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丰原城程晋纵亭侯 沉沙谷林锋会老叟_侠路未平 -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小说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侠路未平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SG师 书名:侠路未平

    nbsp;   林锋循声望去,却见一虎狼骑军士牵马而来,他一身屯司装束,左手拎着水囊,右手拿了林锋亭侯金牌恭敬递上。

    北理骑兵编制号称“天人鬼”三重关隘。

    旗吏统十人、屯司统三十人,此两级皆是抛颅洒血的小官,故军中谓曰:鬼门关。

    卒锋统百人、卒剔统五百,此两级虽也时常冲锋陷阵,然终究少数,入此两级者战死者不过鬼门两级五一之数,军中谓曰:人门关。

    待至千率、万将已鲜有白刃加身之时,军中谓曰:天门关。

    屯司而今尚列鬼门序内,眼底杀伐煞气浓厚:“侯爷,先给尊师妹净目未上。”

    林锋道声“多谢将军”,这才接了水囊,替张璐清洗目上毒粉。

    待灰粉洗净这才问道:“师妹,可好些?”

    张璐靠在林锋怀中,只觉他言语中少有往日娇宠,悲意已涌上心来:“好些,只眼上痒涩,不大睁得开。”

    一旁步卒百夫长大步走来,口中喝道:“程晋!此人乃是要犯,城主大人有令,务要就地格杀!你此时助他便是从犯!”

    程屯司冷笑两声:“我把你这小小的百夫长,你一介步卒也敢来管我虎狼骑的事?哪个给你如此大胆?便就不怕丢官革职么?”

    “丰原城上下皆以吴城主为大,你敢不遵吴城主宪命?”

    程屯司朝天抱拳:“天下骁骑四路只遵圣上旨意,吴忆昔区区城主,又算甚么东西?”

    稍一顿,又听他阴阳怪气道:“我虎狼骑奉旨驻守此城,非有兵事不得擅动,今日出兵已是破例。吴忆昔今日如此命我,莫非是欲图谋反不成?”

    百夫长见他满面骄横傲慢之气,右手已不由自主按了刀柄。

    程晋自身边军士手中去过一条马槊,只一击便将百夫长顶盔搠下,他自抬脚踏在盔上,口中道:“汝头在此,敢来取否?”言罢放声大笑,身后一众虎狼骑军士无不捧腹,实是嘲讽至极之举。

    北理虽极重骑兵,然天下四路骁骑之中,唯是虎狼骑一路最是蛮横,当年追随太祖驰骋北四州时,全军大小战功无数,大小惩处同样无数。

    太祖言及虎狼骑时,多道:“此军虽彪悍成性,然随朕出生入死其功可嘉,凡大小官员见之不得言语冲撞。”

    得了如此特旨,虎狼骑军士便愈发骄悍,旁人言语时,也多带着军中成习的傲慢。

    程晋一众军士大笑一阵,才见他牵匹马来:“侯爷请上马,末将护送侯爷出城。”

    林锋又道声谢,这才扶了张璐上马。

    待自己上时,却因右腿带伤用力不得,兼心内血蛊啮咬疼痛不已,故接连伤了三五次,也不曾坐上雕鞍,幸得程晋在身后托他一把,这才勉强上去。

    程屯司自对那无马军士道:“你自行回营便是,楚卒锋问起时,只说我遛马未归便是了。”

    言罢自率了一众军士翻身上马,众星拱月也似的将林锋二人护在当中,旋即又对百夫长道:“有种的便去营中告我。”

    他自对那百夫长一通冷嘲热讽,这才横槊一摆:“弟兄们,送侯爷出城!”话音未落已纵马疾去。

    白子萱左手摁紧了右肩伤处,眼角泪光翻涌泫然欲泣,一双美目牢牢盯在奔马影上,似盼队中某人回首一望。

    待至马队无踪,这才勉强起身,樱唇喃喃似有言语吐露。

    一军士见她起身,忙凑在百夫长身侧:“大人,她……”

    百夫长教程屯司一槊搠下顶盔极是气恼,口中没好气道:“押回去,押回去!她是城主大人要犯!”

    一众步卒闻言挺枪上前正待擒她,听白子萱冷冷道:“只凭你们也想擒我?”说话间连发三掌中者立毙。

    旋即见她足尖稍稍一点,人已白凤也似掠上房檐,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踪影。

    却说程屯司一众将林、张师兄妹二人送出城外,这才回营点卯听命。

    林锋畏于狄、洪二叟所言,只怕吴忆昔贼心不死派人追赶,又连磕马腹以剑相击,一气奔出三四十里方才作罢。

    他原待观日辩向,奈何天公不作美,今时彤云密布,一扫适才日头高悬之景。但见四方天幕玄青,直欲压上头顶,呼啸北风自衣衫破洞灌入,教他只觉浑身瑟瑟。

    低头看看,只见怀中张璐蜷腿缩肩状仿猫卧,眼圈一片赤红如血将洇,心知是一路疾驰冻着了。

    林锋本欲收剑归鞘,怎料天寒地冻血已成冰,将手上布条死死冻作一块,他右手缺了拇指实难用力,解之不下,只好抬了右手放在口边,连呼几口热气,又在面上狠擦几下,这才贴在张璐面上替她取暖。

    抬头看看天上压顶彤云,心内不由暗道:“看这天色多是大雪将至,如不就近寻觅个藏身之处,只怕要冻作两条僵尸。”

    他心内拿定主意,右手挽着缰绳绕掌缠了两圈,又打马而行往前飞奔一程。

    莫约行了盏茶时辰,半空鹅毛雪至纷纷扬扬,林锋观雪辩向,才知自己二人是一路西行。

    风雪中隐约见一谷口,他心内不禁喜道:“天不亡我,左右可避些风寒,倘能有洞点堆火来,熬过这一夜再走不迟。”

    待纵马入谷,林锋半身已覆了白雪,两片薄唇色见青紫战战不休。

    那山谷极大,漫天风雪之中竟不见尽头,北面危崖上火光隐隐,竟有人迹。

    林锋忙又牵马上崖,只见崖上有方古洞,洞口柴草堆积丝毫不乱,内中深些处点着篝火,火边坐个老叟,正举根枯枝烤肉。

    那老叟虽衣衫褴褛,却生得一副清癯容貌,白眉下一双鹰目只存云淡风轻在内。

    林锋藏剑行礼道:“老丈请了,小子与舍妹有伤在身,冒昧入谷烦请老丈宽恕则个,待天晴雪停,小子二人即刻便走。”

    老叟翻着火上獐肉:“甚么宽恕不宽恕?如此大雪如此相逢,倒也是缘,且来坐地,老朽烤肉与你两个。”

    林锋道声谢,这才扶了张璐下马。

    沿途二人身心俱疲,不多时便听张璐沉沉睡去,林锋自烤火烘衣:“敢问老丈,此间可还是北理国土?”

    因丰原城乃边陲重镇,三国交汇的所在,他一路而来只管狂奔,心内只怕跑在别国,故发此问。

    老叟一手抽了腰间短刀出来,自在獐腿上割下两块精肉:“当年狄戎国挥师五万北伐,教昭武皇帝困在北理国境十五日,此事你可知晓?”

    此事是北理一国上下皆知的,童谣有云:“狄戎犯北理,刀枪五万几。欲挑昭武帝,征夫皆铩羽。”

    林锋幼时也听张博钊言及此事,当下如实道:“人常说先皇用兵如神,此事晚辈略有耳闻。”

    老叟取块獐皮净手:“此间乃折戟山沉沙谷,仍是北理国国土,不过距狄戎国只余廿来里了。”

    林锋若有所思稍一点头,这才抬手摁摁左手血冰,似较适才软化不少,便撕扯起布条来。

    老叟顺手将短刀往他手中一塞:“小伙子,你这口剑倒是上品,可否借老朽一观?”

    林锋大笑:“老丈要看只管看了便是,还请稍待。”

    说话间以中、食二指捏了刀身,无名指、小指按紧刀柄,三下两下将左手布条挑了,又双手捧了流光剑奉在老叟手边,这才缓推左掌舒筋活血。

    老叟见他敬重,忙也双手捧过长剑,借着一旁火光细细端详片刻,口中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钱家小女的。嗯,这口剑养得不错。”

    稍一顿,又听他发问:“如今无忧派是哪个执掌山门?”

    林锋闻言心内一惊:“我一不曾显露武功,二不曾自报师承,此老又是如何知晓的?莫非是位隐世的前辈高人?”

    口中却如实答道:“老丈明鉴,如今乃无影手张博钊张掌门执掌门户。”

    老叟闻得张博钊名号,眉峰不由一跳:“哦——原来是他。想来如今无忧派也比早年更盛了罢?”

    林锋又道:“张掌门名下亲传弟子六人,代传弟子六十三人,其女不入门徒序列,倘一并添算进去,便是七十人整。”

    老叟大笑:“现今无忧派也算人丁兴旺,六代祖师时门下弟子不过五人,一个下山历练不幸殁了,还有一个教六代祖师逐出门墙,今得门徒七十众,可喜可贺。”

    言罢又发狂笑一阵,那笑中虽有喜意,却含着大半凄楚在内,多是此老念及旧事所致。

    林锋闻言心内暗道:“看来是我所料不差,此老当真是武林前辈,这等秘闻素未听师父提起过。”

    他自笑罢又道:“老朽见令妹衣衫完好全无血迹,又是受了甚么伤势?倒是你满身带血,如不早医只怕有害。”

    林锋略一摇头:“晚辈所受不过皮外小伤,只需将养几日便好。舍妹遭凶徒暗算伤了双目,烦请前辈悲悯。”

    老叟闻言却道:“这可不好说,须得搭过她脉才行。”

    他自将手指搭上张璐皓腕,旋即细细分辨脉象。他手指虽嫌枯瘦了些,却全无寻常老叟僵直之意,便是少年手指,怕也无他一半灵巧,应是修习过一门极高深的点穴之法。

    老叟替张璐搭脉良久,这才道:“不想竟是此毒,棘手,棘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修真在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大晟君 吃货修真记 无上邪威 锦衣武皇 千机录 仙道纵横异世 仙法供应商 六界美食馆 王者风暴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侠路未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侠路未平第十回 丰原城程晋纵亭侯 沉沙谷林锋会老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侠路未平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