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受双掌冰火战林锋 见飞燕老奴拜少主_侠路未平 -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小说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侠路未平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SG师 书名:侠路未平

    nbsp;   城主府外看光鲜,谁能料到,其下却修着一个如此暗牢。

    这暗牢仿教世界遗忘,火把跳耀黑影时跃,一如狂舞凶魂。甬道内不时传来几阵凄厉风响,宛若长眠千载苏醒后的兴奋嘶吼,直教闻者头皮发麻、心生畏怖。

    “大师兄,这地牢有些古怪。”张璐秀眉轻蹙,右掌贴着剑柄,左掌掩了口鼻。

    此处风中满是酸臭、腐朽味道,虽说“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然张璐素喜洁净,纵已入内半个时辰,尚觉胸口发闷直欲作呕。

    幸她内功不错,一路运转内力,这才除去不适之感。

    林锋闻言微一点头:“不错,这牢里只有狱卒,却无一个犯人,实是古怪。此地只怕是个杀人的所在。”

    他“怪”字未落,便听一老翁道:“武功不错,人也不傻。”

    林锋闻言暗道一声“不好”,凝目望时,却见两个老翁鬼魅也似的站在火光下,待再估距,莫约不过丈五远近。

    他两个须发皆白,左面一个皂袍如墨,右面一个赤袍胜火,站在一处实在有些不搭。

    瞧这二人面容,许已年过六华。他两个自在丈五之外站定,自己同师妹全无察觉,足可见其轻功。

    林锋略一抱拳:“还未请教二位老前辈尊姓大名。”

    皂袍翁惨笑两声,竟也拱手还礼:“尊姓大名万不敢当,老朽姓洪,单名一个淼字。”

    赤袍翁在旁亦拱手还礼:“老朽狄炘,请了。”

    林锋闻他二人名姓,面色不禁有些发白,几滴冷汗缘鬓滑落,虽极湿痒,却终究不敢动作。

    江湖中结伴而游者不在少数,诸如正道之“无忧双侠”张氏夫妇;黑道之“雌雄双煞”赵庭、柳娟两个;邪道之乾坤教圣水宫分舵“天淼双娇”屠娇娇、屠淼淼姐妹……

    面前二翁三十年前声名赫赫,也是名噪一时的高手,号称“屠神灭魔冰火掌”,乃是与无忧派张博钊、五岳派刘廷峰、丹霞派李贞素等人同辈的人物。

    当年二人同龙虎山天虚道长对手,那时道长早已成名,他两个不过初出茅庐,三人拆解百五余招,洪、狄二人弃兵认负,此后横行北四州,少有人能与他两个匹敌。

    林锋心内虽生惧意,面上却强作常色躬身行礼:“二位前辈请了,晚辈前来接个朋友出去,还望前辈行个方便。”

    洪淼自喉间挤出一阵惨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规矩,接人需见城主手令,这也是规矩。没有规矩,何来方圆?看你二人装束,也是行走江湖的,怎地如此的不晓事?”

    张璐是自幼受一众师兄娇宠惯的,听洪淼如此言语心内不忿,兼林锋素来最是宠她,有人撑腰全无顾忌,只管上前便要顶撞。

    林锋忙阻她回来:“晚辈自知洪老前辈玄冰掌的利害,也自知狄老前辈烈火掌的声威,如有得罪,还望二位前辈海涵。”

    狄炘板脸着:“没有手令便想带人,还得先过老朽二人这关。”

    略一顿,又听他道:“看你二人年幼,允你两个用剑同我拆招。”

    还未待林锋出言,便听身后“仓啷”一声轻响,张璐竟已拔剑摆了落英剑法起手式:“输了便让路么?”

    林锋闻言道:“师妹,忘了我与你如何说的了?还不收剑回去?”

    张璐急道:“大师兄,凭你一己之力,绝非屠神灭魔冰火掌之……”

    她“敌”字还未出口,便听林锋厉声喝道:“住口收剑!大师兄的话也不听了?!”

    旋即又轻声道:“你这双手,决计不可为大师兄的私事染血。听话,速速将剑收了,不许出手。倘我实在难敌,自会唤你助我。”

    张璐用力点头,旋即手腕一转三尺青锋已藏在身侧,双脚不丁不八站在一旁,倒也极有英姿飒爽之意。

    “老前辈——”林锋抱拳躬身,“有僭了!”

    他“有”字起处,身形已如鸿掠出,一口铁剑犹龙离渊直取狄炘咽喉。

    狄炘嗤笑一声:“你这小子,也当真是狡猾。”

    这老叟见他杀来竟不避不闪,只将臂略略一抬,左掌已推在剑脊,林锋只觉手上一股巨力,剑已教他震起数寸,内力缘柄入手,铁剑险些脱手而落。

    二人相互拆解了十七八招,看似林锋出手不绝占尽上风,实则他屡屡进击,皆教狄炘随手几招化去。

    这一老一少你来我往递招拆招,那狄炘便如只狡猾老猫,只管戏弄爪下肥鼠。

    林锋手腕连翻,由下至上剑路上行,渐取狄炘双目。

    老叟又发一阵轻笑:“你家师父剑法宽厚,你这小子年纪轻轻,下手倒是凶狠。想废老朽这对招子,你还需安心连个几年哩!”

    说话间便见他将身一纵,来在林锋右后四步之外。

    林锋略一蹲身上体微转,反手一剑直刺狄炘左腿,老叟撤腿俯身,右手直往他剑上捏去:“原来无忧派的门人只有这点功夫,你这招蕊寒香冷呆板如师,果然不负张博钊真传!哈哈!”

    他嗤笑方起,忽听洪淼喝声:“留心!”旋即手发一掌直取林锋后心。

    原来林锋连攻十余招,皆教狄炘轻描淡写破去,当日泰安城外对手黑衣女时声东击西之计又上心头。

    他左臂正折一半,只许再进二寸,狄炘咽喉便要撞上剑尖,与双枪手丁坚一般,落得个血溅五步的下场。

    谁知狄炘反应奇快,只听他口中喝声“住”,旋即双掌在胸前一合,竟靠掌心相对之力,生止身躯下坠之势。

    旋即见他运起内力双手一错,林锋手中铁剑立时断作三截跌落在地,只余一个剑柄带着些许残锷留在手中。

    这老叟到底是横行江湖三十年的人物,汹涌内力竟带起阵阵炽风,至扑林锋面颊,一时竟觉唇干木燥。

    只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洪淼右掌裹夹寒意,直取林锋后心。

    他见洪淼这一掌来得凶险,忙弃剑出掌同他硬撼一记,只求护好心脉要害。

    二掌相对,林锋只觉一阵寒气自掌心而入,缘手太阴心经直逼心脉。

    还未待他提气相抵,背心一阵巨力又来,此番入体内力炽热无双直灌肺中。

    林锋生受两掌,口鼻中鲜血立时淌出,哪还有半点还手之力。

    倘他有张博钊七成内功修为,单只护体罡气,便非狄、洪二人掌力可破,又哪会落得如此境地?

    他只觉眼前浅红一片如罩轻纱,口中咸腥阵阵,心内尚自语道:“此番可当真是颠絮随风了……”

    “大抵是只能到此了,无忧派门墙……”他自痴痴傻傻的望着口中血滴散在空中,艳烈如桃花漫天。

    片片血花间,竟有一只飞燕……

    张璐飞身近前将林锋揽在怀中,任凭她如何哭喊呼唤,却终不曾得了半分回应去。

    “大师兄!”张璐音调高得骇人,仿那音声是由心肺撕裂处冲出一般。

    她缓缓抬头,已血已灌入瞳仁,眼底憎恶杀气细数不尽,大滴眼泪顺着素白俏面滑落,凄美又可怖。

    林锋从未见过小师妹露出过如此神情,他适才一时气逼瞑目难张,如今方一睁眼便见她为自己梨花带雨,心内又暗道:“小师妹能为我一泣,今日便就是去见阎王老子,又有甚么可怕的?”

    张璐见林锋转醒,忙拭泪道:“大师兄,你可有好些了?”

    他此时虽还内息凝滞呼吸不畅,却还强忍不适勉强笑道:“没事,大师兄……咳咳……大师兄可是铁打的……”

    只这十几字林锋已说得尤为艰难,口角不觉间已有鲜血流下。

    往日受伤虽也有吐血之状,然那时血色黑紫,不过是些经络淤塞,倘使吐出于伤有利。

    然他如今所流却是大红鲜血,乃脏器受损之兆。

    林锋虽勉力言语,体内却觉两道真气乱窜,五脏六腑寒热交替,时而如坠冰窟,时而如上蒸笼。

    他正待运功疗伤,不了狄、洪二人竟双双来在近前跪倒:“老奴有眼无珠伤了少主,着实该死!”

    林锋满头雾水,只当他二人又有诡计,自瞑目调息不做言语。

    狄炘捧镖上前道:“若非主人传人,身上又岂会带着飞燕镖?”

    张璐哪知二人用意,心内暗道:“大师兄内伤凶险,当现以雪莲熊蛇丸定住伤势才行。”

    她拿定主意,自由怀中摸出一只瓷瓶,正待倾药出来时,却教洪淼一把夺在手中。

    张璐怒道:“你作甚么?!我大师兄的性命,你们赔得起么?!”

    洪淼道:“用药需得对症,雪莲熊蛇丸药性太猛,如此吞服只恐无消一时三刻,少主也便无命能在了。”

    言罢自将瓷瓶丢还给张璐,旋即又摸出颗丹药道:“冰火蛇胆丹能顺气通络、活血化瘀,乃治疗内伤的神药。待少主服了,老奴二人再替少主推宫活血,除去寒炽二气,以免日后落下病根。”

    林锋忙道:“老前辈,晚辈并非甚么少主,两位定是错认了。”

    洪淼闻言将手一摆:“老奴二人虽是年纪大了,可招子却还不花,主人的飞燕镖岂会认差了?”

    “前辈所言者,莫非是晚辈苏师叔?”

    “正是。您是主人亲师侄,这声少主自然担得。”

    洪淼见林锋张口欲言,忙又道:“老奴二人失手伤了少主,何来颜面去见主人?如今只好以死明志了。”

    言罢二叟对视一眼,竟齐举掌往顶阳骨上击下。

    “前辈住手!晚辈答应便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修真在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大晟君 吃货修真记 无上邪威 锦衣武皇 千机录 仙道纵横异世 仙法供应商 六界美食馆 王者风暴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侠路未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侠路未平第六回 受双掌冰火战林锋 见飞燕老奴拜少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侠路未平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