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作者:风流书呆 书名:爱谁谁

    从圣元帝这里得知当年种种,关素衣呆坐半晌,竟捂着脸笑起来,笑着笑着却流下两行热泪。原来这么些年,她所谓的付出与报恩,不过是个笑话而已。赵陆离宁愿把自己的真心丢在地上让叶蓁践踏,也不愿多看她一眼。为了叶蓁,他可以颓废,也可以振作,心心念念只为让她过得更好,末了再把叶蓁加诸给他的伤害,在自己身上重复一遍。

    “好呀,真是好,”她双目放空,呢喃道,“我以为自己一辈子都比不过一个死人,却原来人家根本没死。”

    “别哭了,不值得。”圣元帝掏出一条帕子替夫人擦泪,却被她偏头躲开。他并未计较,而是把帕子塞进她手里,承诺道,“与其待在赵家被人糟践,何不来朕身边?朕不会让你活得不明不白,但凡你想要的,朕都可以给你。”

    “我想一个人静静。”关素衣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一直生活在别人的掌控中,被肆意地利用与践踏,这种感觉糟糕透顶,令她几度怀疑生存的意义。她不想说话,不想见人,只想找个地方严严实实地藏起来。

    “罢,”圣元帝叹息道,“朕有的是时间等你。你好生想想,朕去处理这一堆烂摊子。”

    他命暗卫守住书房,不准闲杂人等靠近,这才去了前厅,尚未走近就见叶蓁与一名老妇立在中间,其余人皆惊疑不定地打量她,尤其是老夫人和赵纯熙,仿佛活见鬼了一般。她二人对叶蓁的来历十分了解,自然明白如今是什么状况。简而言之,皇上起先看上了叶蓁的美色,将她夺去,眼下又看上容貌更佳的关素衣,准备来一个换.妻。

    妖孽祸国,昏君无道啊!二人在心里痛骂不止,一个心疼可怜的儿子,一个害怕失去助力,脸色均十分难看。叶繁则有种穷途末路之感。她能得到侯爷的喜爱,凭借的就是这张与叶蓁相似的脸,如今正主儿回来了,又加之侯爷对她深情不渝,日后哪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相比起来,她宁愿关素衣稳稳当当地坐在正妻之位上,而不是被叶蓁取代。侯爷偏着她那是肯定的,赵纯熙和赵望舒姐弟俩定也更亲近生母。她花费那么多心思打点侯府上下,如今全毁了,反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

    叶繁越想越苦闷,越想越焦虑,面上却还得强撑笑脸。她试图从堂姐的说辞里找出一些破绽,让旁人对她产生猜忌,但她落水之后便失忆了,一直寄居在庵堂,认庵里的煮饭婆子为义母,这些年活得十分贫苦,却也清清白白。她手里还有煮饭婆子给她办的户籍,亦有一路寻亲的路引,这些都是铁证。

    叶繁无话可说,看看老夫人,又看看欣喜若狂的赵望舒,终是颓然低头。

    听完叶蓁“声泪俱下”的哭诉,圣元帝这才走入正厅,在主位落座,面色冷冽地看着众人下跪行礼。

    “起来吧,”他摆手,“赵陆离什么时候回来?”自从上次截了赵陆离写给叶蓁的信,他才知道对方也获悉了当年真.相,恐怕已经对叶蓁死心,准备好好与夫人过日子。这一点是他最不愿看见的,于是让叶蓁在鸩酒与归家中任选一样。她果然选了归家,所以才有今天这一幕。

    “微臣来迟,请皇上恕罪。”说曹操曹操就到,赵陆离匆忙走进大厅行礼,直起身时脚步踉跄几下,差点摔倒。他一路狂奔回府,临到入门的前一刻才终于想明白,宿命就是宿命,并非他重来一次就能挽回。

    家里发生的这些事,他略略一想就能猜到大致情形,无非是叶繁和赵纯熙察觉到素衣对她们构成了威胁,于是设局陷害。他总是优柔寡断,所以常常慢了一步,他不应该只是暗中收缴了赵纯熙的药箱,却不提点警告;更不应该看在庶子的份上继续把叶繁留在府里。

    他不是没有能力保护素衣,而是未曾拼尽全力。素衣的刚强留给他太过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他竟忘了,这一世的素衣半点依仗也没有,森严的礼教,贫病的家人,都是压在她脖子上的枷锁。她寸步难行,而他却并没有替她分担的觉悟,反倒拉住她更快地朝前跑去。

    如此,她哪能不摔跤呢?

    赵陆离茫然地看着叶蓁,心里百转千回,思绪奔涌。两辈子都与这人夹缠不清,他忽然间便明白了——或许这才是自己真正的宿命。

    “皇上,微臣想与素衣单独说几句话。”他见对方眉头紧皱,十分不快,于是拱手道,“说完这些,微臣便写下和离书放她走。”

    “糟糠之妻不下堂,哪怕你的原配发妻回来了,顶多给她一个平妻之位,缘何要赶走关夫人?这些年她为你照顾儿女、孝顺长辈、操持家务,没有半点对不住你的地方,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凉薄了?”圣元帝徐徐开口。

    叶繁等人嗤之以鼻,面上却不敢表露。她们明白,皇上不仅是为关素衣正名叫屈,还是在逼迫镇北侯府担下休离糟糠之妻的罪名,既让关素衣顺利脱身,又保全了她的闺誉。这可真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无耻之尤!

    然而赵陆离并不觉得这话有什么问题,羞愧道,“是微臣有负夫人,其后果也由微臣一力承担。叫蓁儿做平妻着实委屈她了,微臣于心不忍。”

    叶繁嫉妒的眼睛发红,老夫人气得几欲吐血,叶蓁反而在心里冷笑起来。说得多动听啊!让外人看了还以为他对自己情根深种,不离不弃呢。但事实如何,不说也罢。

    同样是攀附皇上,自己得到的只有厌憎,关素衣却像个宝贝一般被这两人小心呵护着。他们一个为她保驾护航,一个为她自污清名,竟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再看堂上的老夫人,却也露出恻然之色,哪像当年面对自己的时候,恨不得杖杀了事。

    早知今日,她何必使那借刀杀人之计,反给两人牵了红线。叶蓁越想越后悔,越想越不甘,却已无能为力。她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在镇北侯府活下去。赵陆离已看穿她的真面目,也不知将来会怎样报复。左不过是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而已,好歹侯府的火焰小一些,不会烧得她万劫不复。

    圣元帝一面喝茶一面欣赏众人精彩纷呈的表情,直等赵陆离支撑不住,红了眼眶,才摆手道,“给你一刻钟时间。”从今往后他绝不会让二人再见面。

    赵陆离连忙道谢,转身去了正房,看见坐在窗边,表情哀伤的夫人,不免心痛如绞。

    关素衣瞥他一眼,淡声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与皇上只有瓜葛,却无私情。若非逼不得已,我不会与他扯上关系。”无论今后怎样,该说的话她一定要说清楚。

    若是没有叶蓁的陷害,她不会遭遇现在的一切,也就不会得知如此不堪的真.相。她起初的确不能接受,但深思熟虑过后却觉得现在这样或许没什么不好。她宁愿活得清楚明白,也不愿被蒙蔽一辈子。

    “我信,”赵陆离嗓音嘶哑,“我自然信你。然而你可以等我回来澄清事实,却为何明知是陷阱还要往下跳?”

    关素衣忽然笑起来,“你信我,我却不能信你,这就是原因。”

    赵陆离仅剩的一点希冀都烟消云散。他摇摇头,呢喃道,“我的确没有什么值得你相信。走到今天这一步,皆是我的过错。面对你,我除了‘对不住’三个字,仿佛没有别的可说。时也命也,如之奈何!”

    他走到桌边,提起毛笔,苦笑道,“如今我唯一能弥补你的大概就是一纸和离书。你放心,是我赵陆离负心薄幸,找到发妻便抛弃了你,不是你的问题。皇上对你,”他嗓音变得哽咽,“对你是真心,你若遇见难事尽可以找他,他会将你护得好好的。你现在的性子太沉静了,应该肆意一些,任性一些,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你笑起来的模样漂亮极了,这一点大约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侯爷说笑了,只有被宠爱的人才有任性肆意的权利,我算什么呢?”关素衣心中莫名,却微微动容了些许。这话是赵陆离的真心话,她听的出来,也看得出来,原来他对自己还是有几分情谊的,知道这一点,她也就没什么可怨的了。

    “你日后会有那个权利。”就像上一世那般,被霍圣哲宠到天上。赵陆离悠长叹息,末了亲笔写下和离书。在这个过程中,他竟慢慢放下,继而释怀。他护不住夫人,那就把她送去更安全的所在。只要她活得好,他便安心了。

    “拿上它去办理文书和户籍吧。”将写好晾干的和离书交给茫然无措的夫人,他慎重叮嘱,“这辈子你也要过得幸福。”

    “多谢。”关素衣接过和离书,泪如雨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三文鱼的正确吃法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本宫怎生就是女人了 养妻手札之蝉衣记 不平凡的母亲 您的毒汤已送到[系统] 重度感情洁癖互助小组 霸道王子别想逃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 公子是贼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谁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谁谁第192章 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谁谁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