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杏林圣手自诩仙医 无忧弃徒远赴幽州_侠路未平 -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小说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侠路未平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SG师 书名:侠路未平

    nbsp;   林锋闻那矮子所言,只觉一阵头晕目眩:“你说甚么?此地并无一指怪医?”

    他与张璐苦候四月,现今风餐露宿来在药王谷,却被告知此地并无一指怪医,念及张璐所中箭木金鸡毒再无良方,心内自然如遭耍戏。

    矮子一昂头,满面皆是桀骜神色:“莫说此地,啊——便是这天下也没有个一指怪医。啊——这药王谷、啊——这天下只有老子一指仙医孙济!”

    林锋心内恍然大悟:“原来这四尺来高的矮子便是孙济。”

    孙济医术高明,实是位天下仅有的杏林圣手。

    普天郎中皆是食、中、无名三指诊脉,唯他一人只用右手一根食指,又因他能妙手除疴,故自诩“一指仙医”。

    然因他治病不收诊金,或要病患杀人未报,或是索要重宝,欢喜时过路乞丐也要治;不快时身生父母也不医,是个脾气古怪喜怒无常之人。

    江湖人又在私下给他起个诨号,唤作“一指怪医”。

    后来这诨号越传越广,最后经到了孙济耳中,然他素来极厌这诨号,是故从不承认江湖中有“一指怪医”这号人物,只有药王谷“一指仙医孙济”的名头

    林锋心道:“定是这矮矬子自大,不喜‘怪医’的名头。”

    当下忙作揖诓他:“是是是,正是要寻一指仙医孙大夫,适才是在下错口失言,给孙仙医赔不是了。”

    张璐瞧林锋作揖忙转了身去,自将俏面藏在身后不住发笑。

    孙济是个五短身材,生得又矮又胖,只以眼相视,只怕从足到顶与两肘间距相差无几。

    林锋又是副瘦高的身量,倘真相较起来,只怕要两个孙济叠在一处,方高他些许。

    他作揖时腰身往下一屈,脊背尚比孙济高出几寸,故张璐见了忍不住便要发笑。

    幸得她是个能分轻重缓急的姑娘,倘当着矮矬子的面便放声大笑,只怕大事难成,故背了身去暗自偷笑一阵。

    孙济堂而皇之受了林锋一揖,自觉颇是受用,虽面上桀骜神色不减分毫,说话时却也添了几分客气:“嗯,进来说话。”

    林锋又行礼谢过,又扶了张璐下马,旋即将马栓了,这才牵着张璐手腕入了土屋。

    孙济入屋一通大呼小叫:“婆姨!速将老子的脉枕拿来!”

    旋即又指指屋内土炕:“啊——你两个炕上坐,看病还带着婆姨,怕她在家里偷汉子,挣条绿手巾给你戴?啊——还是想孩子?老子与你一剂良方……”

    他自嚼了半天舌根,才听林锋道:“孙仙医误会了,舍妹前时染了眼疾,听闻孙仙医乃当世药王,针灸药石无不精极,故带了舍妹前来,烦请孙仙医悲悯。”

    张璐闻言心道大师兄的脑力愈发差了,转念一想,一路上人人皆当他两个是夫妻,心内又满是羞意。

    她偷眼看看林锋,心内不由道:“倘我不曾见他,大师兄倒也是个可托终身之人。”

    孙济不耐烦道:“休来放屁,啊——你可知我规……”

    他双唇一努,“矩”字尚在喉间徘徊,便见里屋门帘一掀,走出个荆钗蓝裙的妇人来,她颈上围块白布,手中持个脉枕,足下莲步一丝不苟,倒真有几分富贵千金小家碧玉的模样。

    妇人上前道:“你又胡说些甚么?还不速速与他兄妹瞧病?”

    林锋心内不由暗道:“这猥琐的矮矬子怎地这般好命,竟能娶到这般如花似玉的美人?”

    孙济似是怕极了这妇人,吃她说了两句,便接了脉枕一缩颈子,与张璐诊脉取了。

    只见他单伸一根右手食指出来,先试了张璐右腕寸、关、尺三脉,片刻又教张璐换了左腕。

    不过片刻功夫,便听孙济恍悟道:“啊——难怪这小妇人从不正眼看人,原是箭木金鸡毒。你两个放心,老子一指仙医一剂仙方,保你药到病除!”

    林锋忙道:“倘孙仙医妙手回春,无论诊金几多,某必双手奉上。”

    孙济闻言大笑:“老子几时说过要取金银?啊——也没甚么仇家叫你去杀,听说幽州霹雳堂的镇堂之宝,啊——火云霹雳弹极有声威,你去给老子取些回来,便当诊金罢!”

    林锋听他口中“啊”字不断,心内烦躁得紧,口中道:“救死扶伤乃医者分内之事,收取诊金也不过是为糊口,你怎好要某行那下三滥的偷盗之举?”

    他血蛊入体日久,早时沉沙谷中老叟所言之事,上次毒发时已然忘记,如今张璐听了不由暗自叫苦。

    “哼,连老子的规矩也不晓得,你来作甚?啊——哪个教你来寻老子的?”

    林锋正待出言,鼻中又汩汩流下血来,他只觉面前目中金星乱滚,忽又漆黑一片,立时一头栽倒不省人事了。

    张璐惊叫一声,忙起身下炕相扶,却听孙济骂道:“慌!啊——慌个屁!给老子闭嘴坐好!”

    他伸手将林锋轻轻提起丢上土炕:“你当这是甚么所在?这药王谷!啊——是老子的地盘!黑白无常来了也莫想将人带走!便就是他自己想死,啊——也得先问过老子答不答应才是!”

    言罢,自伸了食指搭上林锋左腕,只略一试脉,便听这厮笑道:“嘿嘿,有趣了!啊——居然中了血蛊!啊——有趣,有趣!”

    旋即有听他轻轻“诶”了一声,右手一把攥了林锋左腕,试了片刻犹觉不够,又将左手捏了上去,饼圆面上桀骜之气尽敛,一副青天白日见了活鬼的神色。

    他干笑两声,面上无关几乎挤作一团:“啊——他娘的,七情郁结于胸,又服了剧毒,啊——这两道内力应是屠神灭魔冰火掌的,如今又有了血蛊,啊——这次倒有些意思。”

    言罢便见孙济飞身掠如里屋,身法之快竟如鬼魅一闪,张璐心道:“不想这厮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她心内念头未绝,便见孙济又由里屋窜出,手中青布囊一抖,露出其中长长短短的黑红针来,一眼望去恐有七八十根之巨。

    孙济左手动处,霎时抽了三根出来,依次落在林锋灵虚、曲池、孔最三穴,旋即又不知由何处摸出把蝉翼金刀,在林锋腕上轻轻一划,放些粘稠血液出来,这才施药包伤。

    他手指又短又粗,想不到竟灵巧无比动作飞快。

    这厮给林锋包了伤口,又将林锋扶起,旋即抬手发掌直加前心,闷响起处,林锋应声突吐出一口腥臭黑血。

    紧接孙济又发一掌,正落在林锋头顶百会穴上,张璐见他落掌极快,口中不由自主惊叫一声,一掌落下林锋竟也悠悠转醒。

    他拎起炕桌上的陶壶,对着壶嘴咕嘟咕嘟牛饮一气,这才以袖揩嘴道:“中了血蛊还能撑到如今,啊——你这小子不简单。说罢,究竟是哪个教你来寻老子的?”

    张璐道:“是位在谷中隐居的前辈,那谷叫沙甚么谷……”

    孙济冷冷道:“沉沙谷?”

    他见林、张师兄妹眉头齐齐一跳,心知自己所料不差,面上已涌了心疼神色:“两袖清风,啊——好你个两袖清风,你两袖清风自己两袖清风便是了,啊——何必教老子陪你一同两袖清风?”

    这厮自长叹良久,方以拳击掌:“也罢!啊——老子便吃着一次亏!火云霹雳弹你需得给老子弄来,啊——根除血蛊所缺药石,你也需给老子自己去取,啊——今番亏得血本无归,裤子也要拿去当了……”

    林锋正气凛然道:“倘你想要某的性命,只管拿了便是,某决计不行那等欺心之事!”

    孙济拍案大呼:“木头!木头!你当霹雳堂是甚么好鸟?啊——他一堂上下,皆是依附魔教作海了恶事的腌臜!莫说取他几个火云霹雳弹防贼,啊——便是老子教你拔它,也是替武林除害的善举!啊——大大的善举!”

    ……

    夕阳西下,远处一骑绝尘黄烟渐散,孙济拎了茶壶踱出土屋:“小丫头,瞧你中毒少说也有一月了罢?”

    “老子行医一世,啊——中了箭木金鸡毒的也见过不少,不过三五日内便已不得医治,凭你那点浅显内功,啊——只怕御毒不得。”

    张璐双眼灰暗,仿蒙着层深灰色的翳,便是额颊左近也已成了灰色。

    她摇摇头道:“当初在沉沙谷时,那位前辈曾在我眼内滴了些水进去,此后便得张目视物,只是有些畏光畏暗。”

    孙济不禁有些瞠目结舌:“他娘的,啊——甚么水能压如此毒物?”

    张璐思索一阵:“那水有些黏意,滴在眼上极是清凉舒适,仿有甚么物事自眼中出去也似,此后双目每动,皆觉眼底清爽。”

    孙济惊叫一声:“他娘的!望穿秋水!”

    他风风火火冲入里屋,片刻又怀中抱本极厚旧书冲出,蹲在翻了半晌:“一点不差!是望穿秋水!啊——定是望穿秋水!他两袖清风如此两袖清风之人,怎就连如此宝物也寻得道!”

    张璐见他疯疯癫癫,心内只道他失心症发了,接连退了三五步,不与他搭话。

    却听孙济忽转脸喊道:“婆姨!婆姨!给老子将汾酒拿了出来!啊——老子要同这用了望穿秋水的丫头喝一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修真在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大晟君 吃货修真记 无上邪威 锦衣武皇 千机录 仙道纵横异世 仙法供应商 六界美食馆 王者风暴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侠路未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侠路未平第二回 杏林圣手自诩仙医 无忧弃徒远赴幽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侠路未平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