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路未平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SG师 书名:侠路未平

    nbsp;   却说林锋见那一众各持刀剑杀来,心内暗道一声“不好”,当下哪还顾得了别人安危,只管仗流光剑与他战作一团。

    但见他一口流光剑上下翻飞矫如游龙,剑招挥洒气势如虹,一时间厮杀场中剑气纵横,顷刻间便斩杀了十数人。

    汩汩乌血自尸首颈项伤处涌出,全然不存半点腥膻气息,反是甜香愈发浓重。

    林锋身形笔挺,钢枪也似的傲立场中,剑上乌血直滴在足侧,身畔淡金光点雨落,便如缤纷落英煞是好看。

    他将臂一甩,振落剑上余血,心内暗道:“一气杀了这许多人,大抵也可敲山震虎,教这一众退去了罢?”

    心内念头未绝,周遭人影霎时无影无踪,便是地上尸首、乌血竟也无迹可寻。

    “莫非拜月教又有甚么鬼蜮伎俩?”

    林锋稍一迷惑,却又暗想:“管他甚么诡计,来多少杀多少便是,教他一个也走不了!莫非西域夷子还能用美人计来惑我不成?”

    主意方定,只见十数美女已来在身侧。

    她一个个皆是风华绝代、倾国倾城的容貌,身上只薄薄披层轻纱,露出大片胜雪肌肤来。

    这一众美女将林锋四面围了,不住的轻歌曼舞、搔首弄姿,举手投足间妙处隐现风光旖旎,一股狐媚妖娆浑然天成。

    倘换个意志不坚之辈见了如此情景,只怕立时便要弃剑于地,沉醉温柔乡中自拔不得。

    林锋既能修成读招,自是悟性出众之人,他只略一思索,便知自己已中了拜月教幻术。

    只是这幻术实在太过高明,以至能将人心所想尽数展现罢了。

    他想明原由,当即盘膝坐了,默念涤心净体功心法,心内杂念立时便教摒除。

    紧接便听他口中一声厉喝,待双目张时,身侧诸般幻象便如残雪遇阳霎时泯灭,便就连雾中浓郁甜香竟也随之而去。

    林锋环顾左右,身侧依旧是曹震六人,这几个皆双目无神瞳光呆滞,沉溺幻术之中如痴如醉。

    只曹震一人稍存抗意,呆滞双目不时跳动几下,想来已摸清幻术门道,尚还不曾悟出挣脱之法。

    林锋见状忙捏了曹震左腕,一道内力由他太渊穴渡入体内,待在奇经八脉内行走一个周天,又提指在他眉心印堂轻轻一点,口中喝声“咄”,曹震这才悠悠醒转,扼腕叹道:“好利害!险些死在这幻术之下。”

    二人如法炮制点醒余下五个,便听冷笑忽起,细听下竟不知冷笑起自何方:“好!好个刺血,好个彼岸!能由我教太虚幻境内挣脱,闫某好生钦服!”

    稍一顿,又听闫辉道:“来教我看看,风刀霜剑你们又能熬过多久!雪儿动手!”

    话音方落,忽听一女音应声“诺”,旋即便听她喃喃念道:“借蟾宫月神之名,承太阴缥缈之灵,令风霜雨雪化吾刀剑,以冒犯神灵之魂魄,息圣主之怒火……”

    她音声空灵如起于心,几人听了只觉此音圣洁无伦,哪敢生出半点邪念亵渎的心思来?

    雪儿音声愈发高亢清亮,前时尚如呢喃耳语,待至最后竟如万千铁骑策马而走。

    那咒语也不知有几多字句,众人只觉四下渐寒,如在顷刻间自夏入秋,又由秋至冬一般。

    幸得他七个皆属内功深厚之辈,只稍稍运转功法,便可消除寒意。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忽听面前一声锐鸣,直如一枝响箭劈面射来。

    林锋自在运功耳力过人,锐鸣起处已提剑横斩一记,只一下便将来物斩个粉碎。凝目望时,原是根冰锥劈面而来。

    还未等他收剑,锐鸣已接连传来,四面八方冰锥不绝,虽只麻雀大小,奈何数多难计,一眼望去直如蝗虫过境莫能视物。

    只见他丢开浑身解数,手中流光剑上毫光倾泻如潮,剑气激荡纵横犹胜先前。

    他这剑气便是生铁也斩得开,区区冰锥坚不过石,哪是剑气的敌手?只稍一触便化齑粉,顷刻间便融化成水淌了满地。

    他一众御守片刻,忽听身侧阿修罗一声惨叫,急回首时,便见他右腕上已中了锥。

    然他伤处全不见血,只见一层厚厚寒冰竟如活物,只管缘臂而上直往肩上漫去。

    眼见冰层便要攀上肩峰,林锋抬指在他右肩连点七次,旋即扬臂一剑,将他右臂齐肩斩落。

    那断臂落地,竟跌得粉碎,只余一口钢刀在地,余下衣骨肉肤荡然无存。

    这七人虽皆是修罗场中闯出的阎罗,断臂断腿也是司空见惯,然见了此情此景,竟不由浑身战栗起来。

    “尔等此时弃兵归降,顺我圣教,闫某当向月神诚虔祷祝,免了尔等死罪。”

    林锋口中喝声“做梦”,只足下稍转两步,人已挡在阿修罗身前。但见他使个刺字诀,将面前一派寒星推在冰锥上。

    他虽早得了无名剑法三昧,奈何此时冰锥为数众多,便是他瞬发七剑的剑速,也教条漏网之鱼擦了左袖而过。

    这一下不曾触及皮肉,故只衣衫为冰所结,当下忙扯了衣袖弃在一旁。

    阿修罗虽缺一臂,脑中却尚还清明,见林锋不顾安危舍身护持,不觉间双眼已微生热意。

    乾闼婆跃身扬鞭又护林锋,口中大笑:“老娘杀人一世,今日殁于旁人之手也是因果报应。且来与你作一场,看看你死或我亡!”

    紧那罗仗手中熟铜锏,大步流星只管往前相迎:“我天龙八众岂有畏死之人!”

    天龙八众乃刺血最早的八位天阶刺客,此后又有了乌鸦与人屠子曹震。元老叛乱时,帝释天、那伽、夜叉饮恨林锋剑下,故阿修罗对林锋素有成见。

    而今阿修罗见诸袍泽舍身相护,为首之人便是林锋,一时心内已生出笑泯恩仇之意来,口中不由道:“彼岸!今日之后如我还有命在,断要与你痛饮三百杯!”

    迦楼罗拈两根短戟,风车也似的轮转,口中喝道:“我们拼命,你却来寻彼岸吃酒!教我们去喝西北风不成?”

    她只稍分神,一枚冰锥已贯腹而过,温热鲜血未及流出,已教冻作一块,一时间五脏六腑尽皆化作坚冰,未待身形倒下,人已气绝而亡。

    “静姝——”摩睺罗伽于她素有倾慕之意,而今情急之下竟唤出迦楼罗本名来。

    他身形方转,左肩上早中一锥,待身形扑倒,指尖距迦楼罗短戟仅余半尺远近。

    阿修罗见先后三位袍泽殒命,皆因自己右腕中锥所致,虎目之中泪崩难止:“你们速走!休要管我!”

    乾闼婆狠啐一声:“放屁!”

    “彼岸,你还不滚!”

    林锋提剑冷笑:“你当自己是谁?也敢呵斥与我?”

    他只觉流光剑相较往日竟重十倍有余,便是体中内力也生晦涩之意,不似平日调度随心。

    乾闼婆于这几人之中内功修为最低,此时已难再立,倘非手中尚有钢鞭在握,只怕已要倒地不起:“速速闭息,雾中……有毒……”

    她“中”字未尽,人已扑地难起,旋即便见紧那罗一头栽倒,曹震待要伸手相扶,自也教他带倒。

    林锋强支几息,自也直直扑下。

    这一众呼吸急促只喘粗气,忽觉雾气缓散,林锋勉强抬眼,只见闫辉手提长枪信步而来。

    他冷笑一声:“忤逆月神者皆死。”言罢挺枪一下,立时便贯了乾闼婆咽喉,可怜乾闼婆纵横一世,今日竟遭他如此夺命。

    闫辉随手抽枪,面上笑意不减,又戮入阿修罗胸膛。枪尖挤出些许血滴,溅在他月色袍上,便如几粒红豆加于纸面。

    “彼岸,大抵便是中原人所谓的冥界罢?”

    枪尖划过面颊奇痒难耐,林锋却依旧冷面相对。

    “望你日后教冥月照耀时,能洗清忤逆月神之罪,与我一般,成为月神虔诚的孩……”

    闫辉正说着,却教林锋死死捏了咽喉。待挣扎时,却觉面前那对栗色眸子忽就变得锐气逼人。

    只听林锋在他耳边轻道:“倘你躲在雾中,我等断要死在此处。多谢你目中无人,真当雾中毒气,便能奈何得了我等不成?”

    他音声极是平静,便如一眼深井全无波澜,然言语内杀气却教闫辉两股战战。

    雪儿尖叫:“速速放了闫大人!否则教尔等个个死无全尸!”

    林锋癫笑一阵:“放了他?倘我当真夯蠢至此,当真信你所言,当真放了他回去——”

    他忽得正色起来,音声低沉却又极冷:“那是才是死无全尸之时罢?七条人命,换了一条狗命,这是蚀本的买卖。”

    “你休与我打哑谜,有话只管说了便是!”

    林锋藏身闫辉身后,音声几乎惬意至极:“他适才教我剑意震慑心魄,倘不根除剑意,三日之内断要一命呜呼,便是放了他也再活不了几日,你们大可想好。”

    雪儿默然半晌才道:“秘银祭司大人有令,倘你放了闫大人回来,我们便放过你,我们自将向月神起誓,你大可放心。”

    怎料林锋闻言又发狂笑:“想医他?白日做梦!解除剑意唯有三法,其一便是以毒攻毒,再灌一道剑意与他;其二便是要他同我剑意抗衡,赢了剑意自然消散,输了他便必死无疑。”

    “然他胆小如鼠,只敢躲在暗处,如何与我剑意相抗?倒不如——”他略一抬眼,“听听第三个法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修真在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大晟君 吃货修真记 无上邪威 锦衣武皇 千机录 仙道纵横异世 仙法供应商 六界美食馆 王者风暴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侠路未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侠路未平第十回 陷幻境情危势也急 擒执事枪锐剑更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侠路未平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