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汉之庄稼汉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甲青 书名:蜀汉之庄稼汉

    关姬看到自己的阿郎这般体贴入微,心里本是感动。

    可是不知怎么的,看到他脸上那种古怪(猥琐)的笑意,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古里古怪!总觉得你是别有所指。”

    说不上哪里不对劲的关姬白了一眼冯永,然后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封信,“四娘给你来信了。”

    正庆幸逃过一劫的冯永一听,手里一哆嗦,娄子口没对准水桶,一下子就把十几只泥鳅倒在了外头。

    “什……什么来信?谁的来信?”

    冯永也没心情去管在地上活蹦乱跳的泥鳅,心虚地看向关姬,“哪个四娘?”

    “还能是哪个?自然是唱泥鳅曲儿的那个。”

    关姬绝美的脸上露出调皮的笑意,仿佛对自家阿郎的这副模样很有兴趣。

    冯永咳了一声,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只是手上有些抖动的篓子却是出卖了他的惊慌。

    “哦,四娘去了南乡,应该是遇到什么问题了,所以才来信问问吧。”

    “三娘你也知道,毕竟这南乡的问题,一般人还真解决不了……”

    冯永絮絮叨叨地解释着,如同一个碎嘴老太婆,不动声色地把娄子放下,“如今我手头正忙着呢,要不三娘帮我打开,念给我听?”

    关姬抿嘴一笑,把信塞到冯永的怀里,“这是四娘写给阿郎的信,让我看算个什么意思?我相信阿郎。”

    说着,又要他的脸上轻吻一下,悄声道,“虽然妾知道书上说君子远离庖房,可是如今看到阿郎为了妾亲自下厨,妾也不知怎么的,心里真的好欢喜呢。”

    “阿郎不会怪妾这般想吧?”

    蜜月期的关姬变得比以前粘人了许多,即便是夹杂着淡淡的鱼腥味,两人之间却觉得满是柔情。

    “我的师门里,流传有一句话,乃是开山祖师亲口所言,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庖厨之事,也在自己动手的行列之内。”

    “所以我此举,乃是遵循师训,细君又何必有自责之心?再说了,只要是与细君一起,便是饮水,亦觉得能饱腹,更何况此等美食?满心欢喜那才是正常。”

    冯郎君一番甜言蜜语,当场就把有虎女之威的关娘子迷了个七荤八素。

    但见她眼泛水波,只恨不得能与这厮缠绵一番,一时间,竟是忘了关心四娘来信里讲了什么。

    “细君今日奔波劳累,不如先去沐浴一番,放松一下。待你洗好之后,就可品尝这人间美味。”

    冯永半哄半推着关姬去沐浴后,这才蹲下去,心疼地捡起那沾满了尘土的泥鳅。

    有了糖,红烧才有了真正的灵魂。

    红烧泥鳅,豆腐炖泥鳅,再加一盘椒盐泥鳅,端上来时,满堂的香气。

    关姬虽然一开始问过这等丑物能不能吃,但一闻到这香气,就开始咽口水。

    用筷子夹起一只,小心地放到嘴里,眼中一亮。

    关姬乃是君侯之女,应该是受过淑女教育的。

    坐在那里,坐姿端正,看起来娴静如水,还时不时用衣袖遮挡,小嘴微动,连牙齿也不露,更别说有什么其他动作,只是一会儿,案上的吃食就少了很多。

    吃过晚食,天色就开始暗了下来。

    关姬在房中点上陶灯,摊开舆图,再拿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炭笔,开始写写画画。

    南中盛产桐油,虽然烟火味大了点,但比牛油或者其他油脂强多了,而且便宜,量大,不用心疼。

    南中还产一种灯芯草,晒干了可以直接当灯芯,好用。

    冯永又多点了两盏灯,让屋子里明亮许多,免得关姬看坏了眼睛。

    然后凑过去,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帮她按摩,“细君这些日子辛苦了。”

    关姬闻言抬头就是温柔一笑,脸上尽是光彩,“不辛苦,妾还应当感谢阿郎让妾有机会做这些事呢。”

    说着,又点了点舆图,上面正是邛都附近的地形,“阿郎,这里的山上,有一处夷人山寨,藏得挺隐蔽的,不但不愿意下山来,还打伤了我们派过去的人。”

    “妾觉得,应当派兵前去劝说一下,不然他人看到这山寨不听鬼王之令也无事,岂非起了效仿之心?”

    派兵前去劝说一下?

    这劝说一下,怕不就得多出一批劳力?

    冯土鳖感觉自家婆娘的话讲得真是委婉。

    冯永点点头,“这等事情,细君安排就是,你是督邮,缉盗正是你的本职。”

    “总是要说与你这个长史听才是。”

    关姬说了这一句,又看了看自己的本子,然后再拿起炭笔,在舆图上写写画画,标注一些让人看不懂的符号。

    同时嘴里赞叹道,“阿郎这画舆图的本事,当真是绝了,不知省了多少事。”

    “那是!”

    冯土鳖一听,立马昂起头,吹嘘道,“当年为了学CA……咳,为了学这个画图,光是基础就打了……”

    初中有地理,高中有地理,大学再学两年公共课,那就是……

    “八年呢,基础要学八年,最后才能算是入了门。”

    “怪不得!”

    关姬闻言点头,“怪不得阿郎只要察看了地形,就能画出这等精细的舆图来。”

    “这是什么?”

    冯永听到自家婆娘的称赞,忍不住地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关姬涂的符号。

    “妾的防御设想,阿郎你看,如今邛都城墙残破,万一有哪个不长眼的部族想要作乱,若是没有准备,到时岂不是手忙脚乱?”

    “故妾平日里巡视四周,一是为了打探周围的夷人山寨情况,二是为了察看周围地形,看看若是有敌来攻,哪里是进攻地点。”

    关姬指了指舆图上的另一个小黑点,“阿郎你看,这是你规划好的牧场,若是有敌从外头攻来,这里就是最好方向……”

    自家婆娘比自己还会领兵打仗,这后世流传的勇将关索之名,果然是有原因的。

    冯土鳖觉得有些伤自尊,“唉,若是我能有三娘这等领军之能,该有多好,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人人都在忙着,就我一天到晚到处闲逛……”

    “阿郎瞎说什么呢?”

    关姬却是不乐意听到这话,轻斥道,“阿郎千金之躯,只要安坐城中,这邛都就稳如泰山,越雋众夷就不敢作乱,此乃统领全局之才。”

    “妾就算再厉害,亦只不过是匹夫之勇,最多只能领一营之兵,如何能与阿郎相比?”

    “再说了,阿郎会的东西还少吗?不说这舆图,这纸,就是这炭笔,用上手了,那也比以前方便许多呢!”

    这话说得让人舒服极了,冯土鳖咧开了嘴傻笑,“那可不,南乡出品,必属精品嘛!”

    一说起南乡,就想起去了南乡的四娘,一想起四娘,就记起了她写给自己的那封信。

    摸了摸身上,没有。

    应该是刚才吃完饭去沐浴的时候放下了,然后走到桌前,翻了翻桌上的舆图。

    “阿郎找什么呢?”

    “哦,细君你回来时,不是给了我一封信么?我记得放桌上了,如今怎么找不着了?”

    “妾帮你放到榻上了。”

    “哦。”

    冯永从榻上拿过来,坐到桌前,当着关姬的面撕开。

    “阿郎前头怎么没看?”

    关姬眼睛瞟了一下,又低下头去,看似不在意,随口问了一声。

    “哪有时间看?再说了应该不是什么要紧事,晚看一会也没什么。”

    冯永说着,也偷偷地看了一眼关姬。

    找开信纸,只见那熟悉的娟秀而隐带刚劲的字体就映入眼帘,上面第一句就写着:冯郎君亲鉴。

    冯永轻“啧”了一声,以前都叫我冯家阿兄的,如今已经变成冯郎君了。

    唉,心底有些小小的失落。

    收拾了心思,再看下去,发现张星忆的来信里,语气极是客气。

    心里的失落更甚。

    看来自己选择了关姬,对她的伤害挺大的。

    “四娘来信说了什么?”

    关姬虽然嘴里说不看,但其实心里还是关心的,看到冯永脸色不大对,不禁问了一句。

    “也没什么,就是问我知不知道兰陵笑笑生是谁,还问我要一个人。”

    冯永把信大方地递过去,解释道。

    “谁?”

    “李同。”

    “李同?不就是那个李家的郎君?”

    关姬当年还踹了李同一脚,差点没把他踹得闭过气去,印象还有有一些的。

    “对。”

    冯永脸色有些凝重,“四娘还在信里赞扬此人有才能。这李同,分明就是一个膏粱子弟,不学无术,哪来的什么才能?”

    “李同好歹是世家子弟,说他惯食膏粱那是正常,但怎么就算是不学无术呢?”

    关姬却是不同意冯永这说法,拿起信细细看了一遍。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那个家伙!”

    冯永没好气道。

    妈的,把他留在南乡就是个祸害,早知道就应当让李老太公把他弄回锦城。

    “妾也不喜欢他,只是四娘在信里说了,她看此人还是有本事,想把他要过去做点事,阿郎又何故生气?”

    关姬不解道。

    “四娘小小年纪,如何能分辨好坏?我是怕她被人骗了。”

    冯永强自解释道。

    定然错不了,这世家子弟,仗着有一副好皮囊,最是会哄人开心,四娘这种小娘子,最是容易被骗。

    “在南乡,谁敢骗张家的小娘子?不要命了?”

    关姬看完了信,却是有些意动,“信上说,那李同会养鹅,还可以用鹅毛做出一种笔,兼毛笔与炭笔两者之长。甚至还列举了养鹅的诸多好处……”

    说着,看向冯永,“四娘的来信倒是提醒了妾。阿郎既然会祝鸡翁之术,当初为什么会没想到会养鹅呢?”

    “谁说没想到,我只是不想养罢了。”

    冯永悻悻道。

    鹅这玩意,老凶了,被惹恼了,会追着人咬。

    南方到处是水塘,小时候上学的路上有一个水塘的附近人家,就养了一群鹅,有一次也不知怎么的,带头的大公鹅追着自己咬了老长一段路程。

    晚上睡觉时,发现屁股上、大腿上全是青淤,老疼了。

    从此以后对鹅就有了心理阴影。

    那群鹅就是个祸害,走路慢悠悠的,要是下了水塘还好说,要是碰到它们站在路边吃草,自己就得站得远远的,等它们走了自己才敢继续往前走。

    害得自己好几次上学迟到,不是个好东西。

    再说了,养鸡养鸭可以吃肉,又可以收蛋,养鹅一年才产几个蛋?

    以前农村里养鸡最普遍,其次养鸭,最后才养鹅,不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这是要看产出,看综合收益,而不是光看某一方面的优点。

    当时冯永急需营养补充自己的身体,增强抵抗力,方便自己活下去,而鸡蛋就是最方便,也是最好的来源,哪有心情去养鹅?

    “为何不想养?”

    关姬不懂冯土鳖心里的痛,而且还戳着痛处问。

    “这鸡鸭不但产蛋多,还可以防蝗害,把它们放到地里,可以自行捕食蝗虫。而且我们的干粮要用到不少鸡子鸭蛋吧?这鹅哪来这些好处?”

    “原来如此,是妾失于考虑了。”

    关姬不疑有他,点了点头,歉然道,“这农耕之事,乃是阿郎所学,他人如何能比得过阿郎。阿郎的做法,自是有道理的。”

    “那可不?”

    冯永圆了过去,当下就抖了起来,得意地哼声道,“那李同,不过是捡了漏子,骗骗四娘罢了。”

    “那阿郎可要与四娘说明此事?”

    关姬目光灼灼地问道。

    “当然……”冯永正要脱口而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但一看到关姬那明亮的目光,已经到嘴边的话就变成了,“不要。这养鹅嘛,虽然没有养鸡养鸭那般好,但也是有些好处的。”

    “四娘想要试试,那就让她试试好了。到时只要让人注意盯着,莫要让李同这小子骗了就行。”

    后世的鹅毛羽绒服老贵了,冯永自然知道这一点,心想若是真让四娘养出来,说不得也是一件好事。

    只是这李同他怎么就突然会养鹅了呢?而且仅仅是养鹅,就值得四娘来信开口要人?

    某只土鳖百思不得其解。

    只是张星忆虽然年纪小,但却是古灵精怪,她赌气就要做出一番事业来让某只土鳖另眼相看。

    想着这土鳖有祝鸡翁之术,想来定然是考虑过养鹅的,所以这养鹅可能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但这畜蜂可就不一定了,这蜜水乃是珍贵之物呢。

    所以她如何会把要人的理由全部说出来?

    冯永想了半天,自然也想不出真正原因,最后只得放弃。

    百思不得其解就想去解其他人的,比如说眼前的细君。

    灯下观美人,当真是越观越心动。

    冯永悄悄地挪过去,温声问道,“细君忙完了么?”

    “还没呢,哪有这般容易?明天还得继续去察看,有些地方还得让人修筑一下……”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这等事急不来。有点事我想请细君帮忙。”

    “何事?”

    “我想交作业,请细君帮我细细修改。”

    “什么叫交作业?”

    “泥鳅知道么?”

    “今晚不是刚吃过么?”

    “对,吃泥鳅,大泥鳅,老大了……”

    冯永半哄半拉着关姬向榻边走去。

    关姬无意中碰到了什么地方,一下子明白过来,脸上就欲滴出血来,低低地骂了一声,“冯明文,你这个大流氓!”

    “嘿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东吴崛起 西域兵魂之大赖也疯狂 带着网购闯夏朝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战场杀戮 烽火遍山河 大汉再起之无限征途 汉魏珍芙 汉末草头王 明武天下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蜀汉之庄稼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蜀汉之庄稼汉第0521章 张星忆要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蜀汉之庄稼汉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