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来自远方 书名:帝师

    史书有载,正德帝文韬武略,中兴明朝,有盖世之功。类孝宗,独-宠-中宫。

    帝后恩爱数十载,天家二女五子,皆中宫所出。

    兄弟和睦,棣华增映;姊妹相亲,花萼相辉。

    恭敬谦让,让枣推梨,戚戚具尔。

    纵览历朝历代,无论从哪个角度对比,正德天子一家,都堪称皇室典范。

    无论正史还是野史,对正德帝的个人评价不论,于帝后关系,天家兄弟姊妹相处,均持同一观点,长枕大衾,孔怀亲情。

    然而,事实究竟如何?

    推开史书,回溯历史,真正的答案,怕会让史学家大受打击,生出抱-头-撞-柱-的冲动。

    正德皇帝同皇后恩爱,几十年椒房-独-宠,六宫美人成为摆设,确是事实。皇室姊妹相亲,兄友弟恭,连舆并席,比珍珠还真。

    但是,深入挖掘,得出的结论,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按照皇太子的话来讲:身为父皇的儿子,就要做好被忽略的准备。仅被父皇忽略,尚且算好。背-锅,跌-坑,早早扛起重担,被亲爹和兄弟一起坑,才真是要人命!

    子曰:有事,弟子服其劳。

    换做正德帝,则变成:有事,儿子担其责。

    遇上这样的熊爹,身为儿子又能如何?

    而且,熊的还不只是亲爹!

    按照杨先生的话讲,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在多方压迫下,皇太子终于撒开丫子,跑在第二条道路上,再也不回头。

    见兄长这般,为不步上后尘,几个兄弟均抡起铁锹,挖出的坑更深。

    宫城不能呆。

    天晓得什么时候,亲爹又会突发奇想,北狩草原,南下巡视。丢下一大堆政务,皇太子处理不完,随手就要抓壮丁。

    皇位更是烫手山芋。

    不见皇太子年仅十六,每日里批阅奏章,几乎要生出抬头纹?

    从懂事起,几位皇子亲眼见证,亲爹是如何的坑儿子,帝冠是如何的沉重,朝堂上的文武,又是如何难对付。

    明知前路有坑,深达万丈,还要抢着往下跳,不是有病,就是脑袋被门夹过。

    彼时,杨瓒任户部尚书,入值文渊阁,成为国朝开立以来,最年轻的内阁首辅。

    不当值时,必要入弘文馆,为几位皇子讲学。

    史书经义,自有谢阁老。诗词文章,全交顾相公。

    杨瓒所讲,多为海外风土人情,各番邦同国朝关系。每次讲学,必要铺开舆图,教皇子们认识世界。

    天下之大,毕生不能穷尽。井底之蛙,夜郎自大,实属愚者所为。

    随舆图越来越大,杨阁老的讲解不断加深。几位皇子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都被潜移默化。

    故而,兄弟阋墙,抢夺皇位,在正德朝压根没有土壤。

    中原之地,化外之邦,引得少年好奇。

    海域之外,广阔大陆之上,各式各样的风俗,种类繁多的植物,千奇百怪的动物,更想一睹为快。

    随明朝船队往来海上,各种稀奇的动植物,陆续被带回。

    翰林院请旨,遣人外出搜集,绘制成册。其后抄-录-印-刷,发官学儒学,助青年学子打开眼界,进一步认识世界。

    弘文馆中收有精装本。

    经吏部尚书王守仁增补,杨瓒润色,涵盖内容,足以让世人惊叹。

    这些书册,皇室子弟必读。其后,逐渐发展到宗室外戚。

    人皆有好奇心。

    提及海外风土,杨阁老和王尚书剿灭海匪,搜寻宝藏的轶事,陆续被人翻出,更被加以修改,著成章回体故事,传播民间。

    随书籍大热,情况变得一发不可收。

    民间不论,越来越多的宗室和外戚子弟,因书中的故事而热血沸腾。

    最直接的后果是,各地藩王郡王乃至将军府,接连上表天子:陛下,孩子不省心,整天想着往外跑,都不愿受封世子。儿子不算,孙子都没法忽悠,长此以往,如何是好啊!

    上表堆成山,朱厚照也是咬牙。

    这才哪到哪,就来和朕哭!

    说是想跑,好歹没跑。

    朕那几个儿子,轮番偷溜出京,朕和谁去说?!

    遇上这种去情况,各宗室藩王,国公侯爵,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子孙为爵位争抢,不惜手足相残,愁。

    互相推让,视爵位如洪水猛兽,张口自由,闭口出海,不答应就偷跑,更愁。

    事情为何会发展到如今地步?

    抽抽丝剥茧,追根溯源,杨瓒的大名,落入众人眼帘。

    杨阁老耸耸肩膀,呵呵一笑。

    是,确是本官。尔待如何,咬他啊?

    宗室勋贵如-戳-破-的气球,一边运气一边漏。

    和杨阁老理论?

    谁敢啊!

    旁的不提,锦衣卫指挥使岂是好惹!更不用说,东、西两厂提督,每逢杨阁老讲学弘文馆,必抛开一切事务,亲自奉茶倒水。

    扑上去咬?

    咯掉满口牙不算,牙床都得磕掉一半。

    万一惹得对方生怒,金尺抽下来,匕首戳几下,还要不要活。

    更重要的是,出海之事,杨阁老最有发言权。一旦削去自家股份,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见识过海贸的丰厚利润,再回到从前的日子?

    除非脑袋冒氢气。

    于是乎,皇子和世子们矢志探寻自由,在拓展疆土、扬帆出航的道路上,撒丫子飞奔。藩王宗室实在气不顺,只能躲进小黑屋,猛-抽-杨-阁-老-小-人。

    相比之下,朱厚照身为天子,有权有钱,自有解决办法。

    儿子跑?

    没关系,老子也跑。

    立即打点行囊,出京,北狩!

    “朕北狩,少则数月,多则两年。政务悉交皇太子。”

    看到盖着宝印的字条,皇太子脸色数变,终于怒发冲冠,气急掀桌。

    摊上这样的老子,憋屈啊!

    “殿下?”

    伺候的中官小心上前,试着提醒:眼见就要午朝,殿下去是不去?

    捏着字条,皇太子狠狠磨着后槽牙。

    “去,这就去!”

    兄弟坑,亲爹更坑,还是母后和皇姐好!

    皇太子深吸一口气,不乘舆,直接步行往西角门。

    行在途中,得中官来报,英国公次子自海上归来,携十大车珍珠珊瑚,宝石玉器,刚刚进宫。谢小郎中亦自南疆返还,同带数车方物,进献宫中。

    进献宫中?

    皇太子眯眼,嘴角缓缓勾起。

    兄弟偷溜,父皇偷跑,满肚子火气无从发-泄。

    这两位,回来得正好。

    亲爹坑儿子,亲弟坑兄长,做舅子的,自然可以坑姐夫!

    两位驸马都尉送完礼,正打算回府,同妻子一叙相思之情。不料想,刚过金水桥,顿感脊背生寒。

    忙不迭回头,除了刮过的北风,只有一身甲胄的禁卫。

    两人蹙眉。

    多心了吗?

    事实证明,好的不灵坏的灵,绝对至理名言。

    翌日,即有中官过府,着两位驸马都尉取消“休假”,入户部和兵部当值,即日生效。

    知是皇太子之意,两人欲哭无泪。

    不是说,驸马都尉仅挂职,不掌实权,不用上衙门点卯吗?

    文华殿中,皇太子放下笔,端起香茗。

    想当年,就看这两个不顺眼。敢趁中元节和皇姐说话,求父皇下旨……哼哼!

    休假?

    想得美。

    去部里熬油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田园医香,沐王的俏王妃 君本倾城,冥妃也猖狂 贵女投喂日常 末世之如影随形 农女大当家 废材魔后嚣张娘亲 一厘米温差gl 灰老头儿 袭清 红楼之士子风流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帝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师170|番外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师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