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作者:风流书呆 书名:爱谁谁

    因圣元帝不同于前朝任何一位皇帝,乃军功起家,领兵百万,整肃朝堂重设部尉之后更是大权在握,声振寰宇。莫说追封自己生母这等恪守孝道,德传千古之举,便是偶有昏聩,必也能强行达成心愿。

    翌日,追封太后的圣旨就已昭告天下。有先太后勇烈在前,谁还敢非议关夫人一字半句?不要命了?曾为此事大加讨伐的人飞快跑回家中,锁死房门,随即瘫软在地,汗出如浆。

    幸亏关夫人写了一篇声情并茂,哀思切切的祭文,从而大大扭转了世人偏见,令剖腹之举的负面言论降至最低,否则必会惹得皇上龙颜震怒。在他听来,骂关夫人行妖魔道,斥赵怀恩乃恶鬼转世,不等于骂先太后与他自己是妖魔鬼怪吗?

    谁又能想到这里面还隐藏着如此惊世骇俗的内情?关夫人的运气简直逆天了,然而却也是因为她拥有与先太后一般远超常人的胆识与气魄。要想入贵人眼,果然还得靠真本事!

    不过半日功夫,关夫人的声望便层层高上,直逼其父,那些贬斥她心狠手黑的人再想上赶着巴结,已是投门无路了。下半日,皇上又连发几道圣旨,一为大赦天下;二为减免赋税徭役;三为加开恩科。原本三年后才开始举行的科举,明年开春就将在各州各府设立考点,无论是高门子弟还是寒门贫士,皆能以真才实学入仕。

    前两道圣旨引得平头百姓欢喜若狂,奔走相告;后一道圣旨则为有志者提供了实现心中抱负的途径,亦获得高度赞誉。各种仁政惠举连发破的,泽及枯骨,直把追封太后一事烘托得热烈而又浩大。

    街头道旁,穷巷陋室,处处都能听见为先太后祈福的声音,更有皇上仁德至孝的赞誉声传遍魏国。圣元帝登基以来威望再度攀升,竟已初现云起龙骧,霸行九州之势。

    朝臣们莫不惊惧叹服,闻听他要为太后举办超度法事,皆出谋划策,躬体力行。很快就有太史令推算出良辰吉时,定于三日后在觉音寺为先太后举行长达九九八十一天的法事。因政务繁重,前四十九天由皇上亲自主持祭礼,余下则由太后代为参拜。

    事情一定,觉音寺主持玄光大师就收到了圣旨,其中刻意提及阮氏,让僧人不得怠慢她的祭礼,更不得随意中断。同样是舍身护子,她与先太后缘分匪浅,一同超度轮回也是一桩美谈。

    玄光大师念了一句佛,越发感佩皇上深仁厚泽,却不得不让赵家把灵堂挪出正殿,以免无处安放先太后灵柩。赵家自是不敢与先太后争锋,片刻功夫就腾出正殿,移到僧舍。

    “皇上要来了?你是说真的?”闻听消息,叶蓁心脏狂跳了一下。她虽然被遣送出宫,却对圣元帝还抱有一丝幻想,心道他既然已猜出当年的救命之恩是个局,却又为何不杀自己,也不叫下人苛待,反而继续锦衣华服地供养,又好端端地遣返自己归家?他分明不舍得伤害自己,心中或许还留存着几丝情谊,若是能把这些情谊唤醒,说不定就能回去了。

    感情都是处出来的,她毕竟待在他身边多年,自是与旁人不同。

    这样想着,叶蓁已被连番挫败打击得破碎不堪的心房,竟又涌出一股野望。她目光灼灼地盯着儿子,低声交代,“你去打听清楚,看皇上何时会来,居所又在何处。”

    赵望舒再懵懂无知也明白窥探帝踪是死罪,骇然道,“娘亲,您打听这个做什么?若是儿子不小心露了行迹,恐怕就回不来了!”话落眉头紧锁,总觉得极不得劲。

    叶蓁见他似乎很不痛快,立即哄骗道,“你难道忘了你大姨母还在宫里受罪吗?我与她一母同胞,想见她一面难道也不行吗?她现在是戴罪之身,不得自由,我又没有品级,人微言轻,你继母极不待见我,又哪里肯管这事?还不得我自己想办法?我现在除了你,又能依靠谁?你爹和你姐姐整日围着你继母打转,你祖母素来厌憎我,怕是恨不得我死在外面!早知如此,我恢复记忆后便不该离开养母来京城寻你们,不但搅了你们安宁,也作贱了自己。”边说边捂脸痛哭,嗓音悲切。

    赵陆离已给她安排了身世,如今外头人都知道她掉入黄河后被一善心老妇所救,因那人家中儿女尽丧,老伴也早早离世,她便把撞破脑袋丢失记忆的叶蓁认作亲女养在膝下。不知怎的,叶蓁竟又恢复了记忆,这才回到燕京寻亲。

    赵纯熙对这套说辞嗤之以鼻,赵望舒却信以为真,见母亲伤心,自己也差点掉泪,连忙安慰道,“娘亲快别哭了,是儿子狼心狗肺,竟把宫中的姨母给忘了。儿子这就去打听消息。但儿子以前行事荒唐,如今刚开始用功,没甚大出息,怕是探听不到宫中的情况。娘亲您何不让爹爹去打探呢?他现在虽然没有爵位,却救助了许多老弱残兵与将士遗孤,在军中颇有声望,您若是与他说,事情没有办不成的。”

    “我怎么与他说?他与你祖母一样,巴不得我永远别回来呢!儿啊,娘亲现在只有你了,你帮帮娘亲吧。还有,千万莫让你爹爹知晓此事,他本就对叶家厌恨甚深,怕是会怪罪我作妖,说不定一个不高兴就把我送回河道县去了。”叶蓁死死拽住赵望舒衣角。

    “娘亲您放心,我绝不会让爹爹把您送走。继母虽好,但您毕竟是我生母,是谁也无法取代的。”赵望舒咬牙道,“您在这儿等着,我去找以前的玩伴打听消息。”话落匆匆忙忙出了厢房。

    然而无需刻意打探,圣驾三日后就到了觉音寺,京中四品以上朝臣与命妇均身穿祭服齐聚大雄宝殿,准备为先太后诵经,又有太史令献上一本奏折,其中撰写着诸位大臣共同为先太后拟定的谥号,本是“孝圣慈宣康惠诚徽仁穆敬圣宪太后”,圣元帝觉得不妥又添几字,变为“孝圣慈宣康惠勇烈极诚徽仁穆敬圣天光贞和宪太后”,洋洋洒洒二十个字,堪称史上最长谥号,将他对母亲的追思与爱戴表达得淋漓尽致。

    朝臣自是不敢反对,飞快定下谥号,又有人进言:为何只追封太后,不追封皇后?太后只是皇帝生母,却并不代表就是先皇正妻,在名分上还是差了一截。

    母亲死后,尸骨竟被父亲丢入深山喂狼,以至于如今连遗体都找不到,只能立衣冠冢。倘若母亲在天有灵,哪里会想当父亲的正妻,与他同葬一穴?能把自己肚腹剖开的女子,性格何其勇烈,自是半点不能屈就。在旁人看来是无上荣耀,在她们眼中或许一文不值。

    基于这一点考虑,圣元帝拒绝了追封母亲为皇后的提议,却被朝臣误解为尊重太后,不欲伤了她老人家颜面,越发赞他忠孝节义,面面俱全。

    ----

    或许连老天爷也有感于先太后的勇烈之举与圣元帝的至孝至诚,临到开悼竟淅淅沥沥下起雨来。此时晚秋将残,初冬悄临,雨丝虽然细微如雾,却裹着一团寒气,淋久了恐会伤身。

    按理来说,命妇们当以品级排布先后,身份越尊贵便越靠内,可在殿中居一干燥之地跪拜诵经,又有火盆四处散放,增加温度,一日下来并不会多么难受。品级低者就倒霉了,越往外站便越冷,虽然火盆更多,却没有屋檐遮雨,怕是会被浇个透心凉。

    然而此等盛大场合,谁也不敢露出怨容,只能寻到自己的蒲团跪定。若是表现良好,或许还能入贵人眼,也算一桩功劳。

    但关素衣却挺直腰杆站在廊下,久久未曾动作。掌祭祀 、宾客、丧纪之事的世妇走过来,貌似有礼,实则咄咄逼人地诘问,“关夫人,大家都已各就各位,缘何您未曾入座?若搅了先太后祭礼,您担待得起吗?”

    关素衣看看天色,淡然道,“您多虑了,此刻离祭礼尚有一个时辰,您还有时间重新排布座位。”

    “我为何要重新排位?”该世妇怒问。

    “我乃一品诰命,本该跪在殿内,您将我与三品淑人排在一起是何缘由?”关素衣本不愿计较这些,但她现在的座位显然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刚好出了屋檐,淋了雨水,这还不算,屋檐接住的雨水顺着瓦片沟槽汇聚一处,兜头浇下,不到一刻钟,她必定会浑身湿透。蒲团下的地面也破损了几块青砖,有嶙峋石子显露而出,跪在其上便似跪着针毡,不出半日就能废了她一双膝盖。

    她实在想不出自己在宫中与谁结了生死大仇,要这样整治她。圣元帝欲谋夺人·妻,绝不会四处张扬,思来想去唯有太后。因自己剖腹取子点醒了圣元帝,令她全盘计划一朝尽毁,她哪能不对自己恨之入骨?

    这世妇恐怕就是太后派来的,座位也是她替自己精心挑选的。若她们极力拖延,寸步不让,自己也不能大闹宝殿,搅乱祭礼,怕是唯有乖乖就范。这样想着,关素衣内心满是愤怒,却也无可奈何。

    她从来就知道权势的可怕与肮脏,也知道它如何杀人不见血,纵有铮铮铁骨,亦会被根根打断。强极则辱,刚者易折,不想正应在了此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三文鱼的正确吃法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本宫怎生就是女人了 养妻手札之蝉衣记 不平凡的母亲 您的毒汤已送到[系统] 重度感情洁癖互助小组 霸道王子别想逃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 公子是贼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谁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谁谁106.逼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谁谁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