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来自远方 书名:帝师

    弘治十八年十一月壬午,钦天监监正进正德元年大统历,择大婚吉日。

    天子御奉天殿亲受,令翰林院抄录,赐文武群臣,并以有司遣快马出京,颁行各府州县。

    “以明年为正德元年,采新历。”

    “元月有吉日,天子大婚,行封后大典。”

    “依孝宗皇帝旧例,仿祖制,一切循简,不可铺张奢靡。止于京受百官番臣贺,各地藩王镇守不进方物,不得以寻瑞物为由扰民。”

    “陛下圣明!”

    群臣跪拜,山呼万岁。

    圣旨颁下,翰林院上下骤然开始忙碌。

    自学士至侍读,从侍讲到修撰编修,几乎要宿在值房。挂着两轮黑眼圈,仍要熬油费火,笔下不停。搬运文书的小吏都是风风火火,捧着文卷跑过廊下,忙得脚不沾地。

    抄录好的大统历先送礼部查阅,确认无错漏,再由京卫快马飞送各地。

    依旧历,先颁顺天,再送应天,其后是中都凤阳,再次是各地藩王府,最后是各府州县衙。

    原本,归附的草原部落和西南土官亦在颁发之列。但礼部突然接到天子口谕,暂缓。

    暂缓到何时,端看天子心情。

    自弘治帝大行,北疆频生兵祸,宣府大同烽火连天。西南同不太平,思恩府接连有土官生事,互相仇杀不算,更杀死朝廷派遣的官员,入山林为贼,抢夺边民谷物牲畜,闹得四川广西等地多不太平。

    朝廷怒而发兵,大军未到,便先服软。等官军折返,继续改抢的抢,该杀的杀,官印照领,赏赐照请。

    天高皇帝远,自恃朝廷“优容”,几有无法无天之势。

    换做弘治帝,还要想一想,是否先礼后兵。朱厚照没有这个习惯,倔脾气上来,直接尥蹶子。

    不服朝廷管?

    好!

    大统历没份,恩裳的金银布帛统统划掉。

    主动承认错误,上疏请赏?

    也成。

    朕大度,内库积攒百捆宝钞,都送去西南。不够没关系,责令有司继续印。十万还是百万,一个戳的问题。

    圣旨发下,西南土官未及发表不满,都察院的御史当先跳了出来。

    “陛下,此违先皇旧例,亦乏仁爱,恐令西南之民心生怨愤,还请陛下三思!”

    那边-造-反,这边还要给钱,不给就是不仁爱?

    这叫什么道理!

    当他是软柿子,随便就能捏?!

    朱厚照咬牙,告诉自己:不生气,不和这帮脑袋拎不清的生气。

    “卿所言固有道理,然内阁亦有条陈,请朕节省滥用,谨慎恩赏,以强边备,充实军饷。”

    仗着位置高,言官看不到,朱厚照抓了两下脖子,引来刘健奇怪一瞥。

    “西南土官,虽有思恩之名,却无奉行之实。今朝归附,明日复判。其心实险,非仁爱可以感化。”

    言官的嘴不好堵,但朱厚照早有准备。

    发下圣旨之前,特宣杨瓒觐见。

    对付言官,杨瓒自有一套办法。当场给朱厚照支招,向李东阳“求救”。

    天子求助,李东阳自然乐于帮忙。没有直接出策,而是联合刘健谢迁再上条陈,请天子“节省”。

    边备战事耗银巨万,光禄寺和户部的库银很快见底,全靠内库支应。天灾频发,各地税粮和征银迟迟未到,韩文急得火烧眉毛,内阁跟着一起发愁。

    怎奈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

    半月之内,杭州、嘉兴、绍兴、宁波等府连发地动,灾民逾万,请朝廷发下赈济。淮阳等地也有官文抵京,言应天等七府并通、和二州同日地动,又遇大雨,毁民居田地无数,明岁夏粮恐是无望。

    为了赈灾,户部和光禄寺挖空心思,勉强凑足银数。

    未料想,十日不到,宁夏和山西二州七县又震了。

    安化王运气极好,王府上下安然无恙。

    晋王则是倒霉透顶,府内垮塌两座院落,压死压伤十余人。晋王刚好路过西苑,不是有刘姓美人奋不顾身,将他从墙下推开,此刻已躺在榻上,人事不省。

    盯着飞送入京的官文,光禄寺愁,户部愁,内阁更愁。

    于是乎,天子扣下给土官的恩赏,甚至以宝钞替代,内阁和六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没看见。

    宽宏仁爱固然重要,但也要有度。

    自家的麻烦事一堆,银钱不济,还要打肿脸充胖子,给心怀叵测之人送钱?

    绝对是脑袋冒氢气,蠢到冒烟。

    御史跳出来时,左右都御史都是眼皮急跳,想把人拉回来,奈何有些距离,只能暗地里着急。

    言官需要耿直不假,但耿直过头就是傻。不好听点,十成十的二愣子。

    见内阁和六部均未有人出列,史琳和戴珊皱眉叹气。已然明白,天子和内阁定已达成共识,谁敢跳出来反对,纯粹是自找麻烦,和整个朝廷不对付。

    有内阁条陈顶在前头,朱厚照成功说退言官,大感舒爽。

    憋了满腹不甘的御史退回右班,心中暗道:观天子应对,必是早有准备。想起日前被召入宫的是谁,内阁又是何时送上条陈,立时握紧拳头。

    杨瓒所站的位置,同御史有一定距离,自然看不到御史的表情。然而,直觉告诉他,又有麻烦要找上门,或早或晚,绝跑不掉。

    当日退朝,杨瓒折回翰林院,继续抄录大统历。

    彼时,谢丕官至侍讲,评为学士。顾晣臣升任修撰,俸禄亦升上一级。

    天气骤凉,谢丕百日抄录大统历,夜间苦读兵书,疲累之下染上风寒,病得起不来床,不得不向吏部告假,已多日未曾见面。

    顾晣臣顶替入值弘文馆,也少在值房。

    二十多名庶吉士,或入六科为给事中,或入六部观政,两排值房,连杨瓒在内,只有寥寥数人,愈发显得寂静空旷。

    坐到案后,杨瓒卷起衣袖,细细研墨。

    滴漏轻响,门外有书吏走过。

    天空变得阴沉,彤云密布,风声大作。

    放下墨条,杨瓒走到窗旁,正要放下支杆,忽见一大红身影从廊下走来。

    来人越过文吏,径直走到窗旁。

    “顾千户?”

    见是顾卿,杨瓒忙放下木杆,请顾卿进门。后者却停在门前,并不再迈步。

    “在下尚有-公-务-在身,不便久留。仅有数言告知杨侍读。”

    “瓒愿详闻”

    “涿鹿之事。”顾卿道,“北镇抚司派遣缇骑出京,此时应至保安州,不日将到涿鹿。”

    涿鹿?

    愣了两秒,杨瓒遂反应过来。

    “劳烦顾千户,瓒谢过。”

    “不必。”顾卿问道,“杨侍读可着急娶亲?”

    这话问得实在唐突。

    杨瓒摇头,道,“此事是家中安排,内情……千户当有所了解。”

    顾卿眼眸低垂,单手按住绣春刀,忽然倾身,低声道:“成亲之事,杨侍读当深思才好。否则,徒增烦扰。”

    徒增烦扰?

    好奇心驱使,杨瓒抬起头。

    顾卿微微侧首,嘴角微掀,一双眸子恍如无底深潭,将面前人牢牢禁锢。

    骤然感到压力,杨瓒不自觉后退半步,两个字瞬间浮现脑海。

    恐-吓!

    赤果果的恐-吓!

    顾卿直起身,神态自若,仿佛冒煞气的另有其人。

    “话已带到,不打扰杨侍读,在下告辞。”

    寒风卷过,大红锦衣轻鼓。

    笔挺的背影,似一把经过千锤百炼的长刀。不出鞘则已,一旦出鞘,必利芒湛目,锋锐慑人,寒意沁骨。

    伫立门前,杨瓒许久未动。

    单手扶住门框,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

    狂跳的心渐趋平静,难言的悸动深藏入心底,再难抹去。

    躲开书吏的目光,杨瓒关上房门,转身靠在门上,单手搭在额前,用力闭上双眼,无声大笑。

    没救了,当真是没救了。

    弘治十八年十一月,北直隶迎来入冬后的第一场大雪。

    鹅毛般的雪花,夹杂着点点冰粒,纷纷扬扬落下。神京城很快为大雪覆盖,变作一片银白。

    一夜之后,大雪足可没过脚踝。

    兵部上请,将操演之日延后。

    朱厚照不同意。

    “北疆之地,动辄朔风狂卷,六出纷飞。每遇强虏来犯,官兵皆顶风冒雪,与敌对战。今不过雪没足面,尚无强敌当前,既不能操演?如此庸碌将官,孱弱军卫,怎堪守卫京师!”

    朱厚照当真怒了。

    越是了解北疆情况,越是对兵部的拖拉不满。

    边军能顶着飞雪和鞑靼骑兵对战,京卫一场操演却是从九月拖到十月,又从十月拖到十一月,种种借口,听着都烦。

    “陛下,此事……”

    “朕不想听借口。”朱厚照发了狠,厉声道,“朕只问刘尚书,京卫当真孱弱至此?”

    刘大夏面有难色。

    如不能给天子一个满意的答复,事恐不能善了。

    实事求是的讲,的确是兵部办事不利,才将一场操演延迟至两月。天子发怒,也是理所应当。

    “陛下,操演必将如期进行。”

    得到肯定答复,朱厚照的怒火消去几分。

    无人继续禀奏,当即退朝。

    仁寿宫偏殿中,十二名少女身着宫裙,随女官学习宫礼。单是福礼跪拜,便耗足两个时辰。

    夏福同沈寒梅学得最快,吴芳同王芙等六人稍逊一筹,余者多勉强过关。

    唯有两人迟迟学不会,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引得女官频频皱眉。又惊又累,重压之下,几乎当场哭起来。

    女官眉头皱得更深,神情愈发严肃。

    “切莫如此!”

    尚未册封,便不是宫妃,需得同伺候的中官宫人一样,严守宫规,遇到再大的事,也不能流一滴眼泪。

    待天子大婚,凤位之下,尚有后妃宫嫔。两宫亲选出的美人,再不济也会是昭仪贵人。

    如此不经事,如何能担当其位,得天子恩宠?

    “内宫有规,自当严习。他日方可规行矩步,不错分毫。”

    放下手中细杆,女官语重心长道:“奴婢身负太皇太后懿旨,教习诸位宫规,不敢有半分懈怠。既要做得人上人,便要吃得苦中苦。诸位既已在宫墙之内,当晓得其中道理,无需奴婢多言。”

    话音落下,偏殿内陷入寂静。

    含泪的少女取出绣帕,用力按下眼角。

    纵然是再难,哪怕是膝盖肿起,也不再叫苦一声。

    两名女官站在廊下,见状,微点了点头。当下返回正殿,向太皇太后和吴太妃禀报。

    “奴婢瞧着,夏氏女同沈氏女最为-拔-尖。吴氏女很是娇憨,王氏女细心恬静,均有可称道之处。”

    王太皇太后和吴太妃低语几声,令女官继续守在偏殿,隔两个时辰再做回报。

    殿门关上,吴太妃忍不住轻咳。

    王太皇太后面现忧色。

    “吃了这些时日汤药,怎么还不见好?”

    “老毛病了。”吴太妃收起帕子,端起茶盏,润润喉咙,“早年落下的病症,天凉就要犯上一回,再多的方子也是没用。”

    提起早年,王太皇太后不免叹息。

    “遭了那么多年的罪,才过几天好日子。”

    吴太妃轻笑,生死有命,她早已看开。

    病症好与不好,都是上天安排。只不过,一旦有那一日,就要再见旧人,心中难免腻歪。

    “不提这些糟心事。”吴太妃笑道,“娘娘瞧着哪个更好?”

    “左不过这四个。”王太皇太后点出夏福四人,道,“咱们选了,总还要天子顺心。当日里,天子似对夏氏女另眼相待。”

    “性格沉稳,人也聪慧。”吴太妃道,“先前娘娘说过,这孩子年纪小了点,可改了主意?”

    “十三,虚岁十四,和天子差一岁,也是般配。”王太皇太后道,“需得遣人到金陵,仔细探查其家人品行。”

    若是再出一个庆云侯,或是寿宁侯,还不够糟心的。

    “娘娘说的是。”吴太妃又咳嗽两声,“我这身子不济,娘娘若是有精神,不若请太后暂移仁寿宫,免得过了病气。”

    王太皇太后皱眉,问道:“可是又有哪里不对?”

    “没有。”吴太妃摇头,“我这病来得急,担心过了病气。今日之后,有事便遣女官通传。等我好些,再来同娘娘问安。”

    “你这话说的,是想戳我的心?”王太皇太后红了眼圈,一把拉住吴太妃的手,“什么过了病气,以后休要说这话!”

    “娘娘,”吴太妃叹息,“凤体为重。”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王太皇太后道,“就算真的……咱们也好作伴,到地下见过先皇,无论如何,都要先给万氏一顿廷杖!”

    “娘娘?”

    “你出过气,我可没有。”王太皇太后笑道,“到了地下,总该畅快一回。有列祖列宗,圣-祖皇帝和太宗皇帝看着,我就不信,陛下还能护着那万贞儿!”

    吴太妃先是发愣,继而轻笑。

    王太皇太后始终没有放开她的手,陪着一起笑。

    笑到最后,两人都流出眼泪。

    “好,真有那日,我必亲自执起廷杖,痛快一回!”

    弘治十八年十一月辛亥,英国公张懋、兵部尚书刘大夏奉敕简阅京卫操演。

    是日,天子亲临演武场,内阁首辅刘健,次辅李东阳和谢迁伴驾。翰林院侍读杨瓒,侍讲谢丕得幸随驾,立于台旁,一同观操。

    留守六十八卫俱上名册,由都督府及兵部筛选,择精锐六万三千五百七十人,分作五营,各领以把总指挥,习操听用。

    以武定侯、怀宁侯、南和伯、永顺伯、长安伯为坐营官,分掌万余人。

    依天子意,分拨三千营及神机营千余人,仿照太宗皇帝征讨草原战阵,分批操演。

    演武场四周,由羽林为、金吾卫、锦衣卫等分别把守。

    演武场中,五营军官着甲胄,百户着皮甲,总旗之下俱为袢袄,分枪--兵-弓兵列阵。

    旗帜烈烈。

    鼓声中,百余架战车推出,车上架铜铸火炮,随旗官号令点火。

    炮声隆隆,大小铁球飞出,暴雨般砸中预先排好的草人,腾起一片浓烟。

    “令起!”

    鼓声更烈,五营官军臂缚彩带,由把总指挥率领,变换战阵。

    五名坐营官均是黑色甲胄,横刀跃马,冲在阵前。

    距离虽远,杨瓒仍能一眼认出顾卿。

    黑甲红缨,银枪骏马。

    两营相遇,监枪官率先发令,排枪之后,手持重兵的骑队自两侧冲出,刀棒相击,金戈之声恍如雷鸣。

    看到骑兵手中的武器,杨瓒揉眼,再揉眼。

    近两臂长,前宽后窄,沿顶端楔入数排尖钉,光是看着,就觉煞气逼人。

    按照太宗皇帝阵图,此乃骑兵利器,每遇敌寇,必所向披靡。

    杨瓒不再揉眼,嘴角抖了两抖。

    非常人行非常事。

    永乐大帝不愧为杀遍草原无敌手的猛人。

    先是战车火炮,紧接一阵排枪,其后直上狼牙棒,是个人都受不了。

    只可惜,战阵虽好,操演的官兵早非当年。阵中所用的“重兵”,皆以木头制成,刷上黑漆,挥舞起来颇有几分气势,实际全无半点杀伤力。

    杨瓒都能发现不对,何况朱厚照。

    随战阵操演,原本脸膛通红,激动不已的朱厚照,兴奋渐消,脸色越来越黑,大有一黑到底的架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田园医香,沐王的俏王妃 君本倾城,冥妃也猖狂 贵女投喂日常 末世之如影随形 农女大当家 废材魔后嚣张娘亲 一厘米温差gl 灰老头儿 袭清 红楼之士子风流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帝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师61|第六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师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