期就到了。”

    “他不是有金丝灵么?”公孙问,“可以吃来续命。”

    “续命是一回事。”白玉堂摇头,“但单纯的内力消散和内力无法聚集导致逆流是两回事,就好比说这世上有让人死而复生的药,却没有能让人断臂重生的药吧?”

    公孙眨了眨眼,“嗯?”

    “扁盛的衰退是无法逆转的。”霖夜火最后总结了一下,“他应该是死定了!”

    “有一点很奇怪!”沈绍西问,“他既然十年前就出现了这种衰退迹象,为什么现在还活着?”

    “对啊。”众人也都点头,“前几天不还来了一趟么?精神奕奕的。”

    “白木天接下去就说了他还能活到现在的理由。”展昭道,“有个神秘的少年,出现了。”

    “少年?!”众人都不解——什么少年?

    “他说最开始他以为那是一位年迈的老妇人,可后来发现是一个打扮成老妇人样子的少年。”展昭接着说,“扁盛非常地尊敬他,他给扁盛开了一些药,扁盛吃了之后身体开始好转,精神越来越好,功夫也更精进了。”

    展昭说完,白玉堂皱眉,“这怎么可能?”

    “对啊!”霖夜火也觉得稀奇,“这种衰退不是不可逆的么?”

    “所以白木天说他觉得很奇怪。”展昭道,“他认为世上没有那么好的事情,扁盛想要恢复内力,必定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众人都点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结果……他发现了扁盛的一个秘密。”展昭道,“白木天说扁盛每隔几天,就会疯一次。”

    “疯?”众人都好奇,“怎么疯?”

    “他会彻底失控,扁盛一个极度易怒又嗜血的人,跑出去杀人!”展昭道,“而且每次杀完人之后会失去意识,不记得发生过什么……那个少年则负责帮他收拾烂摊子,把他送回来。”

    众人听完面面相觑。

    公孙问,“难怪看凶案现场留下来的脚印子那么明显……难不成杀人的是扁盛,然后那少年把他抗回来?可扁青和扁方瑞尸体身上留下的伤痕表明,是那少年动的手啊……”

    霖夜火直撮牙花,“疯到要杀自己亲儿子啊?”

    他的话问完,就听到有人回答,“不是疯,是病。”

    “病?”众人一起回头,就见天尊和殷候将挣扎的夭长天拽了进来。

    赵普一边眉毛挑了挑,瞧展昭和白玉堂,那意思——你家二位怎么欺负我家那位?

    展昭和白玉堂也不解。

    天尊和殷候将夭长天按到了桌边。

    夭长天一撇嘴,见众人都眼巴巴看着自己,无奈,只好开口说,“那是种病,叫恶灵病。”

    公孙睁大了眼睛,小四子惊讶,“那是什么病啊听都没听过!”

    “呵。”夭长天瞄了小四子一眼,“你才断奶几天……嘶。”

    夭长天话没说完,赵普和公孙赶忙踹了他一脚。

    夭长天不满地揉着小腿看徒弟——欺师灭祖啊你!

    再看小四子,就见小家伙眯着眼睛看夭长天——这话好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公孙白赵普——果然是亲师徒,嘴巴一样欠。

    “什么恶灵病?”赵普赶紧扯开话题。

    “恶灵病没听过的话……”夭长天看了看公孙,“死瘟症听过吧?”

    公孙愣了一下,随后倒抽了口冷气,“死瘟症?”

    展昭等则是歪头——斯文症?听着不像什么坏病……

    夭长天坏坏一笑,手指头轻轻点了点桌子,“反正也是闲着,讲点好玩的事情给你们听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网游之英雄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穿越之修仙 寒武再临 神仙日子 钢铁战警 春闺记事 两界传奇 旁观霸气侧漏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692|【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