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作者:风流书呆 书名:爱谁谁

    宫中变动,叶蓁着实慌乱了好些天,及至太后下懿旨,言明皇上初登大宝需行善积德,现将大龄宫女、内侍,放回原籍予以家人团聚,方恢复镇定。而司明、司琴、司画,和那些平白消失的眼线,均在这批宫人之中。

    “吓死奴婢了,原来是太后娘娘欲行善事才闹出这样大的动静。”咏荷一面给主子捶腿一面感叹。

    “行什么善事?老虔婆这是存心与本宫作对呢。”叶蓁狠声道,“她定是查到些什么才清理六宫,不过无碍,有钱能使鬼推磨,本宫别的没有,银子却多的是,再收买几个眼线也就罢了。”

    话刚说完,有内侍跪地通禀,说太史令夫人递了牌子前来觐见,如今正在宫门外等候听传。

    “不见。”想起皇上的吩咐,叶蓁毫不犹豫地摆手,须臾又改了主意,“罢,将她带进来。”

    刘氏缩肩塌背地走入大殿,行了个不伦不类的宫廷礼节,上不得台面的模样叫叶蓁胸闷不已。未等刘氏开口,她冷道,“日后无事切莫入宫,没得给本宫丢脸。”

    刘氏瑟缩一下,诉苦道,“若无事,我也不敢时时来叨扰娘娘。说起来,还是镇北侯府那头出了问题。娘娘不是吩咐我把叶繁塞进去吗?赵陆离答应是答应了,万没料到关氏竟起了幺蛾子,把她的贴身丫鬟除了奴籍,也硬塞给他,还选在同一天过门。目下,燕京都传遍了,赞她贤良淑德,雍容大度,不愧为帝师之后,斥咱们叶家商贾出身,不懂礼数。咱们没给她添半点堵,反倒惹了一身腥,待叶繁与那贱婢过门之日,怕是会被满城勋贵臊死。哎哟,我这脸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搁了。”

    为了应景儿,刘氏抬起左手挡脸,表情十分恼恨。

    叶蓁沉吟片刻,冷笑起来,“本宫还当发生了什么,原是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关氏过门没多久,想必对赵陆离感情不深,这才舍得把自个儿的丫头给他。女人多是以夫为天,日子长了难免深陷情网,却是作茧自缚的时候到了。叶繁不是省油的灯,叫她好好拉拢那丫头,二人合击一个,又有熙儿在府中帮衬,早晚叫关氏自食其果。”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咱们叶府二房嫡女竟与一个贱婢同日过门,且还都是贵妾,这脸可丢大了。”刘氏咬牙切齿地道,“早知如此,当初便不该把关氏弄进侯府,随便找个浪荡子将人掳走,毁了清白再送回去,叫她悬梁自缢才好。届时关家也名声扫地,看他们怎么在燕京立足!”

    叶蓁语带讥讽,“你也就是嘴皮子利索,有本事便去做,看看能不能避开皇上的追查。”

    刘氏没本事,只能悻悻闭嘴。

    叶蓁叹道,“罢了,毕竟是叶家女儿,哪能让外人欺到头上。你且放心回去,明日本宫便派人去给叶繁做脸。本宫倒要看看,关氏手腕再硬,还能硬的过本宫不成?”

    “她一个小小的侯夫人,焉能与娘娘相提并论?叶家的脸面也是娘娘的脸面,娘娘务必把脸做大些,好叫旁人知道叶家的荣宠富贵。”刘氏转怒为喜,语带谄媚。

    叶蓁淡然应诺,话锋陡然一转,“最近太后清理宫闱,扫灭本宫许多眼线。你也知道,栽培一个得用的人不容易,其中花费甚巨,还需家里多帮衬些。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叶家如今全靠本宫支应,本宫好了你们才能好,本宫若是倒台,后果自不用说。”

    “呸呸呸,娘娘别说这些丧气话,有救命之恩在,倒谁也倒不了你。”说完这话,刘氏莫名有些心虚,忙把怀里的银票翻出来交给大宫女咏荷。

    “日后有事,本宫自会遣人送信,你别总往宫里钻,免得陛下反感。”叶蓁慎重嘱咐一句,末了命人送客。

    与此同时,圣元帝正在未央宫中接见镇西侯秦凌云,二人也不说话,一个递折子,一个翻阅,行止间默契十足。

    看完折子,圣元帝冷笑道,“复辟大周,薛明瑞倒是胆大妄为。待魏国初兴,朕早晚要夺回被他占去的蜀州等地。”

    秦凌云并不开腔,把扩张军队、囤积粮草、打造武器、购置战马等折子递过去,里面条条款款罗列整齐,可见已筹谋良久。

    那薛明瑞原是前朝大将,战败后率领十几万兵马遁入丛山峻岭、道路险阻的蜀州,联合当地匪寇成立了新军,一再扩张后竟把周边等地占去,自立为王,欲与魏国二分天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圣元帝霸道惯了,早已有心反攻,却因魏国初建,民心不稳,不得不暂时搁置。

    二人料理完军国大事,这才说起十日舌战。圣元帝对谁输谁赢丝毫不感兴趣,张口就问,“镇北侯夫人可去旁听?”

    “自从赵陆离纳妾的消息传开,她便再没去过。”秦凌云取出一颗佛珠扔进茶杯。若不是对皇上的态度感兴趣,他万万不会把话浪费在这种小事上。

    “纳妾便纳妾,她是朕亲封的一品诰命,难道还怕地位不够稳固?”圣元帝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又追加一句,“为赵陆离那样的人劳心劳力,伤心伤情,着实不值。”

    “既知道赵陆离是个什么货色,皇上当初为何要赐婚?这不是亲手将她往火坑里推吗?”

    圣元帝被镇西侯问住了,好半天未曾开腔。他若是早知道真正的关素衣是那样,又岂会,又岂会……掐灭埋藏在心底深处隐隐约约的念头,他沉吟道,“是朕失察,害苦了她,看在帝师和太常的份上,朕自会弥补。”

    “怎么个弥补法?”秦凌云含笑追问。

    “保她一生无忧便是。”说完这话,圣元帝心中陡然松快很多,冲镇西侯摆手,示意他退下。

    秦凌云告辞离开,走到大殿门口,忽然说道,“明日便是舌战的最后一日,她或许会去。”

    圣元帝似乎充耳不闻,又似乎若有所思。

    翌日,人满为患的文萃楼内,秦凌云与嫂子依然坐在隐蔽的角落旁观。二人对面,原本政务繁忙的圣元帝竟也大马金刀地就座,一双狭长鹰目盯着楼下,不知是在看春风得意的徐广志,还是在看被堵得水泄不通的大门。

    眼见舌战一触即发,门外终于驶来一辆乌蓬马车,一位头戴幂篱,身穿素衣的女子伴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入内。她们有意避开关家父子,朝视野狭窄的过道走,却总是被人群围住,未曾寸进。

    “把镇北侯夫人接上来。”圣元帝略略抬手,便有两名侍卫领命而去。

    “素衣来了?”李氏探头往下看,脸上满是欢喜的神色,“我还以为她会伤心许久,哪料才几日就恢复常态。这才好,这才好,否则日后岂不被伤得千疮百孔?”

    圣元帝心内隐隐刺了一下,不由暗怪自己当初太过草率,见人平安上了楼梯,这才站到镇西侯身边假装侍卫。

    “多日不见,诸位别来无恙。”关素衣双手抱拳,语含笑意。分明是游侠儿的粗俗礼节,被她做来却平添一股儒雅洒脱之气。

    秦凌云略一点头,并不搭腔,李氏连连说好,将她拉到自己身边落座。

    “府里的事摆平了?你就那么认了?”李氏是个急性子,张口就问。

    “不认还能怎样?”关素衣飒然一笑,“天下间哪有不纳妾的男子,我只当好主母,尽到本分,旁的便顺其自然吧。”

    “哎,做女人不容易啊!”李氏有感而发,“要我说,与其嫁入勋贵世家,不如嫁给贩夫走卒,好歹后院清净。”

    “哪里会有清净的后院?《韩非子·内储》里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一对儿卫国夫妻在神佛面前祈祷,妻子求佛祖让自己发财,得五百匹布,丈夫听了很奇怪,问她为何只求如此菲薄的东西。妻子说:‘若是超过这个数,你生活富裕了便会换一个小妾回来,我就该吃苦头了。’所以你看,只要是男人,只要有了余财,哪有不想纳妾的道理,除非你一辈子跟着他受苦受穷,然,受苦受穷就该是女人最好的归宿不成?要我说,嫁给谁其实并无差别,只要自己想的开便好。当然,这世上也有重情重义如我外租、祖父、父亲者,却也万中无一,与其心心念念去撞那个大运,不若顺应天命罢。”

    李氏深以为然,越发绝了改嫁的心思,惹得秦凌云差点跳脚。

    圣元帝听着也不舒坦,莫名对赵陆离添了几分厌憎。说话间,外面有许多小黄门走过,抬着巨大的结着彩绸的箱笼,一路敲敲打打十分热闹,把文萃楼里的茶客都引走好些。

    片刻后,有人探听到确切消息,跑回来与旁人津津有味地议论,“你道怎样?却是宫里最得宠的叶婕妤给自家堂妹做脸来了,赐下许多贡品,其中有一座八尺高的红珊瑚,通体透亮,色彩明艳,堪称价值连城。这样的宝物商人用不起,勋贵买不到,唯皇室才配拥有。”

    “婕妤娘娘这是明晃晃地昭告天下,她叶家子弟背后靠着皇上,旁人不能欺辱半分,便是镇北侯夫人,堂堂帝师后人,也得俯首屈就。”有人唏嘘不已。

    “叶家太不地道。成婚三年无子方能纳妾,这是俗流,偏他家等不及半月就往女婿房里塞人,若我是镇北侯夫人,非得气晕过去!”

    “是啊,这女婿还不是正经女婿,更不该了,真是仗势欺人。”附和者甚众,但碍于叶婕妤得宠,不敢说得太过,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关家父子气得脸色铁青,站起身向各位同好告辞,随即匆忙离开。而当事人——原该被气晕过去的关素衣,此刻正趴在栏杆上,低低笑开了。

    听见她不知是悲是怒,是神伤还是麻木的笑声,圣元帝耳根似被烈火灼过,滚烫得厉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三文鱼的正确吃法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本宫怎生就是女人了 养妻手札之蝉衣记 不平凡的母亲 您的毒汤已送到[系统] 重度感情洁癖互助小组 霸道王子别想逃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 公子是贼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谁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谁谁第32章 做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谁谁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