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异典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同人耽美 作者:月下桑 书名:奇幻异典

    “放心, 我们已经为他上了最新款的暗物质控制器, 无法使用暗物质的情况下,他即使醒过来也无法对你做什么的,至于你身上的彩绘……我们稍后会打报告,请上面派专家过来帮你解除隐患。”做完笔录,明远对深白保证道, 确切的说是对林渊保证道。

    深白已经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靠在林渊身上,他看起来像是已经睡着了。

    “车子我已经安排好了, 叫醒深白, 你们赶紧回去吧,你们这次对警方的帮助,我会反馈到学校那里,应该对你们的校内积分有好处。”明远说着, 忽然露出一丝勉强可以用“调皮”来形容的笑容:“说起来,我还是你们的学长。”

    点点头,林渊叫醒深白, 对明远说了一声告别的话,两个人遂向门口走去。

    深白一路上都是昏昏沉沉的状态,呼吸均匀, 微长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 倚在林渊肩膀,他即使睡着了都是乖巧的姿态。

    拖着深白下车,和送他们回来的警察道谢, 说再见,开绿房子的门——一切都是林渊做的。

    轻轻的开门,然后轻轻的关门,做好这一切,林渊才沉声道:

    “好了,别装睡了,起来吧。”

    于是,一直以来仿佛长在林渊身上的深白忽然一下子从他身上脱离了。

    精神抖擞,他眼里一丝睡意也无,哪有一点精神不好的样子?

    小跑进厨房倒了两杯水,将一杯水递给林渊,深白一边喝自己这杯,一边从杯子上方向上看向林渊:

    “奇怪,我装睡从来没有被识破过,阿渊你怎么发现的?”

    说得一派理所当然的样子。

    不慌不忙浅啜了一口水,林渊淡淡道:“因为你真正睡着了会流口水。”

    说着,仿佛暗示什么似的,他还轻描淡写的用目光掠过了自己的肩膀——刚刚被深白躺过的那边。

    深白差点被水呛一口!

    “不、不会吧?我每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枕头……一向挺、挺干净的……吧?”

    说到最后,他自己也不确定起来,呃,貌似他从来滚起来就没看过枕头!

    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林渊将杯子递给深白:“再倒一杯,谢谢。”

    压根儿没有回答深白的意思。

    为了任务,两个人都是一晚上没喝水,而做做笔录的时候到处兵荒马乱,也没人有空给他们倒水,以至于他们回到家才喝上第一口水。

    在一楼喝够了水,两个人这才轻手轻脚的上楼。

    屋子里,梨花儿静静趴在床上,而鱼干儿则翻着肚皮,静静地悬浮在空气之中。

    林渊关上卧室门,先去洗了手,然后坐在床上,他用洗干净的手摸了摸梨花儿。

    被摸得很高兴,梨花儿顺势翻过肚皮敞开了双腿,林渊就摸了摸他的肚皮。

    然后,林渊忽然抬起头来,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朝深白招了招:

    静静看着林渊,深白走了过去,当他在林渊面前站定的时候,林渊两只手都伸了出来,捋起他的袖子,习惯性的皱起眉毛,林渊的手指滑向深白手臂上的彩绘。

    然后拿出工具,他开始为深白卸除彩绘了。

    深白眨眨眼,他之前完全没发现:林渊什么时候把卸彩绘的东西带上来啦?

    林渊的手指很凉,卸彩绘的药水也很凉,然而深白却感觉自己的皮肤热热的。

    鱼干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旁边“游”过来了,瞪着两只圆形的鱼眼,鱼干儿就那么在旁边看着深白。

    “哎呀~鱼干儿这是在担心我吧?没事的,爸爸完全没事哒!”深白笑着,探出手摸了摸鱼干儿冰凉的身体。

    “它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你是从哪里看出它在担心你的?”皱着眉,林渊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还有,你什么时候成他爸爸了?”

    深白就笑着低头看向林渊:“只是个称呼嘛~不要介意,还有……我就是知道它在担心我。”

    我还知道,你也在担心我。

    虽然阿渊你也从来都是一张冷脸。

    彩绘完全被卸掉后,深白白皙的胳膊再次出现在林渊面前。比起之前白细的胳膊,如今,深白的胳膊结实了不少,虽然估计永远无法用“粗壮”、“健壮”之类的形容词,可是看起来明显有肌肉了。

    手指在深白的胳膊上摩挲着,林渊试图感受下面的暗物质,然而大概是他的方式不对,又或者是他的异化能力太弱了,感受了半天,他什么也没有感受到。

    叹口气,他眉间的褶皱更深了:

    “就算想搞清楚对方是怎么袭击受害人的,也用不着亲自上吧?毕竟——”

    “毕竟你那么聪明,哪怕不用这种方式,你也用不了多久就会搞懂的。”

    说着,林渊抬起头,乌黑的眼睛直直看入深白的。

    被这样一双眼睛安静的注视着,深白就什么掩饰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果然,什么也没有办法瞒过阿渊呢~

    他心里这么想着,心里非但没有被看穿的厌恶感,相反,他居然很高兴。

    嗯……很高兴。

    哎呀~阿渊第一次正面夸他聪明呢~

    摸了摸鼻子,他耸耸肩:“就是想要亲自试试看,我评估过,我不会有事的概率挺大的……”

    “这个概率,不超过20%吧?”鼻子冷哼一声,林渊眼里全是了然。

    这种不知道是担心还是劝阻到此为止,林渊准备将深白的袖子拉下来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深白的胳膊上,原本擦去的彩绘再度浮现了。

    就像之前洗过彩绘的受害人身上那样。

    “别担心。”不等林渊的眉头再次皱起,深白忽然开口。

    然后,当着林渊的面,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下一秒,林渊忽然看到一颗小小的黑色颗粒从深白胳膊上的彩绘上浮现了出来。

    一颗,又一颗……好多黑色的点从深白的皮肤上同时冒出,不止如此,它们还紧密联系着,从视觉效果上看的话,它们还练成了一幅画,正是深白胳膊上彩绘的图案!

    “彩绘”从深白的胳膊上浮出来了!

    如此奇妙的情景,饶是林渊,也有点愣住了。

    不得不承认,凶手的彩绘在这种情况下看起来是极美的。

    “好看吧?不过这些其实是会爆炸的哦~”手指在空中轻点,深白一边说着,一边将空中的“彩绘”铺平,好让林渊看的更清楚:“就像安装在体内的□□。”

    “而且,它们还是会游动的,有两种发动方式,一种是定时发动,另一种则是通过操作者的意念发动。”

    “发动的时候……”深白停顿住了。

    然后,当着两人的面,空中的彩绘忽然绽放了。

    没错,就是绽放!

    那真是太美的一副情景,凶手原本绘制的图案是一种花,开放的时候,花瓣层层打开,花蕊吐出,瞬间绽放伴随着扩张的景象,那样子,就像室内开了一场花宴,又像是一场烟火盛会。

    “虽然美,不过这是爆炸哦~”深白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房间里。

    “这是……”林渊到底皱起了眉毛。

    “放心,不是那个人做的,而是我模仿他、发动了他留下来的发动机制而已。”懂得林渊在担心什么,深白道。

    美丽又危险的爆炸转瞬即逝,可想而知它们如果在人类体内发作会造成什么样子的伤害,而且,这种伤害是可以无声无息附着在人体内,然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对方想要伤害对方,可以随时发动的。

    异化能力——果然是可怕的能力。

    林渊第一次如此清醒的有了这样的认识。

    然后,低下头,他再次去查看深白胳膊的时候:上面的彩绘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了几个黑点,就像墨水染在了一副洁白的画布上。

    有点可惜——林渊想。

    “可以把这些也弄掉吗?”他抬起头问深白。

    深白就也皱起了眉头:“我试试看啊~”

    然后他就很努力的试试看了,试了半晌,胳膊上的黑点纹丝不动,他泄气道:“好像弄不掉了,这不是对方留在我体内的暗物质,如果硬要形容……大概是暗物质排出时的伤口。”

    “啊啊啊啊啊~真讨厌啊~好丑!”一下子躺在林渊旁边,被他砸到之前,梨花儿轻巧的跳开了。

    “丑就丑吧,没有生命危险就行。”林渊却像是松了口气,他似乎想要站起来去洗漱了。

    这个时候,他忽然感到后背的衣服被人拉了拉。

    转过头去,他看到了可怜兮兮拉着自己的深白。

    “呐~阿渊呐~我说……”深白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帮我纹一个纹身盖住这个玩意儿呗?太丑了。”

    “就纹鱼干儿好不好?”

    林渊:……

    “你不觉得鱼干儿更丑吗?”半晌,林渊道。

    深白:!!!!!

    一咕噜爬起来,深白顺手把旁边浮尸状漂浮、被说丑也无动于衷的鱼干儿抓在手心,一脸不平,深白对林渊道:“我们鱼干儿哪里丑啦?”

    “我们鱼干儿!是天底下最好看的鱼干儿!”

    被表扬也无动于衷的鱼干儿静静躺在他掌心,就像一条死鱼,它瞪着鱼眼看向宇宙……

    咳咳,不是开玩笑的话,鱼干儿的眼睛从来没有焦距,无论它看向哪里,都有种它什么也没看的感觉……

    林渊:……

    “还有,我不想让个杀人犯的东西留在我身上啊……”深白小声道。

    “我可不会什么暗物质纹身,我的纹身就是普通的纹身而已。”林渊道。

    有戏!听到林渊这么说,深白立刻端正坐好了,手捧鱼干儿,深白道:“没关系~我要暗物质纹身干什么?”

    “等我去拿东西。”林渊走开了。

    等到林渊将所有东西拿上来之后,深白的右手大臂上便如他所愿多了一条鱼干儿。

    林渊的画非常写实,说是鱼干儿就是鱼干儿,乍一看还以为鱼干儿自己趴到深白手臂上似的。

    老实说,挺丑的。

    然而深白却高兴极啦~

    “鱼干儿!看!爸爸把你纹在手臂上啦!”

    林渊:……

    鱼干儿:继续翻肚皮……

    梨花儿:喵喵?

    太累了,两个人连澡也没洗就睡了。

    听着身畔林渊深长的呼吸声,深白轻轻摸了摸手臂上新出炉的纹身,黑暗中,他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又有几个黑点从他手臂的鱼干儿纹身上飘出来。

    没错,就是他之前说弄不掉的那些。

    “我们鱼干儿身上才没有这些难看的斑点呢~”

    他轻声说着,看着那些在空中再次形成几个花苞的黑点,手指轻点,房间里便再次绽放了一次微小的烟花。

    挑起眉毛看完,翻了个身,深白心满意足的睡觉了。

    作者有话要说:  鱼干儿:佛

    梨花儿:两条鱼干儿!?

    林渊:我其实是写实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小樱去哪儿(综漫) [综]艾斯与艾莎 [综]荣光之上 [综漫]别抢我竹马 [综漫]谁都好,求交往! HP最爱伦敦腔 [综]世界之初 [综]追妻攻略 [综漫]论做梦与遗传的不靠谱性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奇幻异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奇幻异典93|第九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奇幻异典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