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作者:风流书呆 书名:爱谁谁

    关素衣睡了一个多时辰才悠悠转醒,发现自己正趴在皇上膝头,不免吓了一跳,刚站起身又跌回去,脚底传来针扎一般的刺痛感。

    “请皇上恕罪,臣妇这就起来。”她挣扎了几次,却都没能成功,反而一次又一次往对方怀里摔,叫外人看去仿佛在投怀送抱似的。她心里又难堪又懊恼,偏偏腿脚不争气,怎么都站不起来,眼角不知不觉竟含了泪,很是无地自容。

    圣元帝任她扑腾许久才伸手扶了一把,平静道,“夫人这是腿麻了吧?坐会儿再走也不迟。”

    关素衣恨不得立马归家,却暂时动弹不得,只好向皇上道谢,老老实实坐在软椅上。圣元帝睨她一眼,问道,“昨晚做了一宿噩梦?”

    关素衣不敢隐瞒,据实以告,“回皇上,臣妇一宿都在梦里辗转,刚眯瞪一会儿天便亮了,只得起来操持庶子的洗三宴。”醒了又睡,睡了又醒,比整晚没合眼还累,梦里全是铺天盖地的血腥,像是要将她淹没。

    圣元帝笑了笑,叹道,“既然怕成那样,你还敢在朕身边睡着?也是个没心没肺的。”

    关素衣垂眸回话,“启禀皇上,世间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未知。离开皇宫,臣妇难免胡思乱想,担惊受怕,到了您跟前反倒心安了,一切只听凭您决断便是。”

    圣元帝哈哈笑了两声,摆手道,“放心吧,朕非但不会动你,也不会让旁人动你。朕欠你一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尽管道来。”

    关素衣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壮志未酬的祖父,却又很快否定。当初嫁给赵陆离时,她曾寄希望于他能拉关家一把,却只在心里想想,从未张过口。人家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无可指责。从赵家借走的银两,她会想办法尽快归还,一时还不上便加倍对赵纯熙和赵望舒好。无论他们待她如何,或做了多么伤人的事,她都能忍,这就是拿人手软,吃人嘴软的道理。

    她懂得知恩图报,自然也懂得知足常乐,先前那些赏赐对她来说已经很够,不敢要求更多,故而推拒道,“启禀皇上,臣妇没什么想要的,为君主效力乃臣妇本分,只求您平平安安将臣妇放出去。”

    “朕一言九鼎,说过的话何时不作数?上次既放你走掉,日后也不会伤你分毫。白福,把锦盒拿上来。”

    还有锦盒?关素衣拢在袖中的手忍不住握成拳头。

    圣元帝莞尔,亲手将锦盒递过去,吩咐道,“打开看看。”

    还打开看看?关素衣心里叫苦,面上却不敢拒绝,只好慢腾腾地去掀盒盖。说实话,她对锦盒已经产生了恐惧感,偏偏皇上恶趣味十足,赐给她的三个锦盒全都一模一样,连捆绑的绳结也扭曲成同样的形状,以至于她一看见就手指发麻,汗毛倒竖。

    她努力让自己表现得镇定,待盒盖掀开,往里一看,不免吐出一口浊气。盒子里装着许多码放整齐的小金锭,其上摆放着一张纸,没有血腥,没有人头。

    圣元帝取出纸,徐徐道,“上次吓着你了,朕给你赔个不是。往后这样的盒子还有很多,你看习惯了也就不怕了。”

    这话的信息量很大,让关素衣又是一阵心悸。什么叫往后还有很多?岂不代表自己今天出去,日后还要再来?他堂堂一国之君,总召见一个外命妇作甚?哪怕借着叶婕妤的名义也不行啊!

    “皇上,这于理不合!”她腿脚已恢复知觉,连忙跪下去,却被一只大手牢牢握住胳膊,强硬地提起来。

    “九九八十一天往生咒,不能少一天,也不能多一天。”圣元帝按压她肩膀,语气独断,“是你为母后昭雪,这魂自然要你来度。母后在冥府等的够久了,朕要送她速速入轮回,一时一刻也耽误不得。当年的事,朕已派人去查,为免打草惊蛇,太后那里还需瞒着,故而也不能请高僧念经。夫人,朕能相信你吗?”

    关素衣除了点头,完全没有别的办法。本以为道明真.相就完了,哪知道还要作画,作完画又得念经,且还是九九八十一天。这些事怎么就一环扣一环,没完没了呢?然而她已经入坑,除了尽力抓住这人扔下来的绳索自救,还能怎样?

    “接连两三月入宫,是不是太打眼了?念经的话,您自个儿念不是更有诚意?”她挣扎道。

    “朕若是能抛下政务,成日坐在佛堂里念经,又何须找你?朕能抽.出一个时辰已经顶天了,却又哪里足够?你只说去觉音寺礼佛三月,为外出征战的镇北侯祈福,朕自然会派人秘密接你入宫。夫人放心,朕不会害你名节。”圣元帝盯着手上的血玉扳指,眸光晦暗。

    关素衣张了张嘴,终究没再说什么,而是无奈垂头。

    见她如此,圣元帝语气变得极为温和,摊开方才那张纸说道,“这是一份地契,朕在城南为关家择了一座三进的小宅院居住。听白福说前几天夜里刮风,掀翻了屋顶,叫你祖父着实淋了一场冷雨,如今病得十分厉害。你若是还有一点儿孝心,就不要推拒这份礼物,只当这是你卖画的酬劳,连这匣子里的一百两黄金也算在内,价钱可还公道?”

    关素衣哪怕再骄傲,也不会为了这点脸面不顾祖父生死。她可以强撑着不求赵陆离帮祖父和父亲谋职,然而一旦涉及祖父的病,让她干什么都无碍。只是卖一幅画罢了,又有什么关系?父亲不也当街作画,当众叫卖吗?

    先前的为难与挣扎,全都化作满满的感激,她连忙接过地契,真诚道谢。

    真好哄,也很容易满足。圣元帝心中发笑,面上却丝毫不露,把匣子递过去,提醒道,“明日便去觉音寺礼佛,朕会派人来接你。”

    “臣妇遵命,谢陛下赏赐。”替家人挣来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关素衣半点抗拒也没了,正准备磕头,又被皇上的大掌压住肩膀,动弹不得。她只好说了许多感激的话,这才在咏荷与咏菊的护送下离开甘泉宫,登上马车后取出地契,看了又看。

    贫穷的滋味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贫病交加与阴谋倾轧。这些年她受够了被轻贱的滋味,却因为祖父的病情和关家的名声而不敢反抗。看着家人在绝望中挣扎,她何尝不想拉一把,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挽救他们的余力,别说彻底治好祖父的病,就连给他们找个正经居所也毫无办法。

    她哪里是侯府主母?不过一个代为照顾孩子的仆妇罢了。然而侯府不能给她的,皇上却半点不会吝啬。卖画怎样?念经如何?只要能让家人过得好一些,她什么事都愿意干。

    胡思乱想间,关家到了,马车在门口停住。仲氏听见响动迎出来,惊讶道,“你怎么又来了?三天两头往娘家跑,老夫人不会怪罪吧?”

    “无碍,我刚从宫里出来,顺路看看你们。”关素衣用大氅遮住匣子,快步往里走。明兰跟在后面,神情戒备地东张西望。

    “娘,这屋子不能住了,尽快搬家吧。这是叶婕妤赏给关家的宅院,刚建好没多久,只需打扫一番就能入住。这里还有一百两金子,你们正好拿去添置家具、物什。”

    “叶婕妤怎会如此好心?她不是处处抬举叶姨娘,压着你不让动弹吗?”仲氏接过地契查看,面上不见惊喜,只有惶然。在她心里,叶家没一个好东西,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女儿与她走得这样近,说不定哪天就被坑了。

    关素衣将早就想好的说辞拿出来,“今时不同往日。她压着我是怕我对她妹妹留下的两个孩子不利。但这么些年下来,我是个怎样的人,想必她也清楚,而叶姨娘掐尖要强,早把赵纯熙和赵望舒笼络住,如今还生了一个庶子。嫡庶不分乃乱家之源,未免叶姨娘心大了,去坑害两个孩子,她不得不改换做法,把我捧起来。不管她压服谁,抬举谁,咱们只能受着,反正咱家一穷二白,没什么可图的。”

    仲氏一想也是,这才欢欢喜喜地收下地契和金子。二人转到后堂探望老爷子,发现他精神尚好,连忙把搬家的事说了,哄得他开怀不少。

    ----

    镇北侯府,叶繁正坐在床上抹泪,赵纯熙手里端着药碗劝解,“大夫说了,让你好生坐月子,不要见风。前厅拉拉杂杂一堆人,又不缺主家招待,你跑去作甚?如今可不是躺倒了吗?听我的话,赶紧把身子养好,免得父亲在外担心。”

    “他若是真的担心我,就不会在我生了广儿之后立马给关素衣请封诰命,还跑去桐城平乱,一走就是大半年。你当我想出去呢?我与侯爷定亲的时候娘娘给了厚赏,咱俩成婚那日又有厚赏,我满以为这次也是一样,娘娘定会派人给我张目,这才强撑病体跑去待客,哪料她竟把关素衣那小贱人请去宫里说话。她和侯爷一样,都是在打我的脸呢!我究竟哪点做的不好,直接跟我说便罢了,何必这样糟践人。”

    她越说越伤心,一副快要晕倒的模样。

    赵纯熙表面劝慰,内里却极为不屑。娘亲为何不给叶繁脸面?还不是怕她生了庶子心大了,想压一压吗?是时候让她明白,没有爹爹、娘亲和自己的支持,她什么都不是,甚至连关素衣都不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三文鱼的正确吃法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本宫怎生就是女人了 养妻手札之蝉衣记 不平凡的母亲 您的毒汤已送到[系统] 重度感情洁癖互助小组 霸道王子别想逃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 公子是贼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谁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谁谁187.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谁谁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