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作者:风流书呆 书名:爱谁谁

    宴会散了没多久,天空忽然飘来几朵乌云,不过须臾便打雷闪电,下起暴雨。所幸关素衣已经抱着木沐上了马车,这才没被淋成落汤鸡。

    “雨太大,不能打猎了!”木沐趴在车窗边唉声叹气。

    “无事,下回天气晴好,姐夫再带你出来。”圣元帝一面按揉小家伙脑袋,一面沉声吩咐,“下雨路滑,让马跑慢点儿。”

    在外赶车的侍卫果然放缓了速度,一路穿过雨幕,慢慢朝皇庄行驶。微风撩开车帘,送入几点沁凉的雨丝,落在皮肤上并不觉得难受,反而颇有几分趣味。

    圣元帝见夫人出神望着车外,发丝随风飞扬,一会儿遮了脸颊,一会儿沾了嘴唇,一会儿又飘到自己脸上,带来酥麻痒意和几缕清香,不知怎地,竟格外口干舌燥。他抱起木沐,一点一点挪近了些,哑声笑道,“雨大留客。拜这场疾风骤雨所赐,我与夫人又可以在路上多待几个时辰。六日不见,却仿佛已经过去许多年一般,夫人,咱们的婚事何时能提?你一日不答应,我一日心难安。”

    关素衣猛然回神,这才发现忽纳尔不知何时竟已贴着自己肩膀坐过来,浓烈的纯阳气息近在咫尺,很是熏人。她不自在地偏了偏头,问道,“你真要颁布育民之法?《女戒》不过是权贵阶级的自娱自乐而已,倘若让老百姓看了去,只会嗤之以鼻。”

    上辈子,除了极个别读书读坏脑子的儒生,真正接受《女戒》的平民其实没几个。受害的女子大多来自于上层社会。然而只要《女戒》存在一日,等和平到来,盛世持续,随着儒学的不断传播,它的影响范围只会越来越广。或许数百年之后,全中原的女子都会像书中写得那般,一辈子卑弱可欺,至死不得解脱。

    即便口舌锋利如关素衣,也只敢拿“从一而终”这一点说事,其余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地种植在世人的骨血中。女子自古以来就是最卑微的存在,这是无法改变也难以推翻的现实。所以,哪怕将徐雅言批驳得体无完肤,她也没觉得痛快多少,反而更为沉郁。倘若可以选择,来世她绝不托生为女子。

    圣元帝察觉到她心情低落,轻轻握了握她指尖又克制地放开,安抚道,“你不用在意世人的看法,只管活出自己的样子来。倘若夫人真像徐雅言之流,一面轻贱自己,一面使出浑身解数往上爬,便不是令我神魂颠倒的夫人。我所爱慕的、感佩的、欣赏的,正是夫人的刚强与韧劲儿。”

    见夫人苍白的脸颊缓缓爬上红晕,他温柔一笑,“育民之法实则早已在起草修订中,并非只为针对《女戒》而已。你可能无法想象,不过百年时间,这片土地便埋葬了十之七八的人口,又遗留下多少孤寡,倘若不以国法的形式强令男女婚配,鼓励寡妇改嫁,人丁还会持续减少。今日,我亲自为季婷准备嫁妆,送她出门,来日便会有更多孤寡找到活路。”

    关素衣了悟,思忖片刻后又摇头,“还有一个问题你想到没有?如果寡妇都改嫁了,那么前夫的孩子无人养育该如何过活?”

    “那就鼓励她们携子改嫁,女子、孤儿,皆有田地可分。携子改嫁者,落户之后还可再分田地;帮助养育孤幼者,可以免除徭役赋税。官府建立育婴堂、善堂,救助相关人等。只要有心就能想到许多办法,虽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却可以保全绝大多数人的性命。施政者发布的政令,并非每一条都是十全十美,在执行的过程中总会遇见或这样、或那样的难题,我只能一边摸索,一边学习,一边纠正,只盼无愧于天下苍生。”

    关素衣定定看他一眼,真心赞叹道,“忽纳尔,你是一位好皇帝。”

    圣元帝耳尖微红,语带欣悦,“那是因为我有一位贤内助。”

    “别胡说。”关素衣狠狠瞪他,却没料过了几息,自己竟忍不住笑起来。圣元帝也跟着朗笑,猝不及防地凑过去,在她脸侧轻啄,然后退开少许,表情回味而又压抑,“夫人快些嫁给我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关素衣连忙把木沐从他怀里抢过来,挡在二人中间。木沐看看姐姐,又看看姐夫,蹬着小短腿站起来,一人亲了一口。尴尬的氛围瞬间消散,三人相互对视,抿嘴偷笑。

    暴雨很快停止,雨水汇成的泥石流冲垮了一条官道。马车被堵在半路,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圣元帝原打算带领几位大臣去找老爷子修订育民之法,见状只好让他们先行回转,自己则留下来开挖淤泥和岩石。

    “要不咱们也回去吧?此处山体垮塌,随时还会掉落碎石,极不安全。”关素衣劝阻道。

    “皇庄里虽然不缺吃食,但岳祖父每遇雨天便关节肿胀疼痛,现在想必极为难熬。看这天色,恐怕还会下五六天雨,若是没有御医守护在侧,又无法运送药材过去,他得受多大的罪?”圣元帝一面命侍卫挖路,一面让人回去传御医。

    关素衣脸颊微微一红,愧疚道,“我竟没想起祖父的病,还得靠你提醒,真是不孝。”

    圣元帝不以为意地摆手,“你是我的夫人,我尽孝也算是你尽孝,何必分得如此清楚?”

    关素衣心中暖滚,注视对方的目光变得更为温柔。夫妻一体,这话说起来动听,但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个?更何况忽纳尔是高高在上的皇帝,素来只有别人讨好他,哪里有他费尽心机去讨好别人的道理?

    原本她想着:只要这人为自己付出一分真心就足够了,却没料得到的竟是十分。放眼魏国,有多少女子为夫君、为婆家,倾尽毕生心血却得不到半点尊重?而她似乎什么都没做,这人就把一颗真心双手奉上。哪怕在往后的岁月里,这颗心或许会风干,腐坏,它曾真挚过便是最大的幸运。

    “你说得对,你我本不该分什么彼此。”她偏过头,冲忽纳尔粲然一笑。

    “夫人别对我笑得如此勾魂,我会忍不住去亲吻你的嘴唇。”圣元帝愣了几息后哑声说道。

    “闭嘴!”关素衣无奈极了,一面去捂弟弟耳朵,一面警告道,“别在小孩子面前胡乱说话,他们什么都懂。”

    圣元帝连忙拱手告饶,沉默片刻后问道,“岳祖父的手腕究竟是怎么弄伤的?这次我让太医好生看看,能治便治,不能治就让他仔细将养。总是脱臼了再装回去也不是办法。”

    “却是他自己不当心,总觉得字迹少了几分风骨,直说书圣的字入木三分,他必要练到入石三分才可,于是在腕子上多绑了几块铅块,因承受不住拉力而弄伤骨头,这才留下老·毛病。他觉得此事丢人,从不往外说,你就当不知道便好。”

    “……原来如此。”圣元帝拍案朗笑,“我终于知道夫人这倔强的性子像谁了,原是得了帝师真传。你们祖孙俩真是……”找不出确切的词语形容,他只能摇头莞尔,越想越觉有趣。

    关素衣脸颊臊得通红,竖起柳眉呵斥,“别笑了,再笑我可不理你啦!”

    “好好好,我不笑就是。”圣元帝连忙以拳抵唇,墨蓝眼眸洋溢着星点光彩。

    在外挖路的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这位关夫人已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此爽朗的主子,他们几乎前所未见。当着夫人的面他是这番模样,谁又能想到背对夫人,他是何等冷酷阴沉,喜怒不定。

    胡思乱想间,道路终于挖开,却因沟渠太多,宽度变窄,容不下马车通行。所幸此处离皇庄只有半里路,雨丝也早已止住,尚能步行过去。

    “陛下,属下背您过去吧?这满地泥泞根本容不下人插脚,恐连靴子都会吃进去。”侍卫头领躬身说道。

    “朕自己走,你照顾好木沐。”圣元帝抱起小家伙,放在侍卫背上,叮嘱道,“你们几个护着他,千万别摔了国舅爷。”

    御口亲封的国舅爷,岂是旁门外道的皇亲国戚可比?众侍卫连忙小心翼翼地围过去,免得这人脚底打滑,伤了国舅爷贵体。关素衣臊着臊着竟也习惯了这人的厚脸皮,只是站在车辕上,似笑非笑地睨他。

    圣元帝慎重开口,“夫人,上次我用龙袍为你铺路,你没踏过去,倘若这次我再为你铺一回,你踏吗?”

    “不,永远不会。”关素衣坚定拒绝,只因皇权是不容亵渎的。

    圣元帝低笑起来,“那天之后,我想了很多,终于明白自己错在何处。我不该为你铺好路,然后守在你身后,看着你走过。若是你在行进当中摔倒,就算我武功再高强,也无法保证能及时赶至,免你受伤,所以才会发生你和木沐被劫持一事。倘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只会抱着你走过,不让你离开我半步。”话落忽然将人抱起来,径直走进泥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三文鱼的正确吃法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本宫怎生就是女人了 养妻手札之蝉衣记 不平凡的母亲 您的毒汤已送到[系统] 重度感情洁癖互助小组 霸道王子别想逃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 公子是贼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谁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谁谁第157章 亲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谁谁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