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来自远方 书名:帝师

    坤宁宫中,玲珑灯高挂,温香满室。

    张皇后红裙曳地,粉面垂泪,哭得梨花带雨。

    朱厚照坐立不安,满脸苦色。实在忍不住,朝跟在身边的谷大用使了个眼色:想想办法,孤实在撑不住了。

    谷大勇缩缩脖子,很是没胆。

    皇后娘娘哭起来,皇帝陛下都没辙。奴婢能有什么办法?

    朱厚照气得瞪眼,倒也消去几分烦躁和无奈。

    自酉时正,张皇后就开始哭,断断续续哭了小半个时辰,就是不停。

    哭且不算,更痛斥户部郎中李梦阳,话都不会重样。

    “你说说,这姓李的和你舅舅有什么仇?早年间没让你舅舅下狱,刚回朝,又上言,直说你舅舅招纳无赖、霸占民田!这是要将你舅舅往死里逼啊!”

    说到伤心处,张皇后哭得更厉害。

    “这姓李的哪里是跟你舅舅过不去,分明是看张家,看本宫不顺眼!”

    说着说着,话题就有些跑偏。

    很显然,张氏兄弟被弹劾之事,引起了张皇后早年间的伤心事。

    “还说什么‘后骄妒’!你父皇不纳妃,和本宫有什么干系!”

    “本宫到底是哪里碍了他们的眼!”

    若之前的伤心只有五分,现下便已有了十分。

    张皇后性子有些娇,对弘治帝却是一心一意,掺不得半分假。弘治帝每次发病,她也是食不知味,睡不安枕,同样像是大病一场。

    帝后夫妻多年,鹣鲽情深。除了心软护短,张皇后实无多大过错。

    偏偏就是护短,成了帝后之间的一根刺,更成了张氏兄弟的庇护伞。在父母去世之后,两人仗着张皇后心软,愈发没了管束,变得横行霸道,张扬跋扈,引起众怒。

    这些年来,不是没有朝臣弹劾这对兄弟,锦衣卫和东厂的证据都堆了厚厚一摞。只因张皇后之故,弘治帝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几番含混过去。

    弘治七年,李梦阳上言弹劾寿宁侯,皇后连哭多日,弘治帝只能违心将其投入锦衣狱。虽经阁臣求情,最后无罪放出,仍闲置多年。

    天子顾念夫妻之情,张氏兄弟却越来越过分,招纳无赖、蓄养奴仆倒也罢了,竟是大咧咧的侵-占-民-田,还是在京师重地!

    说句不好听的,在京城行走,随便咋下块瓦片,都能砸中个五品官。说不准还同哪门勋贵功臣沾亲带故。

    仗着外戚身份,张氏兄弟简直是肆无忌惮,明火执仗。

    弘治帝重病之后,两人略有收敛,之前做下的恶事却没法一笔勾销。

    朝中御史言官尚未来得及动作,被弘治帝重新启用的李梦阳挺身而出,直言进谏,条陈张氏兄弟恶性难改,怙恶不悛,请朝廷严惩。

    条陈刚送入内阁,并未抄送宫中。

    奉弘治帝之命,朱厚照在内阁观政,经阁臣之口,对两个舅舅的行径也颇为不喜。

    有弘治帝压着,身为皇太子的朱厚照只是爱玩,并未被刘瑾等人彻底带歪。缺点只在心太宽,遇事常常是左耳进右耳出,压根不放在心上。

    张皇后哭了许久,见儿子只是绷着脸坐着,压根不给回应,怒道:“照儿!”

    朱厚照嘴里发苦,对舅舅很是不满。但母后气成这样,着实不能再火上添油。

    “母后,此事自有父皇定夺。”

    “你父皇重病,压根不见我!”张皇后又开始垂泪,“我心焦,却是连他的面都见不着!”

    自称“我”而不是“本宫”,张皇后已是心急如焚,有些失了方寸。

    张氏兄弟的事尚在其次,重要的是,见不到天子的面,根本不知道天子的病况,如何能不心焦。

    秘闻天子开始服用丹药,张皇后更是夜不能寐。

    “母后,”斟酌片刻,朱厚照小心道,“不是儿子疑心舅舅,只是李郎中的上言尚在内阁,并未抄送乾清宫。舅舅既不上朝,又是如何知道?”

    寿宁侯日间入宫,必是向张皇后告状。张皇后护短,见不到弘治帝,回头就把儿子叫来哭。

    呆坐小半个时辰,朱厚照无比烦躁,话里终于露出几分不满。

    他总算明白,为何每次母后哭,父皇都是束手无策。

    话重不得轻不得,委实是难受。

    “你说什么?”

    “母后,”朱厚照深吸一口气,道,“儿子在内阁观政一月,大小事情也知道不少。三位阁老的态度,想必母后也清楚。若是舅舅再进宫,母后劝着收敛些吧。”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舅舅……”

    张皇后有心为两个兄弟辩驳,却发现,压根无言辩。

    和弘治帝苦求,尚可撒娇痴缠,和儿子哭能一样吗?

    “母后,的确是舅舅做得不对。”朱厚照继续劝道,“殿试将要放榜,京城流言纷纷,连己未年的舞弊案都扯了出来。弹劾之事可大可小,舅舅不安心呆在府中,硬要跳出来,若被有心人利用,连母后也会被带累。”

    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张皇后默然。

    “母后,舅舅只想着李郎中的上言,可曾想过母后?”

    “你是说?”

    “内阁没有抄送的朝臣奏疏,舅舅知道得一清二楚。现下父皇不知,还可转圜。若是父皇知晓,母后可曾想过后果?”

    “我……”

    张皇后神情微怔,寿宁侯的哭诉和朱厚照的话充斥脑海,颠来倒去,已不知如何是好。

    见状,朱厚照暗暗松了口气。

    李相公果真料事如神。

    不是李相公提点,当真不知该如何同母后应对。

    未料事有不巧,张皇后刚有松动之意,即有宫人禀报,文华殿中官马永成求见太子,说有急事。

    “马伴伴?”

    朱厚照微愣,什么事这么急,不能等他回文华殿再说,偏要寻到坤宁宫。

    张皇后亦是皱眉,但人既然来了,总要见见。

    “奴婢拜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弯腰走进暖阁,马永成即刻跪倒,像是被人打折了骨头。

    内廷规矩大,皇后可以随便哭,宦官宫人却是轻易不能掉眼泪。哪怕挨着板子,也不能大声嚎。

    “马伴伴,怎么回事?”

    见到马永成的样子,朱厚照拧眉。

    “回殿下,方才司礼监来人,将刘瑾带走了。”

    司礼监?

    “为何?”

    “回殿下,未说缘由。”回忆起当时情形,马永成微微打颤,颇有兔死狐悲之感,“是刘辅带人,二话不说,绑了就走。刘瑾要见太子,直接被堵嘴。奴婢想问明缘由,险些一并被绑。”

    朱厚照尚未出声,张皇后已是怒急。

    这是什么规矩?

    未通禀太子,直接闯文华殿拿人,可有将他们母子放在眼里!

    说句不好听的,打狗还要看主人!

    “钱兰。”

    “奴婢在。”

    “你和这奴婢去司礼监,传本宫的话,将刘瑾带来坤宁宫。”

    “是!”

    钱兰领命,马永成不敢立刻就走,眼巴巴的瞅着朱厚照。见后者点头,才忙不迭起身,跟着钱女官退出暖阁。

    “母后……”

    朱厚照张张嘴,不知该如何劝说张皇后。事出突然,没有李东阳提点,哪怕知道不妥,也是无计可施。

    张皇后郁气难消,司礼监正好成了出气筒。

    不能拿李梦阳如何,还不能处置几个奴婢?

    仔细想想就不难发现,司礼监敢直入文华殿,其中必有缘故,最大可能便是奉天子之命。奈何张皇后正在气头,便是想到也顾不得了。

    不出了这口气,她连觉都睡不着。

    几个奴婢,还能翻上天不成!

    司礼监暗室内,一灯如豆。

    刘瑾瘫坐在地上,面色惨白。

    提督太监王岳和掌印太监戴义分坐上首,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宦官拢着袖子,上下扫着刘瑾,很是不怀好意。

    “可能让他开口?”

    “您瞧好吧。”

    老宦官--抽--出手,应得爽快。

    刘瑾抖得更加厉害。

    除了天子下令廷杖,内廷处置犯错的中官和宫人,向来不许见血。

    老宦官品阶不高,却是在司礼监暗房呆了半辈子。但凡落在他手里,不死也要脱层皮。

    “刘瑾。”戴义冷声道,“你可知嘴不严实是什么罪?”

    “戴公公,奴婢冤枉!”

    “冤枉?”戴义仍是冷笑,“当日暖阁中,除了你和谷大用,伺候的只有宁公公和扶公公。天子说的话,隔天就传遍京师,必是有人嘴不严实。”

    “谷大用是个棒槌,你可是机灵得很。”王岳半眯着眼,烛光摇曳下,满脸沟壑,难掩阴沉。

    刘瑾汗流浃背,嗓子发干,想要争辩,却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推到宁瑾和扶安身上?

    哪怕出了司礼监,也是死路一条!

    谷大用……对,谷大用!

    “不是奴婢,是姓谷的,谷大用!”

    刘瑾已是六神无主,为了活命,不惜拿别人垫背。

    趴伏在地上,刘瑾瑟瑟发抖,声嘶力竭,眼中却闪过狠毒。

    只要他能熬过这遭,只要能保住这条性命,他日必要手握实权,将王岳、戴义通通踩在脚底,抽筋扒皮!

    戴义正要再说,暗室的门忽然被敲响,一个中年宦官走了进来,在戴义耳边低语两声。

    “坤宁宫?”

    声音虽低,仍清楚传入刘瑾耳中。

    太子就在坤宁宫!

    刘瑾瞬间升起希望,只要离开司礼监,自己的命就能保住!

    坤宁宫发话,王岳和戴义不能置若罔闻。

    两人商量之后,一人前去禀报天子,另一人押着刘瑾去见皇后。

    见他们从暗室出来,陈宽心中便是一咯噔,问道:“这是?”

    “皇后召见。”

    戴义苦笑,陈宽同觉嘴里发苦。

    天家夫妻,相濡以沫多年。他们这些伺候的,再得用也是奴婢。天子向来敬重皇后,说不得就会改了主意,放过刘瑾。

    万般无奈,却也是无能为力。

    戴义带着刘瑾去了坤宁宫,不久,刘瑾就跟着太子回了文华殿。虽被施以小惩,于性命却是无碍,品阶未被夺取,仍伺候在太子身边。

    陈宽站在廊下,见到从乾清宫回来的王岳,有心询问,却见对方摇了摇头。

    两人同时长叹一声,忽然觉得,夜风竟比冬日更凉。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这个祸害不除,终将成为大患!

    弘治十八年,农历三月壬寅,刘瑾被下司礼监,当日即被放还。

    隔日,皇后入乾清宫,半个时辰后,内官急召太医,宫内一片肃然。

    傍晚,龙体大安,皇后闭门坤宁宫,皇太子奉药御前,内阁大学士李东阳、刘健、谢迁奉召觐见。

    掌灯时分,三名阁臣离宫,面上都是怅然。

    其后,天子罢朝两日,至第三日方现身临朝,群臣稍安。

    朝中之事,杨瓒自无从得知。唯一的感觉,近日里巡城的官兵和衙役忽然增多,时而能见佩刀的锦衣卫从道上驰过。

    思及多种可能,仍无头绪。只得暂且将疑问压下,每日里在房中练字,等着殿试放榜。

    弘治十八年农历三月癸卯,传胪大典。

    奉天门大开,三百零三名贡士均着玉色澜衫,头戴四方平定巾,入奉天殿听宣。

    殿前,大汉将军着明甲,金吾卫持长戟,锦衣卫佩腰刀,分立两侧。

    殿中,飞禽补服的文官在左,走兽补服的武官在右,肃然无声。

    御阶之上,弘治帝身着绛纱衣,赤色蔽膝,头戴十二缝乌纱帽,手持一尺二寸玉圭,端坐龙椅。

    殿试金榜已由填榜官书就,待贡士进殿,行大礼之后,将悬于奉天殿前。

    金榜共有两份,大者高悬,小者由中官奉在御前。

    三拜之后,弘治帝抬手,身着蟒服鸾带的宁瑾上前半步,朗声道:“天子敕,赐今科贡士谢丕进士及第,钦点状元,赐朝服冠带。”

    “赐今科贡士顾晣臣进士及第,钦点榜眼,赐宝钞千贯。”

    谢丕和顾晣臣位列三鼎甲,并不出众人预料。

    接下来的探花之位,有人猜是董王已,亦然有人猜是崔铣,无有定论。十四名读卷官却是表情如一,让人猜不透半分。

    不料想,宁瑾略提高声音,道出一个群臣都很耳生的名字。

    “赐今科贡士杨瓒进士及第,钦点探花,赐宝钞千贯。”

    除了殿试读卷官,群臣皆面现愕然。

    杨瓒?

    这是哪个?

    站在队伍中的杨瓒亦是耳际嗡鸣,愣在当场。

    探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田园医香,沐王的俏王妃 君本倾城,冥妃也猖狂 贵女投喂日常 末世之如影随形 农女大当家 废材魔后嚣张娘亲 一厘米温差gl 灰老头儿 袭清 红楼之士子风流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帝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师第二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师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