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作者:风流书呆 书名:爱谁谁

    关素衣整天抱着小妹妹不肯撒手,极有耐心地一勺一勺给她喂粥水,调理大半月才缓和过来。樂文小說|二叔公那房明知孩子丢了也没派人来找,可见根本没把对方的死活放在心上。如此,仲氏更坚定了把孩子养在身边的念头。

    老爷子并非蠢人,不等母女俩想好说辞便察觉异状,主动问起来。关素衣隐去一部分实情,慢慢把始末交代清楚,原以为祖父又会气病,哪料他竟豁达一笑,叹道,“离得好。”

    关素衣顿时什么话都不说了,趴在祖父膝头默默流泪。当今这个世道,和离的女子都不好过,倘若娘家人不肯接纳她们,唯一的出路便是落发为尼。她或许是魏国最幸运的女人,因为她的亲人只愿她过得平安,从不在乎外界的看法。

    但关氏宗族却对此极为重视,翌日便派人来询问原因,进门的时候气势汹汹,甚至拿着棍棒和绳索,仿佛料定关素衣犯了女戒,要将她抓去沉塘,后来听仲氏说了原因,这才缓和面色,目中却流露出幸灾乐祸的光芒。她们绝口不提为关素衣讨要公道的话,只假情假意地安慰几句就陆续离开,还有人建议仲氏把女儿送去庵堂清修,免得落人口实。

    和离之女与寡妇一样,都是最容易招惹是非的。

    仲氏气得肝疼,却又不好发作,只嗯嗯啊啊地敷衍几句。过了几日,齐豫送来一封信,说妻子得了重病,已经送回老家将养。与此同时,侯府的叶姨娘也因产后虚弱染了急症,半夜暴毙,第二天一大早就匆忙下葬了。

    这些消息虽然被人风传一时,却都没有镇北侯的前妻死而复生来的新奇。走在大街上,几乎处处都有人谈论此事,或感叹叶夫人大难不死,或惋惜关夫人没那个运气,眼看刚得了一品诰命,却转眼就被扫地出门,也是个命苦的。

    叶婕妤听说妹妹平安归来,立即把人召入宫中相见,还求到皇上跟前,欲把一品诰命的头衔挪到她脑袋上。皇上为此大发雷霆,直言糟糠之妻不下堂,关夫人什么错处都没犯,竟无故被休离,未免令人寒心,故颁下口谕,勒令镇北侯永远不得为其妻请封诰命。关夫人的诰命乃他御笔亲封,却又转眼被镇北侯捋了,这是对皇权的蔑视。

    他的口谕刚发下去,皇后也颁了懿旨,将叶婕妤和叶蓁大大申饬一番,言及叶家仗势欺人,德行败坏,需闭门反省。

    叶蓁原以为自己回到镇北侯府就能过几天安生日子,哪料来自于宫里的打击一重又一重,大有让她一辈子无法翻身的趋势。看见端坐在主位,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叶婕妤”,她的脑子完全懵了,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接连被帝后二人训斥,无论是叶婕妤还是叶夫人,名声都已经坏透了,只得把自己锁在家里,免得丢人现眼。这还没完,心怀叵测之人察觉叶婕妤似乎失宠了,便开始弹劾叶全勇种种罪状,皇上命锦衣卫彻查,竟翻出许多大逆不道的罪过,于是派遣军队抄灭叶府,罚没家财。叶婕妤得知此事入了魔障,用一条白绫结果了自己的性命,死后不追封位份,不钦定谥号,不入皇陵,不受享祭,却成了一条孤魂野鬼。

    鼎盛一时的新兴权贵叶家就这样分崩离析,最后只落得旁人一句惋叹而已。

    叶蓁这才意识到,皇上放她归家并不代表惩罚已经结束,恰恰相反,这只是开始。她没了身份地位,没了母族扶持,没了夫君宠爱,日子过得何其艰难可想而知。婆婆厌憎她,小妾嫉恨她,虽然儿子对她惟命是从,却顶不了大用,女儿发现她成了一个拖累,竟也开始抱怨起来。

    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哪怕她还是镇北侯夫人,却也是犯官之后,走出去少不得被人指指点点。她哪里还有脸在燕京城里混,只能龟缩在后院,忍受赵陆离和老夫人的磋磨。其余几房小妾见她失势便常来挖苦嘲讽,什么难听说什么,恨不得用唾沫星子淹死她才好。

    她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何时是个头,所谓“山穷水绝已无路”大抵便是如此。

    ----

    关素衣听说了叶婕妤和叶夫人的事,一心想弄明白这人是怎么同时存在的,于是仔细翻查异闻录,渐渐得了一些猜想。她起初还担心皇上动用强权威逼自己,一月过去,两月过去,却始终风平浪静,这才放下心来。

    当她以为一辈子都能这样安安稳稳地过时,朝堂忽然掀起党争,起因是齐豫弹劾徐广志之子徐涛草菅人命,渎职贪墨,因肆意开挖河道以至河水泛滥,淹死下游百万民众。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徐广志怎么肯认,于是反过来弹劾齐豫贪.污受贿,结党营私。齐豫最近几年的确与研习法家的官员走得近,他出了事,这些人也纷纷被卷入其中,事态越闹越大,一时间震动朝野。

    而关父虽是法曹一员刀笔小吏,却是齐豫安插.进去的,某些人为了讨好徐广志,便也着力打压他,在他头上安了九条罪状,条条俱是死罪,当天就下了死牢,不准任何人探视。

    听闻消息,老爷子当即吐出一口浓血,嘶声喊道,“冤枉啊!我关齐光养大的儿子,岂是那等奸邪之辈?所谓九条死罪,皆是莫须有!我儿冤枉!”话落骤然躺倒,气息将断。

    仲氏捂着胸口也倒了下去,满屋上下竟唯有关素衣还站得直直的。她不是不害怕,也不是不慌乱,但害怕慌乱有什么用?越是在危急时刻便越该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才能尽快找到出路。

    她立即命人去请曹太医,好不容易把祖父救回来,又给母亲灌了安神的药,末了把小妹妹关渺交予明兰照顾,自己则出门打探消息。行进的路上,她忽然想到这会不会是皇上逼迫自己就范的手段,却又很快否定了。

    对方堂堂帝王,哪里需要亲自出手对付一个刀笔小吏?这完全是儒家与法家的两党之争引起的。正所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上头的人只要动动嘴皮子,下面的人便会斗一个你死我活,谁实力最弱背景最浅,谁就死的最快。

    皇上没出手,但冷眼旁观是一定的。他或许正等着自己去求他呢。

    想罢,关素衣捂住眼眸,凄苦一笑。无权无势之辈,活得真是艰难,管你再才华横溢,清高孤傲,也会被人一脚一脚踩成泥。然而即便如此,她还是想挣扎一番,终究还是不甘心啊!

    她匆忙来到齐府求见师兄,却得知他也刚被官差抓走,自身尚且难保,又哪里护得住父亲?无法之下,她又跑去找祖父的高徒周乐康,对方只是点头,并未给个准话,模棱两可的态度闹得她更为心慌。

    辗转拜访了许多师兄,唯有少数几人接见了她,余者皆闭门谢客,竟是凉薄至此。她熬的眼睛都红了,终是一筹莫展,只好觍脸求到镇西侯府。李氏倒是十分热心,但她一介女流,帮不上忙,偏偏镇西侯带兵剿匪,几月后才能归京,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关素衣辞别李氏,神情茫然地走在街上,头顶艳阳高照,周围人声鼎沸,却仿佛行走在一条黑暗冷寂的道路,总也望不见尽头。她路过锈迹斑斑的登闻鼓,着实怔愣了好一会儿。听说远在周朝的时候,百姓但有冤屈就可击鼓鸣冤,上达天听。为何她不生于周朝,偏要苟活于这个乱世?她的冤屈该向谁诉?难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枉死吗?

    她笔挺的腰背慢慢佝偻下去,紧接着又一点一点直起来。尊严算什么?名声又算什么?只要能救回父亲,护住这个家,她可以什么都不要。想罢,她风风火火赶回家中,拿上鸳鸯玉佩去了宫门口。

    “这位大人,民女求见皇上。”她走过去,试探性地询问。

    该侍卫举起长戟骂道,“哪儿来的疯婆子,竟开口就想见皇上。你当皇上是里长呢,跑过来喊一嗓子就能见着?快些滚开,免得刀剑无眼。”其余几名侍卫哈哈笑起来,目中满是轻蔑。

    “这是信物,求您好歹通报一声成吗?”关素衣举起玉佩。

    侍卫已经很不耐烦,正想拿长戟戳她,却见站在楼台上的锦衣卫指挥使亲自跑下来,扬声呵斥,“不得无礼!此乃贵人!”末了毕恭毕敬地接了玉佩,匆忙跑进去禀报。

    几名侍卫心下骇然,倨傲的态度顷刻间变成诚惶诚恐。

    关素衣却半点感觉也没有,只是站在原地等待,心脏跳得很快,血液却慢慢变冷。她现在唯一的仰仗就是圣元帝,当初她多么希望此人能忘却这份绮念,从而放过自己,现在就多么希望他对自己的感情还未淡化,愿意伸出援手。

    所谓的贞洁、清高,现在再看简直是个笑话。连活都活不下去的人,有什么资格谈论这些?目下,莫说让她当淫.妇,就算让她做祸国妖孽,只要父亲能活着回来,她都愿意。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三文鱼的正确吃法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本宫怎生就是女人了 养妻手札之蝉衣记 不平凡的母亲 您的毒汤已送到[系统] 重度感情洁癖互助小组 霸道王子别想逃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 公子是贼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谁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谁谁第194章 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谁谁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