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无名客慨赠悲魔功 夜披宵私盗证物剑_侠路未平 -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小说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侠路未平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SG师 书名:侠路未平

    nbsp;   “客官爷,您醒了?”

    林锋虽醒,却犹觉丹田作痛隐隐,模糊四望已时近黄昏,待听得身边那人言语,忙循声相顾,只见榻边小二正候在一旁,见他醒转,忙递了手巾来与他擦脸。

    “这是甚么地方?”

    “回爷的话,小店福来客栈。”小二口中回话,手上已将送了碗汤在他手边,“爷用些,这姜汤是驱寒的好物事。”

    林锋接了姜汤小口啜着:“我又缘何在此间?”

    小二笑道:“客官喝多了,许多事情自是记不起的。有位年轻公子送您来,说您饮多了酒,失足落入护城河里,吩咐小的照看着。”

    林锋又饮几口姜汤,五脏六腑教那热气一过,只觉精神为之一振:“年轻公子?他长甚么样子?”

    “那位公子爷生得清秀,倒似个画儿里走出来的,他还给您留了封信,爷您过目。”说着将个皮纸信封捧来。

    林锋挥挥手,教小二出去,这才拆信出来。

    纸上几行蝇头小楷写得颇是娟秀:“见君遭构浪迹江湖,本欲擒凶献于座前,奈何父命难违,不敢罔顾人伦,实难与君四目相顾。今为证之剑已置于案,望君早复功力,妾翘首暔州扫榻相迎……”

    再往下看:“贵派冬梅破穴手内劲顽固,如欲除之唯‘向死而生、不破不立’八字耳。此诀现藏君囊中,切记莫传于外。妾百拜顿首。”

    这一封信看得林锋脑中疑虑无数,此人以“妾”自称,又有“四目相顾”一语,显是与自己定有合卺之约者,此外又说“见君遭构”,当是亲眼见了陷害自己那人。

    由此想来,又觉这女子武功断是深不可测的,自己武功低微不能明察秋毫,然师父、师娘、师伯并一众贺寿宾客,皆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高手,能于这一色人众眼下瞒天过海的,当是武林奇人。

    林锋自在榻上盘膝坐好,又将流光剑与河底证剑摆在身边,这才按涤心功心法调度先天真气,欲将被封八穴冲破。

    凡武林中人修习内功,需于膻中穴调和先天、后天真气衍化内力,再由十二正经转入奇经八脉存归丹田。

    无忧派涤心功却减了十二正经,只需在奇经八脉内调和真气,故无忧派历代门人弟子,多出内功名家。

    然林锋被封穴道八处,等同断了奇经,现下如想重修内力,需得冲破冬梅破穴手劲力。

    他自调了先天真气汇于公孙穴左近,旋即一鼓作气直冲此穴,怎料**盘踞劲力极韧,真气冲时内劲先向内一缩,再向外一冲,反将林锋真气震散几分。

    待林锋前后冲穴个把时辰,竟觉胸中闷痛呕意频频,只管吁吁气喘以复真气。

    倘教精擅点穴之法的高手封住穴道,少则二三时辰,多则一两日便可自行冲破。

    然冬梅破穴手却非如此,此功内劲虎踞穴道,不但难以磨灭,还可侵吞真气壮大己身,故得以生生不息。

    如非张博钊亲自出手,旁人绝无化解之能。

    林锋套了皂靴,推了方窗凝视夜空。

    天幕无垠,月朗星繁,星河万顷间一道赤芒俶得划过——竟是天火。

    那道天火转瞬即逝,林锋却因此眼前一亮,“向死而生、不破不立”八字蓦地涌入脑中,心内迷雾立时便教拨散。

    明星之死,化作天火重生。万事万物皆是由生转死,再由死转生,便是天地也不例外。祖神盘古斩杀混沌开天辟地,混沌死化清浊二气演化天地重生;日至中天则西沉,沉至极点而复升;乐死悲生,否死泰生……

    欲化冬梅破穴手劲力,需先散劲力盘踞之穴,劲力失了依托自然泯灭。

    林锋自将方窗掩好,又在包袱中一通翻找,只见一个册子正躺在金凤钗与镯下,封皮上《悲魔神功》四字与信上字迹娟秀无二。

    他拾册阅览,见纸张墨色尚新,想是那女子才抄誊不久的:“凡人存于世,盖多以情处世,此功传于云霄派《七情诀》……”

    《悲魔神功》不长,从头到尾不过五千余字,共记载了两样功夫,其一名唤悲魔猎魂手,相传修炼至高深境界能有掌出魂断之威;其二便是移穴。

    江湖之中点穴之法流传不少,移穴一道却还是林锋首度听说:“天下众生芸芸,身具先天真气,先天真气聚汇于体谓之腧穴,气可聚可散、可存可移,故腧穴亦可聚可散、可存可移……”

    移穴一卷阅罢,林锋左手已死死握拢成拳,因用力太大,以致指骨关节处肤肉隐隐发青。

    这功夫实在太过匪夷所思,散去腧穴再重新衍聚,乃看似易如反掌实则难于登天之事,稍有不慎非但衍聚不成,还有性命之危。

    兼这功夫来路不明,倘是别有用心之人相与,只怕散穴之时便是命断之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下定决心,按悲魔神功心法调动先天真气,一时间右足公孙穴处炽如火焚、痛如刀割。

    烈火疯燃处,公孙穴如冰入水渐散无踪,冬梅破穴手劲力失了依托立时溃散,他体内先天真气竟如虎入羊群,扑而分食,些许冬梅破穴手劲力霎时便教同化。

    待此穴衍聚,阻断冲脉就此重续,冲脉无恙后,任、督二脉也可徐徐接续。

    冲、任、督乃涤心功最是要紧的三脉,三脉接续丹田内力便可出入,此后再徐图余下五穴五脉,重复功力指日可待。

    少顷,公孙穴散尽,冬梅破穴手劲力尽除,林锋自以悲魔神功心法调度真气,精纯真气倦鸟投林也似的没入右足內缘。

    然此时他丹田内力失了冬梅破穴手劲力压制,只在半截冲脉中奔腾呼啸,先天真气方一聚集,便教内力冲散,如此反复十数次,林锋已觉疲累不已,兼此时冲脉、丹田胀痛难忍,一时竟难收敛心神。

    林锋只觉右足疼痛欲裂,直教他身形战栗盗汗满额,再强忍片刻,已是心跳如鼓汗透衣襟。

    “散穴重聚,纵横天下;散穴不聚,万劫不复……”

    这一十六字录在移穴卷中最末,林锋早时只当是抄录之人有意恐吓,现下却觉实在是良言。

    冲脉一日不续,内力奔涌一日不歇,此时单只一穴消散便遭此大难,倘适才稍有急功冒进之心,将被封八穴一齐散去,只怕此时已爆体而亡横尸于此了。

    林锋自全神贯注衍聚公孙穴,窗外却忽得倒吊下一人来。

    那人身形干瘦,一双大手指细掌薄,浑身夜行衣靠蹬对薄底快靴,活似个山中扳松嚼柏的猢狲。

    他右腿勾了架瓦木框,左踝搭在膝窝,一手扣着砖缝,余下一手拉开蒙面黑巾,将窗棂纸轻轻舔破,斜着眼睛向屋内盯了半晌,这才由腰后百宝囊中捏出一把三寸小刀。

    此人面容枯瘪尖嘴猴腮深目高颧,一双手看似怪异,却说不出的灵巧,只三两下便挑开了窗闩,旋即拉起黑巾右腿一松,人已柳叶入水也似的落地,更无半点响动。

    旋即见他左手开窗尺来宽窄,右手收刀、摁牢了百宝囊,足下只略微一点,身形已如飞燕过檐,立时跃在林锋床前。

    这一跃兔起鹘落干净潇洒极显轻盈,入窗时衣不加框,只带起清风一阵,便是个轻功高手来此,也需甘拜下风。

    这贼见林锋身侧两剑叠放,靠上一口云头丝柄,剑尾缀着五色彩穗,一时贪财本性露出,只管伸手往那丝柄上探去。

    他轻手轻脚向外一拉,手上不曾按着机簧,是以稍一用力连鞘带剑齐动,鞘上浮雕华纹同靠下一口剑脊相擦,霎时带出一声轻响。

    林锋千方百计衍聚公孙穴,正自缓缓收功,忽听耳畔一声轻响,急睁眼时将那厮捉个人赃并获。

    二人四目相对只瞬息功夫,便见林锋绰剑在手,挥臂使招净扫天下直削那厮右腕,倘他再生贪念,断要教林锋一剑斩落右掌。

    贼人见林锋出手极是迅猛,忙弃剑而遁,只微一踮脚,人已掠上房梁,身法之快竟如鬼魅

    林锋自将流光剑向怀中一抱,口中朗声道:“梁上周君,小弟身无长物唯有此剑傍身,你也要盗了去么?”

    贼人闻言诧道:“你怎地就知道是我老周?”

    林锋起身且踱且言:“江湖中的轻功高手我皆唤得出名号,爱偷东西的却只有你这位盗王。”

    原来此人正是绿林盗王——夜披宵周辛。

    此人同无忧派苏谦一般专擅轻功,早年偷入大内盗取九龙宝珠,回来只道:“甚么大内高手,我自由打他们身边过,也未见他们一人能见我。”

    是故苏谦失踪后,江湖之中以他为轻功翘楚。

    周辛取了蒙面黑巾,轻轻跃下房梁,自同林锋一道坐在桌旁,摇头笑道:“哈哈,人名树影,原是这身轻功卖了我,内鬼,内鬼!”

    林锋伸手提壶,又取空杯添茶,口中调笑道:“想当年周盗王腰缠万贯,泰福楼上顿饭用银四十两的主儿,如今竟成了小蟊贼?”

    周辛干咳两声:“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若不是你那口剑华贵,我老周岂能失手?惭愧。”

    林锋闻言立时接口:“周兄前来盗剑究竟是受了何人所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修真在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大晟君 吃货修真记 无上邪威 锦衣武皇 千机录 仙道纵横异世 仙法供应商 六界美食馆 王者风暴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侠路未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侠路未平第十三回 无名客慨赠悲魔功 夜披宵私盗证物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侠路未平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