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异典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同人耽美 作者:月下桑 书名:奇幻异典

    深白没有拒绝。

    他现在正是对另一个世界充满好奇感的时候, 不, 与其说是好奇感,不如说是危机感更为贴切,毕竟他想要了解另一个世界的初始动机是“了解,以防万一”。

    “那家店在哪儿?如果不在这个城市,我要去买了甜点再去。”直视厌, 深白对他道。

    伸出一支细长的手指顶了顶礼帽的帽檐, 厌裂开一抹宽而狭长的笑:“放心,算是在这个城市, 我们一会儿会回来这里, 不耽误你买甜点。”

    说着,他就带路向前走去。

    看着哼着歌儿慢慢悠悠在前方带路的厌,深白总觉得自己好像见到了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面的那只兔子……

    等等!兔什么子?厌如果是兔子,他和阿渊岂不是变成了爱丽丝?

    咧了咧嘴, 深白还是紧紧跟上了厌。

    他们走了一段路,还搭乘了一段观光巴士,最后在进入某个很有名的咖啡馆的时候, 厌再次带着他们进了一扇门,然后——

    以为自己可以趁机进去喝杯咖啡的深白下一秒便出现在了一个……唔……该怎么形容呢?

    那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由于有时差的缘故,黝金市已经天黑了的情况下, 伯利兹市还是白天, 而当他们出现在这个地方的时候,天一下子又变暗了。

    而且是一种真正的暗。

    虽然有光,然而是实打实的黑暗, 一旦光源灭掉就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深白有种感觉:这里应该是室内。

    虽然佷高很宽阔,然而应该是室内。

    “这里算是个集市,也是赶巧了,今天恰好是集市开放的日子,半年才有一次,赶上也是运气~”厌说着,又用手指顶了顶帽檐,然后带着两人往前走。

    这一次的门和其他的门看起来不太一样,是铁铸成的门,离开的时候,林渊回头看了一眼那扇门,然后他惊讶的发现,在那扇门后……竟是一个看起来像牢房的地方,里面甚至还有刑具!

    等等,这里该不会是——

    林渊扯了扯深白的T恤,示意他看身后的情形,深白略有些惊讶,很快的,他点点头,两人继续跟着厌往前走去。

    越往前走,两人就发现:这里还真的是个牢房,比较老旧的那种,到处可见的钢铁护栏以及毫不掩饰的手铐铁链,只要仔细观察都能发现这座建筑原本的身份,然而如果不是一开始他们有了“这里是牢房”这个先入为主的概念,可能也没办法发现这一点,毕竟这里的墙壁都被各种鲜艳夸张的涂鸦淹没了,铁栅栏上也都被涂了鲜艳的颜色,就连墙壁上的刑具也没被放过,有的被上色,有的则被装饰上蕾丝……总之,好多房间说是限制级酒店的房间大概也有人信。

    不过这里没有犯人,取而代之的是到处可见的摊位,这些摊位同样花花绿绿的,卖什么的都有!有普通的食物,有他们没见过的果实,有古董器皿,有看起来就充满科技感的工具,还有的摊位上只有一块布,上面什么商品也没有。

    不过却有标价。

    林渊注意到,有一个这样的摊位上挂着的牌子上写着“100000”的字样。

    十万?这个价格,无论是人类的货币还是魔物的货币,都算是高价品了,然而他卖的是什么?

    “那个人是杀手哦~”厌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林渊耳旁。

    他几乎是毫无预警般出现在林渊身边的,不过林渊也不差,就在厌说话的功夫,他的右手已经捏住厌细细瘦瘦的脖子了。

    他的手指一部分搭在厌的脖子上,而另一部分则碰触到了深白的手指——深白也在第一时间、和林渊同时捏住了厌的脖子。

    “你们两个好默契哦~就连选择掐住的部位都一样!”丝毫不以为意,厌笑嘻嘻的将双人份的手指掰开,他的头360度左右转了一下,最后回正:“捏的人家有点痛咧~”

    不理会厌的“撒娇”,林渊的视线再次落在那个摊位上:“你是说那个只有价格牌,没有商品的摊位吗?”

    “嗯哼~不是没有商品,而是摊主本人就是商品哦~”厌压低声音对两人道。

    “阿渊你刚刚看的那个摊位的摊主是杀手,牌子上的价格是他杀一个人的价格,因为只有一个价格,所以就是杀死的价格,不承接不杀人、只杀个半死的服务,也不承接打人的服务。”

    “而那边那个摊位呢~你看,价格是不是就多了很多?”厌说着,用下巴挑了挑三人右前方某个摊位的方向。

    那个摊位也没有商品,和上一个摊位一样,上面坐了一名壮汉。

    不过和上一个摊位不同的是,那个摊位上的价格牌有好多价格,没有服务项目明细,只有价格,从上到下依次增多,从1000到10000。

    “没有明细?”林渊问他。

    “唔,明细是不可能有明细的,来这里接活的人都不会列那个东西,全靠对这里的了解,还有就是靠猜。”

    “依我看,这个人的价目表从上到下应该是……暴揍一顿的钱,一条胳膊的钱,一条大腿的钱……嗯,这个人我看不太厉害,杀人的活应该还接不了,充其量也就是卸些零件了。”

    厌很老道的说。

    林渊:……

    “为什么这么猜?是根据体格吗?”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那名大汉,深白陷入了思考:“魔物的体型和能力某些程度没有必然的正比关系,有时候甚至还是反比,刚刚那名10万的人是杀手,唔……你是根据他身体的气值算的吗?对了,你身上有怀表(气值测试仪),不过我觉得更有可能是市场的均价,这里杀人的均价大概是10w是不是?”

    装逼没超过三分钟的厌:你就不能慢点猜出原因吗?

    “对于经常逛这个集市的人来说,什么东西该是什么价格都是很固定的啦~比如都是杀人,结果都相同的情况下,价格差太多也没什么人会买,所以‘服务类’的价格其实最统一啦~”厌耸耸肩道。

    “我的怀表这里也用不了,因为他们基本上已经全买了我的徽章。”

    深白&林渊:全被忽悠着买的吗?

    接下来,在厌的带领下,林渊和深白当真好好逛起街来。

    每遇到没商品的摊位他们就猜测价格牌上的数字是什么的价格,每到有商品的摊位就停下来看看,当然也不是全都看,有些摊位厌会要他们想好再去。

    “那几个摊位可是很霸道的,一旦询价了就必须买,不管多贵都得买,你们想好再说。”

    深白&林渊:原来这里也有强买强卖的。

    逛到现在他们虽然还没有买什么东西,不过却也觉得这一趟来的很值——厌是杂货商人,既然是卖“杂货”的,那就是什么都卖,而什么都卖的隐藏含义就是“什么都懂”,虽然魔品有问题(by深白),然而就连深白都觉得厌的知识堪称渊博。

    对于摊位上的各种商品他几乎都可以说上一二,能品评哪些值得哪些不值,除此之外,还能说出每种商品来自于哪里,然后针对那个城市,还能发表一番旅行简介……

    堪称是一部行走的百科全书。

    不过大概是富n代的眼光被养的太精太叼了,饶是这么多没见过的东西都没看花深白的眼,一路只当听故事,他每次停下来看摊位上的商品,与其说是对商品本身感兴趣,不如说是对厌口中对商品的描述感兴趣,就这样,一路听了不少“故事”之后,深白在下一个摊位,终于遇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那是一个古董摊位。

    有古董娃娃,古董茶杯,头骨大的、不明身份然而亮晶晶的石头,还有破旧的少了分针的钟表。

    每件东西看起来都佷破旧,然而标价却毫不含糊:古董娃娃30万,古董茶杯15万,石头20万,而那个破旧的钟表则标价15万。

    “咦?好难得,这个摊位上的东西全都佷符合我的审美呢~”一边将古董娃娃拿起来,深白一边对旁边的林渊说。

    林渊没有说话,不过看看深白手中的古董娃娃,又看看摊子上的其他商品,心想这果然还是富n代才能培养出来的审美观吧?

    这些东西远处看确实佷破旧,也丝毫不起眼,然而离近了仔细看,多看一会儿就会感受到一种协调的美感,还有就是精细的感觉。

    好比深白手中拿着的那个娃娃吧,那个娃娃已经很旧了,然而拿起来一摸娃娃身上的裙子,触手就是一种佷奇妙的感觉,再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个娃娃身上衣服的褶皱非常精致,就连身上用的饰品居然全部都是真货!而那个茶杯虽然有破损,然而上面的花纹看起来就非常生动……

    大体大户人家的教养就是这么回事吧?刻意培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潜移默化的,深白看着不讲究,他也不娇气,然而一旦买东西的话,他看上的东西往往是最贵的,在这个质量与价格基本上直接挂钩的时代,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从小到大接触的全是好东西,这样一来,稍差一点的东西又怎么能入他的眼呢?

    这和讲究、娇气无关。

    心里想着,林渊将手里拿着的茶杯放下来,拿起旁边的石头——唔……前面两个东西他还能看出点“好”来,这块石头……他就完全看不懂了。

    难道是比其他石头亮吗?

    林渊正在努力研究,深白就忽然向他的方向倾斜,然后低声在他耳旁说起了悄悄话:“阿渊,你看这块石头多圆啊~是不是看起来就像一个鱼缸?我正想给鱼干儿做个新材料的鱼缸,正发愁找不到合适的材料呢……”

    林渊:……

    算他刚才白研究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厌忽然也蹲了下来,拿起一旁的钟表,他对摊主道:“这个钟我要了。”

    说着,他掏出一张卡。

    深白的眉毛立刻扬起来了:“等等——你不是说把所有的钱都输光了吗?怎么还有卡?”

    厌便对他挤挤眼睛:“嘘——那是对他们说的,不说输光了,他们能放我走吗?除了是牌友,人家还是生意人,生意人可是从来都是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的。”

    深白:……

    对深白说完,厌便又将卡往前递了递:“里面刚好十五万,你点一点。”

    深白:原来你的后路就15万,输了五百万支票的情况下……

    原本以为一桩生意即将达成,然而——

    “不收人类币,我只收魔物的钱。”

    出人意料的,对面正在看书的摊主摆手拒绝了。

    “怎么会这样呢?魔物的钱和人类的钱又有什么区别?您通融一下,反正汇率1:1,随便哪里都能换啊~”厌笑眯眯的又将卡往前递了递。

    然后——

    “懒得换。”

    摊主再次拒绝道。

    眨了眨眼,厌笑眯眯的转头看向深白:“……我今天身上的魔物币全都换给你了,你能不能再和我换一下?”

    深白也朝他眨了眨眼:“你找我换魔物币?”

    “嗯啊~”厌点点头。

    “要换15万魔物币?”深白又眨眨眼。

    “嗯啊!”厌又捣蒜似的点头。

    深白便歪歪头:“可是,按照我们之前的汇率,需要你给我22.5万人类币才行耶~”

    “!”厌的嘴巴张开了。

    “你有22.5万人类币吗?”深白又问他。

    这回,厌摇头了。

    “那么,没法换呢~”深白说完这一句,便不看他了。

    厌的嘴巴瞬间张成了一个0字。

    然后深白便开始找摊主询问买东西的事儿了:“我要买这个娃娃,这个茶杯,还有那块石头。”

    “一共65万对吧。”富n代的另一个特性再次展露出来,深白连价都没砍。

    “对,不过我摊子上这样就剩一个钟表了,十万卖给你,连摆摊用的裙子都给你,那裙子也是古董,要不要?”摊主合上书,认真对深白建议道。

    “好啊~”深白很爽快的回答他。

    点点头,摊主便将整个摊位亮出来,用摆摊用的布……不,裙子向上将所有东西一裹,塞在深白怀里,又从深白那里的卡上刷了80万后,潇洒的拎了一本书离开了。

    抱着一大堆东西,深白转转眼珠看向旁边的厌。

    厌:=0=!!!!!!!

    ↑

    保持这个表情,厌已经原地僵硬了很久很久了。

    半晌,深白才将那个钟表从裙子里掏出来递给厌:“送你,要不要?”

    厌这才合拢嘴巴,看了看深白,又看了看深白手上没有分针的钟表:“算了,既然刚好没有钱,就证明这个表和我没缘分,它合该是你的。”

    说完,他又小声对深白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钟表是能力者用一种魔兽的核做成的钟表,上面有这种魔兽的特性能力附着,可以使时间暂停,甚至倒流……”

    深白听得眉毛都扬起来了:“这么厉害?那我岂不是淘到宝了?”

    “淘宝,不就是逛集市的乐趣吗?”厌挑挑眉毛对他道,不过紧接着:

    “不过,那只是个传说。”

    “何况这个钟表看起来好像坏了。”

    说完,耸耸肩,他又哼起歌向前走去。

    深白:……

    “算了,反正原本也不是抱着淘宝的心态来的。”深白也耸耸肩,跟上厌的步伐,他们继续向前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懒洋洋的睡了一天

    舒坦~

    以及 4号在下会在南京A-3国际动漫游戏展签售哟

    11点开始!

    现场会有书贩售,不过 去晚了应该就没了~

    挥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小樱去哪儿(综漫) [综]艾斯与艾莎 [综]荣光之上 [综漫]别抢我竹马 [综漫]谁都好,求交往! HP最爱伦敦腔 [综]世界之初 [综]追妻攻略 [综漫]论做梦与遗传的不靠谱性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奇幻异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奇幻异典178|第一百七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奇幻异典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