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折戟山孤叟辞孟尝 药王谷兄妹觅怪医_侠路未平 -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小说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侠路未平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SG师 书名:侠路未平

    nbsp;   也不知过了几多时辰,林锋才悠悠转醒,凝目望时,却见已回了洞中,身下是张獐皮毯,一旁张璐满面焦急神色,老叟静立洞外,脊背略显佝偻。

    张璐见林锋转醒,忙唤道:“前辈,大师兄醒了!”

    老叟低应一声,旋即转身和蔼道:“感觉如何,脑中可还疼痛?”

    林锋木讷点头,又忽得摇摇,眼中神光混沌,全然不似往日清明。他举手摁了睛明穴,只觉脑中一片空白,一时便有万般大事,此刻也念想不起。

    他怔了半晌,又忽得握了张璐手掌:“师妹,连累你了。是大师兄对你不住……”

    张璐忙抬手掩住他口:“你与我说这些话作甚么?平白的生分了许多。我这毒已无大碍,左右开春也要往药王谷走一趟,有你陪我,自也无需忧烦。倒是你,偏去救那……那女人,瞧瞧你这满身的伤疤,哪个不是为她留的?”

    林锋讪讪哑笑:“这点上算得了甚么?大师兄……”

    “……可是铁打的!次次出门次次伤,没有一次例外的。”张璐埋怨道,“日后休同我打马虎眼,否则决不睬你!”

    林锋又讪笑两声,自摆个五心朝天式,修习涤心净体功去了。

    光阴荏苒,转瞬已入二月,过了天寒地冻的时节。沉沙谷中冰融雪化,危崖白裳融作条条潺溪,冲碧荒草刷青枯树,一派生机自在谷中残雪下醒转过来。

    林锋呆坐于顽石之上,身侧黑马以蹄刨地寻觅草根咀嚼,不时打个响鼻,他拉了缰绳,口中低语喃喃如呓:“正月过了,究竟还有甚么事情要做?”

    他自起身来在一棵树前,那树生得又高又直,足有二人合抱粗细,只是不知教何人剥了块树皮下去,露出森白树心在外。

    树心上刻着一行歪斜小字:开春至药王谷。

    林锋拍着后脑恍然大悟:“原是这件事,几乎忘了。”

    他一面嘀咕,一面缓步往山洞走去。

    张璐见他拾点行囊,双手在他眼前一遮,粗声粗气道:“你可知道我是哪个?”

    林锋自将一件灰布凉袍,连同一册小本向獐皮包内一塞,这才笑道:“你这小丫头也忒没大没小,大师兄也敢戏弄了?还不速速打点行囊,我们同去向前辈辞行。”

    言罢自将包袱往肩上一甩,又顺手拿了流光剑抱在怀中候着。

    张璐应声“好”,转身欲走时忽幡然醒悟:“我哪里有甚么行囊?本是出来办事,半路陪你去了丰原城,随后便到了此处,你教我上何处觅些行李出来?”

    他两个正自玩笑耍子,却听洞外老叟橐橐而来:“要走了?”他言语虽极简短,然音声内却却满是不舍意味在内。

    林锋见他入洞,忙抱拳行礼道:“正要去向前辈辞行。这些时日劳烦前辈照顾,请受晚辈一拜。”

    老叟随手将他扶起,口中笑道:“何来劳烦之理,你速速起来,万万不可如此了。”

    “前辈传功授剑大恩,晚辈没齿难忘,还望老先生告知高姓大名,来日也好找寻。”

    老叟俯身翻出个小包塞在张璐手中:“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呢?此间有些干肉、干粮,你们一路少不得风餐露宿,倘身上无存钱钞,也不需忍饥挨饿。”

    旋即又笑道:“丫头,这吃食你可千万收好,决计不得教你大师兄偷着吃了。”

    林锋听老人玩笑,也觉面上微微一热:“前辈,您这应算一棍子打死的罢?”

    老叟大笑:“你这臭小子,半夜起来偷烤獐肉吃,便是一棍子打死了,这话也得说给丫头听。”

    三人又大笑一阵,老叟道:“时候不早,出谷往西北去便是药王谷,丫头,你将地图收好,你师兄没甚么头脑、整日丢三落四,莫教他弄丢了。”

    张璐点头称“是”,她自知林锋遭白子萱施了血蛊,兼早时头上受过些伤,以致脑力一日不如一日。

    老叟将此实情告知张璐时,她尚是满腹狐疑,待到如今深信不疑,她花了整整四个月。

    老叟挥手别他师兄妹:“去罢,好好儿的将伤治了,日后名扬天下了,提美酒来与老朽对饮!”

    二人翻身上马直往谷口而去,只余片片残雪纷扬起落,良久才听他长叹幽幽而起:“全要仰仗你们年轻一代了,这副担子可难挑得紧。无忧派,无忧派啊……”

    然林锋师兄妹二人策马而去,谷中再无一人可倾听他心内往事,言语之中满是落寞萧索。

    却说林、张师兄妹二人跨了战马一路疾驰,出沉沙谷上折戟山,向东走出七八里路程,便见林间残雪内横七竖八躺了十数具尸体,因冬日酷寒,故尸身尚还未腐。

    林锋提缰勒马落地蹲身凝目细望,只见那些尸体皆着步卒皮甲,甲上焦黑掌印犹存者许有半数,他盯了良久才道:“好掌法,只一掌便击碎了胸骨,究竟是甚么人,竟会下如此毒手?”

    张璐自策马逶迤而来,见此情状心内不由生了几分寒意:“断是那两个臭老头作的手脚,倘是当日他两个也如此出手,只怕我与大师兄当真不是对手。”

    她思来想去只觉后脊发凉,口中忙唤林锋:“大师兄,这尸首臭烘烘的有甚么好看?速速去去药王谷替你祛蛊要紧!”

    他闻言应声“好”,立时翻身上马径往西北药王谷而去。

    张璐见他全不思考,带了自己便走,心内不由长舒了口气出来。她虽知林锋已忘了不少往事,然将屠神灭魔狄、洪二叟也忘在脑后,实是始料未及的。

    二人一路马不停蹄,待至金乌尽沉西山方寻到间小客栈,客栈并非极大,不过五间的门脸、二层的小楼,门外青布方旗迎风漫卷。

    他师兄妹两个在旗杆下拴好马匹,这才进店要了饭菜充饥,二人饱餐一顿,林锋自包袱中翻出张银票按在掌柜面前:“掌柜会钞,再打扫两间上房。”

    掌柜将算盘珠儿拨得鞭炮也似的响:“两荤两素热菜,馍馍四只,共是青蚨五十三文,上房一夜五十文,共是百五三文,给爷抹零,收您百五十文整便是了。”

    言罢他自将银票拿起一瞧,口中哆嗦道:“爷,您这银子太大,小店找不开。”

    张璐凑上前来:“大师兄,你拾了狗头金么?”

    那银票是以双抄毛头纸所印,长八寸,宽三寸六分,最上一行写着“北理宝钞”四个大字,一旁标着“蛮字第六百号”字样,正中是行楷书小字——“华天城存足色银一百两”,自上盖着户部印章。

    林锋道:“我去何处寻狗头金拾?是个大财主给的。”

    他口不停手也不听,伸手在包袱内翻找半天,这才拿了几张塞到张璐手中:“一色的百两足色银,看坏了招子也是一般无二……”

    此话才一脱口,便教张璐狠狠瞪了一眼,忙又道:“这几张算是大师兄补给你的。”

    言罢自唤小二上楼入房修整不提。

    张璐摸了绣花钱袋在手,倒出几块散碎银子来,取块颠,莫约三钱分量,又取块小的颠了两下,莫约只得半钱,当下将碎银往柜上一拍,旋即挥手道:“不用找了!”

    掌柜见她如此大方,赏钱倒比饭前多出不少,面上立时堆出笑意来:“谢少夫人赏,菩萨保佑夫人与爷早日抱了大胖小子!”

    张璐长到如此年岁,还不曾教人唤过“少夫人”,再听掌柜后面半句,竟提箸刺入桌中,口中道:“我二人乃一个师父的兄妹,再敢胡说,下次便青锋加颈了!”

    她故作凶恶姿态,小巧鼻上微起小皱,倘无引箸刺桌一下,只怕掌柜多要觉她顽皮。

    掌柜见她不过三指捏着箸尾,只一下便戳入桌中二寸深浅,忙作揖讨饶。

    张璐“哼”了一声,自借轻功两个箭步跃上二层,自入房中歇息不提。

    二人住宿一晚,翌日大早天色尚暗时便已牵马启程,此后餐风饮露大半月,终于来在药王谷外。

    此地已是北理国北疆,倘再向北便是太祖皇帝故土——青阳草原。

    二人牵马入谷,不禁有些大失所望。

    依照林锋所想,药王谷内当是满地药草,鼻中所嗅皆是馥郁药香,哪像而今所见满目皆是黄土,曾有名士云:“秋水共长天一色”,此间当改作“草地共黄土一色”方才恰当些。

    他两个一路入谷,见远处有座黄土房,房外是道低矮篱笆。

    院内童子不过四尺来高,着一身土色布袍,正在鸡舍前喂鸡。一旁黄狗见有生人狂吠不绝。

    “小兄弟,有些事情请教。”

    喂鸡那孩子听得呼唤,口中道:“聒噪,聒噪!再瞎叫,老子拔了你的狗皮作膏药!”

    他音声尖细,口中不干不净,便是林锋也倍觉这厮有些指桑骂槐之意。

    待转过身来,林锋险些笑出。

    那厮莫约五旬年纪,一张大脸圆如烙饼,上唇留着两撇八字胡,手中攥着把黍子:“哪个是你小兄弟?你又有何事要问?”

    林锋忍笑道:“敢问大哥,一指怪医孙大夫家可在此处?”

    矮子大怒:“快滚快滚!此地从来没有甚么一指怪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修真在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大晟君 吃货修真记 无上邪威 锦衣武皇 千机录 仙道纵横异世 仙法供应商 六界美食馆 王者风暴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侠路未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侠路未平第一回 折戟山孤叟辞孟尝 药王谷兄妹觅怪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侠路未平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