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来自远方 书名:帝师

    正德元年,正月乙亥,内官高凤翔捧敕令往南京宣读。

    敕令中,升夏福之父夏长儒为中军都督府同知,不视事。赐神京城宅邸,保定府田庄。赏金五两,银三十两,器玩十件,宝钞十万贯,并赐大红织金麒麟衣一件。

    授夏福之母为夫人,赐命妇衣冠。赏金银宝钞,首饰器玩。

    夏福三位兄长,俱授武城兵马使司佥事,领俸,不视事。

    夏福祖父母等亲眷,依定例,各有赐服金银。

    高凤翔宣旨时,夏家人齐跪正厅。

    夏福的兄长嫂子满面喜意,笑容抑制不住。

    夏长儒和夏夫人眼圈泛红,待圣旨宣读完毕,激动得腿脚发软,几乎站不起身。

    “我的福儿要做皇后了?”

    “是啊,娘,小姑有福。”

    “娘,这回您可放心了吧?”

    夏家女眷退到厅后,几个儿媳你一言我一语,夸奖夏福,恭维婆婆。很快,夏夫人便收起泪水,满面喜色。

    夏家男子在外厅,请高凤翔落座,送上金银红封,试着打听夏福在宫中情况。

    “国丈国舅放心,两宫均言夏娘娘稳重聪慧,堪为陛下良配。”

    高凤翔启程之前,特地到司礼监拜会王岳戴义,讨过主意。故而,对夏家人十分客气,却并不怎么亲热。

    “你在天子身边伺候,给知道道理。坤宁宫自有领班太监,皇后身边多用女官,用不着你操心。”

    想起王岳的话,高凤翔愈发端正神情,非是规矩如此,怕是连红封都不肯收。

    “咱们是内官,和外戚本就该远着。一旦牵扯进去,必落不得好。从国朝开立至今,历代外戚,魏国公府之外,都能风光几年?”

    “远的不说,早几年,张家是何等风光。一门两侯,器用可比国公。可惜啊,人心不足,辜负了先帝的仁心,枉费太后娘娘的回护之意。”

    “依祖宗规矩,皇后之父升官授爵。夏娘娘的父兄得了官,却没授爵位,天子是什么意思,还用咱家教你?”

    王岳没有明着说,高凤翔揣测话中深意,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张家兄弟,弘治年间何等跋扈。

    私戴帝冠,窥-伺-内帷,横行京中,抢夺民田,其罪行,罄竹难书。有张太后求情,硬是毫发无损,反是出言弹劾的李梦阳被下诏狱。

    先皇大行,今上登位,一道圣旨便将二人撵出京城,不得诏令,永不可回京,子孙后代都要守卫皇陵。

    先皇密旨之事,高凤翔并不晓得。但他清楚,即使没有弘治帝的示意,张家兄弟这般作死,今上早晚也动手。

    对亲舅尚能下狠心,何况旁人?

    大婚在即,天子下旨升了夏家父子的官,却没有授给爵位。夏家主母得了诰命,几个儿媳仍是白身。

    此间种种,足以表明天子的态度。

    从根源上避免外戚得权,为祸百姓。

    内阁六部均能猜到圣意,都没说什么。部尚书也闭紧嘴巴,装聋作哑,根本没有提出,只升官不授爵位,实在不符合规矩。

    如今看来,天子防着外戚做大,朝中文武皆是赞成。自天子践祚,群臣二话不说,举双手拥护圣意,还是首次。

    别看夏家人现下品行好,以后怎么样,实在难说。

    张家未发迹时,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良善。

    结果呢?

    出了张鹤龄兄弟这对滚刀肉,肆无忌惮,横-行-京城,百官弹劾,百姓唾骂,天子屡屡皱眉,虽没有下狠心处置,也是极为不喜。

    想想张家,对比当前夏家,高凤翔心思转了几转,摆正姿态,愈发客气。

    该说不该说,拿捏住底线,既不让夏家人生恼,也没破坏内外不可传递消息的规矩,拣两三句场面话,自可应付过去。

    “夏娘娘入主坤宁宫,金册金宝均已铸造。两宫甚喜夏娘娘,老国丈当放心才是。”

    高凤翔很会说话,虽比不上刘瑾张永,和新鲜出炉的外戚打交道,却是绰绰有余。

    在朱厚照身边能排得上号,本身就不一般。

    加上王岳的提点,夏家人只觉这位神京来的公公和气,平易近人,没有半点架子。更是出乎预料的守规矩,和印象中的宦官完全不一样。

    “日子紧,老国丈还需尽早准备,同三位国舅赴神京上任。”

    赶不上天子大婚不要紧,奉召入宫参拜,说几句吉祥话即可。

    宫中规矩到底和民间不同,毕竟,在“夫家”纳彩出嫁的,除一国之后,再无他人。

    纵观国朝,皇后多是以东宫嫔妃和藩王妃晋身。封后大典的殊荣可享,以皇后身份出嫁,实是少之又少。

    “多谢高公公提点。”

    夏长儒和长子亲自送高凤翔出门,又送出两封银子。

    这一次,高凤翔没有推拒,笑眯眯手下,同夏家人告辞。

    院门关上,一家人都觉身在云中,脚下发飘,恍如梦寐。

    捧着圣旨,夏长儒犹不敢相信,幼---女---即将成为皇后,自家也将改换门匾,从一介草民跃升为皇亲国戚。

    用力掐一下大腿,感到疼痛,心才渐渐落回实处。

    “父亲,儿子明日便去族中,将此事禀告族老。”

    “是该去。”夏长儒道,“天使莅临,族中必得到消息。不等明日,你马上带着赏赐的绢帛宝钞,再扛几袋粮食,包上糕点糖果,同你兄弟一起去见族长。”

    “现在?”

    “对。”夏长儒点头,道,“同族长讲明,宝钞奉在祠堂,绢帛粮食送于族中老人孤寡。并言,不日我父子将举家入京,十亩水田由族中代为打理。”

    水田交给族中打理?

    夏长儒的三个儿子均是不愿。

    “父亲,为何要将田产交给族中?佃种出去还可收租,多少也是进项。”

    交出去,甭想再要回来。经过族老的手,转眼就成祭田。

    夏长儒摇摇头,道:“祖上本是外州迁来,不是族人帮扶,也没有今日。福姐儿入宫为后,我一家都要北迁,哪有余力看顾上元田产,到头来,也是要交给族人。不如现下做个人情,也能帮福姐儿得个好名声。”

    在夏氏族中,夏长儒算不上十分富裕,勉强吃饱穿暖,送儿子入私塾识得几个字。

    十亩水田,多是祖辈购置。

    如不是夏福被采选入宫,夏长儒本打算动用半生积蓄,再购几亩田产,多为儿孙积攒土地家业。

    现如今,这些考虑都没了必要。

    “天子赐下北直隶宅邸田庄,上百顷的田地,还不够我等生活?何必计较些微得失。”

    人就是这么奇怪。

    自家一夕发达,行事再平常,也会被人说嘴。田产是小事,招惹恶言才是大事。

    夏长儒一番话,说得几个儿子低头。

    “你们要记得,福姐儿刚入宫,立足未稳,到了神京,务必要谨言慎行,谁也不许惹麻烦!如若不听,犯下过错,我必赶他出门!”

    “是!”

    夏氏兄弟恭立在厅内,敬听父亲训导。

    夏夫人欢喜过后,隐隐升起一丝担忧。

    听传旨的天使言,宫中有太皇太后,太妃,还有皇太后。算起来,两层的婆婆。福姐儿是个好孩子,但要让婆婆都喜欢,怕是不容易。

    半个时辰后,夏家院门再开,夏长儒的儿子赶着骡车,车上载有布帛米面,直往族长家行去。

    沿途遇上族人邻居,兄弟三个没有吝啬,取出包着油纸的糕点糖果,一一发放。

    “家中有喜事,请叔伯相亲们莫要嫌弃。”

    路不算远,不大一会,即到族长家门前。

    车后跟了七八个孩童,瞅着放在簸箩里的糖块,满眼渴望。

    “拿去吧。”

    夏长儒的三子最是心软,想到刚刚一岁的儿子,抓来两把糖块,由其去分。

    两个兄弟看到了,也只是笑,并未阻止。

    待孩童散去,三兄弟才上前叩门。

    “五伯,七房侄儿前来拜会。”

    夏氏族中一片喜气,离开夏家的高凤翔,登上马车,直往城南,拜会南京守备太监傅容。

    傅容年过六旬,高凤翔还是小黄门时,没少得傅公公关照。待高凤翔发迹,傅容已到南京养老。

    说是守备太监,事实上,手中并无多少权利。

    南京遍地勋贵旧臣,砖头砸下来,都能拍到两个伯爷。稍有不慎,甭管守备镇守,都得不着好。

    傅容居住的宅院不大,三进门厅,黑油大门,门旁两尊石狮,个头不及高凤翔腰间。

    依镇守太监的品级和油水,实在是有些寒酸。

    无奈,情况所迫,傅公公不敢稍有谮越,否则,南京的官员能用口水淹死他。

    不像神京城的同僚,需要处理大量政务,这些官老爷闲来无事,最常做的就是上疏进言,弹劾时弊百官。

    最出名的一位,户科给事中戴铣。

    自今上登基,满打满算刚足半年。戴给谏递往顺天的弹劾奏疏,已超过六份,基本是前一份还在路上,后一份就送出应天。

    最近两月,戴给谏愈发勤奋,连递三份奏疏,都是弹劾杨瓒。

    奏疏中引经据典,言辞犀利,似恨到极点。

    连当事人都怀疑,是不是哪里得罪了戴给谏,或是不小心做下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以致被紧咬不放。

    不然的话,历史上,这位冲刘瑾发力,受廷杖而死的猛人,怎么就盯上了自己?

    翻开奏疏,朱厚照同样困惑,杨先生明明是心忧过国事,凡事为朕考虑,到言官的嘴里,怎么就成了包-藏-祸-心,帽-忠-实-奸的小人?

    高凤翔南下,一为宣读圣旨,二为了解一下,南京六科为何紧抓杨瓒不放。便是神京的言官,都没有这么固执。

    想了解最切实的消息,自不能向文官打听。

    傅容镇守南京多年,消息灵通,是最好的选择。

    “见过傅爷爷。”

    “哎呀,可当不得。”

    两人见面后,高凤翔先行礼,用的还是早年称呼。

    傅容身材微胖,尤其一张圆脸,双下巴,笑起来弥勒佛一般。

    “一晃这么多年,难为高少监还记得咱家。”

    “不敢忘,没有傅爷爷,哪有咱家的几天。”

    傅容笑得更是和气,双眼眯成一条缝,让长随上茶,一番东拉西扯。两盏茶后,高凤翔才道出真正来意。

    “戴铣?”傅容奇怪道,“天子遣你来查?”

    一个七品给事中,值当吗?

    “正是。”高凤翔压低声音,“傅爷爷在应天,消息定然灵通,可知这戴铣平日多同何人往来?”

    “这个嘛……天子为何专要查他?”

    见傅容不肯轻易吐口,高凤翔定定神,只能挑明,戴铣死咬之人,被今上称作“先生”。

    戴铣弹劾杨瓒,天子如何能不关心。

    傅容更觉奇怪。

    “先帝钦赐金尺,今上言必称先生。这样的人,岂是轻易能参倒?”

    “知道归知道,难保引来有心人。”高凤翔道,“万一事情闹大,不会伤筋动骨,也不好收场。”

    “倒也是。”

    傅容思量许久,挥退长随,带高凤翔穿过三厅,走进书房。

    打开百宝架后的暗格,取出一只扁平的铁盒,傅容道:“这里面是咱家搜集的一些消息,本想等着东厂来人。现下,扬州那边出了事,便交给高少监。”

    扬州出事?

    “高少监不晓得?”

    高凤翔摇头。

    “咱家取道凤阳,先去中都,后来的金陵。”

    没入江苏,路上又匆忙,时间赶得急,消息自然没那么快。

    “倒是咱家想差了。”傅容扣上暗格,道,“锦衣卫和东厂奉旨南下,查江浙捕盗通判及卫所捕盗主簿,途经扬州,遇贼盗埋伏,有了死伤。事情惊动应天府,扬州府推官带人前往,未料想,同行巡检被贼人买通,以袖箭-射-伤锦衣卫千户,当场畏罪自尽。”

    顿了顿,傅容压低声音:“所有线索,都指向太原王府里那位。”

    “什么?!”

    高凤翔大惊。

    埋伏锦衣卫,暗杀千户,这是要造反?

    “可知受伤何人?”

    傅容没说话,打开铁盒,取出最上面一张绢布条。

    高凤翔接过,看到上面两行字,脸色立变。

    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长安伯顾卿?!

    正德元年,正月丙子,天子遣官祭告天地宗庙。依祖制,遣官持节行纳彩问名礼。

    原本,此事该交由宗室长辈,礼部官员。

    朱厚照却是任性到底,传下口谕,不用礼部侍郎,改由翰林院侍读杨瓒持节。

    面对传旨的张永,杨瓒半晌说不出话。只觉有无数利箭正嗖嗖飞来,不被扎成筛子,也会变成蜂窝煤。

    “咱家恭喜杨侍读。”

    张永袖手弯腰,满脸喜气。

    帝后大婚时,持节纳彩,这是何等的脸面。

    杨瓒嘴角抽-动,艰难挤出笑容。

    今日之后,兵部之外,礼部上下也将斜眼看他。照这个趋势,六部都要得罪个遍。

    送走张永,下意识摸向怀中金尺。

    不能怒-抽-熊孩子,只能深吸气,不停告诉自己:不生气,这是荣耀,是光荣,是简在帝心……简在帝心个X!

    五品的翰林侍读,没成家,更没孩子,最宽松的条件,也沾不上礼官的边。

    先时替代学士刘机,在登基大典礼上宣读诏书,已是逾越。今番再替礼部官员纳彩,简直是主动站上烤架,等人添柴。

    几乎可以想见,史书上会如何记载。

    天子顶多两个字:任性。

    自己的名字之后,必将长篇大论,中心思想绝对是佞臣小人。

    杨瓒负手而立,仰望苍天。

    本以为有谢丕和顾晣臣做坑友,多少能轻松些。哪里想到,天子盯准自己坑,不坑到底绝不罢休。

    “苍天啊!”

    郁愤至极,杨侍读泪流满面。

    就不能换个人坑吗?!

    无奈天子下令,纵有再多不愿,也得照办。

    纳彩问名当日,杨瓒着御赐麒麟服,先至鸿胪寺设案,再至奉天殿御座前请制。

    朱厚照具冕服,高坐龙椅,旈珠垂下,遮住面上表情。

    身上黑红两色,映衬-金-黄-龙椅,威严尽显。

    杨瓒手捧制书,有瞬间的恍惚。御座上的少年,竟是如此陌生。

    “拜!”

    群臣皆身着朝服,梁冠广袖,金银革带,花色织锦,手持朝笏行四拜礼。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兹选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夏长儒之女为皇后,命礼部尚书张升,翰林院侍读学士杨瓒,户部侍郎焦芳行纳彩问名礼。”

    “臣遵旨。”

    杨瓒三人行礼,退出殿外。

    与此同时,几匹快马自南飞驰而来,马上骑士着锦衣卫缇衣,风尘仆仆。

    行至午门,一名骑士扯下腰牌,道:“锦衣卫办事回京!”

    天子大婚吉日,宫城皇城各门守卫愈严。

    守门兵卒看清腰牌,并未当即放行,而是匆匆请来城门卫百户,言明情况。

    “我等自南直隶归来,急见指挥使。尔等竟敢阻拦?!”

    “不敢。”百户抱拳,道,“自今起三日,城内不许策马奔驰。还请几位下马,我等自会让路。”

    “你……”

    校尉大怒,正要挥鞭,忽被百户拦住。

    “下马!”

    令下,百户当先下马,问道:“如此可行?”

    “请!”

    城门卫放行,几人牵马走进午门。

    穿过城南街市,看到民居皆悬挂红灯笼,官衙悬挂红绸,百姓俱面有喜色,校尉猛然间明白,为何城内不策马,为何百户会硬生生拦住自己。

    陛下大婚吉日,纵是十万火急,敢闯入城门,纵马街巷,也是死罪。

    “谢钱百户救命之恩。”

    “不必。”

    钱宁加快脚步,道:“未知赵横等是否已抵达。”

    顾卿重伤,禁不住劳累。抓人的事只能交给东厂番子。钱宁奉命还京,是为将一人交给牟斌。

    如此人所言属实,赵横两人带回的牙牌路引恐怕都是迷雾,截杀锦衣卫之人,怕是另有来路,并非晋王指使。

    江浙之地的问题,也远比想象中严重,绝非抓几个人能够解决。

    相反,抓了还不如不抓。

    打草惊蛇,必会出大问题。

    钱宁等抵京时,顾卿留在扬州府养伤。

    伤他的箭矢浸泡过□□,扬州府最好的大夫也是束手无策。最后,是当地镇守太监遣人,才救回顾千户性命。

    “咱家此来,是请顾千户到镇守府盘桓几日。”

    出手救人的是镇守府太监,有司礼监和东厂背景,面对扬州府一干官员,没有半点客气。

    “万一再蹦出个巡检衙役……咱家可是为诸位着想。”

    言下之意,伤人的是府衙属官,万不能留长安伯在此养伤。

    得罪人?

    中官冷冷一笑,什么都怕,单不怕得罪人。

    文官和宦官早势不两立。顾卿又是锦衣卫,被人趁机下了黑手怎么办?

    江浙福建那边一堆事,王公公早有不满,手里捏了不少证据。现今东厂锦衣卫来人,正好递送入京。

    只不过,东厂来的颗领班和王公公早有龃龉,后者实不愿送出这份功劳。

    现如今,顾卿留在扬州,王公公一咬牙,干脆将证据交给锦衣卫。上头有人不满,他自有办法应对。

    于是乎,重伤在身的顾千户被扶上马车,请入镇守太监府。

    扬州府衙上下,只能眼睁睁看着,毫无办法。

    在南京得到消息的高凤翔,匆匆向傅容告辞,择道扬州府,北上神京。

    仍在酝酿弹劾奏疏的戴给谏,迎来一位身份特殊的客人。

    看到家人递上的名帖,戴铣眉间皱出川字。

    余姚谢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田园医香,沐王的俏王妃 君本倾城,冥妃也猖狂 贵女投喂日常 末世之如影随形 农女大当家 废材魔后嚣张娘亲 一厘米温差gl 灰老头儿 袭清 红楼之士子风流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帝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师90|第九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师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