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来自远方 书名:帝师

    “陛下?”

    见到一身青袍,头戴幞头,腰佩长刀的朱厚照,再看做长随打扮,拼命向他眨眼的张永和谷大用,杨瓒心里咯噔一下,顿感不妙。

    “臣拜见陛下!”

    将朱厚照迎进正厅,杨瓒躬身行礼。

    “杨先生快起来。”

    朱厚照双眼发亮,眉飞色悦,很是兴奋。

    “杨先生,朕此来,是想和先生商量一件事。”

    朱厚照靠近些,压低声音,道:“朕要出京!”

    什么?

    愣了两秒,杨瓒心思急转,乍然色变。

    这个时候,这身打扮,不用深想,绝对是偷跑!

    “陛下,万万不可!”

    顾不得其他,杨瓒忙道:“陛下万乘之尊,岂可轻易……”

    话没说完,便被朱厚照打断:“杨先生,朕意已决。杨先生和朕一起走。”

    杨瓒张口结舌,半晌无语。

    自己偷跑不算,还要拉上别人?

    见杨瓒铩羽,张永和谷大用苦色更甚。

    天子甩掉禁卫,一心要出京,连杨御史都劝不住,这可如何是好?

    出不去,天子生气,咱家没好日过。出去了,满朝文武必要哗然。事后追究,咱家定会被打成-奸-佞,日子一样不好过。

    互看一眼,两位公公险些泪奔。

    杨瓒同觉棘手。

    朱厚照来得突然,事先全无半点预兆。心下没有准备,一时情急,话说得强硬,非但劝不住,反倒引来反效果。

    为今之计,只能先顺着他,暗中安排人手保护,尽快给三位阁老送信。

    天子计划偷溜,下官没辙,您三位快想想办法。

    拿定主意,杨瓒令人送上茶点,以打点行囊为名,退出正厅。

    火急火燎回到二厅,取出纸笔,简短写下几行字,叫来马长史,吩咐道:“马上遣人去李大学士府,这封信,务必交到李阁老手上。另调府内最好的护卫,整理行装,随我出城。”

    “杨佥宪,城门将闭,不能等明日?”

    “明天就来不及了!”

    杨瓒抿着嘴唇,蹙紧眉心。

    知晓事情没法彻底瞒住,只能示意马长史靠近,凑到对方耳边,这般如此,这般如此,低言几句,将情况简单说明。

    一瞬间,马长史脸白如纸。被数倍于己的鞑靼围困,差点埋骨草原,他也不曾吓成这样。

    “杨佥宪,此事非同小可!”

    “我知道。”杨瓒苦笑,“劝不住,也拖不住。”

    实在没法,只能先出神京,路上再想对策。

    事情紧急,刻不容缓。

    马长史片刻不敢耽搁,疾步行出二厅,喊来几名校尉,立即着手安排。不敢过于张扬,点出身手最好的几人,换下家人皂衣,改以袢袄。

    十一人皆是校尉,佩制式长刀,负牛筋-强-弓,靴藏开了-血-槽-的短刃。加上北镇抚司新配的-袖-箭,从头武装到脚,遇到鞑靼最精悍的骑兵,也可战上一回。

    “尔等牢记,出城之后听杨御史吩咐,保护青袍之人,不容半点闪失!”

    “遵令!”

    锦衣卫是天子-亲-军,遇大典,列皇宫仪仗,资格老的,多数见过圣颜。

    待分别牵来马匹,在院中-集-结,看到正厅行出三人,齐齐呼吸一滞,瞳孔紧缩。

    天子?!

    这究竟怎么回事?!

    朱厚照兴奋难掩。

    谷大用和张永依旧一张苦脸。

    杨瓒换过儒衫,由伯府安排的家人背起包裹,从正房行出。路过廊前梅树,冷风扑面,忽生悲催之感。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念深坑之无底,独怆然而泪洒。

    穿过前厅,见朱厚照已安坐马背,杨瓒无声叹息,更觉萧索。被天子坑到这般地步,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陛下。”

    “行路仓促,杨先生可能骑快马?”

    杨瓒默然,又想垂泪。

    明摆着不可也得可,没有第二个答案。

    “回陛下,臣尽力。”

    “善!”

    朱厚照颔首,谷大用和张永跃身上马,一左一右,紧紧护着天子。伯府护卫整装待发,肃然无声。

    脚踩马镫,杨瓒翻上马背。坐稳之后,得天子首肯,向马长史示意。

    后者立即应诺,令门房开正门。随后靠近些,低声告诉杨瓒,送信人已先一步出府。

    “一切有劳马长史。”

    顾卿不在,杨瓒无人可以商量。

    事情当前,只能自己拿主意。

    无论天子能否成功,今日之后,朝中看他不顺眼的定会更多。前方之路布满荆棘,欲更上一步,必经风霜雨雪,艰苦奋斗,穿荆度棘。

    吱嘎声中,伯府正门大开。

    绿油木门,镶嵌一对兽面锡环。

    兽口两对獠牙,锡环挂在其间,映着傍晚的昏黄,一分威严,九分狰狞。

    “半个时辰后,皇城门将关。”朱厚照兴奋稍减,自怀中取出一面牙牌,道,“遇到城门卫,即言朕奉北镇抚司命,往皇庄办事。”

    “是!”

    见准备如此充分,杨瓒心中明白,想在出城前劝住朱厚照,怕不太可能。

    唯希望城门卫能擦亮眼睛,认不出天子,好歹认出两位公公。拖延到城门关闭,大学士府来人。

    傍晚时分,路上行人愈少。

    坊市空旷,快马疾驰而过,未受半分阻碍。沿途之上,竟连五城兵马司官兵和巡城衙役都没遇到。

    杨瓒心头微紧。

    天子究竟计划了多久,连巡城情况都摸得这般清楚。

    行到中途,杨瓒又生出疑问。

    天子决心北狩,该经北城,出玄武门才对,为何行来东城?

    “陛下,此去乃是东华门。”

    “朕知。”

    朱厚照拉住缰绳,速度稍慢,回答道:“出皇城之后,不急北上,先往卫所调兵。”

    凭两个宦官,几名护卫,顺天府周围尚可应付,北上宣府、万全等地,危险实在太大。

    朱厚照不是笨人。犯熊不错,到底没犯傻。

    “先往通州,调定边卫随驾。其后沿河北上,至顺义、怀柔,在博海所换军马,过长城关口,经延庆州入宣府。”

    北上的路线不只一条。

    朱厚照时常翻看舆图,仔细琢磨,终于择定此行路线。先往通州调兵,再北上边镇。

    杨瓒恍然醒悟,这些日子,天子翻看舆图愈勤,原因竟在这里!

    熊孩子藏心眼,瞒住满朝文武。

    该高兴还是无奈?

    杨御史握紧缰绳,心情颇有些复杂。

    东华门前,城门卫正在换岗。

    百户恰好至城楼交接牙牌,门前仅几名老卒。加上光线昏暗,看不十分清楚,无一人发现,马上的青衣武官,即是几次在皇城策马,往来武学豹房的少年天子。

    “这个时候出城?”

    一名老卒上前,查看过牙牌,顺口问了一句。

    朱厚照微有几分紧张,声音也变得紧绷,“奉命出京,休要阻拦!”

    老卒愕然。

    阻拦?

    只是例行公事,顺口问话,哪有阻拦?

    仔细瞧着,这个武官的面相似太嫩了些。即便是子袭父职,也有些不太对头。

    守卫京城门户,谨慎实为必然。

    老卒警觉事情不对,长-矛-横-起,道:“这位百户且慢行一步,待小的通禀总旗。”

    朱厚照点点头,状似同意。

    未料想,老卒回头叫人,少年天子竟马鞭一挥,骏马扬起四蹄,直接冲开长矛。

    老卒本能闪避,不忘高呼:“有人闯城,快关城门!”

    声音传到城楼,百户总旗立即奔出,看到城门前的队伍,高声道:“落门!”

    不知来人身份,但卫军不会无故高喊。总之,先将人拦下,事情可随后查明。

    “快!”

    朱厚照明白,一旦被拦下,偷跑计划定然落空。被“抓”回宫城,想再出来,难比登天。更重要的是,朝中直谏的奏疏必会将他烦死。

    “冲出去!”

    马鞭挥动,少年天子咬着牙,不管三七二十一,坚决要冲出城门。

    城门卫架起长矛,取出绳索,就要绊马腿。

    见此情形,杨瓒的心提到嗓子眼,张永谷大用更是惊得魂飞魄散。

    天子坠马,那还了得!

    “陛下!”

    陛下?天子?!

    刚刚跑下城楼,头顶即落惊雷。百户总旗俱惊,卫卒愣在当场。

    趁此时机,朱厚照猛的拉紧缰绳,骏马扬起前蹄,竟从一名卫卒的头顶飞跃过去。

    “好身手!”伯府护卫骤然出声。

    “快跟上!”杨瓒气得磨牙。

    眼见天子跑远,不说尽快跟上,停在原地叫好,算怎么回事?顾伯爷性格严谨,行事周密,说话办事少有疏漏。府内的护卫,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棒槌?

    眨眼间,朱厚照奔出百米。

    护卫纷纷策马,疾驰而出,扬起满地烟尘。

    杨瓒骑术不佳,自然被落在后边。

    百户不顾危险,飞身上前,一把拉住缰绳,焦急问道:“方才出去的是天子?”

    “是!”

    杨瓒皱眉道:“快些放开,稍后有学士府家人赶来,便言天子往通州去了!”

    说话间,马队行得更远。

    杨瓒顿感焦急,做势甩下马鞭。多次见到锦衣卫挥鞭,力道不行,架势却是十足。

    百户不知底细,大惊失色,下意识松开缰绳,倒退数步。

    杨瓒豁出去,夹紧马腹,拼命挥舞马鞭,用平生最快的速度,飞驰出皇城。

    “我的个天老爷……”

    百户僵在当场,惊魂未定。

    看穿着打扮,明明是个文官,怎会如此凶狠?

    “百户,这可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

    没好气的哼一声,百户点出两名总旗,道:“牵快马,带足人手随我出城。尔等留下,遇大学士府来人,实话讲明,不可隐瞒分毫。告知对方,待查明天子落脚处,本官即会遣人回报。”

    “是!”

    “尔等随我来。”

    命令下达,东华门的卫军立即行动起来。

    李阁老飞马赶到时,朱厚照早不见踪影,百户也带人追了上去,仅有几名小旗老卒留在原地,按命令回话。

    “天子出城了?”

    坐在马背,李东阳胡须微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得讯之后,不备车轿,直接策马,紧赶慢赶,仍没赶上。

    “可知天子往何处去了?”

    “回阁老的话,御驾驰往通州。”

    通州?

    李东阳凝眸。

    天子出京,必为北狩,为何东行?

    “确是通州?”李东阳厉声道,“如所言不实,即为大罪!”

    小旗双腿哆嗦,惊吓不小。

    李东阳是军户出身,浸-淫-朝堂几十载,积威甚深。不怒则已,一旦发怒,刘健都要退避。

    “回阁老,卑职不敢妄言!是一名随行文官说,天子前往通州。那人还说,遇大学士府来人,必须如实讲明。”

    “随行文官?”

    定是杨瓒。

    李东阳收起怒色,没有急着追出,而是坐在马上,开始衡量,究竟该怎么办,才能将此事的影响减到最低。

    朝贡的使臣多数未走,藩王府长史还在京城中。这个关节,传出天子离京,还是偷跑,当真是不好收场。

    更关键的是,日前天子遇刺,锦衣卫尚未查出主谋。如背后人知晓,天子仅带十几名护卫离开京城,恐怕……

    越想越是心惊,八风吹不动的李阁老,骤然色变。

    “宾之!”

    正思量间,刘健谢迁先后赶到。得知情况,同样大惊失色。

    “这、这可真是……”胡闹!

    风-流-蕴-藉的谢阁老,惊愕失色,差点拽掉满把胡子。不苟言笑的李阁老,面沉似水,几能止小儿夜啼。

    “无论真假,都当调遣官军,赶往护驾!”

    三位阁老商议,择出北上几条通路,当即遣人往兵部尚书府,以内阁官印及兵部尚书印,调京卫出城,沿途寻找,务必将天子请回来。

    “此事当告知英国公。”

    “鸿胪寺及四夷馆外,需增派卫军。”

    “厂卫那里可要派人?”

    厂卫?

    听闻此言,刘健谢迁下意识皱眉。知李东阳不会无的放矢,没有细问,立即遣人往北镇抚司及两厂办事衙门。

    用不用两说,总要告诉一声。

    殊不知,牟斌和王岳刘瑾早得知消息,镇抚司和两厂正一片兵荒马乱。

    马力有限,入-夜-之后,朱厚照一行不得不减慢速度。

    随行的伯府护卫多是夜不收出身,野外生存能力极强。知晓夜行不便,距通县尚有一段距离,向杨瓒提议,可就近扎营。

    “为何不直接禀报天子?”

    护卫咧嘴,搓搓大手,“杨佥宪好说话。”

    杨瓒:“……”

    他竟不知,在护卫眼中,自己的形象竟是这样。如果换成谢十六等海匪,或是押在京中的番商,必会有不同见解。

    “附近可有驿站?野外扎营终有些不妥。”

    弘治帝简朴,却从不亏待儿子。朱厚照自幼没离开过皇宫,锦衣玉食,绫罗绸缎,金银中长大,耐得住风餐露宿,睡在野外?

    护卫摇头,道:“方圆数里既无驿站,也无村落。佥宪放心,卑职带着帐篷,定会小心安排。”

    说话时,护卫拍拍马颈。

    枣红色的骏马极有灵性性,打个响鼻,转过身,由护卫取下背上几捆“粗布”。

    “杨佥宪,行事匆忙,卑职等只带两顶帐篷。”

    一顶归天子,一顶归杨瓒。张永谷大用只能委屈一下,和他们一起吹夜风,露天休息。

    “卑职等分别守夜,天子可安心歇息。”

    杨瓒只能点头。

    附近没有驿站,又无民居,连夜赶往最近县城,也会被关在城门外。除露宿一途,实无他法。

    “我会禀报天子。王护卫先着人生火,扎帐篷吧。”

    “是!”

    护卫抱拳领命,杨瓒转身走向朱厚照,说明情况。

    本以为天子会不满,没想到,这小屁孩竟满脸兴奋。

    “朕还以为要花钱住宿,没想到能睡在外边!”

    皇帝家也没余粮,省钱大好!

    杨瓒无语。

    他听错了吧?

    “如此甚好,金银且罢,珍珠和金莲子,朕的确有些舍不得。”

    朱厚照甩甩鞭子,咧开嘴。

    杨瓒更加无语。

    仰望夜空,坚决不承认,天子变成这样,他负有直接责任。

    朱厚照从未露宿,对什么都稀奇。光是看,无法过瘾。干脆-撸-起袖子,帮护卫搭帐篷,捡拾干柴。

    “想当年,太宗皇帝灭北元王庭,风雪行军,深入草原,与将官同饮同宿。朕-欲-仿效太宗,此等行伍之事,正可磨练。”

    决心坚定,话语感人。问题是,动手能力太差,越帮越忙。

    搭到一半的帐篷,被几下拆掉。刚燃起的篝火,直接压上手臂粗的木头,瞬间熄灭。忙活了小半个时辰,朱厚照和护卫都是满身大汗。

    前者兴致勃勃,后者只想痛哭。

    半个时辰也没搭起帐篷,造起营盘,北疆的老弟兄知道,十成笑破肚皮。

    夜不收的一世英名啊!

    杨瓒实在看不下去,好说歹说,将天子劝到一边。

    篝火重新燃起,有护卫打来两只野兔,收拾干净,架在火堆上。

    “陛下,行伍之事,非一朝一夕可以练就。今日天晚,早些用膳歇息,明日才好赶路。”

    眼瞅着起风,一行人都是疲累交加,肚子轰鸣,陛下您就别添乱了。

    “杨先生所言甚是。”

    朱厚照笑呵呵点头。

    杨瓒拱手,取出食盐香料,交给张永和谷大用。

    “劳烦两位公公。”

    “不劳烦。”张永道,“早年间,咱家在尚膳监烧火,学了点手艺,正好用上。”

    入口的东西,旁人经手,他们实在不放心。杨瓒此举,正好帮了两人大忙。又做得自然,谁也挑不出理来。

    听闻此言,朱厚照笑着看向张永,问道:“张伴伴还有这手本领?”

    “陛下,您瞧好吧。”

    张永笑眯了眼,和护卫接收,一边翻烤兔子,一边讲些笑话,为天子解闷。

    “……后来,那县中大令言,炮仗无响,必为奸商!当即就要令衙役行-刑。那商家知晓不好,拼死叫道,买者聋,雷响不闻!原来,那买炮仗的只能看亮,不能闻响。”

    张永一边说笑话,一边烤兔子,两不耽误。

    谷大用闲下来,不比张永会讨巧,干脆用帕子擦过手,给朱厚照捶背捏腿。

    看了半晌,杨瓒不得不承认,能得天子-宠-幸-的中官,无论名声如何,伺候人的本事绝对不小。

    张永谷大用如此,丘聚高凤翔亦然。

    事实上,刘瑾的段数比几人都高,奈何杨御史横空出世,只能抱憾,老实做他的西厂提督。

    “杨先生必也乏了,谷伴伴,给杨先生捏捏。”

    “陛下,臣不敢!”

    “没事。”

    朱厚照动动肩膀,歪两下脖子,盘膝坐着。示意谷大用过去,一心一意看张永烧烤。

    盐巴香料撒上,香味立即飘散。不提口感,单这香味就极是诱人。

    天子有命,杨瓒只能僵硬的扯扯嘴角。

    “有劳谷公公。”

    谷大用不比张永口才,却是一心同杨瓒交好。活动两下手指,道:“杨佥宪,咱家用些力才能解乏。”

    “好。”

    杨瓒点头。

    下一刻,手指落在肩上,只两下,杨瓒差点喷泪。

    他很想问一句:谷公公,您可是练了葵X宝典?这份功力,实在非同寻常,本官有些扛不住。

    谷大用下手快,用足力气。捶起背来,砰砰作响。

    杨瓒彻底明白,什么叫-冰-火-两-重-天,什么是痛并快乐着。说泰-式-按-摩-无-敌的,真该同穿,来让谷公公捏一捏!

    不过,能让八虎之一捏肩,纵观正德朝,算是独一分吧?

    好不容易,谷公公收功。杨瓒晃晃胳膊,当真轻快不少。

    张公公烤好兔子,护卫也搭好帐篷,简单立起营盘。

    朱厚照半点不讲究,舍弃匕首,直接上手,撕下整条兔子腿,没有自己吃,先递给杨瓒。

    “杨先生先用。”

    “谢陛下!”

    兔子很肥,张永的手艺也是相当不错。吃下整条兔退,杨瓒意犹未尽。朱厚照吃得满嘴流油,大叫痛快。

    护卫又打来几只兔子,套了两只野鸡。张公公继续忙碌,喂饱天子,顺带给护卫露了一手。

    营地里香味飘散,小心跟上的城门卫,趴在雪地里,一边打着哆嗦,一边抽着鼻子,着实难熬。

    “你说,那些护卫发现咱们没有?”

    “不晓得。”

    “这味道可真香,必定加了番商的香料。”

    “对啊,真香。”

    城门卫暗中跟随,轻易不敢露面,唯恐引来天子怒意。分人回去报信,余下只能继续藏着。

    营地里,几名护卫啃着兔子,蹲在距城门卫不足十米的地方,眯-眼-坏-笑。

    跟踪夜不收,简直关公门前耍大刀。

    香吧?

    雪窝子里冷不冷?

    冻不死也饿不坏,继续藏着,老子就不“发现”你们!

    伯府的护卫棒槌不假,但跟着长安伯,耳濡目染,偶尔蔫坏一下,无伤大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田园医香,沐王的俏王妃 君本倾城,冥妃也猖狂 贵女投喂日常 末世之如影随形 农女大当家 废材魔后嚣张娘亲 一厘米温差gl 灰老头儿 袭清 红楼之士子风流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帝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师123|第一百二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师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