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作者:风流书呆 书名:爱谁谁

    当明兰和明芳用了晚膳回到正房时,就见主子披头散发,脸色青白,手里拿着一个带血的玉枕,正睁大眼睛看着床上。二人顺着她目光看去,然后一个呆滞,一个转身飞跑,“不好了!夫人把侯爷打伤了!快去叫大夫,快去啊!”

    当明兰和明芳用了晚膳回到正房时,就见主子披头散发,脸色青白,手里拿着一个带血的玉枕,正睁大眼睛看着床上。二人顺着她目光看去,然后一个呆滞,一个转身飞跑,“不好了!夫人把侯爷打伤了!快去叫大夫,快去啊!”

    关素衣这才回神,想要阻止明芳已经晚了,只能扔掉玉枕,自嘲道,“好丫头,果然一心向着赵陆离。”

    明兰心知情况不妙,拧了帕子去擦侯爷沾满鲜血的脸庞,低声道,“小姐别慌,您就说是奴婢把侯爷给砸了。奴婢大不了挨一顿打,无事的。”

    “别动他,免得伤上加伤,只把鲜血擦掉就好。”关素衣冰冷无比的心涌上一股暖流,叹息道,“傻丫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何须你替我顶罪?砸了赵陆离,我至多被发配别院,没甚要紧,若他醒不过来,我就给他赔命。老夫人心软,我求她一求,让她放你归家。”

    明兰见她脸色已由慌乱变成麻木,双眸更透出一股死寂之感,不由悲从中来,低声哭泣,“小姐去哪儿奴婢就跟去哪儿,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小姐,您作甚要打侯爷?他是不是欺负您了?”

    关素衣不愿回忆方才那令人恶心的一幕,回避道,“好,咱俩生死都在一块儿,把明芳留下。她一心一意想攀高枝,又哪里知道赵陆离是什么货色。我原还打算找个管事将她嫁了,免得她跳入火坑,哪料她丝毫也不领情。看她方才那等做派,显然已不认我这个主子,既如此,便随她去吧。”

    明兰心思简单,立刻忘了前面的疑惑,咬牙道,“呸,小浪蹄子!整天只知道勾搭侯爷,焉知侯爷连个正眼也不稀罕给她。小姐,咱们日后就当没她这号人!您别慌,侯爷还在喘气儿呢,死不了。”

    关素衣爱怜地揉揉明兰脑袋,这才开始整理仪容。半刻钟后,老夫人带着一群人匆忙赶到,有赵陆离的一双儿女赵纯熙和赵望舒,也有他养在后院的姬妾。老夫人哪怕再恼恨这个儿子,毕竟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没有不心疼的道理。

    大夫随后赶来,诊过赵侯爷伤势,告知众人情况比较严重,灌两碗药下去等明日再看,明日能醒就万事大吉,明日不醒便糟糕了。

    老夫人终究怜惜这个儿媳妇,并未当着大伙儿的面训斥她,脸色却极其难看。众人在屋里守了一夜,翌日,赵陆离还是没醒,儿女、姬妾全都围在床边,一声接一声地呼唤,也没能让他睁眼。

    老夫人看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众人,又看看神色木然的儿媳妇,不由冷道,“素衣,你随我出去。”

    二人走到偏厅说话。

    “素衣,你过门四年,府里上下内外全靠你打点,望舒和熙儿也都养在你膝下,现在很有些模样。起初我对你是很满意的,但近年看下来,却连叶繁都不如了。你是主母没错,你该操持家务也没错,但你首先是陆离的妻子,你连他的人都留不住,你还留在赵家干嘛?夫妻敦伦实乃天经地义,你不愿便罢,为何还拿玉枕砸他?你若打算一辈子守活寡,那就去别的地方守,不要留在府里碍我的眼。看看叶繁,再看看你,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

    老夫人闭上眼,长长叹了一口气。

    关素衣一句辩驳的话也没说。她何曾不想留住夫君?但也要赵陆离给她一个机会啊!她性格耿直,不会说软话,于是便掏心挖肺地待他好,却没料他竟对她避如蛇蝎,冷言冷语。她也是人,有尊严,有血肉,能感觉到羞耻与疼痛。她做不到当他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时,被迫承受本不该她承受的折辱。她没有与叶蓁肖似的容貌,不能像叶繁那样给赵陆离当替代品,难道这是她的错吗?

    罢了,这个家果真待不下去了。这样想着,她重重磕了一个头,“老夫人,是我对不住侯爷,您若想把我送走,我立刻收拾东西离开。”

    老夫人原以为能点醒她,却没料她竟如此死心眼,不免气结。偏在此时,明芳敲响房门,大声说道,“夫人,关家来人了,说老爷子病得厉害,请您帮帮忙。”

    关素衣麻木的表情瞬间退去,立刻开了房门问道,“谁来了?我娘吗?祖父他怎么了?”

    夫君生死不知地躺在床上,也不见她掉一滴眼泪,关家随口喊一声她便乱了方寸。罢,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老夫人越想越气,冷道,“上回才借走一百两银子,时隔半月又来打秋风,竟没完没了了。”

    关素衣噗通一声跪下,哭求,“老夫人,我祖父是真的病重,求您开恩,救他一命吧!”老爷子的身体只能靠人参、灵芝等珍贵药材养着,一天的开销便高达几十两,若非真的走投无路,家人哪里会求到侯府?再多的傲气,在祖父的安危面前都不值一提,关素衣一面哀求一面磕头,很快便磕破了脑门,流出许多鲜血。

    老夫人并非铁石心肠,虽然恼她重伤儿子,却也不会见死不救,让人包了一百两银子,将仲氏打发走,这才摆手道,“你去祠堂里跪着,若明天陆离还未醒,你就去沧州吧。帮你养着关家整四年,前前后后花出去多少银子你算得清吗?我们侯府对你已是仁至义尽。”

    关素衣并非忘恩负义之辈,又哪里记不住侯府花费在祖父身上的银两?她原想好好照顾赵陆离的一双儿女,替老夫人养老送终,操持家务,但如今看来,人家早已容不得她了。

    她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诚心道,“多谢老夫人,您的大恩大德我不敢或忘,今生无以为报,只盼来生为您当牛做马。若侯爷有什么好歹,我就在沧州,您大可随时拿我偿命,求您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莫要牵连我娘家人。”

    老夫人知道这个儿媳妇心肠是好的,只不过为人太耿直木讷,不像叶繁,能靠那张脸讨儿子欢心。她原也不是容不得她,但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砸坏了儿子,叫他生死不知。若她不惩戒她,又该如何向旁人交代?况且儿子要真醒不过来,叶繁少不得大闹一场,或将罪魁祸首扭送官府,或就地格杀,总之不会善了。

    老夫人心里再恨也不愿搭上两条人命,干脆把人送走,让她自生自灭吧。

    “当牛做马便不必了,你日后好自为之。你也知道我的性子,绝不会牵连无辜,你去吧。”老夫人抹去眼角的泪水,推开房门走出去。

    关素衣在明兰地搀扶下慢慢站起来,瞥见躲在窗后的明芳,叹息道,“倘若明日侯爷醒不过来,我与明兰去沧州,你留下照顾他。”

    明芳怨恨道,“奴婢自会好生照顾侯爷。夫人,您为何拿玉枕砸他?您想把他打死吗?”若侯爷出了事,她留下还有何意义?

    关素衣并未回话,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瞥见站在廊下的赵望舒和赵纯熙,不免流露出愧疚的神色。她弯下腰深深鞠躬,二人却用仇恨的目光瞪视。叶繁挺着八.九月的孕肚,撂下狠话,“关素衣,若侯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赔命!”

    “我的命就在这里,等你随时来拿。”关素衣再三鞠躬,这才转身离去。

    翌日,赵陆离还是没醒,但脉相却略有好转。老夫人见叶繁上蹿下跳地欲打杀关素衣,只好把人塞进马车,远远送去沧州。她走了不到半日,赵陆离就醒了,看见守在床边昏昏欲睡的儿子、女儿,表情不由一呆。

    赵纯熙和赵望舒怎会如此年幼?自己不是快病死了吗?他慢慢坐起来,摸了摸隐痛的额头,记忆便像潮水一样汹涌而至,令他差点晕过去。

    赵纯熙和赵望舒被呻.吟声吵醒,看见痛苦不堪的父亲,一个连忙去扶,一个跑出去大喊,“爹爹醒了!快去叫大夫!”

    老夫人就睡在隔壁,闻听响动立刻赶来查看,一面对着半空作揖一面感谢老天爷开恩。而赵陆离正承受着记忆地冲刷,并很快意识到自己重生了。这里是镇北侯府,他的妻子依旧是素衣,其余的事却与上辈子完全不同。岳祖父和岳父并未受到朝廷重用,反倒在那次辩论中被徐广志当作踏脚石,彻底打压下去。如今关家已穷困潦倒,岳祖父染了重病,只能靠药材吊命;岳父在法曹谋了个刀笔吏的小职,日子过得极其清苦;而夫人嫁予他四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他却对她视而不见,甚至于处处折辱。

    “夫人,”他失口喊道,“夫人在哪儿?我要见她!”不管做梦也好,轮回也罢,只要能再次见到夫人,好好弥补她,便什么都值了!

    “侯爷没事了吗?”一道焦急的女声从门外传来,令赵陆离屏住呼吸看去,却见叶繁挺着大肚子,三两步跨进内间。赵望舒和赵纯熙连忙迎上前,一左一右将她扶住,表情紧张。

    叶繁?怀孕了?狂喜中的赵陆离仿若被一桶冰水浇下,血液瞬间凉透。

    关素衣这才回神,想要阻止明芳已经晚了,只能扔掉玉枕,自嘲道,“好丫头,果然一心向着赵陆离。”

    明兰心知情况不妙,拧了帕子去擦侯爷沾满鲜血的脸庞,低声道,“小姐别慌,您就说是奴婢把侯爷给砸了。奴婢大不了挨一顿打,无事的。”

    “别动他,免得伤上加伤,只把鲜血擦掉就好。”关素衣冰冷无比的心涌上一股暖流,叹息道,“傻丫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何须你替我顶罪?砸了赵陆离,我至多被发配别院,没甚要紧,若他醒不过来,我就给他赔命。老夫人心软,我求她一求,让她放你归家,我的那些嫁妆正好解了爹娘燃眉之急。”

    明兰见她脸色已由慌乱变成麻木,双眸更透出一股死寂之感,不由悲从中来,低声哭泣,“小姐去哪儿奴婢就跟去哪儿,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小姐,您作甚要打侯爷?他是不是欺负您了?”

    关素衣不愿回忆方才那令人恶心的一幕,回避道,“好,咱俩生死都在一块儿,把明芳留下。她一心一意想攀高枝,又哪里知道赵陆离是什么货色。我原还打算找个管事将她嫁了,免得她跳入火坑,哪料她丝毫也不领情。看她方才那等做派,显然已不认我这个主子,既如此,便随她去吧。”

    明兰心思简单,立刻忘了前面的疑惑,咬牙道,“呸,小浪蹄子!整天只知道勾搭侯爷,焉知侯爷连个正眼也不稀罕给她。小姐,咱们日后就当没她这号人!您别慌,侯爷还在喘气儿呢,死不了。”

    关素衣爱怜地揉揉明兰脑袋,这才开始整理仪容。半刻钟后,老夫人带着一群人匆忙赶到,有赵陆离的一双儿女赵纯熙和赵望舒,也有他养在后院的姬妾。老夫人哪怕再恼恨这个儿子,毕竟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没有不心疼的道理。

    大夫随后赶来,诊过赵侯爷伤势,告知众人情况比较严重,灌两碗药下去等明日再看,明日能醒就万事大吉,明日不醒便糟糕了。

    老夫人终究怜惜这个儿媳妇,并未当着大伙儿的面训斥她,脸色却极其难看。众人在屋里守了一夜,翌日,赵陆离还是没醒,儿女、姬妾全都围在床边,一声接一声地呼唤,也没能让他睁眼。

    老夫人看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众人,又看看神色木然的儿媳妇,不由冷道,“素衣,你随我出去。”

    二人走到偏厅说话。

    “素衣,你过门四年,府里上下内外全靠你打点,望舒和熙儿也都养在你膝下,现在很有些模样。起初我对你是很满意的,但近年看下来,却连叶繁都不如了。你是主母没错,你该操持家务也没错,但你首先是陆离的妻子,你连他的人都留不住,你还留在赵家干嘛?夫妻敦伦实乃天经地义,你不愿便罢,为何还拿玉枕砸他?你若打算一辈子守活寡,那就去别的地方守,不要留在府里碍我的眼。看看叶繁,再看看你,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

    老夫人闭上眼,长长叹了一口气。

    关素衣一句辩驳的话也没说。她何曾不想留住夫君?但也要赵陆离给她一个机会啊!她性格耿直,不会说软话,于是便掏心挖肺地待他好,却没料他竟对她避如蛇蝎,冷言冷语。她也是人,有尊严,有血肉,能感觉到羞耻与疼痛。她做不到当他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时,被迫承受本不该她承受的折辱。她没有与叶蓁肖似的容貌,不能像叶繁那样给赵陆离当替代品,难道这是她的错吗?

    罢了,这个家果真待不下去了。这样想着,她重重磕了一个头,“老夫人,是我对不住侯爷,您若想把我送走,我立刻收拾东西离开。”

    老夫人原以为能点醒她,却没料她竟如此死心眼,不免气结。偏在此时,明芳敲响房门,大声说道,“夫人,关家来人了,说老爷子病得厉害,请您帮帮忙。”

    关素衣麻木的表情瞬间退去,立刻开了房门问道,“谁来了?我娘吗?祖父他怎么了?”

    夫君生死不知地躺在床上,也不见她掉一滴眼泪,关家随口喊一声她便乱了方寸。罢,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老夫人越想越气,冷道,“上回才借走一百两银子,时隔半月又来打秋风,竟没完没了了。”

    关素衣噗通一声跪下,哭求,“老夫人,我祖父是真的病重,求您开恩,救他一命吧!”老爷子的身体只能靠人参、灵芝等珍贵药材养着,一天的开销便高达几十两,若非真的走投无路,家人哪里会求到侯府?再多的傲气,在祖父的安危面前都不值一提,关素衣一面哀求一面磕头,很快便磕破了脑门,流出许多鲜血。

    老夫人并非铁石心肠,虽然恼她重伤儿子,却也不会见死不救,让人包了一百两银子,将仲氏打发走,这才摆手道,“你去祠堂里跪着,若明天陆离还未醒,你就去沧州吧。帮你养着关家整四年,前前后后花出去多少银子你算得清吗?我们侯府对你已是仁至义尽。”

    关素衣并非忘恩负义之辈,又哪里记不住侯府花费在祖父身上的银两?她原想好好照顾赵陆离的一双儿女,替老夫人养老送终,操持家务,但如今看来,人家早已容不得她了。

    她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诚心道,“多谢老夫人,您的大恩大德我不敢或忘。今生无以为报,只盼来生为您当牛做马。”

    老夫人知道这个儿媳妇心肠是好的,只不过为人太耿直木讷,不像叶繁,能靠那张脸讨儿子欢心。她原也不是容不得她,但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砸坏了儿子,叫他生死不知。若她不惩戒她,又该如何向旁人交代?况且儿子要真醒不过来,叶繁少不得大闹一场,或将罪魁祸首扭送官府,或就地格杀,总之不会善了。

    老夫人心里再恨也不愿搭上两条人命,干脆把人送走,让她自生自灭吧。

    “当牛做马便不必了,你日后好自为之。”老夫人抹去眼角的泪水,推开房门走出去。

    关素衣在明兰地搀扶下慢慢站起来,瞥见躲在窗后的明芳,叹息道,“倘若明日侯爷醒不过来,我与明兰去沧州,你留下照顾他。”

    明芳怨恨道,“奴婢自会好生照顾侯爷。夫人,您为何拿玉枕砸他?您想把他打死吗?”若侯爷出了事,她留下还有何意义?

    关素衣并未回话,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瞥见站在廊下的赵望舒和赵纯熙,不免流露出愧疚的神色。她弯下腰深深鞠躬,二人却用仇恨的目光瞪视。叶繁挺着八.九月的孕肚,撂下狠话,“关素衣,若侯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赔命!”

    “我的命就在这里,等你随时来拿。”关素衣再三鞠躬,这才转身离去。

    翌日,赵陆离还是没醒,但脉相却略有好转。老夫人见叶繁上蹿下跳地欲打杀关素衣,只好把人塞进马车,远远送去沧州。她走了不到半日,赵陆离就醒了,看见守在床边昏昏欲睡的儿子、女儿,表情不由一呆。

    赵纯熙和赵望舒怎会如此年幼?自己不是快病死了吗?他慢慢坐起来,摸了摸隐痛的额头,记忆便像潮水一样汹涌而至,令他差点晕过去。

    赵纯熙和赵望舒被呻.吟声吵醒,看见痛苦不堪的父亲,一个连忙去扶,一个跑出去大喊,“爹爹醒了!快去叫大夫!”

    老夫人就睡在隔壁,闻听响动立刻赶来查看,一面对着半空作揖一面感谢老天爷开恩。而赵陆离正承受着记忆地冲刷,并很快意识到自己重生了。这里是镇北侯府,他的妻子依旧是素衣,其余的事却与上辈子完全不同。岳祖父和岳父并未受到朝廷重用,反倒在那次辩论中被徐广志当作踏脚石,彻底打压下去。如今关家已穷困潦倒,岳祖父染了重病,只能靠药材吊命;岳父在法曹谋了个刀笔吏的小职,日子过得极其清苦;而夫人嫁予他四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他却对她视而不见,甚至于处处折辱。

    “夫人,”他失口喊道,“夫人在哪儿?我要见她!”不管做梦也好,轮回也罢,只要能再次见到夫人,好好弥补她,便什么都值了!

    “侯爷没事了吗?”一道焦急的女声从门外传来,令赵陆离屏住呼吸看去,却见叶繁挺着大肚子,三两步跨进内间。赵望舒和赵纯熙连忙迎上前,一左一右将她扶住,表情紧张。

    叶繁?怀孕了?狂喜中的赵陆离仿若被一桶冰水浇下,血液瞬间凉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三文鱼的正确吃法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本宫怎生就是女人了 养妻手札之蝉衣记 不平凡的母亲 您的毒汤已送到[系统] 重度感情洁癖互助小组 霸道王子别想逃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 公子是贼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谁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谁谁179.番外(补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谁谁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