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作者:风流书呆 书名:爱谁谁

    街那头忽然跑来许多穿盔戴甲、全副武装的侍卫,用长戟顶开凑热闹的人群,齐声喊道,“恭迎圣驾!”随后便有几列骑着高头大马的禁卫军护送着一辆玉辂,稳稳当当来到赵府门前。

    瞧这排场、声势,竟真是皇帝亲临了!

    人群成片成片伏倒,山呼万岁,关素衣连忙抱着孩子,跟随祖父和父亲上前接驾,远远看见一道玄色身影从玉辂上下来,身材十分高大健壮,五官英挺,轮廓深邃,完全有别于中原男子的温润如玉,而是带着一股冰封雪原的锐气与冷酷,更有险峻山川的崔巍不凡。

    倘若再加一把络腮胡子,不是忽纳尔又是哪个?忽纳尔,霍圣哲?是了,“霍”便是“忽”的中原化姓,“圣哲”据说是圣元帝自己给自己取的中原名字,出处《离骚》——夫维圣哲以茂行兮,意指具有超凡才智与道德之完人。

    他是皇帝,可不就是完人吗?混账东西,竟敢谋夺人妻,还接二连三,难道他有什么特殊爱好,就喜欢嫁了人的女子不成?关素衣感觉自己快气炸了,若是身上溅一点火星,顷刻间就能烧起来。

    她强忍怒气走到近前下跪,却没料此人竟这般胆大妄为,扶了祖父和父亲不算,明明看见她已经站起来,却还是装模作样地扶了一把,而后轻轻捏了捏她纤细的胳膊。

    登徒子!她抬眸狠狠瞪对方一眼,又飞快敛去多余的情绪。

    圣元帝已经顾不上夫人会如何想了,他要见她,一时一刻都等不了。

    “这就是夫人千辛万苦救下的孩子?”他假装没察觉夫人的怒气,弯腰,垂首,去看她怀里的孩子,脸庞不可避免地离她很近,连呼吸都交汇在一起,产生灼灼温度与浓郁香气。她是桂香,他是龙涎,只缱绻片刻就令人沉醉。

    关素衣极想躲开,却因对方身材实在高大,气场又太过威严强盛,把她整个人都拢在他控制范围内,躲无可躲,唯有顺从。

    “回皇上,此子正是贤侄。”赵陆离走上前回话,不着痕迹地把夫人拉到自己身边。眼见皇上与抱着孩子的夫人站在一处,姿态亲密宛若一家,他便觉眼眸刺痛,心脏震颤,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即将失去。

    “此处不便,烦请皇上移驾。”他指了指正门。

    圣元帝微微颔首,却不率先入内,而是毕恭毕敬地去搀扶老爷子,温声道,“帝师,您老说走就走,着实叫朕无措,刚下朝就赶去帝师府找您赔罪,得知您竟准备搬去老宅,于是一路追赶而来。您教朕良多,太常亦是朕之股肱,不可失去任何一个,特来请您们还朝,继续辅佐于朕。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连佛祖都这么说,朕着实不懂缘何夫人救活一人,却成了妖魔鬼怪?”

    话落转脸去看跪在门口的阮家人,语气冷沉,“你们一家人来京三日,既不去祭拜亡魂,亦不探望遗孤,反倒受人贿·赂,四处散播流言,败坏夫人以及帝师府名声。你们口口声声要为你们女儿讨还公道,直言夫人不该剖腹取子,甚好,这孩子你们也不用认了,拿着王有鹏给你们的五万两银票归家去吧。在你们心中,血缘亲情怕是比不得真金白银来得贵重。”

    王有鹏?王丞相的儿子?原来这事是他指使的。关老爷子和关父对视一眼,各有思量。

    阮家人却瘫软在地,心中绝望。皇上亲口发话,让他们与孩子断绝关系,那阮家从此以后就真的与征北将军府没有瓜葛了!这些年依仗女婿威名挣下的家业,顷刻间就会被瓜分殆尽。然而这都不算什么,还有更要命的灾劫近在咫尺。

    留到此时还不肯散去的围观者大多是些街头混混或游侠儿,仗着身怀武艺就为非作歹。为了抠几块含口钱买酒喝,他们连死人的坟头都敢扒,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今日吵着嚷着要开棺验尸的也是他们,方才还觉得十分得力,现在却如刀刃悬颈,危在旦夕。

    皇上一语道破他们携带巨财,倘若他们今日离了赵府,明天必定横尸街头,家破人亡!五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对于没有依仗的平头百姓而言不啻于小儿怀抱金砖招摇过市,纯粹找死。

    阮父、阮母冷汗淋漓,如丧考妣,其余小辈也左右张望,惊惧难言,总觉得所有人看他们的眼神都含着杀气与凶光。

    听闻赵府大门用力关上的声音,这些人才如梦方醒,冲上台阶拼命拍打起来,“亲家母,开开门啊!大夫人,开开门啊!让我们进去给小女上一炷香吧!你们大仁大义,救了我那可怜的外孙,我们是猪油蒙了心才会到处中伤你们。我们不是人,我们是畜生,我们这就磕头认错,只求您们把门开开,让我们进去替小女守灵。”

    若是不住进赵家,得征北将军府庇护,怀揣五万巨财的阮家人唯有死路一条。便是丧事办完了,要回老家,也得指着征北将军府给他们派遣几百兵士护送才行。

    然而现在他们已放出流言,直斥关夫人毁人遗体,行妖魔道,也等于变相的说自家外孙不该存活,是个秽物,其言其行早已自绝生路,悔之晚矣。

    “别敲了,人家不会给你们开门的。方才没听老夫人说吗?肚子是她让关夫人剖的,就为了给二房留后。人赵将军多不容易,没准儿这辈子就这一根独苗,你们还不依不挠地非让人家给塞回去,吵吵得全燕京都知道,不但骂关夫人是妖妇,也骂你们外孙是鬼怪,这名声可比棺材子难听多了。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外孙好不容易活下来,你们非要给他安这个名头,叫他长大了如何自处?别说赵家人不能容你们,便是孩子将来懂事了,背着一个妖邪的名声,定也会对你们恨之入骨!”明眼人摇头叹道。

    “可不是嘛!我家若是赵家这种情况,别说孩子在母腹中,便是在牛腹、马腹,甚至地缝里,我也得想尽办法把他弄出来。一辈子就这一滴骨血,要了我的命也不能绝后哇!”

    “正是正是,子嗣才是最紧要的。到底还是关夫人果敢。”围观者一面议论、喟叹,一面慢慢散去,却有几个躲在暗处,虎视眈眈地盯着阮家一行。

    阮家人又羞又臊,恨不能遁地逃走。他们只看见眼前利益,哪能想到关氏的名声坏了也等于外孙的名声坏了呢?阮母揪着阮父的耳朵大骂他贪财,阮父狠狠将她推开,怪她眼皮子浅,互相指责完又继续磕头,希望赵家能收容他们。

    磕了大约一刻钟,角门开了,赵府管家探出半个身子,不耐道,“别装模作样了,谁还不知道谁啊?抵达三天不来祭拜,此时你们倒急了。大夫人让我告诉你们,正式的祭灵仪式明日才开始,你们寅时自去觉音寺便是。”话落砰地一声甩上门,差点撞歪阮父鼻子。

    明日寅时,那今晚该怎么过?众人惶然,跪了大半天才心惊胆战地离开,却当晚就遭了几波盗匪,钱财被洗劫一空,所幸皇上整肃风气,加强防务,严打犯罪,才没闹出人命;又屋漏偏逢连夜雨,阮家与征北将军府断交的消息传回原籍,几千顷良田被当地豪族瓜分一空,只余一间破屋栖身。

    好好一个殷实之家,转眼就落得惨淡收场,遭逢巨变已是难以糊口,不得不常常跑去赵府请罪,欲认回外孙,却都不得其门而入,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院墙内,圣元帝将关老爷子扶到灵堂前,亲自替他点了一炷香递上,待他祭拜过后插·入香炉,自己才取了一炷点燃,做足了恭敬之态,学生之礼,且又给了赵府偌大脸面。

    二儿媳妇暴亡,大儿媳妇又被阮家坏了名声,前来参加葬礼的人寥寥无几,看见冷清灵堂,星点香火,老夫人原还倍觉凄凉,现在却重新抖擞。旁人来不来已无所谓,帝师来了,太常来了,连皇帝也来了,只这三个,便足以抵上全燕京的勋贵。

    二儿媳妇在天有灵,当死而无憾了。

    “灵堂戚风阵阵,惨雨丝丝,恐有伤龙体,还请皇上移驾正厅稍事休息,用些饭菜。”待诸人进完香烛纸钱,关素衣开口相邀。

    “好。朕是来劝帝师、太常还朝的,此处不便说话,就去正厅吧。帝师请,太常请,夫人请。”圣元帝看似彬彬有礼,态度随和,却刻意加了一个“夫人请”,叫关素衣不想跟也得跟去。

    其余人等皆为白身,不便陪侍,跪拜行礼后各自避走。赵纯熙不停回望那高大健壮而又威风凛凛的男子,心内嗟叹:原来这就是母亲抛夫弃子也要攀附的人,果然权势滔天,凤表龙姿。然而高处不胜寒,她心机耗尽又得了什么?从叶婕妤一下贬为叶采女,此生怕是无望了。

    她一会儿悲悯,一会儿无奈,终是摒弃杂念,慢慢走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三文鱼的正确吃法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本宫怎生就是女人了 养妻手札之蝉衣记 不平凡的母亲 您的毒汤已送到[系统] 重度感情洁癖互助小组 霸道王子别想逃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 公子是贼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谁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谁谁89.亲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谁谁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