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作者:风流书呆 书名:爱谁谁

    该女子万万没料到关素衣竟能自个儿打通穴位,更没想到她力气那般大,转瞬就制服了自己,还能模仿自己的嗓音。

    老五,掀开车帘看一眼啊!女子在心中疯狂呐喊,却只能像之前的关素衣那般,无力地转动着眼珠和头颅。她原以为这次任务很简单,起初,事情也的确像他们预料的那般顺利发展,但所有的一切都因为对关素衣的错误估量而失控了。

    她在猜测关素衣会怎么做。看得出她只是身手矫健,并未练出内劲,之所以能放倒自己,凭的全是出其不意。等老五发现异状前来擒拿,她绝对不会是老五的对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跳车逃走。

    关素衣也在考虑该怎么做,然而跳车这一条立即就被她否定了。首先,她不知道这是何处,又该怎么回去;其次,她不敢肯定路上不会碰见匪寇;最后,她不甘心!没让伤害她和木沐的人得到报应,她绝不甘心!

    仇恨之火在心里熊熊燃烧,烫红了她明亮的双眼。她很想逼问女子木沐的下落,逼问她幕后主使是谁,却也明白习武之人耳目敏锐,隔得这么近,外面那名男子一定能听见她的声音。所以她什么都不能问,唯有少说少错。

    她抬起手,狠狠甩了女子两巴掌,然后取下腰间的荷包,拿出两张□□,一张是她自己的五官,一张未曾定型,需要加热才能捏造。但此处既无滚水也无火源,恐怕得另想办法。

    越是在危急的时刻,她的思路便越清晰,很快就找出折中之法,将未定型的面具贴在女子脸上,在外层均匀抹了一层胶水,不过片刻功夫,胶水风干变硬,把对方的五官拓印下来。她小心翼翼地揭掉,放置一旁待用,然后把自己的面孔覆盖在女子脸上,严丝合缝地粘牢。

    女子不明白她在干什么,心里满是恐惧与不安,直至她也戴上面具,换了彼此的服装,才惊骇地意识到——她竟想李代桃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不不,你不能这么干!老五,快来救命!女子想起先前与盗匪谈好的条件,简直快疯了。被全寨男人□□,挖掉眼耳口鼻,割断手筋脚筋,再赤.裸裸地扔在燕京最繁华的地段。这比天牢里施用的酷刑残忍千倍万倍!

    求求你放过我吧!她用浸满泪水的眼睛去看关素衣,试图打动她,软化她,然后找机会反杀。汉人女子不都是如此吗?最见不得人间惨事,连树叶枯了,花儿凋零,也会掉几滴眼泪,难道真能亲手送别人去死?

    放了我,我也放了你!她眼里写着这句话,却隐约明白,改换了容貌和嗓音的关素衣压根不用担心露馅。她那张面具涂了胶水,肤色亮晶晶的,在白天看来十分诡异,但马车要到入夜才能抵达杨华山,昏暗的光线中,谁又看得见谁?老五对这张脸深信不疑,一个不慎就会着了她的道。

    她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恰恰相反,凭她的力量,一掌劈开成年人的颅骨并非难事!女子心中骇极,却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临近子夜,天气微凉,一直闭目养神的关素衣取下挂在车壁上的斗篷,严严实实穿好。她凑近女子,用对方的嗓音开口,“应该快到了,你今晚好生享受吧。”

    男子轻笑一声,勒紧缰绳,“已经到了,保管叫她欲.仙.欲死。”

    车子缓缓停靠在山脚,黑暗的密林中走出几个人,压低嗓音询问,“是过路还是上山?”

    “东南西北中,此路通何处?”男子不答反问。

    关素衣很快意识到他们在对接头暗号,心里大感庆幸。还好男子对女子十分信任,只让她看守人质,没让她接话,否则现在就暴露了。女子目眦欲裂,试图挣扎,却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只能绝望等待。

    “此路通地府,快给老子纳命来!”口里放着狠话,几名盗匪却嬉皮笑脸地走上前,急迫追问,“人在车里吗?快给哥儿几个瞅瞅!”

    关素衣丝毫也未露怯,单手捞起女子,掀开车帘往外抛。女子若是不与她说话,她还真拿捏不准对方的脾性,扮演得也不会如此得心应手。然而正是她短短几句话,关素衣便洞察了她的本性——自卑、自傲、狠毒,把残害人命当成最大的乐事。她从未把自己当人看,所以也就不会稳稳妥妥地将自己交出去,十之八.九会随手一扔了事。

    从男子的轻笑声关素衣可以断定,自己做对了。

    女子掉在地上后哼了哼,几名山匪点燃火把一看,不免倒吸一口凉气,“娘哎,老子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妞儿!瞧这脸盘儿,瞧这身段,简直绝了!”

    由于常年习武,女子身段的确不差,该丰硕的地方极为丰硕,该纤细的不盈一握,再配上关素衣的脸,模样越发诱人。男子对关素衣了解不深,竟未看出端倪,不耐烦地催促,“行了,别看了,有三天三夜让你们折腾,别在路上耽误时间!”

    几人欲.火焚身,连连附和,“对对对,赶紧抬上山去让大当家看一看,等他玩过了再赏给兄弟们。可惜不是处子,否则味道还会更妙!”话落留下一串淫.笑,沿着崎岖山路往密林深处走,很快就消失不见。

    关素衣冷道,“咱们也回去交差吧。”

    男子不疑有他,驾着马车原路归返,天快亮时终于到了京郊,再走半个时辰就能抵达城门。关素衣为防男子与自己搭话从而暴露身份,一路都在装睡,直至此时才“醒转”,掀开车帘走到对方身边坐定。她认识这条路,也知道此处有军队驻扎,绝无山匪出没,趁男子睡意袭来精神恍惚的片刻,抬手狠狠劈砍他颈侧。

    男子一声不吭地朝下栽倒,却被关素衣及时拽住,拖进车厢,干脆利落地卸掉四肢与下颚。与女子一样,他身上并未携带能表明身份的东西,马车也是寻常百姓乘坐的乌蓬马车,没什么特别之处。

    将车停靠在僻静的地方,关素衣默默等待对方苏醒。大约一刻钟后,男子睁开眼,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露出仇恨与疑惑的表情。

    “你们从帝师府劫走的小男孩在哪里?”她用自己原本的嗓音询问。

    男子先是震惊,然后恍然大悟,少顷竟泻出浓重的杀气。看来他比那名女子更凶悍,也更没有人性,与其说是贵族豢养的鹰犬,不如说更接近死士。若想从死士嘴里问出隐秘,没点非常手段是不可能的。

    关素衣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让她反抗歹人可以,却没法狠下手施展酷刑,只能把人带回去交给金子处理。但愿他们已经追查到木沐的下落,一回家就能团聚。她爬出车厢,拽紧缰绳,指挥马车驶上官道,还未靠近城门就见前方满是黑压压的人群,还有抱怨声与喧哗声不断传来。

    “大嫂,前面怎么了?”她笑着招呼路边一位妇人。

    “听说是哪位达官贵人家的幼子被拐了,昨日已禀报皇上,锁了城门,不让百姓出入。我原本以为今天能解禁,看这架势,恐怕今天也入不了。”

    “那孩子找到了吗?”关素衣屏住呼吸询问。

    “找到了还能继续锁着?也不知是谁家的孩子,竟闹得全城戒严。”

    旁边有一名老汉压低嗓音说道,“是帝师府的孩子,昨日中午不见的,找了一天一夜也没找着。我儿子在城里当衙役,消息灵通得很,听说昨天晚上全城不许熄灯,挨家挨户在搜,皇上还下发了口谕,让附近驻扎的军队沿途扫荡过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帝师不就是帝王的老师吗?地位够尊贵的,难怪皇上那么着急。菩萨保佑,但愿那孩子早点找到,咱们也能快些入城。”妇人双手合十,拜天拜地。

    没找到?关素衣心脏狠狠抽痛了一下,正想着要不要假意举报拐子,让侍卫带自己入城,却见前方挤挤攘攘,不停有人高喊,“退后退后,军队要出城了!小心别被马蹄踩到,踩死了军爷可不负责!”

    “军队出来了,快快快,快躲到一边儿去!许是发现了什么线索,出去抓拐子了!”人潮慢慢退至两旁,关素衣眼眸一亮,立即调转马头向后退,退出去一里远才稳稳停靠在路边。

    她得想个办法打听情况,看看是不是忽纳尔找到了线索。外人只知帝师府幼子被拐,却没说嫡女也失踪了,可见忽纳尔有意隐瞒了消息。关家乃书香门第,从未与军中人士打过交道,倘若出来找人的将领她不认识,恐怕还未靠近就会被当成可疑人员斩杀。

    城门进不了,军队又无法靠近,难道这些天一直等在此处?她想了又想,还是不敢摘掉面具,主动表露身份。不但家人和忽纳尔在找她,恐怕连幕后黑手也会派遣探子随时关注事态动向,这些人或许隐藏在百姓中,或许隐藏在军中,更甚者还会潜伏在忽纳尔身边,她不能轻信任何人。

    当她感觉惶然无助时,军队终于穿过人群缓缓靠近,打头那人虽然贴了络腮胡子,改了瞳色,却是忽纳尔无疑!他竟亲自带领军队来找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三文鱼的正确吃法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本宫怎生就是女人了 养妻手札之蝉衣记 不平凡的母亲 您的毒汤已送到[系统] 重度感情洁癖互助小组 霸道王子别想逃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 公子是贼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谁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谁谁第142章 脱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谁谁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